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拿出乾糧分了一些給她,伸手拿向水袋,入手冰冷堅硬,早已凍成冰塊兒。像青月示意道:"水被凍住了怎麼辦?"未等青月回話,心念一動,丹田的熱氣向兩手涌出,冰袋內嗤嗤作響,堅硬的冰袋瞬間又變回水袋。青月看着他遞過來的水袋,心念一時轉不過來,呆呆的問道:"你怎麼做到的?還有你剛纔削樹木的時候,力氣怎麼那麼大?"

"一直沒對你說,在你覺醒土耀靈體的時候,我腦海中自動浮現一套叫紫氣東來的功法。這幾天一直在自行運轉,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在這之前就是不怕冷,力氣大些,剛纔那種情況也是無意中做到的。"青月不由替他高興道:"太好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想,來到這裏我變成靈體,而你還是原來的你,莫

"一直沒對你說,在你覺醒土耀靈體的時候,我腦海中自動浮現一套叫紫氣東來的功法。這幾天一直在自行運轉,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在這之前就是不怕冷,力氣大些,剛纔那種情況也是無意中做到的。"青月不由替他高興道:"太好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想,來到這裏我變成靈體,而你還是原來的你,莫不是,是我害了你,牽累到你,纔會把你帶到這裏,現在我終於心安了。"

青月接過有些燙手的水袋,倒出半碗喝了幾口,身上終於有了一絲暖意,對着清風微笑道:"能煮飯麼?""我試試。"

出去取了鍋,走到馬兒身前說道:"馬兄,對不住了!"割了數片馬肉回到車內,在青月期待的目光中,雙手托住鍋底,片刻鍋內的水沸騰起來,幾片馬肉在水中不停翻滾。青月見他額頭佈滿細汗,怕他勞累過度,忙說道:"應該熟了,你先休息會兒。"

用筷子夾起一片,張開櫻脣淺咬一口,"嗯,熟了!"給清風盛了一碗,自己倒了些。清風見肉片大部分都給了他,夾起幾片放入她碗內,道:"你身上冷,多吃些!"

"夠多了,我吃不上的!""多喝些湯身上也暖和。"青月紅着臉說:"喝多了,上廁所不更冷麼!"清風不由自主的看向棉被下襬處,她露出的臀部,青月感覺到他的目光所向,更是大窘,連忙用棉被蓋了蓋身軀。清風見她臉色發紅,方覺不妥,急忙轉身出去。

青月把臉埋盡被中,心中氣惱,想看偷偷的看不行麼,非要當着人家的面,讓我情何以堪!想到這裏臉上更是發燙,我是怎麼了,難道很希望他看自己嗎?

清風來到車外,見積雪已沒過腳踝,風雪仍沒停止的跡象,照此下去恐是要被困好幾天,還好有馬屍當做食物,水怕是不夠,大不了用積雪化水,只是天這麼冷,大雪封路也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上路,想想生命無憂,也沒太過在意。

身上落雪已多,又回到車內,看到青月將頭埋在被中,問道:"怎麼了?"青月把頭擡起,道:"沒……沒什麼,臉有點冷。""呵,都凍紅了啊!"

青月又是好氣又覺好笑,白了他一眼。清風一時像摸不着頭腦,笑着問道:"不是嗎?""……是……"


"那你繼續!""不冷了,很氣悶!"

再看了會兒書,青月打個哈欠,說道:"我困了,要睡了。""你睡吧,我再看一會,等蠟燭滅了就睡。"

清風睡到半夜,忽聽身旁青月低泣,忙點亮蠟燭,看到棉被下的青月身軀顫動,心急的問道:"青月,青月,你怎麼了?"

