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你一言我一句,極盡嘲諷。

而此時,隨著眾人評價聲中,林風大陣的繪製,已是過去四分之距離結束的時間,已經不遠。「對!」「就是這樣!」「不過,星力的消耗好大。」林風心中直感忐忑,若非自己星力補充的快,此時大陣的繪製恐怕就要失敗。雖然完全複製刻紋之陣的繪製技巧,但自己實力根基還是太薄弱。繪製到末尾處,已是感受到沉沉的壓力。「好在

而此時,隨著眾人評價聲中,林風大陣的繪製,已是過去四分之

距離結束的時間,已經不遠。

「對!」

「就是這樣!」

「不過,星力的消耗好大。」

林風心中直感忐忑,若非自己星力補充的快,此時大陣的繪製恐怕就要失敗。

雖然完全複製刻紋之陣的繪製技巧,但自己實力根基還是太薄弱。

繪製到末尾處,已是感受到沉沉的壓力。

「好在我雖是星主級階,但星座之力卻堪比星主級三階。」林風暗道僥倖,星座之力的恢復,並非與實力等階掛鉤,而是與自己命魂中那『小星空,內唯一的主星所掛鉤。

紅se星光不斷閃爍,忽是黯淡一點,卻又忽的提升一點。

形成一個微妙-的平衡。

然而······

終歸是在不停下降之中。

隨著林風的繪製,隨著時間流逝,大陣的雛形已是漸漸呈現。可惜林風卻已是獨木難支,畢竟只是星主級一階,要繪製五品煉器師才能繪製的十倍率『時間刻紋之陣,,仍是太勉強了點。

計算到所有,林風更是將自己的恢復力也考慮進去。

但仍未想到,自己的星力終歸還是差那麼一丁點。

就差一點!!!

「糟糕。」

「要失敗了。」

心中縱使有萬千的不甘,但林風卻也無可奈何。


就算自己腦海中有再完美的繪製,無可挑剔的模擬,但現實終歸是現實,有著太多的變化。

人算不如天算!

(第三更~~加更在23:00) ()

「嗯?」林羽墨眼眸微閃。

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時,唯有她注意到了。

霎然間,手中出現一道淡淡的光芒,林羽墨俏手輕彈,一顆圓形的葯丹霎時間疾飛而去。飛馳的力量穿透燕青所設置的屏障,後者此時也已是從驚愕中恢復過來,眉頭一皺,極是不快。

作為評判,此舉無疑是在挑釁他的權威。

別說著是比試,單單林風如此完美的表現,他怎能容人破壞!

正待攔截,倏地—-

耳邊傳來清脆的聲音,燕青雙眸頓時望去,見的林羽墨輕輕一訝。旋即想起羽墨剛才對他所說,連是瞥向林風。

「啊!」燕青一驚。

只注意林風的動作,卻是未注意到林風星力的變化。

卻是好在這顆『星丹,來的及時,若不然,為了少許星力的缺失毀掉這場完美的比試……

那未免太可惜。

「嗯?」林風輕訝。

「初級急速星力丹,服下。」悅耳好聽的聲音,響起在耳邊。

林風倏地見到一顆閃爍著淡淡光芒的圓形小葯丹,正向自己疾速飛來。如今星力已是瀕臨枯竭,無法順利收尾,大陣的繪製即將失敗,自己正是無計可施,卻是死馬當活馬醫。

搏一搏!

「嘩!」張嘴,直接吞下。

林風眼眸閃動,倏地感覺身體內一股星力倏地冒起,彷彿失去的能量迅速回歸一般。

重新恢復活力和力量!

雖然補充的星力並不算多,但卻好似久旱逢甘露般。

已然足夠!

「可以了!」林風眼眸jing光璀璨。

jing神再一次完全集中,手中溪水刻紋筆的繪製瞬間已是到達最末階段。

收尾處,需要極強的星力爆發,就好似一片洪水飛速沖入,倘若沒有強有力的力量爆發,絕對止不住這十倍率『時間刻紋之陣,內龐大的星力。林風眼眸一爍,瞬間—


「蓬!」星力猛然綻放。

濃烈的氣息鋪天蓋地,完美的控制使得星力在剎那間爆發。

就好似築起一條大壩,將那洶湧的洪水儘是抵擋。

收尾那一下,鬼斧神工再次將『剛之一字,發揮的凌厲盡致!和起初繪製源頭時就好似兩個刻紋師般,完全不同。那手勢,那霸氣,有著自己獨特的風格。

整個刻紋之陣彷彿賦予了生命力,完全變化!

