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左翼一揮,跟隨在巨鷹王左側的巨鷹們和他們揹負的金獅全部冰凍!紛紛墜落。右翼一揮,跟隨在巨鷹王右側的巨鷹們和他們揹負的金獅們全部冰凍,紛紛墜落。

僅僅兩下,巨鷹王、金獅王共四千餘名手下全部死亡,只剩下哥倆。“吼!”金獅王出離憤怒了,這可是他金獅家族的精華啊,就這麼給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蛇妖給毀了!他突然顯出本相,一頭高大百米的金色獅子出現在巨鷹王背上,鬃毛乍起,身上散發出一層金紋,端的是是威風凜凜。“吼”金獅王一聲大吼,“獅吼功”發動,暴烈的氣

僅僅兩下,巨鷹王、金獅王共四千餘名手下全部死亡,只剩下哥倆。

“吼!”金獅王出離憤怒了,這可是他金獅家族的精華啊,就這麼給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蛇妖給毀了!

他突然顯出本相,一頭高大百米的金色獅子出現在巨鷹王背上,鬃毛乍起,身上散發出一層金紋,端的是是威風凜凜。

“吼”金獅王一聲大吼,“獅吼功”發動,暴烈的氣焰形成巨大的拳頭從金獅王口中飛出,直擊黑羽雙眼。

黑羽不屑的蛇信微吐,一團冰之精華吐出,將獅吼功吐出的氣焰完全包裹凍結,一段段碎裂。冰華迅速延伸,反擊向金獅王。

“不好”金獅王暗道不妙,此時,巨鷹王張開一吐,無數劍形風刃呼嘯而出,奮力抵住冰華侵蝕,奈何實力有限,根本無法削斷,甚至可以說是毫無效果。

“就這麼些本事麼?”黑羽不屑的冷諷道。“去死吧!”他已經對金獅王他們不感興趣了,現在就是要他們消失的時候了。

冰華的威力陡然提高,形成了恐怖的寒潮,金獅王和巨鷹王就像是大雨中無法歸家的小螞蟻,無處可躲,無處可藏,被迅速凍結,寒氣直透心脈,就在亙古的冰寒之氣將要消滅二王最後一絲心神的時候。黑羽忽然停止了攻擊。

“有人說,晶核活着的時候取出最能保持靈力呢,我想請二位看看晶核取出來是什麼樣子的!”黑羽冷酷的笑着,慢慢移到金獅王跟前。

金獅王已經知道他要做什麼了,這是要活取晶核啊。自己的心神還沒有完全毀滅,可想而知那是何等痛苦!

“蛇妖,有種給個痛快,變着法折磨算什麼英雄!”金獅王又怒又懼道。

“哈哈,我本來就不是什麼英雄,你這個樣子,我最喜歡了。”黑羽詭異的邪魅一笑,大口一張,啃掉了金獅王的半個腦袋,凍成冰的血肉四下飛濺,一顆晶瑩金黃的6階晶核露了出來,在**的包圍中熠熠生輝。

“啊!”金獅王慘叫道,“求你了,給我個痛快吧!”

“堂堂獅王也會求人麼?哈哈哈!”黑羽顯得更加興奮,變着法折磨着這位曾經的一方強者,6階金獅王。

“卑鄙小人,有種衝我來!”巨鷹王目睹金獅王遭此慘狀,心下恚怒,嘯叫道。

“呵呵呵,鷹王,你老人家心急什麼,會輪到你的!”黑羽得意的冷笑道。

“你……”鷹王被噎的說不出話來,他心裏也是瑟瑟發抖。這種活剝生吃晶核的酷刑,與普通的外表疼痛不同,這是一種疼到靈魂的痛楚,根本就無法抵擋。對晶核的每一絲觸動,都緊密連着心神。如果黑羽吃一口晶核,被吃的妖獸就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被一口口吃掉的可怕痛感。

很不幸,黑羽彷彿精通此道,他現在已經開始慢慢活吃金獅王的晶核。

“吼”,金獅王臨死前的慘叫伴着神識傳遍整個金獅草原。凡是感應到的無論人類、妖獸無一不是心生恐懼。

即使跑出了老遠,陳一生他們仍然感受到金獅王死前巨大的痛苦,搞得心中一陣煩亂。

而金獅王的慘死,無疑爲黑羽接管這片富饒的草原乃至金獅城鋪平了道路。

距離金獅王近在咫尺的巨鷹王則早已嚇得魂不附體,這種一口一口被蛇妖活活吃掉的感覺可真是不妙。

黑羽看到這個情景,心中更是痛快的不得了。他本身就是一個缺少關愛的棄兒,長年又跟着邪道上黑山老怪廝混,心性早就扭曲的一團糟,欣賞別人的痛苦就是他最大的享受。加之方寸棋盤和龍紋赤果的丟失,更是讓黑羽心理扭曲,對人類和妖獸都恨之入骨。

