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地。青陽的身影終於是靠近了那個狂雷閃動的祭台,祭台上正安靜地流淌著青色的雷電液體,猶如蟄伏著的巨蛇般,散發著驚人的力量,而最高的台上,懸浮著那份陣法捲軸。

「看來以後得花心思鑽研下陣法了,否則這卷四級陣法。就該蒙塵了。」青陽微微一笑,輕聲道。旋即他便不再猶豫,腳步徑直朝著祭台上走去。而就在其腳掌落在祭台的一瞬間,彷彿啟動了什麼東西一般,那原本靜謐的青色雷電液體彷彿活了過來一般,瞬間化作滔天大浪。猶如凶鯊一般張開了雷電巨口。要將青陽的身影吞噬而去。這一

「看來以後得花心思鑽研下陣法了,否則這卷四級陣法。就該蒙塵了。」青陽微微一笑,輕聲道。

旋即他便不再猶豫,腳步徑直朝著祭台上走去。而就在其腳掌落在祭台的一瞬間,彷彿啟動了什麼東西一般,那原本靜謐的青色雷電液體彷彿活了過來一般,瞬間化作滔天大浪。猶如凶鯊一般張開了雷電巨口。要將青陽的身影吞噬而去。

這一次的攻擊十分可怕,在其雷光泛動的一瞬間,周遭的空間盡皆被撕裂出一道道裂縫出來,那等威力摧枯拉朽的,沒有給青陽絲毫喘息的機會。

對此,青陽似乎早有準備,嘴角微微泛起一抹冷笑,任由那青色的雷電巨浪將青陽的身軀包裹而去。只是在那一瞬間,青陽的泥丸宮內。一顆青色的晶體在此刻微微轉動了起來。

轟!

沒有想象的中碰撞,沒有想象的暴力,沒有想象的破壞,在無盡的青雷之中,一道更加濃郁的青色力量忽然撕破了雷電,衝天而起。


「青晶魄力。」


在青陽的低吟聲中,原本他那被雷電包裹的身軀渾身猛的一震,青色的魄力驀然爆開,將那充滿了強勁力量的青雷生生轟碎開來,這是最為直接的力量壓制。

青晶魄力蛻變於紅晶魄力,晉入了天魄軍大圓滿的青陽,對於青晶魄力的操控也是有了一些門道,如今這股龐大的青晶魄力,正彰顯著魄力的毀滅性力量。

青晶魄力比之紅晶魄力要強上數十倍,啟魄能啟到紅晶魄力已經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了,更別說青晶魄力了,青晶魄力的撕裂性是十分可怕的,所以先前那液體的青色雷電瞬間便是被撕裂而去。

如今青陽渾身散發著十分攝人的氣息,如果凌落對上這樣狀態的青陽,恐怕在青陽的手裡,怕是走不出十招。魄力比之王氣,相當於更高層次的力量,其殺傷力自然也是強大了不少。

這時候,青陽再次跨出腳步,踏上祭台,這一次再也沒有雷電可以阻攔他了,當雷電襲來的瞬間,青陽的青晶魄力便會猶如爪牙般暴探而出,將雷電瘋狂地撕裂開來,甚至是直接碾碎而去,沒有絲毫留情。

幾個呼吸之間,青陽的身形便是來到了最高點的檯面上,在此刻,青陽的目光終於是能夠直接觸碰到那捲陣法了,青陽微微伸出手臂,抓向那懸浮著的陣法捲軸。

卡呲!

這時候,無數的雷電彷彿瘋狂了一般,竟是匯聚為一個點,朝著青陽的手瘋狂地轟炸過去,青陽雙目一閃,體內青晶魄源轉動的速度開始變得微微快了起來,一道道更加磅礴的青晶魄力便是席捲而出,將青陽的身體守護在其中,連那伸出去的手臂也不例外。

「哼,都給我散開!」青陽冷哼一聲,氣勢猛的一震,青晶魄力瞬間猶如怒濤般掃蕩而出,竟是將那瘋狂而來的雷電給阻絕在外了,甚至是徑直震蕩開來。

啪!

