而正當衆人百無聊奈,想要停下歇息之時,前方的地平線上赫然數座高大雄奇的山峯挺立而出。

“是了,總算是到了!”此時見着的七座聳人云端的山峯,赫然就是青嵐劍宗的所在地。“哼,總算是到了!”此時見着眼前的宗門,雖然還是具有近百里之遙,但藍熙的語氣之中還是這般生硬。聽着對方如此說道,林毅卻是一時啞然,這藍熙對於青嵐劍宗心中有什麼想法自己不是不知道,當日刺殺穀梁子那死老頭恐怕就是九死一生的結

“是了,總算是到了!”

此時見着的七座聳人云端的山峯,赫然就是青嵐劍宗的所在地。

“哼,總算是到了!”

此時見着眼前的宗門,雖然還是具有近百里之遙,但藍熙的語氣之中還是這般生硬。

聽着對方如此說道,林毅卻是一時啞然,這藍熙對於青嵐劍宗心中有什麼想法自己不是不知道,當日刺殺穀梁子那死老頭恐怕就是九死一生的結局吧。

前方有個小鎮,我們到時候暫時去那歇息片刻吧。

果然,在這原野上,只見的近千的房屋如同孤島一般排列在其中,房屋雖是不多,但卻是極爲整齊,嫋嫋的炊煙升騰而起。

“好,就依風凌大哥所言!”

……

人潮涌動,各種叫賣之聲響起,不時又是傳來幾個孩童嬉戲的聲音。

這小鎮名爲仙來鎮,由於地處青嵐劍宗山門之外的唯一一個聚集點,雖然面積不大,但此時看來倒是極爲繁榮。

而這一路走來,衆人的眼神皆是盯着林毅幾人身上,顯然,對於這四人的樣貌極爲驚異。

只見的那葉風凌此時的一襲長衫在空中不斷飛舞,倒是顯得飄飄欲仙了。

再看看藍熙和盧月兩人之時,又是被的那絕美的容顏所吸引,也許是因爲在天焚谷內長期暗不見天日,此時的藍熙和盧月兩人皮膚皆是顯得極爲白淨,如凝脂一般,讓人恨不得直接咬上一口。

而當衆人將目光聚集在林毅的身上之時,臉上表情登時凝重。

“奇怪,這小子怎麼和一頭野獸在一起?”

此刻的衆人議論紛紛,對於天魂大陸來說,一般都是魂獸最爲吸引人,而除此之外還有整個大陸之上最爲低賤的野獸,野獸雖是和魂獸樣貌相差不大,可很明顯的一點便是,所有的野獸都不像是魂獸這般具有魂體,故此,所有的野獸不能進行修煉。

而此時的衆人在嘶風獸的周身一通查看,卻是並沒有發現魂力的波動,故此心中認定此時跟隨着林毅的乃是一頭貨真價實的野獸。

“你還別說,這野獸長的還挺好看的!要是能夠將其燉了,說不定還能滋補一下身體呢!”

一些長相極爲猥瑣的魂者立於街沿,心中對林毅身邊的嘶風獸已是打起了主意。在觀察其實力,顯然是不弱。

正當林毅幾人想要尋的一住處之時,眼前卻是一黑,面對着的陽光竟是完全被遮蔽。

“他媽的誰呀?”

接近一年的時間沒有見到過日光的林毅此時如同徜徉在海洋一般,享受着這中部平原的烈日照射,然而突然陽光被遮擋,心中自然是極爲憤怒的。

“喲呵,年紀不大,脾氣倒是不小!”

此時聽着林毅的聲音,在場數百雙眼睛皆是聚焦在林毅的身上。又是看的擋在林毅面前的數道身影,霎時之間,盡皆面露出驚駭之色。

“這下子好看了,這幾個外鄉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沒想到一進入咱們仙來鎮就引起了這幾個惡霸的注意!”

原來,眼前攔在林毅面前的乃是這仙來鎮的幾大惡霸,全都隸屬於仙來鎮最大的幫派天羅門,平時仰仗着幫派的實力就總是在鎮上耀武揚威。

此時聽着對方所說的話,林毅心中驚歎,擡頭一望正好看到一個身材極爲高大的身影擋在自己的面前,留着滿臉的鬍鬚,全身更是傳來一陣汗臭之味,再看看那頭頂,一時間甚至以爲有着兩隻蒼蠅盤旋於上。

“媽的,這臭人,老子在天焚谷待了這麼久也沒有這麼臭過呀!”

