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一聲,盾牌破碎了,風愈終於突破了聖子身前的防線,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衝向了仍然閉目吟唱魔法的聖子。

那絲漆黑的空間,正在吞噬者附近的空間,有逐漸變大的趨勢。這一刻大陸上所有關注這一場戰鬥的半神都驚心了,此時他們對兩個人的戰鬥已經沒有在關注的心情,而是緊張的看向那個逐漸變大的漆黑空間。他們能夠感覺到這個空間在逐漸變大,而且正在吞噬這個世界,似乎是將這個世界當成自己成長的養料。若是這個漆黑的空間不斷

那絲漆黑的空間,正在吞噬者附近的空間,有逐漸變大的趨勢。

這一刻大陸上所有關注這一場戰鬥的半神都驚心了,此時他們對兩個人的戰鬥已經沒有在關注的心情,而是緊張的看向那個逐漸變大的漆黑空間。

他們能夠感覺到這個空間在逐漸變大,而且正在吞噬這個世界,似乎是將這個世界當成自己成長的養料。若是這個漆黑的空間不斷的吞噬這個世界,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他們不敢想,也沒有條件去想。

他們現在只想阻止那個黑洞,讓那個黑洞停止對這個世界的侵蝕。但是他們做不到,他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去阻止,更沒有那個能力去修復。

再則,感受到那正在空間四周,因爲風愈和聖子的技能相碰而發出強烈碰撞的能量,他們更加不敢過去。那種層次的能量,單單被擦到一點就足以讓他們粉身碎骨,又如何去阻止這樣的事情?

這一刻他們心中在祈禱,祈禱這一場戰鬥能夠早點結束,然後獲勝的一方心情好了修補一下那個黑洞,再不濟也不反對他們這些人修補那個黑洞。

風愈和聖子會不會響應他們心中所想,他們不知道,就連風愈他們也不知道,因爲估計那些人也沒有那個膽量和兩個人說。


而在突破了盾牌,風愈和聖子只有三米之隔的時候,聖子的魔咒似乎也到了尾聲。

在帶着扭曲空間力量的火紅色拳頭打在聖子身上的前一刻,一道刺眼的白光直衝風愈的眼睛,讓他感覺自己的眼睛像是在灼燒。他再也睜不開眼睛了,因爲他的雙眼,在剛剛的白光下已經變成了一片焦黑。

他的來年各個眼球,已經被廢了,他現在成了一個瞎子。

對普通人來說,失去了眼睛,就等於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感知。但是對於聖級之上的人來說,眼睛只是用來獲得色彩的器官,有沒有已經不大重要。

因爲他們的感知力,已經足以讓他們探索這個世界。而且感知力和眼睛不同,感知力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感知,而不是像眼睛一樣只能看到前面啊。

但是對於這一刻的聖子和風愈來說,眼睛受傷,卻是最爲致命的一刻。

眼睛受傷了,甚至是被毀,人的身體絕對會本能的做出防禦。哪怕是隻有一瞬間的本能反應,也已經足以左右這場戰鬥的勝負了。

拳頭稍稍愣了一下的風愈,再想打身前的聖子的時候,已經沒有機會了,聖子早已經離開了那裏。

“你已經完了!”聖子大笑,“從彼方而來,還彼方回去,閃耀的光揮啊,化爲無堅不摧的劍!以大氣爲弓,光輝爲 箭,承受我意志的力量啊,劃破虛空!左手‘光殲破彈’,右手‘穹光之箭’,兩樣應我名的光之術啊,合體,陸續激撞出更光亮的閃耀之輝吧!–輝耀天堂!”

聖子這一次沒有隱藏自己的咒語,似乎認爲已經不需要了,語氣之中帶着強烈的自信,還有一種極度的瘋狂。

離花兌 ,巨大的危機。他能夠感覺到原本溫和的光元素,現在發生了暴動,在空氣中高度濃縮。

失去了眼睛,他的感知力反倒變得更強了,但是相對的,來到心中的危險,也讓他更加的恐懼起來。

“可是這又怎麼樣?”風愈並沒有因爲心中的恐懼而失去了分寸,反倒是大聲的叫喊出來,似乎此刻陷入絕境的人不是他,而是聖子一般,“你最不應該的,是弄瞎我的眼睛,更不應該就這麼光明正大的站在我的身前啊!”

