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家風頭之勝,幾乎可以說是如日中天。

哪怕是在江南省,也絕對找不出第二家來。而新聞當中,零星的還會穿插着一些小道消息,其中一則小道消息,竟然是關於他林辰的,只見報道上寫到,林辰,沐家上門女婿,天才商人。跟沐家長女結婚不到兩個月,便幫助沐家戰勝如日中天的楊家,並且,跟錢黃兩家,達成了戰略合作意向,關於黃家破落,也跟他有直接關係。林辰到底

哪怕是在江南省,也絕對找不出第二家來。

而新聞當中,零星的還會穿插着一些小道消息,其中一則小道消息,竟然是關於他林辰的,只見報道上寫到,林辰,沐家上門女婿,天才商人。

跟沐家長女結婚不到兩個月,便幫助沐家戰勝如日中天的楊家,並且,跟錢黃兩家,達成了戰略合作意向,關於黃家破落,也跟他有直接關係。

林辰到底是何方神聖,究竟有何身價背景,請跟蹤本報,獨家深入採訪。

林辰看着這則新聞,不由的苦笑連連。


這都哪跟哪啊,還天才商人,商業奇才,有沒有搞錯。

說實在的,他林辰打架,玩點謀略算計還可以,從商他真的不在行。

苦笑着,轉頭看向沐婉晴,打斷了女二之間沒意義的閒談:“婉晴,這些消息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叫人放出去的,這也太誇張了吧!”

在東海,敢對某報爆出這種消息的,絕對沒有幾個,在沒有得到林辰的許可下,所以,林辰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沐婉晴。 果然,一聽這話,沐婉晴抿嘴一笑。

“呵呵,沒錯,是我叫爸放出的消息!”

林辰咧了咧嘴,一臉無語的說:“婉晴,至於這樣嘛,這消息太誇張了吧,我哪裏是什麼天才商人,商業奇才了,我可真不是那塊料。”

“怎麼就不是,楊家不是你打敗的嘛?黃家不是你打敗的?沐家要不是你,根本就不會有今天,所以,你就是商業天才,不是也是!”

沐婉晴倔強的嘟着小嘴,振振有詞的說:“而且,你是我老公,以後咱們沐家的生意早晚會交給你我,你也該是時候露一下面了,總不能老讓我一個女人出面吧,你不怕被人說吃軟飯,小白臉,我還不同意哪!”

“以後,誰也別想看不起你!”

說完,沐婉晴小臉上流露出一抹傲嬌之色。

也不管楚瀟瀟再不再,此刻,竟然是大膽示愛。以前沐婉晴是萬萬不會這麼做的,但是,如今跟林辰已經定情了,所以她也不在掩飾對林辰的感情。

當然,其中更大的原因就是,她這話好像是在對楚瀟瀟說的。

似乎是在當着楚瀟瀟的面,公然宣佈領土主權一般。

而林辰聞言,心裏真的更抹了蜜一樣,都快樂開花了,如果不是楚瀟瀟這個電燈泡在,林辰真恨不得把沐婉晴摟在懷裏,狠狠疼惜一番。

而此時,楚瀟瀟則是一臉的無語凝噎。

看着林辰和沐婉晴,心裏瘋狂吐槽起來,對於他們的虐狗行徑無比不瞞。

幹嘛啊,好端端的開始虐狗,真當她楚瀟瀟不存在是吧。

瞥了林辰,小鼻子裏不瞞的哼了一聲,隨後,震身而起。

一臉正色的衝着林辰說道:“好了林辰,說正事吧,我爺爺請你去一趟!”

“什麼事?”林辰看向楚瀟瀟,淡淡的道。

早就知道有事,這臭丫頭遲遲不說,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不知道,反正我爺爺說挺重要的,要你務必過去一趟。”楚瀟瀟道。

一聽這話,林辰臉色一冷。

哼了一聲說:“既然聽重要的,你怎麼不早說,是不是故意的,話說你這丫頭腦袋是怎麼長得,你拖延時間是在耽誤你爺爺的大事,可不是我!”

