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青桐正欲再次施展技能攻擊,耳畔有人道:“你休息一會吧,還是我來吧,”順聲看去,只見元七郎走到她的前面。

元七郎站在綠焰蛇的前面,念動契約咒語,一道碧綠色的光澤出現在安息木上,一隻碧綠色的靈獸揚起頭,發出嬰兒般的叫聲。駱青桐聽到嬰兒般的叫聲,看着眼前這隻似龍非龍的靈獸,失聲道:“你,你這靈獸,是碧血蠱王。”元七郎雙瞳看了她一眼,道:“它是碧血蠱王怎麼了,不就是一隻靈獸嗎,有什麼大驚小怪。”駱青桐美目重

元七郎站在綠焰蛇的前面,念動契約咒語,一道碧綠色的光澤出現在安息木上,一隻碧綠色的靈獸揚起頭,發出嬰兒般的叫聲。

駱青桐聽到嬰兒般的叫聲,看着眼前這隻似龍非龍的靈獸,失聲道:“你,你這靈獸,是碧血蠱王。”

元七郎雙瞳看了她一眼,道:“它是碧血蠱王怎麼了,不就是一隻靈獸嗎,有什麼大驚小怪。”

駱青桐美目重新看着眼前的雙瞳少年,更加肯定他就是傳說中的擁有詛咒封印狐的少年,杏葉琉璃門裏面最年輕的祭司元七郎,禁不住問道:“你,你應該就是杏葉琉璃門的元七郎大人,是不是。”

元七郎微微一笑,道:“我就是元七郎。”