青月嗚嗚的哭道:"我怕……我害怕……"聽她語音顫抖,清風更是着急,"你怕什麼?""我……我好冷,怕是要挨不到天亮了。"

清風輕聲安慰道:"青月,不怕。"將手伸向青月的被中。青月覺得棉被一開,一隻手碰到她的手臂,緊接着那手順着手臂下滑,抓住了她的手。心中又是害怕又是生氣,嗚咽的道:"我……我都這樣了,你還要佔我便宜。"

那手又打開她的手指握緊她的手心,一股暖意順着手心流向全身。清風說道:"不怕了,別瞎想!"青月一時怔住,自己又瞎想了嗎?反駁道:"你要是說清楚,我能亂想麼!你就是在趁機佔我便宜!"

聽到他笑道:"我就是在佔你便宜,你可不要反抗啊!"

青月爲之氣結,"你……你個無賴!"只覺得身上暖和了不少,頭蒙在被子裏也氣悶的緊,慢慢探出頭,看清風閉目似睡,鬆了口氣,櫻脣數次張合,終於憋出句,"對不起!"急忙轉過頭去。聽他沒反應,抽了抽手說道:"無賴,放手了,我不冷了。"只覺抓着的手沒鬆,反而更緊了些。

"還是握着的好,省的待會還哭鼻子!"

青月連惱帶羞,雖然知道他是爲自己着想,並不是真的她想的那般,還是忍不住刺激他道:"好不容易找個藉口,當然不捨得放了!"

"對啊,就是捨不得!""你還能更無恥點嗎!"

"好,我要親你臉了!""不要臉!"

清風一臉無奈的道:"那親你嘴好了!"

青月頓時被他氣笑,擡起頭,明眸美目瞪着他,"來啊,看你敢不敢!"

清風看着她美豔絕倫的臉,既是心動又不敢靠近,遮掩的道:"眼睜這麼大很嚇人的!"

話音剛落,只見青月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添風情溢嬌媚。秀美的雙脣微微翹起,脣若塗脂,晶瑩柔潤。下顎微微擡起,頸顎的曲線,弧之完美,若輕雲之蔽月,若流風之迴雪。但覺一陣意亂情迷,心神盪漾。

青月急忙轉過頭,心頭怦怦亂跳,這玩笑開大了,當真被他親了,向誰哭去。

雖然她只留後影,清風仍覺得異常秀美,生怕難以自制,索性閉上眼睛,那俏麗容顏仍在心頭揮之不去,喟然長嘆,再這般下去,早晚得被她迷死。忙收斂心神,發現功法行轉比此前慢了許多,經右手出去的暖流,過了手心便沒了感知,其餘的七股都在身體末端停留,直到右手心暖流復回,再一起匯往丹田。"這東西還知道等着一起回家哩!"清風想明白後也是無語。

兩人一夜未醒,睡了個大懶覺,還是青月先行醒來,拉了拉緊握的手叫道:"懶蟲,起牀了!"聽到清風口齒不清的說:"我再睡會,美夢還沒做完呢。"

"你先放開我。"掙了掙手,見他沒了聲息,心想他昨晚定是累了,還是不要叫他了,讓他多睡會吧!

那時身上冷,初覺溫暖睏意正濃,被他握在手中,也未覺得什麼,現在頭腦清醒,反而起了異樣心思。看着他的臉,他比我大不了幾歲吧,最多也就七八歲,這裏修行的人起碼也活個幾千歲,這些都算不得什麼的,可他早已成家,有妻有女。呸,自己怎麼了,在瞎想些什麼呢!我怎麼會喜歡他,只是他對我這麼好,心裏感激他罷了。

WWW▪ TTKΛN▪ C 〇

終於等到清風醒來,"你個大懶蟲,都睡到什麼時候了,還不把我手放開!"

清風將手鬆開,嘿嘿笑道:"真想美夢成真!"青月好奇的問道:"做什麼美夢了?"見他只是看着自己笑而不語,瞬間明白肯定跟自己脫不了干係,也絕不是什麼好事,"你……流氓!"

"又沒怎麼着你,想想都不行?"青月啐道:"就是不行,想都不能想!"

"好,不想,只做夢可行了吧,讓她們自己在夢裏自由發展去,夢裏她可比你乖多啦!"

青月滿臉漲紅怒目而視,"你無恥,你無賴,你若不想怎會做這樣的夢!"