“我不是看到婉晴姐姐,特別親近,所以忘了嘛!”

楚瀟瀟不服氣的,瞪大了眼睛,聽着胸脯振振有詞的說。

這藉口實在太爛了,爛的無以復加,虧得她好意思說出口。

林辰臉色陰沉,這一刻,他真恨不得代替楚老爺子好好教訓這臭丫頭一番,正要說話,結果沐婉晴悄悄的拉住了林辰的手,衝着他搖了搖頭。

“林辰,瀟瀟妹妹可能是真的忘了也說不定,你就別介意了,這樣,既然有要事,你就跟着過去看看吧,別讓楚老等急了。”

“呼……”林辰長出一口氣,點頭道:“好吧,那就過去看看!”

楚瀟瀟的面子他可以不當回事,但是沐婉晴不一樣,既然自己媳婦說了,那隻能聽了,天大的怒火也得壓下。

起身,衝着楚瀟瀟擺手道:“走吧,還愣着幹什麼?”

“哼!”楚瀟瀟氣呼呼的哼了一聲,壓制着火,轉頭看向沐婉晴說:“沐姐姐,那我就先走了,對了,別忘了,改天咱們一塊去逛街。”

“我知道一家商店的衣服特別好看,我們一塊去。”

“嗯,好的妹妹!”沐婉晴笑着點頭。

之後,三人走出別墅,沐婉晴目送楚瀟瀟和林辰上車,開車離開。

二十多分鐘之後,林辰和楚瀟瀟出現在楚家大院,林辰下車,也不管楚瀟瀟,邁步走進了別墅當中,而此時,楚老爺子正在別墅會客。

“林辰你來了!”楚老爺子看到林辰,立刻笑着起身相迎。

坐在他對面的一箇中年人,也立刻起身,不過臉卻是冷的,也不知道天生是冷麪,還是別的原因,而林辰也只是淡淡掃了一眼冷麪男,便不做理會。

走到楚老面前,笑着說:“老爺子,楚瀟瀟說您找我有急事,到底怎麼回事?”

“哦,不着急,我先跟你介紹一下。”老爺子說着,把林辰引薦道冷麪男身邊,衝着冷麪男道:“天賜兄,這便是林辰,就是他治好我的病的。”

“林辰,我有所耳聞,聽說這一次東海鬧出這麼大的事,跟你有直接關係!”

冷麪男盯着林辰,目光咄咄,臉色陰沉。

對林辰的態度別說友好了,甚至於有些不善。

而林辰則是不動聲色,微微一笑道:“沒錯,就是我,不過我覺得您用鬧這一詞,似乎有些不太貼切,我可沒有鬧,一切都是白家挑起來的。”

“如果你要責怪,也該先責怪白家纔是。”

林辰迴應着,態度不卑不亢。

林辰從這個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這氣息,似乎跟他見過的龍門之人,有着許多相同之處,包括那盛氣凌人的架勢。


對方,難不成是來自龍門!

此時,被叫天賜的男人,見林辰態度如此,臉色不由的更加難看起來,說道:“哼,白家固然有責任,我們龍門定會追究,但是你的事也不小。”

“林辰,你不用混淆視聽,顛倒黑白。”

“顛倒黑白,混淆視聽,呵呵,你那隻耳朵聽見我顛倒黑白了!”

林辰的終於有些陰沉起來,心裏對這個叫天賜之人,產生一絲不爽。

果然啊,他猜對了,這傢伙還真是來自龍門的。

得知對方是來自龍門的,對方即便是楚老爺子的客人,但林辰也不再和顏說色了,臉色慢慢的撂了下來……原因很簡單,林辰對龍門,很排斥。

盯着對方,林辰皮笑肉不笑的道:“閣下原來是出自龍門,呵呵,挺好,閣下是不是覺得龍門在我面前是什麼了不起的存在了,警告你,別跟我用這種口氣說話,哪怕你是來自玄武堂,也是一樣!”