而黑山老怪早就開始替天書國做事,一直在從事消耗東華國國力的活動。現在,他爲了進一步討好天書國大王子貝克,更是受鉅額獎金誘惑,忽悠黑羽也出來“歷練”,抓住人類修者與妖獸大戰金獅草原的機會,坐收漁翁之利,況且得到的戰利品最終都歸他黑山老怪所有,貝克王子分文不要,這樣的好事,黑山老怪沒有不做的由。隨着實力增長,黑山老怪的野心也在不斷膨脹,他已經盯上了金獅城這座堅固的妖獸之城。

黑羽則是化龍不成,一方面要泄憤,一方面要通過常規途徑提升實力,也非常主動要去加入這場有勝無敗的戰鬥,加之黑山老怪他們還有其他陰謀打算,所以黑羽這次殺戮特別殘忍。

吃完了最後一點金獅王的晶核,在金獅王臨死前的慘叫聲中,黑羽滿足的咂咂嘴,一搖三晃的走近了巨鷹王。

“呦呵,鷹王,你抖什麼?冷麼?”黑羽明知故問的譏笑道。

“你,你別過來!”巨鷹王的語調已經明顯顫抖。

“哈哈,我很可怕麼?鷹王你怕我何來?好,我不過去也可以,但你要回答我幾個問題。”黑羽開出了“條件”。

“唔,你要問什麼?”巨鷹王眼珠雖然冰凍,卻仍然有一絲的凌厲眼神在閃動。

“我要問的你都知道,大家都是聰明人,何必賣關子呢?”黑羽笑眯眯的說道,一種勝券在握的樣子。

“我不知道你要問什麼”巨鷹王口氣仍然十分倔強。

“哈哈哈,那我就提醒你!”黑羽惡狠狠的說道:“你爲什麼舉族從靈禽界遷出?”


“我和鳳凰大帝政見不和!”巨鷹王想也不想的說道。“滄桑鉅變在即,他不願無所作爲,想趟渾水,我不贊成,處不到一塊,大帝不容於我,將我逐出靈禽界。”巨鷹王補充道,生怕黑羽不相信。

“鷹王,你是在把我當孩子耍麼?”黑羽繼續冷笑道,一副看你玩什麼花樣的摸樣。

“千真萬確,所有的…..”鷹王想要說所有的巨鷹可以作證,突然想到他們已經死了,而且自己人作證這蛇妖也不信。

見巨鷹王語塞,黑羽馬上逼問道:“你還要撒謊到什麼時候?我可是有十種方法弄死你,另外,還有一種辦法讓你再活過來,重新開始死!”

巨鷹王確實害怕了,他知道現在這個情況自己已經活不了了,區別在於怎麼死而已,如果他繼續保持這個祕密,恐怕要遭受比金獅王還殘酷百倍的折磨。

“唉”巨鷹王無奈的嘆氣道:“我如果說了,你能給我個痛快麼?”他壓根就不指望能活着。

“完全可以”黑羽也明確他不準備放人。

“是這樣的,鳳凰家族祖傳的一塊石頭百餘年前莫名其妙的丟了,我是靈禽界裏唯一敢在鳳凰大帝面前直言勸諫的,和大帝以及他的手下都鬧過幾場誤會。他們家族的人因此懷疑是我偷的,我縱有千萬張嘴也沒法解釋。鳳凰大帝家族畢竟還是顧忌臉面,最後因爲沒拿到什麼確實的證據,所以也不敢難爲我,但我在靈禽界是混不下去了,只好舉族外遷。”巨鷹王道出了自己隱藏近百年的祕辛。

“嗯,算你識相!拿來吧!”黑羽化作一個黑瘦的冷酷青年,伸手要道。

“拿什麼?”巨鷹王不解的問。

“你TM的還裝蒜?”黑羽突然暴怒了,他忍巨鷹王很久了,拳腳加力,把凍成冰雕的巨鷹王打得連番跟頭。

“我真沒拿啊,那什麼破石頭我都沒見過啊!”巨鷹王無辜的辯解道。

“哼哼哼,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黑羽忽然把一股冰寒之力刺入巨鷹王的心神裏。

“啊”巨鷹王痛苦慘叫,連聲叫道:“我真沒拿,真沒拿,疼死我了!”