清風見她怒不可徹,急忙安慰她道:"逗你的,你別放心上。"

青月哪能不知道,這安慰她的纔是假話,也不說破,更不會逼他再編個故事來騙自己,假裝相信了他,不再生氣。

"我餓了,還想喝水。"青月不好意思的說道,看他忙碌起來,心中又覺過意不去,實是不該那樣對他,裝作聽不明白就是了,我又何必那樣說他。

吃過早飯,清風忽然對她說道:"青月,外面積雪甚厚,足有一尺,老天不知道要下到什麼時候,就算雪停了,也不知要等多久才能上路。剛纔思索許久,我們不能聽天由命,雖有吃有喝,可你我未必能捱得住這天地嚴寒,萬一哪天出個意外,後人發現豈不笑話你我,這對情侶在風花雪月中凍死了!哈哈……"

青月皺眉,自動過濾風花雪月的事,問道:"我們該怎麼辦?"

清風豪氣的說道:"青月,不怕,有我在,今天就是做頭驢也把你拉出去!"

"我不怕,因爲相信你!"雖然不懂他話的意思,莫名的對他深信不疑。

見清風跳下車,探頭望去,看他解下套馬的繩索,拴住車的把手,再搭在肩上,雙手抓住繩索,一步步踏出,車慢慢動了起來,現在才明白他說的做驢把自己拉出去是什麼意思。

清風回頭對她說道:"快進去,有風,你會冷的!"

望着他風雪中的背影,每一步都深陷雪中,雙眼頓時起了水霧,怕被他看到,急忙回到車中,用三條棉被緊緊圍住身體,坐着發起呆來。腦海中閃現他拉車的樣子,一步一腳印,步履蹣跚,他若不用管我又怎會受這苦難,他自己一個人豈不好好的。

忽然又聽到他的聲音,"青月,你身上要是冷了就叫我,不用難爲情!"

聽到這裏晶瑩的淚滴,再忍不住掉落棉被上,哭泣又要忍住聲音,怕他聽到笑話自己。擡起梨花帶雨的臉龐,暗暗發誓:將來不管他犯了多大的錯事,哪怕是與天下爲敵,自己定要護着他,不讓他受半點傷害! 幾近中午,清風聽到,"你……你進來休息一會吧。"心中不禁暗想:青月面皮真薄,明明冷了,還要說是讓我休息。把車放好,挑開車帷,一縷冷風吹進,拂亂了她的長髮,只見那清秀白皙的臉龐在青絲下若隱若現。走到她身側坐下,不去抓她的手,反倒閉目靜坐起來。

青月見他坐那無動於衷,攏了攏髮絲,心下氣惱,明知道人家說不出口,他還在裝傻,真是壞蛋!鼓足勇氣低低的說道:"清風……"

"嗯,你餓了?""沒……沒有。""哦"

看他存心戲弄自己,抓起背後的枕頭向他砸去,怒道:"讓你這麼壞,我砸死你!"枕頭一次次砸在他的身上。

清風哈哈大笑,一下子捉住她的雙手手腕,青月急忙止住身子,差點撲到他懷裏,臉色漲紅,用枕頭擋住臉後,說道:"放開!"緊接着又補了一句,"放開一隻手"。

清風笑道:"放開哪隻呢?讓我想想,昨晚握的是左手,今天就換右手了!"

青月氣極,用重獲自由的左手,拿着枕頭狠狠砸了他兩下方纔解氣,側過身不再看他。


"其實不用碰你手也可以的。"青月回過頭滿臉疑問,"還有別的辦法?""嗯,我覺得只要沒衣服的地方碰哪裏都可以,就是你碰我都行。"

"你……你又來欺負我,除了手哪還有更合適的地方!""我只是覺得應該可以,要不我們試試?"青月堅定的說道:"不行,我不試!""好了,不逗你了,你餓了嗎?"

"一上午動都不動,怎麼會餓,我不冷了,你若餓了自己吃吧!""我也不餓,那我們快點走吧,爭取天黑之前能到榮燦城。"

"嗯,辛苦你啦。""怎麼報答我呢?"