碧血蠱王看着綠焰蛇,一對碧綠的眼瞳露出興奮的兇光,晃動爪子,發出嬰兒般的叫聲,一步一步走向綠焰蛇。

綠焰蛇對面前的靈獸,雖然沒有見過只是什麼樣的生物,但是從對方的氣息上判斷是一個極其難纏的對手。

碧血蠱王雖然是元七郎的契約靈獸,但是有自己的做主的意識,不等元七郎的指示,已經撲到綠焰蛇身前蛇,一躍而起,揮舞雙爪抓向蛇頭。

那綠焰蛇不慌不忙張開大嘴,欲活吞碧血蠱王,一股惡臭的味道撲鼻,幾乎把蠱王薰倒,發出厭惡的叫聲。

碧血蠱王急忙在空中折身,分裂出數十隻蠱蟲一起掉入綠焰蛇的血盆大口了。

綠焰蛇吞掉這些蠱蟲,蛇信子一吐一卷,襲擊在空中的碧血蠱王,想把它捲入自己的口中,成爲自己的美食。

可是經過元七郎進化的碧血蠱王已經不光具有毒屬性,而且自身基礎素質提高了一大截,綠色的蛇信子捲來。

碧血蠱王不躲不閃,身體直接落在樹身上,雙爪划着美麗的弧線,綠色的血液濺了出來,蛇信子被它的利爪斬去一大截。

劇烈的疼痛使得綠焰蛇發出嘶嘶的聲音,蛇瞳內冒出憤怒的兇光,張開嘴噴出一道綠色的火焰,直接射向碧血蠱王。

碧血蠱王急忙後撤,綠色的火焰落在樹身上燃燒起來,發出噼啪噼啪的聲音,第二道火焰從這股火焰竄起,彷彿具有靈性一般,撲向蠱王。

元七郎知道碧血蠱王這類毒屬性靈獸對火焰都有懼怕的心裏,道,穩住心神,尋找破綻,手中凝聚出一道月光刃,準備在蠱王遇到危險時出手。

碧血蠱王聽到元七郎的話,穩定自己的心神,面對着綠色火焰的攻擊,不在退縮,而是迎着火焰方向奔了過去。

綠色火焰追擊着碧血蠱王,在它閃身躲開時,兩股火焰撞擊在一起,竟然熄滅了。

看到火焰發生這樣的變化,碧血蠱王發出得意叫聲,身形展開,左躲右閃,使得圍追它的火焰互相撞擊熄滅。

驀地,一直在奔跑的碧血蠱王發出一聲尖叫,宛如嬰兒般哭泣,巢穴中的綠焰蛇發出聲音,粗壯的蛇身翻滾,竟然離開了一直不想離開的巢穴。

片刻只見,綠焰蛇撲騰的蛇身停止了翻滾,直挺挺搭在樹身上,一雙蛇瞳盯着碧血蠱王,目光已經暗淡無光,生命已經奄奄一息了。


原來,綠焰蛇吞進蠱蟲具有劇毒,在它的體內,還沒來的及消化,這些蠱蟲揮舞着爪子在它的體內一通撕咬,把毒素注入了綠焰蛇體內。

在經過這一段時間,毒素蔓延到綠焰蛇的全身,等到他發現自己中毒時,已經晚了,無法挽救自己的生命。

元七郎手中的月光刃發出,一道如水的月光傾瀉在綠色的火焰上,直接把火焰熄滅。

碧血蠱王躍到奄奄一息的綠焰蛇前,發出嬰兒般的聲音,舉起碧綠色的雙爪,綠光閃動,直接切入蛇頭內,綠色的血液濺出,爪子在蛇頭內搜索半天,取出一物,跳回到元七郎身邊,攤開爪子。

駱青桐好奇綠焰蛇腦袋裏有什麼東西,望碧血蠱王爪子裏看去,只見它的爪子裏有個沾滿綠色液體的圓珠。

元七郎從碧血蠱王手中取過珠子,念動契約咒語,把碧血蠱王召回契約空間休息,取出一塊碎布將圓珠擦拭乾淨。

這顆圓珠發出綠色的光暈,珠內有隻活靈活現的綠焰蛇的影像,甚是可愛,元七郎道:“我要的就是這個珠子。”

駱青桐道:“這顆珠子有什麼作用,你如此看重它。”

元七郎道:“這是綠焰蛇修煉出來的精華所在,能避火和避免被夢境侵蝕,是一件可遇不渴求的寶貝。”說着放入乾坤袋中。


兩人綠焰蛇的巢穴,就發現那株綠焰朱果正在中央的位置,生長在一種類似蘑菇的木菌頭上,開着綠色火焰狀花朵的植物。

這株綠色的植物,開放着綠色火焰狀花朵,在這些盛開的花朵中,隱隱約約在這綠花中有着數十粒赤紅的果實,散發着淡淡的藥香。

這就是綠焰朱果,駱青桐目光落在這株植物上,對元七郎道:“主要的精華都在這朱果內。”

她走到綠焰朱果前,白皙的手指從綠色花朵間,採摘三枚朱果,遞給元七郎,道:“謝謝你幫我這個忙,這三枚朱果送給你作爲酬勞。”

元七郎毫不客氣結果朱果放入乾坤袋中,心內道:“採珊的靈獸正好需要這種屬性的朱果來強化屬性。”

駱青桐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把玉刀,蹲下身來,小心翼翼將這綠焰朱果連木菌一起挖了出來,然後單手結印,將其封在封印裏,放入乾坤袋中,站起身來,道:“我們回去吧,時間出來久了,會引起他們疑心。”

元七郎點了點頭,跟在駱青桐身後離開,剛走出巢穴,剛剛走出數步,小妖發出嘶鳴之聲,使得他停下腳步。


駱青桐看見元七郎停下腳步,問道:“怎麼了,你發現什麼了?”

元七郎通過與小妖的心靈相同,知道小妖感知到安息樹上面的環境發生變化,不由自主的繞過巢穴,向上有走了一段路,停下腳步,雙瞳看去,枝條綠葉藤蔓出現在眼中。

駱青桐也跟着他走到這裏順着元七郎雙瞳看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個粗壯的樹杈上長滿密密的枝條,顯得雜亂無章,而且纏繞許多藤蔓,開着不知名的野花。

元七郎雙瞳內棕色靈光閃動,在這些枝葉藤蔓的背後,發現一個漆黑的樹洞,正如馮啓生所住的樹洞一樣,外表被人爲的佈置,掩蓋着洞口。

駱青桐也發現被枝葉藤蔓掩蓋的樹洞,道:“那裏有個樹洞,顯然已經廢棄了很久,不然不能有這麼多的藤蔓。”

元七郎點點頭,道:“既然這樣,我們進去看看有什麼寶貝?”

駱青桐道:“我們出來的時間已經很長了,不如先回去,等晚上在來尋寶,怎麼樣,元七郎大人。”

元七郎想了想,自己還想得到夢幻泡影花,還的跟着摘星藥局,道:“好,那我們晚上再來尋寶。” 兩人走下樹,離開這裏,元七郎轉身先走了,他不想和駱青桐一起返回御靈師們休息的營地,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駱青桐看着元七郎遠走,走進了安息木森林裏,隱隱約約的背影,越來越模糊,自語,道:“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人?”