而這時,青陽的手掌也是觸摸到了捲軸,一股冰涼的感覺立即湧入手心,青陽微微詫異,旋即便是手掌一用力,將之扯了出來,緊跟著收入青炎吊墜之中。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阻礙都如同紙屑,不堪一擊。

將陣法捲軸收入囊中后,青陽並沒有就此停歇,他腳掌一踏,身上涌動著青晶魄力,朝著第四層的深處奔去,而其後的炎魁緊緊跟隨。

唯有更大的壓力,才能讓青陽得到更加實處的收穫,別忘了,他的雷弧神體此刻依舊開啟著,這也是為什麼歸元一清訣運轉了那麼久,青陽的身上依舊沒有多少王氣涌動,那是因為生成的王氣都被青陽化為了支撐雷弧神體的力量。

五行生雷塔里的雷暴磁氣,對於青陽的雷弧神體實在是如魚得水,眼下他體內的雷力正在不斷聚集,想來很快便能再度凝出一道雷弧了,雷弧的數量越多,青陽的雷力便是越發驚人,魄力雖然強大,但卻不能在眾人面前施展,所以眼下的王道實力,更為重要。

可是,青陽的腳步卻是陡然停在了深處的一個地方,此刻他的嘴角微微泛起一抹苦笑,他身上的青晶魄力開始緩緩退去,緊跟著化為了紅晶魄力,泥丸宮裡的青晶魄力也是緩緩停止了轉動。

「唉,青晶魄力的消耗實在太大了,居然只能支撐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青陽感受著周身陡增的壓力,不由輕嘆一聲。

青晶魄力的確很強大,但其消耗也是恐怖的,此刻青陽泥丸宮內魄力已經是消耗了大半以上,若是再維持著青晶魄力,恐怕再過一會兒魄力消耗殆盡,青陽就無法滯留在第四層了。

「前方就是第五層入口,如此一來,恐怕是去不了第五層啊,這可如何是好?」青陽眉頭微微一皺,沉悶的壓力讓他胸口有種窒息的感覺。

不過,讓青陽詫異的是,炎魁的身體居然還能撐住,按道理來說,第四層深處的雷暴磁氣壓力已經十分恐怖了,猶如液壓一般,但看炎魁那泛著金光的身軀,青陽的心中忽然泛起了一股奇怪的念頭。

片刻之後,青陽的嘴角便是微微翹起,某種程度上來說,炎魁就是青陽的分身,青陽去不了第五層,可不代表炎魁去不了啊。(未完待續。。) 第四百四十三章被封印的力量,始解!

第四層的深處,在青陽深邃的目光之中,一道散發著金光的身影猛地沖入了第五層的入口,在那入口中瀰漫著十分危險的氣息,但炎魁是被煉化的傀儡,它不會抗拒青陽的一切命令。

「雖然說有些取巧,但炎魁本身是我的靈魂分身,它闖過了第五層,也就相當於我闖過了第五層,而且在第五層內,炎魁也將獲得一定的可能性。」

「魁召,在藍玄祖留下來的信息里,可是有著『被封印的地獄神』的稱號啊…」青陽輕聲呢喃,言語間有些疲累,一連番劇烈的消耗已經讓他身心俱疲,此刻能撐住不倒下,那是因為他的精神力在撐著。

……

就在炎魁進入了第五層的一瞬間,所有在光幕外觀看的人在此刻心神再度劇烈一震,因為此刻五行生雷塔唯一一處漆黑著的地方,陡然亮了起來!

五行生雷塔,乃是一座驚雷之塔,其中雷力滿布,若是平常寧靜狀態,它會處於一種暗色的深雷狀,但若是有闖關者進入,那一層的空間便會驚雷四起,其暗色的深雷狀也會瞬間變成明亮的動雷狀。

而在此刻,原本黯淡著的第五層,居然是陡然亮了起來,這意味著什麼呢?