對於風愈的怒嚎,聖子只當這是風愈最後的口舌之利,“那又怎麼樣?從今天開始,你便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一道如同天神掌控的弓箭在蒼穹之上凝結成型,那種威壓讓人窒息。

大陸上所有的人都在這一刻,感覺到一種從心底畏懼的東西出現了。擡頭看向天空,他們能夠看到一張潔白的長弓橫跨整個蒼穹。似乎這一張弓,就是蒼穹。

而那些半神,那些半神渾身發抖,似乎因爲這一道攻擊太過恐怖而心中生出了絕望。

“這是真神的一擊,這是真神才能夠發出的攻擊!”

……

然而有些人,在這個時候站起出來,“我們的子民啊,這是神的旨意,神已經化作神弓,指引我們向魔族發動攻擊。讓我們在神的指引下,給與魔族最爲沉痛的一擊。人族必勝,人族必勝!”

早在兩天前就已經公佈出去的人魔大戰,原本還有些人猶豫。因爲他們不知道魔族是什麼,大陸已經和平了數萬年,爲什麼要在這一刻發動戰爭?


但是見到蒼穹之上的長弓,還有那逐漸凝聚的箭矢,心中生出了信心。這是隻有神彩能夠做到的事情啊,這代表着神是站在他們這一邊啊。哪怕不知道 爲什麼要發動戰爭,不知道魔族是什麼,單單現在的神蹟,就足夠讓他們熱血沸騰了!

有了神的幫助,有了神的指引,他們還戰不勝魔族麼?

“人族必勝,人族必勝!” 有了神的幫助,有了神的指引,他們還戰不勝魔族麼?

“人族必勝,人族必勝!”

瘋狂的呼喊聲在地上歡叫着,如同一場祭典。

似乎是爲了響應人們此時激盪的內心,天上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身影,恍若真神。模糊的五官讓人看不清,但是那身後潔白的羽翅,還有腦袋之上的淡黃色光圈,讓人一眼就看出這是教廷的天使,光明神的使者!

這個光明神的使者,挽弓射箭,像是在爲人類開路。

“轟隆”一聲,如同將整個世界都破壞的巨大響聲,抨擊着每一個人類的心。

……

“終於落幕了!這一場戰鬥終於落幕了!”這是每個半神心中的想法。雖然不過十五分鐘的戰鬥,但是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卻如同過了數百萬年一樣。若是再打下去,估計那一份緊張就能夠將他們殺死了。

光之箭矢散落之後,化成點點白光,修葺着這一個因爲兩個人戰鬥而變得有些殘破的世界。更多的光點,落在那些在戰鬥轉職紅祈禱,落在那些生在大呼“人類必勝”的人身上,就如同神的恩賜一般。


白光落到那些人的身上時,他們居然就這麼突破了,直接突破了一個層次,這讓那些呼喊的人類歡喜若狂。有人更是再一次趁着這一個機會,大肆鼓舞人類,訴說着這一場戰爭。

然後半神級的強者,視線卻是放在之前的戰場上。

那道箭矢將他們的視線都吞噬了,只見到它擊中在風愈的身上,將空間打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風愈屍骨無存的死亡了,這麼一個絕代強者,就這麼死在了那道真神的攻擊之下。讓他們可惜的同時,也帶有一點點的慶幸。

隨後看向那個天使,那個天使的樣子卻讓他們大吃一驚。

天使氣息虛弱,已經瀕臨死亡。此時從高空墜落,更人疑惑不已。他們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處於優勢,並且沒有被攻擊到的天使會變成這個樣子?

難道在聖子攻擊下,面臨死亡瞬間的風愈還對聖子發出了恐怖的攻擊?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永遠不可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爲當事人肯定不會說,而他們又不會時間魔法讓時間倒流,就更不可能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到那個虛弱的身影,許多半神都想在這個時候出手,將那個身影滅殺。有這麼一大強大的敵人,永遠不是他們想要見到的。

但是他們動作慢了一步,教廷已經在他們之前來到那個強者的身邊,一出場,便是四個半神巔峯,十多個高階半神,還有數十個中階,上百個初級半神,這完完全全就是教廷的所有底蘊了。

驚歎於教廷那個強者的同時,他們更心驚與教廷的底蘊。教廷的實力,已經是這個大陸人類中的第一,沒有例外。

……

“聖子殿下沒事吧?”一羣主教站在大殿之外,緊張的看向大殿之中無論使用什麼樣的光明神術都無法治癒的聖子,心中十分的擔心。

經歷過之前的那一場大戰,他們已經確信聖子殿下就是天使的轉世,是過來向他們傳達神的旨意的人,若是除了一點意外……若是神降下怒火,他們這些人能夠抵擋麼?