忽然,林辰的氣息乍起。

強者的氣息,宛如暴雨一般,轟然爆發而出。

別看他只有先天二品的修爲,但是修爲爆發出來,所產生的威壓,幾乎可以媲美真武大能,而對面的人感受到了林辰的氣息,臉色瞬間大變。 叫天賜之人,在林辰爆發的強大氣息針對之下,立刻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

倒退了數步,着才勉勉強強的站穩,與此同時,再看林辰,臉色立刻變得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眼神當中充滿震驚,臉上的表情更是無比的不自然。

好強的氣息,單單氣息,竟然讓他這個先天巔峯的強者無法承受。

“真武氣息,你是真武境界!?”

“不,不可能啊,你的修爲明明只有先天二品啊!”

林辰的氣息是不會騙人的,天賜確確實實只是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先天二品的氣息,而不是真武大能的氣息。

而一個先天,怎麼可能震退他,真是見了鬼了。

林辰看着被他震住的陳天賜,臉露不屑。

“沒錯,我的確只有先天二品的修爲,不過先天二品對方你這種弱先天巔峯,已經足夠了,難道你以爲只有真武才能收拾你,一個弱雞而已!”

對於眼前這個傢伙,從一開始的排斥,到現在,林辰甚至於已經有些厭惡了。

剛一見面,還是在楚家,結果竟然跑過來質問他,也不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白家和黃家的事情,是他做的那又能如何,還不是對方先招惹他的。

而作爲龍門,修行者秩序的維護者,他不先去質問白家,反而跑到他面前裝大尾巴狼,他孃的,這算什麼,欺軟怕硬嘛!

真當他林辰是軟柿子了,覺得好捏是吧!

以前林辰是好捏,現在的林辰哪怕是真武大能,想要對付他,也得思量一番。

愣愣的盯着叫天賜的傢伙,冷笑道:“龍門中人,果然是官威巨大,不過,你可以當着別人的面甩官威,但最好不要當着我林辰的面,否則,我會讓你後悔!”

“再敢在我面前裝大尾巴狼,要你的命!”

說着,林辰殺機釋放,威壓更勝!

頓時間,整個客廳內部,怪響之聲不絕於耳,傢俱都被壓制的嘎嘎作響。

人尚且能抗住林辰的威壓,但是一些木質傢俱還有一些瓷器,相繼出現裂紋。

“林辰,不可亂來,陳天賜先生是龍門朱雀堂的使者,不是敵人!”

而楚老爺子瞧着林辰釋放威壓,似有下殺手之意,他臉色大變啊。

這種局面,可不是他想看到的,他也萬萬料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嚇了一大跳,立刻跳出來,擋在了林辰和陳天賜中間,蒼白的一張老臉道:“林辰,天賜使者是我的客人,看在我的面子上,收了神通!”

林辰看了一眼楚老爺子,隨即,威壓收起。

老爺子的面子,多少還是要給的,畢竟老爺子幫了他不止一次。

收起威壓,看着對面被他威壓鎖定,臉色有些發白的陳天賜道:“給老爺子一個面子,我不殺你,但是別再跟我裝蒜,否則有你好看!”

說着,林辰也不管陳天賜一副吃了大便的表情,轉頭看向老爺子:“老爺子,你也看到了,並未是我無事生非,恰恰相反,我並未有過絲毫的冒犯舉動吧,反倒是他,剛一見面竟然找我的麻煩,大有追責之意,簡直豈有此理。”

“呵呵,龍門辦事我早就有所領教了,今日更是加深印象!”

“一羣欺軟怕硬之輩!”

“你,你說誰欺軟怕硬!”一聽這話,陳天賜不幹了。

即便威懾於林辰強大的實力,但他還是勃然大怒。

狠狠的瞪着林辰道:“林辰,你別以爲你擊敗了白家,你就了不起了,竟然敢辱罵龍門,你信不信,就你這句話,我就可以處置你!”

“便是殺了你,也可!”

“放肆!”陳天賜話音剛落,陳老爺子立刻怒喝。

這個陳天賜,他瘋了嘛,竟然敢在這個時候,口出狂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