一時受不了對方惡臭之味,林毅連連後退,直到遠離那男子,方纔是深呼一口氣。

而此時面對的竟然是有着近十道身影。

“這位兄臺,請問有何請教?”

雖然對方擋住自己享受日光的沐浴,但林毅也不是無緣無故就找茬的人,又是剛剛出來,此時並不想惹麻煩。

“呵呵,此時倒是語氣客氣了?”

那滿身惡臭的男子名爲百烈,此時見着林毅如此模樣,心中只是認爲林毅是害怕自己的實力,心中登時鄙夷不少。

“早知道現在,之前幹嘛去了?”

又是一個瘦小的男子說道。而此前的百烈此時也是開腔道:“我等乃是天羅門的弟子,今日見着你等帶着野獸進入我仙來鎮,故此前來交涉一番!”

此時聽着那百烈的回答,林毅卻是皺了皺眉頭,心中已是明白來者不善。也此時在林毅身旁的嘶風獸此時也是打了一個響鼻,顯然是對那百烈的話極爲不屑。

“哦?那不知道天羅門的師兄想要如何處理呢?”

對方還沒有出手,林毅也是強壓住心中的怒火,臉上表情更加的恭敬。

“很簡單,讓我等將這野獸牽走,就算是對衆位可人的小小懲戒吧!”

那百烈說的頭頭是道,好像自己並沒有什麼錯誤一般。

此時聽着對方的話,林毅卻是在心中啞笑,心中想到:“看來這些傢伙是打着嘶風獸的主意而來呀!”

旋即便是見的林毅微微一笑道:“既然師兄如此有心,那就請吧!”說罷,便是朝着嘶風獸的身後退了幾步。 見着如此情景,那百烈心中更是一笑,只道這是林毅心中害怕方纔是如此。

“怎麼?小子這是害怕了?”

從這百烈的角度來看,林毅的實力不過是剛剛進入人魂境界,自己的實力要比林毅高上幾分,再加上自己身後有着天羅門作爲支撐,即便是林毅能夠打得過自己也未必敢真的就動起手。

“嘿嘿,這位大哥,不是小子不給你,而是這野獸 脾氣硬得很,就像是茅坑裏的石頭一般!”


林毅滿臉堆着笑容看着眼前的百烈,心中卻是不住地計算着自己的小算盤。

“喲呵!想不到世間竟是有着這等烈性之物,難道連你人魂境界都是解決不了的?”

那百烈將雙手在胸前一環抱,而手指又是不斷在身上到處摳着,嘴裏極爲不屑地說道。

“是…是的,不如大哥您來試試?”

林毅的臉上顯得更爲恭敬,卻是讓的周圍圍觀之人看的一陣鄙夷,這天羅門勢力雖是強橫,但衆人好在還並不是太過於害怕,而此時林毅的表現實在是不想一個魂者的作風。

“沒用的東西,那好吧,本大爺今天就來試上一試!”

看着林毅唯唯諾諾的樣子,那百烈心中更是打定主意,這林毅是根本就不敢和自己作對,旋即又是大義凜然地說道。

“不過,這野獸的價值實在是太低,若是我能將其成功擒拿,你又是不是給些報酬呢?”

百烈的眼珠子不斷旋轉,而後又是盯着林毅身邊的盧月和藍熙兩人,就算是傻子又是能夠看得出來這傢伙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好在藍熙和盧月都知道林毅心中的算盤,此時看着那百烈賊溜溜的眼神,倒還能直接壓制住內心的衝動,閉口不言。

“哦?不知道大哥想要什麼東西呢?”

知道這百烈心懷鬼胎,林毅反倒是順着他,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

見着如此,眼前的百烈旋即哈哈大笑起來,心道:“沒想到今天遇上這麼個膽小怕事之人,也對,看其穿的這般窮酸樣,怕死也是正常的。”

旋即又是聽得百烈咧嘴道:“這報酬倒是極爲簡單,只要讓你這旁邊的兩個大美人今天晚上陪着本爺我喝上兩杯就足以!”

