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聲嘟囔。

“是不是可以處置了啊,公主,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總不能讓這樣的人也壓在你頭上。”原本綠柚就不待見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在聽到這似乎是給顧玟嵐看病的,更是不待見了。恨不得找個機會給處置了。這可不就是送上門的好機會嗎。“先帶下去吧,可別毀了這邊的好氛圍。”我說。琳琅雖然是失望,但是依舊不肯多說話。甚

“是不是可以處置了啊,公主,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總不能讓這樣的人也壓在你頭上。”

原本綠柚就不待見這個突然出現的人。

在聽到這似乎是給顧玟嵐看病的,更是不待見了。

恨不得找個機會給處置了。

這可不就是送上門的好機會嗎。

“先帶下去吧,可別毀了這邊的好氛圍。”

我說。

琳琅雖然是失望,但是依舊不肯多說話。

甚至求饒的話也沒說,只是高傲的仰着頭。

時刻表達着自己的不滿和反抗。

還真是性格鮮明。

身份拆穿之後,這邊的氛圍就沒剛纔那麼輕鬆了。

總有一束視線看向我。

醫品兵王混花都


我看過去,大概的鎖定了位置。

慕容家所在的地方。

怪不得會有那麼不善的眼神,只怕是如今慕容家恨慘了我。


……

這樣的宴會沒什麼好看的。

最好看的不過就是女人之間你來我往的明爭暗鬥。

有個傳話的來我這邊。

低聲竊竊:“長公主,左相在那邊等您。”

左相。

我眉心跳動一下。

當今誰還是左相爺,無非就是緒景陽。

“不見。”

“這是左相讓奴才給您的東西。”

傳話的小心翼翼的露出一角。

是一枚生了鏽的類似於印章的東西。

緒景陽就等在桃林那邊。


傳話的領到了,低頭離開。

桃林那邊空蕩蕩的沒人經過。

後邊緊挨的就是荒蕪了的庭院。

桃林裏果然是站着一個人。

熟悉的人。

但是再見的時候,卻是不同的感覺。

“左相爺,找本宮何事?”

緒景陽神情莫變的看着我。

“聽聞長公主發配了慕容家的幾個人,還剿了徐家?”

徐家,便是緒景陽所娶夫人的一家。

“是。”

我不否認。

緒景陽的手似乎是捏緊了。

“有什麼火氣對着臣來,何必要遷怒?”

“勾結外黨,罪當死刑,本宮只是剿了,左相爺這火氣又是從何而來?”

我手腕突然被抓住。

他情緒顯然很激動。

臉色都難看了幾分。

“你是因爲之前我做的事情,纔會報復到他們身上的是不是?”

從再次見面他成爲左相爺開始,我很少見到他情緒激動的樣子。

可這樣的情緒激動,卻是爲了一個女人。

“是又如何?”

我反問。

徐家不僅是如此,勾連外黨也的確是,饒是我存着私心,可這罪名也小不了。

也不知道還未受刑的左相夫人,是如何訴說的。

手腕被抓的很疼。

我試圖抽回來,卻失敗。

“你殺我弟弟,我如今按律條行事,有什麼好心虛的?”

可他攥的更狠。

“陳瑾安,你是想我死。”

他幾乎是咬着壓根說話的。

哪裏還有平時溫潤的樣子。

絲毫都不掩飾其中的恨意。

“是,我是想你死。”

我硬生生的把手腕抽回來。

手腕一陣的疼,估計是被擦破了皮。

我看着他抿緊脣的樣子,刻意往前走了幾步,說:“不僅如此,你放在心尖尖上寵着的人,我照舊也會處置。”

“你會怎麼選擇呢?選擇跟之前對待我一樣,脫乾淨關係,還是準備連坐?”

氣氛幾乎是到達了一觸即發的緊張。

別說是他了,我所有糟糕的情緒都被調動起來了。

一閉眼,似乎就能看到那支箭,狠狠刺過來的樣子。

眼眶發酸。

真想質問他一句,你怎麼就下的去手呢,怎麼就狠得下心呢。

再睜眼的時候,我所有的情緒都被壓住。

“緒景陽,你會怎麼選?”

我問。

他沒回答,只是陰沉的看着我。

“不要逼我。”

“逼你又能如何,你還指望着攝政王來幫你?他可是才送去了彩禮,我跟他的大婚在即,你覺得他會幫誰?”

緒景陽的眼裏,有些我看不懂的神情。

那隨時準備掐死我的手,最終還是鬆開了。

在我說到大婚的時候,他眼裏的情緒明顯的重了幾分。

冷哼了下,甩袖離開。

在路過我身邊的時候,腳步頓了頓。

語氣是我聽不懂的情緒。

“你其實不必如此,路多的是,何必非要選擇這一條。”

“其實大可不必。”

一直到他離開,我都沒回答。

生子當如孫仲謀 ,可是如今我卻無路可走。

這是唯一的一條路了。

置死地而後生。

他的語氣中似乎除了厭惡,還帶着幾分的……擔憂感慨?

我甚至都覺得只是自己的幻覺。

最恨不得我死的,他定然是佔據一份的。

我查不到父皇當初的事情,只能被迫的去承擔這些仇恨,是個死局。

“長公主。”

“這個奴才剛纔忘記給您了,左相說還有別的東西給您,就在旁邊。”

щщщ ⊙тtkan ⊙c ○ 那奴才手裏的東西遞給我。

聲音似乎比剛纔還沙啞了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