“三弟,看來這巨鷹王不像是在說謊,你放他走吧!”一個風度翩翩的英俊青年不知何時佇立在黑羽身後,玄色的衣袍鼓風而舞,真可謂英姿颯爽。

“二哥,你來啦,這老東西就是不招呢。”黑羽無奈的說道。

“呵呵呵,三弟你問出這個祕密就是大功一件,了不起,這可是藏了一百多年的祕密。”這個“二哥”正是朱子雨,少年時被黑山老怪劫奪,後師從黑山老怪,一顆七竅玲瓏心,把個人情世故修煉的風雨不透。

聽到“二哥”誇獎,黑羽心中那個美。他很自然的就按照朱子雨的吩咐,給巨鷹王解開了冰凍綁縛,讓他恢復了一成功力後,遠遠趕走。


做夢似的撿條命,逃跑中的巨鷹王慶幸之餘,隱隱感到這個“二哥”更不是個簡單人物。

“二哥,你爲什麼要放他呢?殺吃了多好!”黑羽絲毫不覺得殺戮吞吃有什麼不道德,直接把自己想法說了出來。

“哈哈,三弟,這是欲擒故縱,他要是真偷了,自然回去後會去查看寶貝,我們只要到時後抓贓就行,要是沒有偷,自然會去找那個真偷東西的算賬。我們就多了個線索,這手下敗將,我們也不必擔心他什麼!”朱子雨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二哥高明”黑羽忍不住讚歎道,這麼簡單的道理自己怎麼想不到呢?

“可是二哥,他跑遠了,你怎麼跟蹤?”黑羽又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哈哈,這個我自有辦法,三弟你就放心吧!”朱子雨神祕的說道。

這種神祕感,讓黑羽覺得這個“二哥”真是厲害,有能耐,心中佩服的念頭更深。他哪裏知道這是朱子雨混世的法寶,凡事不說透,總是給自己披上一層神祕的面紗,讓人覺得琢磨不透而不敢輕舉妄動。其實,他哪有什麼實力去追蹤巨鷹王,無非是推斷巨鷹王在妖獸界除了死去的金獅王沒什麼朋友,只能去摩天崖老窩而已,而他這麼多年買賣做下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眼線可以用的,但這些東西怎麼能坦白給黑羽這個眼裏只相信“實力”兩個字的九階恐怖妖獸呢? 金獅草原這一場人類修者與牛頭人之間因“歷練”引發的混戰,最終以九階妖獸玄翼黑蛇黑羽的介入而結束。腥風血雨已經落幕,而背後的主謀還隱藏在深深的黑幕中不爲外界所知。

沒有人能把真實的消息帶回去,因爲前來歷練的人類修者和世代生活在這裏的牛頭人等妖獸幾乎都死掉了。偶爾有幸存的也無法傳回消息,因爲通往東華國唯一的道路已經被黑山老怪的人封鎖了,而金獅城已經被黑山老怪接收,改名叫黑羽城,草原也改稱黑羽草原,當然,這都是祕密的,對外他們仍然叫金獅城和金獅草原以迷惑視聽。

然而,世間沒有不透風的牆,何況那沖天的殺氣,數千人類修者離奇的失蹤!在這些修者的親人朋友不斷打探下,越來越多的恐怖消息在東華國流傳,而這消息在西極要塞更甚。有說修者們被可怕的妖獸全部吞吃了,有說修者們遭到亙古未有的暴風雪襲擊全部凍死,還有更離譜的是修者們的殺戮引發了創世神的不滿,降下冰霜之罰,還派出一條萬丈長的黑蛇化身來施罰!

但傳言總是有點出處和根據的,恐怖的蛇妖,徹骨的嚴寒,數千名人類修者失蹤,整個區域牛頭人神祕消失成爲最確鑿的幾點特徵。

且不管外界如何沸沸揚揚,在金獅城雄偉的金獅宮殿裏,黑山老怪他們幾個正在把酒言歡。

“呵呵呵,這次三弟立了大功,收穫無數法寶晶核不算,還殺一王,服一王,奪一城,來!作大哥的敬你一杯。”黑山老怪親手把一杯鮮紅的葡萄美酒遞到黑羽面前。

“大哥說哪裏話來,這都是做小弟應該的,可恨還是有些傢伙跑了,沒殺乾淨!”黑羽慢慢細品葡萄美酒,恨恨的說道。

“哎,三弟多慮了,這些宵小喪膽而逃,對外大肆渲染我們的厲害是好事,都殺乾淨了,誰還能知道我們的厲害呢?哈哈哈!”黑山老怪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與黑羽、朱子雨頻頻舉杯。