「不會吧?」一名老學員目露震駭之色,先前青陽已經帶給了他一系列震動了,沒有想到此刻。青陽還如此生猛。

「我是不是眼睛花了?!」另一名學員也是拚命地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地道。

第五層亮了,那證明已經有人闖入了第五層。而就在剛才,眾目睽睽之下,青陽進入了第四層,而且他也是唯一一個進入了第四層。

準確來說,應該是兩道身影進入了第四層,只不過炎魁是傀儡,所以自然被人給忽略了。然而正是這麼一個忽略,讓得眾人再度震驚了起來。

應天院長此刻心頭也是有些驚訝起來了,敢情從頭到尾。他都估錯了這個叫青陽的小子,他來自南炎大陸,能從中炎大陸新一代中脫穎而出,本身實屬不易。但無論如何。他都沒有想到,青陽居然如此生猛,拼著筋疲力盡的身軀,竟是衝到了第五層進去!

要知道,能進入第五層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必須有大約二玄境以上的實力啊!而青陽的實力,真的達到了二玄境么?

這個答案,眾人心裡都是有的。這很清晰,那根本不可能。因為假使青陽有這樣的實力,那一開始跟凌落戰鬥時,就不會勝得那麼驚心動魄了,那等拼盡全力的姿態,可是完全做不得假啊。

如此一來,那隻能說明,青陽有著另外隱藏的一些特殊手段,令得他可以承受第五層堪比二玄境的壓力。

看著那亮起的第五層,紅菱那無數人垂涎的火熱嬌軀在此刻也兀自地顫抖了起來,她的心在此刻也是變得沸騰起來,此刻她心中的震撼,簡直無法言喻,這個打破她生命軌跡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創造了奇迹,而眼下的奇迹,無疑是沸騰人心的!

剛踏入乾坤學院便有如此驚才艷艷的表現,試想在乾坤學院的大力培養下,將來青陽會成為什麼地步的強者呢?如此一想,所有人心中都是多了一些別的想法和考慮。

……

而此刻,第五層或明或滅的震雷中,一道渾身燃燒著火焰的身影正靜靜地矗立著,在其進入第五層之後,他就發現他沒有任何辦法動彈了。

恐怖的雷暴磁氣四面八方,猶如五嶽泰山般鎮壓在其身上,哪怕炎魁身上燃燒著再磅礴的火焰,依舊無法撼動這股威壓,第五層的威力,恐怖如斯。

在第四層感應到了這種情況的青陽,臉上依舊沉靜如水,這已經是炎魁目前的極限了,它能進入第五層,本身靠的是其堅硬無比,不知什麼材料煉製成的身軀,而其力量,卻是不足以抗衡第五層那恐怖的威壓的。

「不過,被封印的地獄神,你也是時候該蘇醒了吧?哪怕只嶄露冰山一角的實力也行啊…」青陽輕聲呢喃,此刻他體內的王氣也稍稍恢復了一些,只不過他體表依舊閃爍著紅晶魄力,此刻唯有魄力才能抵擋第四層的威壓。

轟!

第五層中,磅礴如同龍虎般的雷電瘋狂地凝聚而來,彷彿無處不在,閃爍著令人心驚肉跳的光芒,在那無聲的凝聚下,周遭竟是形成了一片片青色的雷海,雷海泛動間,炎魁的身影瞬間便是被吞噬而去。

吼!

