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瞬間酒都醒了,對面前這長相極其漂亮的女人也多了那麼點畏懼。

“那個……美女……你能不能給我變回來……”“你想的美。”龍含香回答道。這時, 國士無雙之將軍年少 。一看到龍含香,他直接跪下來了。“龍小姐!萬分抱歉!讓您遇到這種事情!我……我罪該萬死啊!”“龍小姐?龍小姐是……”王子豪愣住了,他突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這東海除了龍家的大小姐,其他還能有誰被稱爲龍

“那個……美女……你能不能給我變回來……”

“你想的美。”龍含香回答道。

這時, 國士無雙之將軍年少

一看到龍含香,他直接跪下來了。

“龍小姐!萬分抱歉!讓您遇到這種事情!我……我罪該萬死啊!”

“龍小姐?龍小姐是……”王子豪愣住了,他突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

“這東海除了龍家的大小姐,其他還能有誰被稱爲龍小姐?你是個什麼東西?竟敢和龍小姐衝突?”

一聽這話,這次王子豪也跪下來了。

他當然知道龍家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現在他總算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那麼慘了。

特麼的,你是龍家大小姐你不能早說?

你早說我會敢惹你?

可他旁邊的這些女人,還是沒理解過來發生了什麼。

“王總?這女人到底是誰啊?值得你這麼跪下來嗎?”

“媽個比!都給我住口!你們也都給我跪下來!” “行了,別鬧了。”

眼看着龍含香還打算狠狠教訓這羣人,秦澤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指彈了下她的額頭。

“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夠了,我們走吧。”

秦澤實在不想引起太大的動靜。

他自己一個人倒是無所謂,反正他的名聲一直很臭。

可龍含香不一樣,堂堂的龍家大小姐,還是要保護一下她的聲譽的。

龍含香雖說還想連這周圍的這些女人一起教訓了,可看着秦澤的態度,只能稍微撅了下嘴。

“那行叭,看在你的面子上就這樣吧!”

她說完轉身就想走。

可王子豪跪着上前:“龍小姐!還請饒了我這次吧!我知道我這次冒犯了您!您饒了我!我以後給您當狗都行!”

他是在沒辦法忍受自己一夜之間從富少的高度直接一無所有。

只要這女人願意原諒他,他什麼都願意做。

可剛剛對着秦澤相當溫柔可愛的龍含香,立馬用冰冷的表情看向了他。

“你連當我狗的資格都沒有,要不是秦先生不打算和你計較,你甚至連今晚都活不過去!”

王子豪聽完呆在原地,面如死灰。

他知道,他完蛋了。

一旁的女人們,尤其是王夢婷,可以說是相當不解。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頭能有這麼大的本事,甚至讓不可一世的王子豪變成這樣?

還有秦澤那傢伙,他不是已經瀕臨倒閉了嗎?

可爲什麼這麼厲害的女人還對他言聽計從?

難道?

他其實很厲害?

王夢婷相當後悔。

自己竟然錯過了一個這麼厲害的男人。

她雖然想上前至少向秦澤要個微信。

不過她畢竟還是有那麼點羞恥心的,最終還是低下了頭。

……

飯秦澤是吃不下去了。

於是帶着柳詩雅和龍含香就離開了。

只是這兩個女人之間的氣氛卻有點不對勁了。

剛剛這兩個女人還搞得像女閨蜜一樣無話不談。

可突然之間,柳詩雅對龍含香的態度就變得有點高冷起來了。

終其原因,還是秦澤剛剛對龍含香那麼親密的舉止讓她吃醋了。



而且這次的醋她吃的很多,甚至有點撐。

這混蛋大豬蹄子!

這纔多久啊,就和人家龍小姐勾搭上了!

老孃大發慈悲和你吃燭光晚餐!

你竟然還帶着別的女人?

你們……嗯?你們特麼的手什麼情況!

本來柳詩雅還在心裏默默罵着的,可突然看到龍含香的手猥瑣地就要去牽秦澤的手。

她急了。

一個箭步衝過去,想直接夾在她們中間,把他們給分開。

只是,這她一跑,正好踩到一塊石頭。

踉蹌了一下,腳崴了,直接摔在了地上。

“啊!我的腳!”柳詩雅痛苦道。

龍含香本來已經快牽到秦澤的手了。

可被柳詩雅這麼一喊,秦澤立馬轉過了頭。

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得鼻涕都流出來的柳詩雅,秦澤更是趕緊走上前,一臉擔心。

“你又怎麼了?”

“我腳崴了!”

“腳崴了?”秦澤皺起了眉頭,不禁嘆了口氣,“你是真傻啊,走個路都能崴腳?你說你出了吃吃吃還能幹點啥?”

“那我有什麼辦法嘛!”柳詩雅委屈道。

還不是因爲你個大豬蹄子要和別的女人牽手了!

她甚至有點想哭。

這大豬蹄子!

憑什麼對那女人這麼溫柔!

對老孃這麼暴躁!

“算了,我看看有沒有事。”秦澤說着直接脫掉了柳詩雅的鞋子,露出了她那雙被黑色絲襪包裹住的腳。

不得不說,這女人的腳還是挺好看的。

腳趾修長白嫩,腳背的曲線也非常好看,甚至能隱約看到皮膚下的青色血管。

說實話,秦澤其實是有那麼一丁點的亂七八糟的想法,行吧,其實想法一大堆。

可他一點都沒表露出來,只是給她揉着,足足揉了幾分鐘。

“怎麼樣?”

剛剛還在委屈着的柳詩雅的臉變得通紅。

這傢伙,還是有那麼溫柔的一面的嘛!

被搞得有點嬌羞的她微微點頭,“嗯,挺舒服的。”

“那能站起來了沒?”

“沒有,我崴的是另一隻。”

“那你特麼不早說!”

眼看着自己男神在給柳詩雅揉腳的模樣。

龍含香心裏是嫉妒得不行,嘴角也抽了兩下。

這女人!

竟然用這麼卑鄙的方式!

行!


你當我不會用嗎!

她趕緊捂住了胸口。

“秦先生,我胸突然有點悶……”

“啥?”

秦澤有點懵逼。

這兩個人女人突然怎麼了?

是吃的飯有毒嗎?

那我怎麼沒事?

同時伺候兩個女人還是比較麻煩的。

秦澤想了想。


“對了,這裏離我小時候住的孤兒院挺近的,我帶你們過去休息會兒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