“師傅,現在東華國內負面消息傳播的沸沸揚揚,恐怕對我們不利,還請師傅早做預防!”朱子雨不失時機的提醒道。


“放心好了,我都已經做了安排,保證消息不出一個月就變成對我們有利的!”黑山老妖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又一次端起了酒杯……

西極要塞,雖然是炎熱的夏天,第九軍團大本營裏卻堆滿了巨大的冰塊,顯得清涼怡人。而此時的第九軍團軍團長鬍力完全沒有避暑的樣子,正滿頭大汗的焦躁的走來走去。他現在心情糟透了。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東華國好不容易培養的一批修真好苗子奇異失蹤,自己的一個加強百人隊在羅威帶領下到妖獸界做私活,至今也是蹤影全無,金獅草原前幾天突發的漫天殺氣和冰寒,奇詭的事情接二連三,讓這個腹無良謀,胸無大策,完全依靠送禮拍馬爬上來的第九軍團軍團長鬍力徹底抓瞎了。

此前,東華國**明令他保護修者們的安全,雖然後續歷練中不斷有修者傷亡,但數字都不大,他胡力上下打點一下還可以糊弄過去,主要原因也是東華國高層可以接受這些正常傷亡,現在可好,一下子沒了數千名近一萬人的年輕修者。他胡力無論如何也兜不住了。

“看樣子位子是保不住了,就是性命也堪憂啊!”胡力無奈的嘆道。

“軍團長大人,這是黑山先生送來的!”一位勤務兵把一封信送到了第九軍團軍團長鬍力的案頭。

聽到黑山先生,胡力眼前一亮,這個黑山先生他再熟悉不過了,早數十年前他就在這一帶做一些見不得人的生意,那時胡力纔是個百人隊長,但是擔負着防守城門的職責,一來二去就和這個黑山熟悉了,他可是收了黑山太多好處了,可以說,這個半個軍團長的位置應該是黑山先生出的財力和祕密幫助活動的結果,當然了,他胡力也沒少幫助黑山。不說別的,無限自由的穿梭西極要塞,沒有任何**工作人員過問,在西極要塞的軍械倉庫裏,明目張膽的儲存各類違禁貨物,這些事情要是沒他胡力,估計黑山要費不少力氣。

這次剛出完這麼大事,黑山就及時送信,莫非是與這件事有關聯?胡力想到這裏,急忙打開信看了起來。

胡弟:

西極一別數載,爲兄甚爲掛念,奈何俗務纏身,終不得脫身。即聞我國有大批修者將要前往妖獸界深處歷練,爲兄本着一顆愛國爲民胸懷,冒險前往金獅城,以不能中求能,與那金獅王談判開城接納東華修者休憩立足事宜。近日,終與金獅王談妥接納事宜,便星夜趕往西極報與弟知。行至中途恰逢我東華修者與妖獸激戰正酣,爲兄本欲相助之時。忽遭天地異象,天降冰罰,萬千修者與妖獸盡沒於此。嗚呼哀哉。爲兄僥倖逃得性命,暫棲身卑居於金獅城,不日將親身把修者遺物送上,並遣人廣而告之事情本來真相,以正視聽。吾弟勿憂。

敬啓

黑山

東華紀元六十四週年五月二十日

看完信,胡力心中一顆石頭算落了地,雖然他也搞不懂黑山到底有多大能量,但他知道黑山確實不簡單,聽說這傢伙能上通東華高層呢。反正,這事有人幫忙頂着,他胡力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連日來的焦躁一掃而光,胡力心情雨過天晴,一片大好之下,又動了本性,悄悄換上便服,急不可耐跳上一艘豪華飛行舟,朝一個隱祕的所在趕去,私會小情人麗麗去了。至於那個軍團配的司機?他胡力纔不需要這個電燈泡一樣的礙眼傢伙,給他幾百晶幣出去喝酒去吧,這年頭,領導都自己駕駛飛行舟,誰還讓司機跟着?他胡力可是玩舟震的高手。

過了兩天,黑山老怪果然依言將修者遺物送來,還額外送給了胡力大筆財物,把個胡力喜得恨不得親黑山老怪兩口。只是,按照胡力和黑山囑咐向上級發邸報的參謀很奇怪,爲什人數從傳聞的數千變成一千左右了呢?爲什麼遺物也只有一千多人的?爲什麼?爲什麼?唉,一個小參謀要那麼多爲什麼幹嘛?上頭讓寫啥就寫啥唄。

