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不能表現出來,雖然這三個大佬都在看着自己,但是……

“冥神尊者,不知今日這次集會是……”江北開口,神色帶着疑慮。“啪!”那老冥神頓時一拍額頭,趕忙說道:“差點忘了,還沒告訴幽冥尊者一聲,我們三人此前確實是去過幽冥峯尋你,不過通難護法卻是說你不在,想不到竟然是在逗弄我等啊。”老冥神雖然說着語氣和善,但是卻是已經有些不悅了。“我也是今晚纔回來的,聽說在

“冥神尊者,不知今日這次集會是……”江北開口,神色帶着疑慮。

“啪!”

那老冥神頓時一拍額頭,趕忙說道:“差點忘了,還沒告訴幽冥尊者一聲,我們三人此前確實是去過幽冥峯尋你,不過通難護法卻是說你不在,想不到竟然是在逗弄我等啊。”

老冥神雖然說着語氣和善,但是卻是已經有些不悅了。

“我也是今晚纔回來的,聽說在此,理應過來拜訪一些。”江北微微一笑。

“原來是這樣,看來是我錯怪通難護法了。”老冥神摸着下巴,一臉認真地答道,隨後竟然身子微微前傾,直接說道:“幽冥尊者……不知,今日連山脈的動亂,你可知曉?”

老冥神這話一說出來,另兩人的目光也是齊刷刷的再次朝着江北掃來。

江北心中冷笑。

“自然是知曉的,不過……不知冥神尊者問的是哪件事?”江北反問道。

瞬間!這三人都是明顯的一愣!

哪件事?

還有哪件事!自然是紫雲宗宗主道無涯之死的事了!還能有什麼?難道是江萬貫?江萬貫和這道無涯不是一件事嗎!

難道說……

“嘶~”

那老冥神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江北,開口問道:“幽冥尊者,我詢問的自然是道無涯一事,早先聽聞陸長老提起過你,在那幽暗森林外,可是看見你了。”

而那血魔尊者和永夜尊者也是連連點頭。

他們心中也很好奇,爲什麼這幽冥尊者突然去了幽暗森林,難道……他就不怕那江萬貫嗎?

倒是江北突然冷笑了一聲,隨後點上一根菸,嫋嫋煙霧升騰而上。

也模糊了這三大尊者的視線。

下一刻,只見江北又擺出了他爹江萬貫那標誌性的大佬姿勢,右手杵着額頭,左手夾着煙,深深地吸了一口,身子緩緩前傾着,一臉高深莫測的開口道。

“自然,是我親自去的。”

“這道無涯之死,確實是我安排的,甚至……江萬貫也是被我引出來的,而且,想必幾位可能還不知道吧?冰寒閣,完了。”

“什麼!”


那三大尊者齊齊拍案而起,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江北。

江北心中卻是冷笑,既然你們沒發現我,那我可有一百種方式讓你們亂起來了,禍害完了連山脈,萬魔宗我能放過? 連續的,足夠讓人瞠目結舌的言論,直接震響在了三大尊者耳中!

道無涯的死是眼前這幽冥尊者安排的?江萬貫也是他安排的?

還有……冰寒閣完了?


怎麼完的?

到底還有什麼是他們不知道的!

這一刻,堂堂萬魔宗的三大至尊迷茫了,他們想不明白,難道他們是與這個世界脫軌了嗎?

再看看眼前,這一臉深沉且嚴肅的幽冥尊者,他們感覺……這好像不是假的。

難道……這些事真的發生了?不對!是如他所說一般?

江北面色依舊淡然,不鹹不淡的抽着煙,大家都不懂那是什麼東西,但是看到他吞雲吐霧的模樣都覺得煞是高深莫測。

沒人敢說話。

因爲就連現在的血魔尊者都覺得他有些摸不透這幽冥尊者的底細。

甚至,通過神識,他能感受到,這幽冥尊者確實只是一個闢海三階的強者。

但是……他這闢海三階怎麼來的,大家心裏都沒點數嗎!

等等!

他怎麼闢海三階了!


他離開萬魔宗的時候,還只是闢海二階啊!

難道是……因爲道無涯的事,他不得不再次提升了一次等級?可是他回來之後爲什麼不繼續隱藏?

這說明着什麼?

不光是血魔尊者,老冥神和永夜尊者也在考慮這個問題,不管是闢海二階和闢海三階,對他們來說都很弱。

但是,這個實力如果放在眼前的幽冥尊者身上,那就不是弱。

而是詭異……

爲什麼他會突然提升了一個等級?沒有絲毫的徵兆?

江北還在把控着時間,等這三位大佬先消化消化他剛剛說的話,自己再給他們來個當頭棒喝,也美滋滋。

江北雖然神色依舊,不過心中已經開始冷笑起來了。

三個老傢伙而已。

雖然有點智商,但是我最近搞了這麼多事兒出來,我爹都給拉出來了,要是連你們都擺弄不明白,我還不如直接回家跟我爹做房地產去了!