青月抿嘴而笑,"不是說好的嘛,管埋!""……到時哭不哭?"

"不哭,堅決不哭!"

青月聽他許久不回她話,問道:"清風……你生我氣啦?""沒有,喜歡還來不及呢!"

"你不能正經點嗎?""人是很正經,就是思想經常有點跑偏。"

"你也知道自己思想不正經!"頓了頓又說:"天這麼冷,沒法拿出書來看,你陪我說說話吧,我很悶的!"

"好啊!"

青月緊接道:"你……你不能調戲人家!"

"嗯,給你講個故事好嗎?"

"好啊,你快說!"

曾經有兩個小孩,依稀記得是在小學三年級吧。那天中午在去學校的路上,他和同學一起,路過家東邊正在新建的公路,地面還未鋪瀝青,地基已打好,鋪滿石屑。南端要修鐵路立交橋,在橋北不遠立了一塊石碑,上面用墨筆寫了"禁止通行"四字。他倆也是調皮了些,又是年幼無知,他一腳我一腳的把這四個字塗花了,當時他們沒覺什麼不妥,只是很高興,等到了第一節課,班主任把他們叫到辦公室,上來問道:"你們兩個做了什麼壞事!被人找到學校裏來了。"

兩個小孩一臉茫然,只是心裏恐慌,相互搖頭。老師一臉嚴肅道:"你們把公路上的警示破壞,行人車輛對前面的危險不知,如果出現意外事故,你們誰來承擔責任?這已觸犯國家法律,足夠量刑,下午放學你們就在教室裏等着,警察會來將你們帶走!唉,回去上課吧。"

他們害怕至極,臉上佈滿淚痕,對兩個十歲的孩子來說,這就是天大的禍事,彷徨無助!哭是他們唯一的表現方式,回到教室哪有心思上課,心中的恐懼矇蔽了神識,雙耳再聽不進任何聲音。這樣提心吊膽的過了半個下午,放學的時間到了,別人都回家去,獨留他們在呆呆傻傻的等。

等了許久,只聽咯吱一響,是老師推開了門,擡頭望向老師身後、門外,沒見警察的身影,不明所以,難道警察太忙,老師要送我們過去?未等想個明白,便聽老師開口說道:"你們回家吧,以後做事三思後行,不要再惹是生非。"說完轉身離去。終於沒事了,二人長吁了一口氣,背起書包臉上浮現笑容,有說有笑的回家去了。

"講完了?沒以後嗎?"

清風苦笑,"沒了,你還真想把他們抓進去麼?"青月呵呵笑道:"就應該把他們抓進去!"緊接問道:"哪個是你?是不是哭的特厲害的那個?"

"嗯,你怎麼知道其中一個是我?"青月嘆氣道:"能把故事講這麼清楚的,也只有自己親身經歷過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讓我不要嚇唬學生,他們都還小,不明事理,心裏承受能力有限,說不定會嚇出什麼問題。以你現在心性,二十多年來都記憶猶新,當時有多怕可想而知。做錯了事批評教育是免不了的,用這種方式嚇唬孩子實是太過了些。你……你現在恨她嗎?"

"我怎麼會呢,雖然心底不認同這種方法,仍要感謝她的良苦用心,人不能用自己的年少無知,替自己開脫罪責,錯就是錯了,再美的藉口也掩蓋不了自己的罪則。"

"沒你說的那麼嚴重,不過你能這麼想最好!以前學生有沒寫作業、忘帶的,我也會嚇嚇他們,我以後會注意的,唉,只是還能回到過去嗎?還能再教他們學習嗎?我是很想他們的,真希望這只是個噩夢,哪天一覺醒來又回到家鄉,回到那羣可愛的孩子中去!"

"我們不說這些煞風景的事了,你看這雪後的風景多美,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青月笑道:"我坐車內看不到的,你這詩詞只聽出荒涼人世,卻不能讓人聯想到美景,何景之有呢?"

清風一時記不起像樣的詩句,反問道:"大才女,你來!"