數日後,東華國錦繡城大政宮,李國相辦公室的案頭,也擺上了來自西極要塞的一份內參邸報:“十五日前,千餘名我國修者在金獅草原歷練時,天降冰罰,修者不幸全部罹難。第九軍團軍團長鬍力冒死帶人搶救出修者遺物,因天氣炎熱,修者遺體已經就地妥善掩埋。”

李國相本名李復,幼時敏而好學,靈根堅實,加之出身開國元勳之家,奮鬥六十餘年,一路有驚無險走到當朝國相高位。近年來,威權日甚,大有當朝無二的趨勢。

接到這份由胡力手下參謀擬發的邸報,李國相對數千名修者無故消失的離奇事情還是有着諸多疑問,爲什麼自己的眼線和坊間傳言都透漏出當時有高階蛇妖出沒,聽聞金獅王臨時慘叫等等,邸報沒有絲毫提及?還有這人數也少了好多?

不過,官場自有官場的潛規則,李國相每天事情多得是,這點小事犯不着傷腦筋,反正只要給國民一個合適的理由就可以了,不是嗎?

“甚好,對胡力及相關救援人員要表彰,對死難者家屬表示親切撫卹慰問!”李國相簽上自己的意見,讓手下人照此辦理,自己叫上警衛悄悄向正在錦繡城休假的第12軍團軍團長吳不敗家中趕去。爭取軍心纔是大事。第12軍團常駐東華國與朝日島邊境,戰力強悍,爭取軍團長吳不敗的支持對自己以後的“大事”相當重要……

而這些天,市井江湖間的傳聞也全部變成了天降冰罰,千餘修者身亡,第九軍團軍團長鬍力冒死救援,搶出修者遺物供親屬認領。東華國**也已經全國哀悼,給予罹難修者家屬豐厚撫卹。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至於誰在說什麼蛇妖之類,大家也都當作了笑談。

至於少數知道真相的高階修者,誰會這個時候跳出來找不自在呢?自己馬上就要面臨天劫了,誰又空管這些爛事?於事,沒到一個月呢,人們已經對這件事失去了關注的興趣,開始關心起隔壁家的家長裏短了。

這一天,在金獅草原的西北邊緣。僥倖逃出生天的張虎和馬歡正在玩命的飛逃。

“馬歡,你快走吧,我不行了”張虎忽然吐出幾口鮮血,從空中直墜下來。

“虎子!”馬歡大喊道,急忙衝下去接起張虎,緩緩飄落到地上。張虎受了極重的內傷,已經無法堅持飛行。

“虎子,你放心,我就是背也揹你出去,你要堅持住!”馬歡帶着哭腔抱着張虎喊道。

張虎慘然的微微一笑:“咳咳,歡子,我是不行啦,沒想到,修真路走到現在,竟然落個如此結果。咳咳,歡子,這是我這些年攢下的一些東西,咱倆都是火靈根,希望對你有用!”

張虎說完擡了擡自己手上的空間戒指,繼續吃力的說道:“還有,你一定不要告訴我爸媽我死了的事,他們會難過的,咳咳。”

“有件事我要告訴你,你別怪我,就是每次咱們變賣妖獸皮肉後,我都私自扣留下一些錢,藏在了咱們在西極租住的旅店牀下,左邊牀頭到牀尾第五塊地磚下,大概有個一萬多晶幣啦。咳咳,我家窮,你是知道的,不怕你笑話,我想給自己攢着娶個媳婦,哈哈,看來是沒有希望了,你有機會回去就取出來,給我父母捎去,讓他們養老用,咳咳,我不能盡孝啦”說完,又是不住的咳嗽和喘氣。

“虎子,不許你說這樣的話,有我在,你是不會死的,我帶你回家,嗚嗚……”馬歡抱起張虎起身要走,猛一擡頭,忽然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被一羣牛頭人包圍了! 看着虎視眈眈包圍自己的牛頭人,馬歡覺得納悶,怎麼這些牛頭人全是赤色皮膚?跟上次交手的那些牛頭人不一樣啊?

不過,這個時候由不得他去猜測什麼。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選擇拋棄張虎,獨自一人破空飛行逃走,要麼選擇就地保護張虎,與牛頭人拼死一戰,不過結局很可能就是他陪着張虎一起死!

馬歡沒有片刻猶豫,果斷拒絕了張虎讓他趕緊逃命的請求,就在張虎身旁擺好防禦姿勢,衝牛頭人大吼道:“來呀,小爺不怕你們這些畜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