“殿下醒了,殿下醒了!”

一個半神驚呼了一下,怕打擾到聖子,聲音壓的極低。很多人都投來斥責的目光,但是更多的是欣喜。聖子醒了,就代表沒事了!

“你們都離開吧,我自己一個人靜一下!”聖子的聲音和以前不一樣,有些低沉,還帶着讓人心悸的寒意。

聽到這些半神的耳中,讓他們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地獄一樣。

不過既然是聖子殿下的吩咐,他們肯定是在第一時間照辦,這可是神袛的吩咐啊。天使,那是神的使者,卻也是真正的神袛,因爲光明神本身就是一個天使,天使就是光明神的子嗣。

當所有人都離開之後,聖子的臉突然變得猙獰起來,“混蛋啊,居然把吾吵醒了,無論你是誰都無法逃離吾的追殺。”

此時的聖子,語調完全改變了,和以前那個溫文爾雅文質彬彬相差甚遠。

“吾計劃了數萬年,蟄伏了數千年,一切都在爲之後做準備,但是居然讓吾提前甦醒,吾絕對會讓你後悔!”聖子的聲音很低沉,很低沉,只有他一個人能夠聽到。

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聖子大人不,應該是“吾”,無比的憤怒。

在聖子認爲那個魔法能夠將風愈殺死的時候,聖子正在看着風愈的笑話,面對風愈的那一句威脅他根本不在意。這一擊,已經是真神才能夠發出的攻擊,裏面已經有了規則之力。如果不是掌握規則之力的神,根本無法避開,更不能擋下來這樣的攻擊。

所以他根本不對風愈還能存活,抱有一點點的僥倖。

當然,畢竟風愈好歹是一個即將封神,已經踏足了神域的強者,他時刻提防着風愈的臨死一擊。但是發現風愈一點動靜都沒有,他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

但是這一口氣的空擋,卻成爲了他最大的敗筆。

無數的火焰在他的四周升騰而起,帶有的能量,與他的攻擊相差無幾。雖然裏面沒有蘊涵一點點的規則之力,卻根本不是釋放出最大攻擊,並且有一點點輕敵的他能夠防禦下來的。

那些火焰在他的身體四周爆炸,他根本來不及防禦。

他想不通,如此恐怖的火元素到底是什麼時候聚集的,有到底是什麼時候被風愈送到他身邊的。他想不明白,也沒有機會想明白了。

火焰爆炸,直接將他炸的只剩下半條命,而且也奄奄一息,處於死亡的邊緣。

至於現在的聖子,已經不是原來的聖子了!

或者說,身體還是按個身體,靈魂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靈魂了。

在聖子降生的時候,“吾”就已經降生在聖子的身體裏面,並且在進行靈魂的修煉,沒有出現。爲了保存身體的正常,他分出了一點點的意識去操控身體,也就是平時的聖子。

風愈的那一記攻擊,真的是太過霸道,太過突然,直接將平時聖子的靈魂泯滅,還將這一具身體重傷到瀕死的程度,讓“吾”不得不提前甦醒。

這一次提前的甦醒,讓他這段時間的付出都白費了。若是再晚上半年的時間,他就能夠大功告成了。而現在的提前甦醒,讓他最起碼還要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才能夠彌補回來。

“無論你是 ,都逃不過吾的追殺!”

“吾”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在空蕩蕩的大殿之中,聽他的語氣還有憤恨,似乎風愈並沒有死,而是還活着?

那麼現在,我們的主人公風愈在哪裏呢?