嗯……打劫就算了,那玩意忒危險。

良久。

這三大尊者終於對視一眼,齊齊的點了點頭。

最後,由與江北對坐的老冥神開口,直接問道:“不知……幽冥尊者所說的,道無涯之死,以及江萬貫的出現,又是怎麼一回事?還望看在同門的身份上,能夠爲我等解答一二。”

江北挑了挑眉毛,隨後,把二郎腿也放下去了,緩緩地,擡起頭。

雙眼直視着老冥神,隨後,轉頭看向那同樣是一副期待表情的血魔尊者和永夜尊者。

寧許情深不相負 ……

該真正的大佬說話了。

“咳,咳咳……”江北輕咳兩聲,先壓制一下節奏,隨後,反問道。

“三位老哥,難道覺得那江萬貫會突然出現嗎?自從上一任幽冥尊者被殺,到現在,已經過了多久了?”

聽聞此話,在場的人都爲之一震。

“半年有餘。”那老冥神沉聲說道。

“是的。”江北冷笑了一聲,冒着被當場砍死的風險,直接站了起來,深吸了一口煙,隨後,吐出濃濃的煙霧,沉聲問道:“難道,三位老哥認爲道無涯會貿然進入那幽暗森林嗎?”

這話一說出來,在場的三大尊者都愣住了。

雖然他們之前也在考慮這個問題,但是……萬萬沒想到竟然那是與幽冥尊者有關!

“難道說……”那老冥神吞了口唾沫,一臉震撼的看着江北。

“嗯哼?”江北挑了挑眉,依舊是一臉淡然的神色。

“難道說,幽冥尊者,是您用之前在神教內習來的異術,控制了那道無涯!”老冥神一臉艱難的開口道。

而聽聞此話,那血魔尊者和永夜尊者二人也是齊刷刷的把頭扭了過來,神色駭然!

這個解釋,合情合理!

不然那道無涯怎麼可能閒着沒事跑幽暗森林裏去!那地方就算是他們也頗爲忌憚的!

江北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下來。

他是萬萬沒想到啊!這老冥神腦洞能這麼大,你這以後要是去寫小說去,絕對成神啊!

片刻之餘,江北吞了口唾沫,緩緩擺了擺手道:“不必如此,冥神老哥,還沒有那麼誇張。”

說罷,江北便停下來了,一副不會再多說的意思。

“理解,理解。”那老冥神乾笑兩聲,趕忙答應道。

畢竟這種能力也算得上是人家的祕密了,就如同眼下這幽冥尊者的實力,他們只能看破不說破,問都不會問。

到時候惹怒了這詭異的幽冥尊者,那可沒什麼好果子吃。

而江北的目的,達到了。

不管他們如何猜測,只要不是猜自己是江萬貫的兒子,那他就絕對會順着這三個老哥說,不解釋,也不辯駁。

氣氛,一時間尷尬了下來。

“幽冥尊者……不知那江萬貫,爲何會突然對道無涯動手,難道他也提前知道了道無涯會進入幽暗森林?”倒是一旁久久沒有說話的永夜尊者問出了一個很有價值的問題。

江北臉上的笑容緩緩凝固了下來。

萬萬沒想到,這永夜尊者關注的點有點偏啊!不過也算是合情合理的偏……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玩意他沒法解釋啊!

你們不提出一點猜想,我沒法順着你們繼續說啊!

江北那心啊,開始亂起來了,感覺平時自己也挺聰明的,但是現在是不是拉胯了?

良久,在另外三個大佬都沒有說話的情況下,江北終於輕咳兩聲,隨後便轉頭看向那永夜尊者,神色也是逐漸的陰沉了下來。

緩緩開口,用那有些乾澀的嗓子問道:“永夜尊者……確定要問嗎?”

猛地,江北的雙眼開始爆紅起來!

“這……”那永夜尊者只覺得自己像是被一頭什麼猛獸給盯上了一般,頓時後背的汗毛根根立起!這種壓制性,絕對是他生平僅見!就連此前和老魔主,都沒有這種感覺!


而這一切,如果解釋的話,那便是江北徹徹底底的將自己的威壓散發出來!更是直接朝着這永夜尊者撲面而去的!

他要是不慌那麼一下子,那才真是怪了!

下一刻,只見那永夜尊者艱難得擡起頭,擡起了那隻比江北差了一丟丟帥氣的面容(江北自己理解的),神色有些畏懼,“不知幽冥尊者所言……”

“難道,諸位也想要牽連到此等因果嗎?本座已然無法脫身,只是不想將這一切帶到你們身上罷了。”江北微微搖了搖頭,神色有些肅穆的說道。

“不,不想,不想了。”那永夜尊者連連擺手道。

倒是那血魔尊者,眉頭緩緩皺了起來。 血魔尊者畢竟是這些人的老大哥,要是真是傻子,也不可能當的上一族至尊!

每一族的社會地位晉級都是需要爭鬥的,從族內的子弟,到長老,再到王座,再到護法……

同期都有一些競爭者,不光得有實力,也得有頭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