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中間,李漢曾是醒來過,不過身體依舊虛弱的很,問起遇敵襲擊的事被眾人插科打諢了過去。並非不信任李漢,而是林風『火靈師』的身份,少一個人知道便少一分泄密的危險。

兩天後,火箭小隊安然回到『獵人營地』。「終於回來了。」呂倩微微一笑。林風亦是笑著點了點頭。此次經歷了那麼多的風波,能安全回來確是不幸中的大幸。環視四周,呼吸著自由的空氣,林風微感驚訝。目光所見,整個獵人營地人滿為患,熙熙攘攘,到處都是武者。喧鬧聲、叫喊聲熱鬧紛呈,同原先自己一行人出發時完全是兩個光

兩天後,火箭小隊安然回到『獵人營地』。

「終於回來了。」呂倩微微一笑。

林風亦是笑著點了點頭。

此次經歷了那麼多的風波,能安全回來確是不幸中的大幸。

環視四周,呼吸著自由的空氣,林風微感驚訝。目光所見,整個獵人營地人滿為患,熙熙攘攘,到處都是武者。喧鬧聲、叫喊聲熱鬧紛呈,同原先自己一行人出發時完全是兩個光景。

「應該都是為了『土靈丹』而來。」林風恍然一笑。

價值好幾萬的天武幣,普通四星小隊一、兩年都未必能賺到這個數,誰不眼饞?

而自己一行人,就彷彿火中取栗,在眾人眼皮底下偷偷撿了個大便宜……

林風回頭望向火箭小隊眾人,所有人的眼眸中無不閃亮著光芒,強壓著心中的狂喜,確是和自己所想不謀而合。

這一次,他們絕對發了筆橫財!

「走,回霄陽武門!」呂倩微微一笑。

「耶!」「好。」秦柔和王昊笑道。

林風笑著點了點頭,目光望著呂倩的背影,從剛開始第一次見面時那『冰美人』,到現在冰環已經完全消碎,倩姐變得開朗和愛笑,確不知是因為此次收穫甚豐,又或是…大仇得報?

「不管怎麼樣,總是一件好事。」林風一笑。

「不知道這一次,能賺多少?」

心中暗喃,林風旋即跟上了隊伍。

(第四集開篇,龐大的世界將慢慢展現,盡情期待,繼續求推薦票^^) 再回到霄陽武門,林風心中倍感親切,舒服。

「這裡,才是真正的家園。」看著這片繁花似錦,林風不禁想起厄洱廢墟中那片殘舊,破爛不堪,腦海中不禁浮現齣兒時常見的一幕——大批的魔獸從無盡蠻荒中出現,向人類發動著攻擊……


每一次,在林家村都能見到那能量守護罩,運氣好更能見到『傳說中』的武者。

兒時的自己,對武者充滿著崇敬,嚮往。


「若是沒有武者,或許林家村、霄陽城,乃至整個天武大陸也都會和厄洱廢墟一樣吧?」林風暗喃道。

正是思忖間,耳邊卻是傳來呂倩清脆的聲音,「林風,上來呀。」

「來了。」林風笑著點點頭,便隨著火箭小隊眾人走上三層。

……

三層,是四星小隊出售戰利品,兌換貢獻度的地方。

林風好奇的四處張望著,只見得一片寬廣,不時能聞到空氣中傳來的魔獸腥味。各個武者小隊分散四周,滿載而歸,結算著此次的收穫,臉上無不洋溢著燦爛的笑容。也有一部分人帶著淡淡的哀傷,或是與李漢這樣身受重傷,或是…死在了魔獸爪下。

在無盡蠻荒,死亡率,是極高的。

「你們在這等我下。」呂倩微笑道。

眾人應允,林風亦是點點頭,來時聽呂倩提過,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但凡超出10000天武幣的交易,都是在密封的包廂中進行。須知人多嘴雜,難免會有一些別有居心的武者。

一般四星小隊一個月的收入,在2500天武幣左右,超出10000天武幣的,極少。

「金鷹,厲害啊,今年烈日宗的名額,看來又要落在你們飛龍小隊手上了。」

不遠處傳來一陣交談聲,林風乍聽到『飛龍小隊』這個名字不禁好奇的望去。據他所知,去年四星小隊積分排在第一的便是『飛龍小隊』,總積分535分,是唯一一支積分破500的小隊。

而火箭小隊,積分僅是280.8分,列在第75位。

「還有三個多月,最後的結果還說不準。」名為『金鷹』的男子微微一笑,話中雖是謙虛,但眼中卻是流露著自信的神采。忽的,目光瞥向林風這邊,對身旁的男子點頭示意,便是踏步走來。

「哼,討厭鬼又來了。」秦柔秀鼻一哼。

林風輕咦了一聲,「你認得他,秦柔?」

看秦柔的模樣和反應,顯然,兩人似乎有種特別的『關係』。

「金鷹『王翔龍』,一級天才,去年加入飛龍小隊,今年便坐上了隊長的位置,實力…很強!」王昊輕語道,言語中帶著分微微嫉妒,「在霄陽武門所有初級大武師中,實力排得進前五,比貪狼朱烽要強許多!」

「比貪狼朱烽還要強?」林風輕訝。

想想也是,能坐穩最強四星小隊隊長的位置,又豈會是弱者?