時間回到之前,風愈被神箭射中之前數秒鐘的時間。

“哈哈,這是你最大的敗筆,就算我沒有辦法躲開這一道攻擊,但是我也不會讓你好過!”早已經準備的九疊大字爆,被他一個個的分佈在聖子的四周。

九疊是他目前能夠做到的最大極限,並且體積十分的小。其中蘊涵了極爲恐怖而且十分不穩定的能量,但是在和靈氣的共同作用下,一點波動都不會出現,就如同空氣中的或火元素和或靈氣一樣,沒有別的異狀。

但是它會在瞬間將附近的火元素抽空,並且濃縮增加自己的威力。而附近的靈氣,也會因爲火元素被抽空而聚攏,和大字爆裏面的靈氣呼應,從而極大程度的增加了大字爆的威力,和突然性。

風愈有信心九疊大字爆出現後,能夠將聖子殺死,這也是他並沒有祭出赤霄劍的原因。

但是他沒有預料到,聖子居然會將他的眼睛弄瞎,並且在哪一個瞬間發動那麼恐怖的攻擊。這一切都讓他始料未及,讓他後悔不已。

可惜沒有後悔藥吃,因此在最後的一刻,風愈也不會讓聖子好過。

發動攻擊,有點想要等死的風愈,突然發現腦海之中的空間元素再一次跳動,讓他衝向那片虛無的空間。

想着不管則麼樣都是死,能多活久一點就久一點,他朝着那片虛無衝過去了。

但是他的速度,哪裏有神箭快?

不過好在當時赤霄劍衝出來,倉促間只來得及抽取他身體上一半的靈氣砍出一道劍氣和神箭對碰,隨後又回到了風愈的身體裏面。

神箭發生了爆炸,但是因爲劍氣,並沒有直接擊中風愈,而且那中鎖定的氣機也消失了,讓風愈得以使用最後的保命技能,咫尺天涯瞬間衝入虛空之中。

被爆炸的能量席捲到,風愈只感覺自身的虛無空間發生嚴重的扭曲,但是他立馬就昏迷過去,只剩下一個,“死了,也是一種解脫吧的想法。”

再一次醒來是,風愈發現自己還沒有死,但是身體卻已經慘不忍睹,手腳都已經粉碎,現在就如同一個人棍。身體的靈氣所剩無幾,就連精神力也消失了。再加上現在眼睛不能視物,他心中出現一種還不如死了算了的念頭。 再一次醒來是,風愈發現自己還沒有死,但是身體卻已經慘不忍睹,手腳都已經粉碎,現在就如同一個人棍。身體的靈氣所剩無幾,就連精神力也消失了。再加上現在眼睛不能視物,他心中出現一種還不如死了算了的念頭。

好在他現在這個層次,就算是手腳都已經粉碎還能夠慢慢的生長出來。若是處於全盛狀態,不過三五分鐘就能夠長出來,但是現在這種狀態,沒有個三五天他是沒有辦法了。

目不能視物,根本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不過那濃郁的暗元素,如同太陽一般點亮了他的感知。


這個地方,似乎是暗元素一家獨大,其他的元素很少。少到近乎沒有的程度,其中最可憐的是光元素。如果說其他元素的含量是微弱的話,光元素就是完全沒有。幸好的是,這裏靈氣的含量還不多,但卻一點點進入他的身體,修補着他的身體和有些萎靡的原因。

不知道是不是環境的因素,風愈發現自己能夠夠調用暗元素。只是可惜的是,暗元素雖然在量上和火元素一般多,卻有些不聽話,比不上後者。不過想想也能夠明白,暗元素不過剛剛接觸,怎麼可能用的比陪伴他幾百年的火元素順溜?

雖然暗元素對身體的修復沒有什麼作用,卻也足夠讓他暫時擁有一點點自保之力了。再加上,身體裏面還有月之精華。

一絲絲月之精華在身體之中游走,讓風愈對身體復原保佑一些希望,“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修復身體啊!”

半天之後,動了動已經完全生長出來的右腳,沒有別的支撐點加上對附近的環境不熟悉,風愈根本沒辦法站起來。

想讓赤霄劍出來幫忙,但是這個傢伙比元嬰還差,通紅的劍身已經變得平淡,顯然在之前的對抗中已經把所有的靈氣都用光了,就算它也想幫風愈也做不到。現在它連靈氣都不吸收,如何恢復?

想要赤霄劍恢復,起碼也要風愈能夠自由行動,並且恢復精神力。現在精神力消散一空,他根本沒有辦法從空間戒指裏面將靈石拿出來,而現在的靈氣,雖然能夠滋潤一下乾癟的元嬰,但杯水車薪,根本滅有多大的用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