無數道雷龍跳躍在雷海之上,彷彿萬龍起舞般瀰漫著令人魂飛魄散的氣氛,這一幕若是被新生看到,恐怕都是得驚得魂魄不守,而此刻青陽通過靈魂共視,也是看到了這驚悚的一幕,他驚得一身冷汗,暗暗心驚,好在沒有上去,否則此刻恐怕將會被雷海轟成了渣滓。

只是,炎魁的身軀畢竟是十分驚人的,哪怕它敵不過這無盡的雷海,但它卻能夠吸收雷力,將之轉化為自己成長的引子,炎魁在雷海之中,其體表的火焰已經盡數被吞滅而去,可是它的身軀卻在瘋狂地吸收著那磅礴的雷力。

那種吸收速度,簡直就像漩渦一般,不管斑駁與否,那如龍如虎的雷力盡數被炎魁如同饕餮般吸收進身體裡面,而炎魁的身體在此刻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無盡雷力以一種極為瘋狂的姿態,如同野獸般流竄在炎魁的體內,那些暴走的雷力在此刻也是觸動了炎魁體內某些隱蔽的封印,那些封印如同暗夜裡的幽深,無論雷力進去多少,都會彷彿陷入黑洞般,沒有了痕迹。

只不過,那些雷力真的就這樣消失了么?

在炎魁體內某一個黑暗角落裡,終於是有一道蒼茫的氣息緩緩湧出,彷彿被觸動了什麼,解開了什麼,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如同波瀾般瞬間傾洪而出。


轟!

在這一刻,炎魁一聲低聲嘶吼,一股無法言喻的力量在此刻竟是掙脫了雷力的束縛,衝天而起,猶如一道筆直的虹光洞破雲霄般,貫穿到了第五層的塔頂處!

一道道波瀾以炎魁為中心擴散開來,原本那些強橫無比,肆虐著的青色雷力在此刻也是盡數被震開,猶如水中蕩漾開來的波紋,一圈又一圈,這一刻,炎魁的力量也終於是真正展露出來了。

被封印的地獄之神,那種幽深的力量,又豈是如今這區區雷海能束縛住的?

感受到如此變化的炎魁,青陽在第四層中,面色也是充滿了驚喜之色,他忍不住驚喜地道:「太好了,終於是解開了封印的力量,這下子,炎魁又能展現多強的力量呢?真是期待啊!」(未完待續。。)

ps:碼完青陽了,我去恢復下體力,然後繼續寫卡靈王。 第四百四十四章新生最強

此刻正是傍晚,天空已經微微泛黑,但廣場大殿上的人卻是絲毫沒有退去之意,他們均是神情灼灼地盯著那道光幕,在那裡,五行生雷塔渾身光芒大綻。

這種景象對於老生來說,並不是什麼陌生的事情,因為他們都經歷過,這種景象代表著一種事情,那便是有人已經闖過了試煉空間里的所有試煉,這道光芒便是勝利的曙光,而緊跟著所有試煉中的人將會被安全送出試煉空間。

「居然真的闖過去了?這傢伙…太變態了!」林克和溫雪不由駭然地對視了一眼,均能清楚地將彼此神情之間的難以置信收入眼中,五角雷暴域的試煉難度他們可是十分清楚的,當年為了闖過這一關,他們可是失敗了好幾十次呢!

而今,青陽作為一個剛進乾坤學院的新生,居然是硬生生地將之闖了過去,雖然不知道青陽使用了何種手段,但闖過了第五層,本身就是一種實力的證明。


見狀,應天院長也不再遲疑,他大手一揮,一股無法形容的大氣磅礴之光便是沖入了那光幕之中,那是接引之光,也是一種強大無比的力量。

轟隆隆!

處在第一層的少部分弟子此刻正迷茫地看著一道道虛空中閃現的光芒將他們的身軀籠罩,下一瞬他們的身形便是漸漸消失在了光芒之中,處在最基層的他們。是最先被傳送之光傳送出去的。

而第二層中的楊開等人此刻也是目光震動地發現自己被一道乾淨的白光籠罩,感受著整座生雷塔的撼動,楊開嘴角扯開了一絲苦笑。到底是誰?居然如此生猛,能闖過第五層?