此話一出,周圍衆人皆是心中一驚,這百烈素來以好色出名,沒想到這剛剛進來兩個外鄉女子就是這般欺凌,再加上盧月和藍熙兩人的容貌可以說是這仙來鎮人所見過最美之人。

一時間,周圍倒是有些羣情奮起,不少實力稍微強點的魂者甚至還有想要出手的想法。


然而,林毅接下來的話卻是讓的在場的衆人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只聽的林毅慵懶地說道:“既然大哥這般感興趣,那小弟自然是要奉獻的!”

說着,只見的林毅雙手後抱着腦袋,靠着一旁的樹幹,倒是頗有幾分無所謂的態度。


“哈哈哈,好兄弟果然是好爽,待的這邊事了,我百烈就邀請你加入天羅門,倒是也能做個小堂主來噹噹。”

說罷,那百烈便已是朝着眼前的嘶風獸緩緩走來,眼神倒是瞪的如同牛眼一般。

“白兄,展現你實力的時候到了!”

此時見着那百烈猥瑣的動作,林毅心中覺得好笑,旋即對着身邊的嘶風獸耳語道,言外之意實在是太過於明瞭了。

果然, 冥靈

在場衆人只聽的一聲嘶鳴,旋即竟是有着一絲的勁風傳來,眨眼間便是看着眼前的嘶風獸雙翅猛地展開,前蹄飛揚,帶着破空的勁道朝着眼前的百烈踏去。

一時間,原本還信心滿滿的百烈心中大駭,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嘶風獸竟是有着這般實力,嚇的腳下步伐連連後退。

“好…”

見着如此情形,在場衆人早就看不慣這天羅門平日裏的手段,此時見着僅僅一頭野獸都能欺負到其頭上,心中自然是暢快不少。

而此時的嘶風獸前蹄踏去,速度之快,簡直就看不清各種姿勢。

只聽的“啊”的一聲,只見的一道強壯的身軀竟是直接倒飛了出去,轉眼便是掛在了身後十餘丈的樹幹之上。

“嘶……”

剎那間,在這周圍的衆人心中皆是驚詫不已,此時見着依然是昂着頭的嘶風獸,頓時刮目相看。

“咦?百烈大哥,你這是怎麼了?”

眼見着百烈掛在樹幹之上,林毅心中更是覺得暢快,旋即又是走到那樹幹之下,看的此時的百烈臉上竟是有着一道血紅的印子。

“混賬,給我一起上!”

面對着嘶風獸一擊,這百烈心中如何能忍,又是聽到林毅這頗帶嘲諷之意的話,更是怒從心頭來,對着周邊數名小弟一吆喝。

“去去去,以多欺少,不公平!”

眼見着數名身着同一服裝的小弟朝着嘶風獸爆衝而來,卻是隻見的林毅手中數道火焰爆射而出,朝着地面之上連連射去。

眨眼間,近十人的腳步卻是硬生生地被林毅手中的火焰阻擋在外。

“沒想到這小子是在裝豬吞象啊!”

此時見着林毅凜冽的手法,在場衆人心中皆是驚呼,眼見着那火焰,誰也不相信林毅的實力僅僅實在人魂境界。

“小子,你這是幹什麼?”

突然見的林毅手中火焰四起,那還在樹幹之上的百烈心中迷惑不解,連忙怒斥道。

“哼,你說老子幹什麼?竟然想打老子白兄的主意,我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吧!”


此時見着數丈之外的百烈,林毅心中的怒火瞬間燃燒出來,只見的手中一道勁氣噴射而出,那剛剛還在和火焰糾纏的數人當即便是被林毅給擊飛了出去。

“你找死!”


看着自己手下受到重創,在樹幹之上的百烈終究是忍不住,大喝一聲,手中竟是衍化出一柄巨斧,轉眼便是朝着林毅劈將過來。

“哼,怕你不成?今天老子就來給你洗洗澡!”

聞着對方身上一股汗臭味,林毅手中玄尺出現,嘴裏卻是絲毫不饒人,腳尖猛地一發力,便是朝着對方暴掠而去。 霎時之間,只見的兩道身影已是混戰在了一起,那百烈手持着巨斧,竟是在這揮舞的虎虎生風。

而林毅手中的玄尺也是在魂力的催動下,不斷地爆發出一道道鋒芒。

兩者之間的戰鬥難分難解。而作爲圍觀的葉風凌和盧月等人皆是不爲所動,林毅的實力有多強橫,衆人心中皆是明白。

果然不到半刻鐘的時間,便是已經見的那百烈臉上漲得通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