"大才女愧不敢當,只是小女子一個。"青月頓了片刻,抱着被子挑開車圍,書上的一句古詩豈不正好應景,脫口說道:"六出飛花入戶時,坐看青竹變瓊枝。"

清風嘿嘿笑道:"哪有青竹?青大美女倒有一位,小心變成冰雕美人!哈哈哈……"越說越是大笑不止。

青月放下車圍,等他笑罷,方纔含羞問道:"我很美麼?"

清風一時怔住,茫然道:"眉梢眼角藏秀氣,聲音笑貌露溫柔。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宮粉黛無顏色。你不知道你很美嗎?沒人對你說過嗎?"

"哪有你說的那麼好,小的時候,我其實長的很醜,至少我爸媽是這樣跟我說的。我當時特別傷心難過,我媽媽就對我說:’傻孩子,人的長相是會變的,只要你好好學習,長大後就越來越漂亮,你不好好學習,就會一直醜下去。’雖然還是不高興,但總算知道還是可以變漂亮的,心中有了期盼,自那以後不再想着玩耍,認真學習,每次考試都是年級前幾名。直到上了大學,好多人來追求我,心裏既疑惑又是歡喜,晚上偷偷拿出鏡子仔細看了大半夜,才確定原來自己並不醜,還蠻漂亮的!清風,你說年少的我傻不傻?"



"他們追到你了嗎?"清風似乎更關心這個問題。"沒有啊,沒一個我喜歡的。"

"你是眼界太高了吧。"

"沒有了啊,我不在意他是英俊還是瀟灑,也不在意他能爲我付出多少,只要他對我一心一意,我們談的來就好,我的要求高嗎?其實最主要是那時不想談情說愛,大學中都是天南海北的人,父母就我一個女兒,我不可能撇下雙親隨他遠走高飛,何況我只會對一個人好,心裏也只能容得下一個人,不能爲了一時的歡愉,而對不起將來那個要陪我走過一生的人。我只是想找個家鄉的人,能與我靜靜的陪在他們身邊,不管他是貧窮還是富貴,是俊美或是醜陋,我都不在乎,只要他心裏有我,那就夠了!"

聽她堅定的話語清風不由動容,如此一個集容貌與美德於一身的女子,不以美貌放縱自己,潔身自好,鍾情至斯,實是難得。也不知哪個幾世行善的人,才配得上她!忍不住問道:"你遇到那個人了沒有?"

青月停頓片刻才說道:"還沒呢!"

清風奇道:"你不會還沒談過戀愛吧!""要你管!"

清風呵呵笑了幾聲不再說話。

車輪壓着積雪發出的咯吱聲突然停了下來,青月問道:"你累了,要休息會兒嗎?""沒有!"

"你餓了?""不是!"

聽到他從車後面取出鍋碗的聲響,狐疑道:"你這人好奇怪!你說不餓,偏還要做飯。"清風走進車內說道:"你餓了!""我沒說餓啊?"

"你該餓了!""我真的不餓!"清風嘿嘿笑道:"不餓也得吃!"

青月:"……哪有逼人家吃飯的!不止思想不正經,腦子也發神經了,你不會是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吧?""嗯,挺聰明的嘛,考考你,你看看外面,能看出什麼問題嗎?"

青月起身向外看去,喃喃低語:"外面風雪已小,道路兩側都是峭壁,落滿積雪,你是說,會出現雪崩?""很有可能,我們還是準備一下,把需要的東西放到觸手可及的地方,以備不時之需。先把肚子填飽,省得一會顧不得它!你要做好心理準備,萬一車子埋在雪中,是要我抱你還是揹你呢?"

青月看着他臉上漏出的壞壞笑意,坦然說道:"我自己能走!不用你管!"

"呵呵,你到時若是逞強,可別怪我了!"青月急道:"你又打我什麼壞主意?""沒有,我只是善意的幫你。"

"哼,就是打個幌子欺負我!你害不害羞?"清風辯解道:"我怎麼敢欺負你!將來你不把我皮剝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