紅se的星光已是消失,瞬間星力的流動轉變成銀se光澤極是璀璨美麗。

輕盈的能量匯聚,刻紋之陣最後的『畫龍點睛,——

已然完成!

望著刻紋之陣,林風眼眸爍然,握著溪水刻紋筆卻是心中輕嘆。

自己,終歸還是差了一點。

「星力的瞬間爆發,差了許多。」

「只能靠持續的星力匯聚,論效果卻是扎紮實實的差了一等。」

「我的身體條件,畢竟不如那刻紋師。」

心中暗凜林風卻不知此時『那刻紋師,,有多驚駭!


燕青瞪大著眼睛,神情木然。

大陣的繪製十全九美!

收尾那一下,更是異曲同工!

「這『蠻子,到底是誰,為什麼我的獨門秘技他全部都會?」

「就是收尾技術略有不同,但也像足我的八成!」

「他到底什麼來歷?!」

心中的震驚無與倫比,燕青望著林風,著實難以平靜。

林風的技術和他有太多的相似,太多的巧合······

感覺,就彷彿一脈相承般。

「莫非。。。」燕青瞪大眼睛,「是師傅另外一個徒弟?」

「但我從未曾聽師傅提起過,而且我的繪製手法和師傅也有許多不同。便是源頭繪製時那『溪水繪法,,更是我所獨創。就算其它煉器師有相似,也沒到底整個『溪水繪法,都是一模一樣!」

「難道是我自己收的徒弟,我忘了?」

燕青露出一抹連自己想想都荒誕的想法,搖了搖頭。

但如今,事實卻擺在眼前!


「耶太好了!率先完成,這下還不氣死那安陸!」林美玉握著拳,興奮道。

「結果還未公布,別先開心。」林羽墨微微一笑,雖對林風所繪製的刻紋之陣也有信心,但同煉器一樣,並非快就等於好。且不論刻紋之陣是否能開啟,單單如何便已很講究。

快,只能代表繪製『熟練,。

此時,周圍眾人亦是議論紛紛。

卻是在林風完成時,安陸才剛剛繪製過半。

繪製源頭時他的速度雖超出林風,但而後進度卻被之九霄雲外。

效率,差的太遠!

「好完美的十倍率『時間刻紋之陣,。」琴小雨輕掩小嘴,目光粼粼。

喃喃的望著這巨大的時間刻紋之陣,此時完成後閃爍的已是銀se光芒,儘管林風的星力是紅se,但若真的繪製成刻紋之陣,陣中的顏se將會被改變就好似融合一樣,如武者的修鍊,將天地之氣轉為自身能量

這就是『收尾,的過程。

使的刻紋之陣維持平衡,使的刻紋之陣能量轉變。

生命力的賦予!

懂得『刻紋之陣,的都清楚,只要顏se轉變,意味著刻紋之陣便是完成!

「好!」萬莫愁緊握拳,眼眸灼亮。

他雖是門外漢,但在雁翎府中畢竟是一族之長。

儘管未曾接觸過複雜的刻紋之陣,但簡單的刻紋之陣卻是明白,彼此間有許多相同之處。如今顏se轉為明亮的銀se,萬莫愁心中清楚,林風,已是成功繪製出了刻紋之陣!

「真是深不見底,林風兄弟。」萬莫愁凝望著林風,心之震駭。


眼前這個和自己一道來朱雀洲的林風,有著太多的秘密,讓的自己看不透。

從雁翎府便是如此·如今更甚!

「真是厲害。」

「不知道能不能贏……」

萬莫愁目光炯炯,心中輕道。

相比之前,如今信心已是平添許多!

雙眸望向安陸,隨著時間流逝·此時安陸也是漸漸到了尾聲。

畢竟是五品刻紋師,安陸卻是有幾把刷子,而且此次,也是異常完美的完成了刻紋之陣的繪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