「是凌落么?一定是他了!」賀拔清那英氣的俏臉此刻也是震撼無比地呢喃著,此刻她的傷勢也在漸漸地恢復中,此刻她的臉色稍微好轉了一些。

「也有可能不是。」楊開目光凝重地望向了上空,語氣有著濃濃的忌憚,那個男人給他一種無法言語的感覺。

「嘿嘿,我告訴你們。絕對不是凌落,因為…有青陽在!」楊凌此刻也是從療傷中緩緩睜開了眼睛,嘿然一笑。篤定無比地道。

……

第三層中,分隔兩邊盤膝靜修的夏梨笑等人陡然唰的一聲睜開了眼睛,第四層甚至第五層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們不知道,但其上傳來的波動卻是可怕地嚇人。

因為第三層的牆壁被青陽的劍招轟開了。所以此刻幾人第一時間是望向了外麵灰暗的天空。看著那被破壞后正在緩慢修復著的牆壁,莫伊兒和林夏兩人都是微微一嘆,那一劍,太驚艷了,太可怕了。

而這時,幾道刺眼的光芒從天空中降落下來,輕輕地將幾人籠罩進去。

林夏有些苦笑地看了一眼懷中昏迷不醒的凌落,那個人。還真是可怕啊。莫伊兒的表情更是難以置信,她的美目瞪得大大。她又豈會不知這是什麼情況,只是這一切,真的是那個書生一樣的人做的么?

夏梨笑則是輕輕地笑了,猶如櫻花輕輕綻開般美麗動人,一時之間,世界亮了,心情也輕鬆了,佳人一笑,抵過萬千美景。

很快,在光芒中,四人的身影也是漸漸變得模糊,緊跟著消失而去。

……

第四層中,第四層深處通往第五層的入口中,一道渾身燃燒著白色火焰的削瘦身影緩緩從其中走出,在其走出的瞬間,整個第四層的溫度都彷彿變高了起來,而那原本狂暴不已的雷暴磁氣也在此刻變得安靜起來,甚至是紛紛遠離,彷彿在懼怕那道身影。

就在這時,一道渾身瀰漫著驚人雷光的身影也是緩緩睜開了雙眼,在其睜開雙眼的瞬間,一道悶雷聲炸響,四周的空間猛的一顫,而在那人**的上身中,有著令人觸目心驚的十道雷弧在瘋狂地閃爍著,給人一種十分強悍的即視感。

「這就是你始解后的力量么…真是難以置信啊…藍玄祖留下這東西,真是逆天。」青年人一頭黑白相間的頭髮無風自動,有些驚訝地道。

他能感受到,在這道燃燒著白色火焰的身影面前,除非底牌盡出,否則將無法在其手中討得任何勝機。

緊跟著,在青年人震駭的目光中,白色身影緩緩伸出其右手臂,旋即緩緩攤開,這時在其手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晶玉瓶子,瓶子全身透明,其中瀰漫著粘稠無比的青色液體,即使是這麼輕輕一看,都能感受到其中恐怖無比,充滿毀滅性的力量。

「這是青劫雷漿?!!」

「靠,第五層中的寶物,居然如此驚人?!!」青年人一聲驚呼聲陡然響起。

……

乾坤學院廣場大殿上,那一片新生區域的空白地上,陡然有著一道道劇烈的光芒從天空中的光幕中暴射而下,旋即猶如隕星般落在了空白地上。

咻咻咻!

第一批出現的人,正是處在第一層的新生們,他們均是面色驚疑不定,剛才那一道白光籠罩后,他們便是感到一陣頭眩目暈感,緊跟著便是莫名其妙出現在了廣場大殿上。

「我們這是…?咦!!我們回來了!」

「太好了!」


「我們回來了!!哈哈!」

新生們在此刻都是歡呼出聲,先前在第一層中要時刻經受著雷暴磁氣的壓迫,這一刻重新回到了廣場大殿上,才明白什麼叫輕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