元七郎返回營地,回到原來的位置,身邊的御靈師道:“小兄弟回來了,我們還以爲你被美女妖給帶走了呢?”

這名御靈師的說出口引得周圍的數名御靈師大笑起來,元七郎也跟着他們嘿嘿的笑了起來,然後緩緩的說道:那個區域有美女告訴我唄。

這幾名御靈師看見元七郎認真的樣子,更加大笑不止,然而他們的笑聲突然終止了,原來龍雲青面帶怒意向他們這邊走來。

他走到元七郎的面前,黑黑的眉毛一挑,冷冷的道:“你可是剛從那邊樹林中回來。”

元七郎雙瞳看着這位面容英俊的龍小隊的少隊長,微微一笑,道:“我是從那邊的森林回來的,不知道少隊長有什麼事情嗎?”

龍雲青道:“你可看見摘星藥局的駱青桐小姐。”

元七郎晃了晃腦袋,道:“我去那邊解手,幾隻弱小的靈獸都是看見,駱青桐小姐大人,我不曾遇見着。”

龍雲青正要說什麼,身後很遠的地方,有龍小隊的御靈師喊道:“少隊長大人,駱小姐已經回來了。”

龍雲青轉身走了幾步,又停下來,道:“我們龍小隊正在擴招,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你可願意加入我們。”

聽完龍雲青的話,元七郎道:“謝謝少隊長大人好意,我這人自由散漫慣了,給那個地方也呆不長,請大人海涵呀。”

龍雲青笑道:“既然是這樣,如果哪天兄弟膩味了浪跡天涯,龍小隊的大門隨時爲你打開。”轉身離開。

駱青桐特意比元七郎回來的慢一些,回到摘星藥局休息的地方,小聲跟老者說了幾句,那老者擡起頭,一雙眼睛看了遠處的元七郎一眼,繼續低頭聽着三小姐說話。

這一切都沒有逃出元七郎的眼睛,他看見駱青桐回來,一定把自己的身份告訴了那位老者,見他們竊竊私語,已經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

當他看見滿臉笑容的龍雲青來到摘星藥局休息的地方時,駱青桐和老者已經結束了談話,看見那位討厭的少隊長又黏糊過來,秀美驟起。

不等龍雲青開口講話,駱青桐冷冷的道:“龍隊長,大家已經休整的差不多了,現在可是啓程,趕往採藥的地區了。”說罷,帶頭走開。

那老者帶着摘星藥局的御靈師跟隨在後面,向遠處的一片安息木森林走去,龍雲青面色鐵青,從牙縫裏吐出幾個字,龍小隊集合,跟着摘星藥局的人。


元七郎等這些散戶御靈師也急忙站起來,跟在隊伍的最後面,不緊不慢的跟着龍小隊身後,正好利用他們人多的優勢,抵抗靈獸的襲擊。

這次前行的隊伍只遇到兩撥靈獸的攻擊,都在龍小隊的全力抵抗下,丟下幾具靈獸的屍體,然後潰敗了。

當天色逐漸變暗的時候,這隻隊伍穿過一片森林,到達摘星藥局採藥的目的地,一個名叫安息坳的地方。

安息坳這個地方比較奇特,周圍都是安息樹林立,而這裏竟然連一根樹木都沒有,到處生長着各種種類的藥草。

還沒有走進去,就已經聞到芬芳的藥草味,元七郎深吸一口氣,頓時感到心曠神怡,這是一種熟悉的感覺,彷彿讓他回到了,跟隨師父申屠璽採藥的日子。

駱青桐道:“大家就在安息坳的外圍安營吧,但是大家一定要小心,別弄壞自己周圍的藥草,這裏每一株藥草都珍貴的很。”

龍雲青站在她的身邊,看着那一株一株的藥草,道:“三小姐,那夢幻泡影花在這裏嗎?”