「哼,一個自大狂而已。」秦柔臉一側。

「秦柔妹妹,好久不見。」金鷹『王翔龍』面帶著分颯然笑意,彬彬有禮。

「誰要見你!」秦柔故意不看他。

看著這畫面,林風不由笑了出來,秦柔這模樣不禁讓他想起了之前,卻也是這麼對待自己的,一時間,彷彿時光倒轉似的。

金鷹『王翔龍』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和微怒,目光瞥過林風,「這位小兄弟很面生,是新人?」

「師兄你好,林風。」林風微笑著點點頭。

「你就是林風?」王翔龍眉間舒展,淡然一笑,「聽舍弟王翱龍提過你,為了超過你,他現在可是拼了命的練習。呵,說起來,我這做大哥的還真要感謝你了。」說著,不禁拍了拍林風的肩膀。

林風一笑,卻也並不在意王翔龍的語氣。

「咦?」王翔龍話音突然一轉,「林風你不是中級武士?怎麼加入四星小隊,這順序似乎…不對吧?」

「嗯,是門主安排的。」林風點頭。

「原來如此。」王翔龍眼中閃過一道爍光,目光望向秦柔,不由笑道:「門主也真是的,就算火箭小隊缺人,也不能要一個精銳四星小隊帶新人吧?難怪火箭小隊的積分都掉出100名開外了。」

「哼,自以為是,林風大哥可是我們的『近戰火力點』!」秦柔小嘴一嘟。

「近戰火力點?他?」王翔龍一訝,倏地捧腹大笑,「秦柔妹妹你別開玩笑了,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林風眉頭微皺,王翔龍這種『狂傲』讓他感到一絲厭惡。

王翱龍的『傲』並不讓人討厭,但王翔龍的狂傲,卻是讓人心中不舒服。

「誰開玩笑!」秦柔雙手叉腰,揚頭道:「林風大哥可是能獨自獵殺蒼牙虎,你能么,自大狂!」

「秦柔!」林風連是喝道,秦柔這脾氣,半分不讓人。

再說下去,恐怕連自己『火靈師』的身份都要被她給泄漏了……

小妮子瞥見林風的眼神,不禁吐了吐小舌頭。

「越吹越離譜。」王翔龍哂然笑道:「一個中級武士怎殺得死中級獸將,而且還是蒼牙虎,就是我們飛龍小隊都不敢這麼大言不慚。他要能殺死蒼牙虎,我金鷹的名字就倒過來寫!哈哈哈哈!」

「哼!」秦柔撇過頭,氣的直嘟嘴。

林風笑笑,冷言冷語倒算了,被人這麼騎在頭上還不反擊——

那他就不是林風了。

佛都有火!

「師兄可是飛龍小隊的?」林風淡然道。

王翔龍輕『嗯』了聲,表情中帶著分淡淡的傲氣,連眼角都不瞄林風一眼。

林風嘴角輕划,徐徐道:「不知道師兄敢不敢賭一把?」

聲音不卑不亢,王翔龍雙目猛的閃過一道精光,因為林風話中所說……是『敢不敢』,而不是「願不願意」!

其中的意思,天差地別!

「你想賭什麼?」王翔龍冷蔑的哼道。


林風淡漠一笑,卻是在瞬間笑容凝固,聲音放大,「就賭今年的小隊積分,是飛龍小隊第一,又或是……我們火箭小隊第一。」誠然而自信的聲音傳遍整個三層範圍,霎時間讓的所有人目光匯聚。

要鬧,就要將事情鬧大!

林風也是個天塌下來都不怕的主。

正如秦烈所言——

武者,當如是!

「賭積分?」王翔龍楞了楞,倏地仰頭大笑起來,彷彿聽到了最荒謬,最滑稽的笑話。不止是他,周圍其它四星小隊亦是議論紛紛,無不付之一笑,與現在積分遙遙領先排在第一的飛龍小隊比積分?

簡直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火箭小隊的積分,145.7分,而飛龍小隊——

401.5分!

差距何止一倍!

「我們就賭小點意思意思吧。」林風淡漠一笑,望著王翔龍那傲然的臉龐,淡然道:「30000天武幣如何?」

聲音依然是那樣的四平八穩,彷彿訴說著一件很平常的事。

但……

王翔龍的面色卻是變的鐵青。

霎時間,整個三層都是安靜了。

眾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臉上無不帶著一分不敢置信的神情,似乎在說——我沒聽錯吧?

那可是30000天武幣!

有多少四星小隊一年能賺30000天武幣?


初級大武師一年能賺30000天武幣的,更是鳳毛麟角!

「你不會不敢接吧?」林風微微一笑。

「誰說我不敢接!」王翔龍聲音明顯有點變化,似是底氣不足,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恐怕沒那麼簡單。但眼下眾目睽睽,他若是拒絕,以後別說他,整個飛龍小隊都是抬不起頭來,「我,我是怕你沒那麼多錢,輸不起!」

「不過30000天武幣而已,哼,再多都有!」秦柔小嘴一撅。

「放心,我有。」林風笑道。

他又怎會打沒把握的仗,心中早已是計算過了。

賣了土靈丹,蒼牙虎獠牙等戰利品,自己應該能分得超過20000的天武幣,加上獵人卡中剩下的11400天武幣——

綽綽有餘!

「好,我奉陪!」王翔龍咬牙道,30000天武幣對他來說幾乎已經是全部的家當,目光環視四周,大聲道:「在場的諸位請做個見證,我金鷹今天就和林風賭這一局!」言罷,目光掃過火箭小隊眾人,重重一哼,便是離去。

隨著王翔龍的離去,周遭頓時嘈雜了起來。

「天哪,30000天武幣,這林風是誰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