駱青桐道:“我也不知道它在不在這裏面,但是那據提供情報的人說在這一帶見過那夢幻泡影花出現,能不能得到它,那就看個人的緣分了。”

龍雲青點點頭,轉身對身邊的隊員,道:“大家開始搭建帳篷。”

大家齊聲應喏,開始在安息坳外圍搭建帳篷,而駱青桐帶着摘星藥局的人和元七郎等認識藥草的人開始走進藥草中。

駱青桐指揮着他們在這遍地藥材中選擇年份長的,而且珍貴的藥草摘取,每一種藥草還特意留下三兩株藥草。

元七郎知道她的意思,是不想一次把這些藥草採光,留下一部分,任其發展壯大,然後在隔一段時間,這安息坳的藥草又該是滿地了。


摘星藥局的人乘龍小隊搭建帳篷的時間,在夜幕徹底下垂,月亮懸空前,組織採摘一次藥草,等他們回到營地的時候,月亮已經升了起來。

月亮照在各種顏色的帳篷上,十幾名御靈師正在準備做晚餐,飯菜的香味已經飄出,元七郎感覺到自己已經很餓了,同時也感覺到三隻靈獸也已經餓了。

元七郎走進營地,隨便找個地方坐了下來,駱青桐剛坐了下來,龍雲青就跑了過來,滿臉笑容,要黏糊她,可是那老者出現在兩人中間,攔阻住他的行動。

就在元七郎看着他們的時候,駱青桐已經感覺到元七郎正在看她,眼睛瞧了他一眼,臉上微微露出一絲笑容。

元七郎簡單吃過晚飯,去找自己的帳篷,龍小隊給他分配到一間很小的帳篷,走進帳篷,坐了下來。

帳篷外有御靈師走來走去,元七郎先讓小妖佈置下雙重夢境,然後召喚出玉靈生、碧血蠱王和青霜,取出點心和椰果。

三隻靈獸和玉靈生吃完點心,青霜和碧血蠱王不願意回到空間裏面去,元七郎只得讓他們在帳篷裏面多玩一會,而玉靈生回到乾坤袋休息去了。

元七郎指示小妖感應着帳篷外面的變化,自己進入休息中,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小妖的一聲嘶鳴,叫醒了他。

賬外一條女人的身影閃過,同時在帳篷上,輕輕的一敲,隨後人影消失了,元七郎知道這是駱青桐招呼自己同她一起去那個安息樹上發現的樹洞探寶。

元七郎爲了保險起見,小妖感知到周圍沒有什麼變化,自己走出帳篷,夜空中的明月發出寒冷的月色,帳篷中點燃幾處篝火,木材在火焰中發出噼啪的輕微脆聲。

五六名守夜的御靈師正在打盹,元七郎和小妖進入夢境,融入黑夜中,離開了營地,跟在駱青桐的身後。

兩條黑影在密林中一前一後的急行,當兩人離開營地特別遠的時候,駱青桐停下腳步,等着元七郎趕上來。

元七郎雙瞳閃動着靈光,看着遠處停下腳步的駱青桐,快步追了上去,來到她的身邊,淡淡一笑,道:“走吧,乘我的小妖去,速度更快。”

在在淡淡的月光照耀下,駱青桐略顯興奮的點了點頭。

元七郎撫摸着小妖的腦袋,自己坐在前面,讓駱青桐坐在自己的後面,駕馭着小妖施展魅影,數個呼吸間,已經來到安息樹下的草叢邊上。

兩人從小妖背上下來,駱青桐取出硫磺珠在前面開路,很順利走上了安息樹,路過巢穴,來到發現樹洞的位置。

元七郎讓小妖留下來,自己召喚出來青霜,青色的太極狐晃動着四條青色的尾巴,跳到元七郎的身上。

一人一獸同時施展月光刃,如水的月光傾斜到樹洞口,枝條藤蔓瞬間被清理的乾乾淨淨,駱青桐剛要過去,元七郎攔住了她。

青霜從元七郎的肩頭一躍而起,跳到樹洞外一塊平臺,然後跳進樹洞,元七郎示意駱青桐跟在他身後一前一後走進樹洞。

元七郎急忙從乾坤袋中取出一顆月光石高舉過頭,樹洞內頓時亮了起來,深處傳來青霜警告的叫聲,十分急促。

極影,元七郎足下出現黑白兩色的輪子,人影在駱青桐身前一閃,便消失在原地,出現青霜的身旁。

只要青霜晃動着四條尾巴,呲牙咧嘴,向着對面的一隻靈獸發出不要靠近自己的警告叫聲。

元七郎看去只見對面出現的是一隻黑色毛絨絨的類似蜘蛛的靈獸:黑寡婦,一對目露兇光的獸眼盯着青霜,毫無懼色。

這隻黑寡婦出現的位置正好擋住他們前行的道路,元七郎知道只有殺死這隻靈獸,才能從這裏走過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