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的眼力怎會看不出來,這東西可是一臺尊者級的超級機甲。

“對了,這把鑰匙似乎是從那個地方撿到的。”老頭摸着下巴想道,“如果是那裏的話,出現尊者級機甲,也就不足爲奇了。”這時,姜焱已經拿回了法典,回到了老頭身邊說道,“老爹,就是這兩樣東西,我總感覺,它們在呼喚我。”“呃……這,這是……”那把鑰匙,老頭已經想到了其出處。但當他看到這本厚重的法典時,還是有些

“對了,這把鑰匙似乎是從那個地方撿到的。”老頭摸着下巴想道,“如果是那裏的話,出現尊者級機甲,也就不足爲奇了。”

這時,姜焱已經拿回了法典,回到了老頭身邊說道,“老爹,就是這兩樣東西,我總感覺,它們在呼喚我。”

“呃……這,這是……”那把鑰匙,老頭已經想到了其出處。但當他看到這本厚重的法典時,還是有些震驚,“這東西不就是……不就是……”

還沒等他說出個一二三來的時候,姜焱手上的鮮血,已經染紅了大半個法典。整個法典突然爆發出了一道神聖的光芒,晃得二人睜不開眼。

片刻後,等光芒消散之時,法典竟消失不見了。

“呃……”看着自己懷裏空空,姜焱瞪着眼睛不敢置信。

“果然是……”老頭也在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結結巴巴的說道,“小子,快閉上眼,感受一下你的體內,看看能找到法典不?”

“哦,好!”姜焱聞言點點頭,立即閉上雙眼感受起來。

很快,姜焱就看到了一本散發着彩光的法典,懸浮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當他想要去碰觸法典的時候,法典竟自己翻開了書頁,緊接着就是一篇篇魔法咒語涌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不……不行,信息量有點大……”姜焱嚇了一跳,趕忙先離開了法典,又穩了穩心神後,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老頭期待的問道,“怎麼樣,感覺到了嗎?”

姜焱點點頭,“感覺到了,這是一部魔法法典,但是內容太過繁多,我沒敢繼續接觸就退出來了。”

老頭釋然的點點頭道,“也對,你現在甚至連魔法的大門都還沒有進入,過早接觸自然不好。”

說着,老頭看了看他那雙手上的鮮血道,“先跟我進來處理一下傷口,然後咱們來看看,你是否適合修煉魔法。”

……

一個小時後,姜焱意外的看着自己雙手,怎麼看都不像受過傷的樣子說道,“老爹,您這的好東西可真不少啊。”

“少廢話!”老頭搬過來了一塊灰色的石頭放在桌子上,拍了拍說道,“來,把手放在石頭上,感受一下元素的力量,看看你適合哪一種元素力量。”

“哪一種?”姜焱古怪的撇撇嘴,納悶的問道,“爲什麼非要是一種?”

“呃……這……”老頭揉了揉臉,含糊的說道,“好像自古以來,大家都是這做的。”

“啊?”姜焱愣住了,心想,“這是洗腦啊,絕對是洗腦啊。爲啥只能選一種?明顯是被人們一代代催眠了啊!不行,來自現代的我,怎能被洗腦?絕對不能啊!”

如此想着,姜焱走到了桌旁,將雙手放在了灰色石頭之上,開始用心的感受起了四周的元素力量。

“嘻嘻嘻!”


“哈哈……”

“嘿嘿……”


不片刻,一陣陣嬉笑聲傳入了姜焱的耳中。同時,他驚喜的看到了曾經出現在夢裏的七個小精靈。

“哈哈,原來是你們!我就說,咱們肯定還會再見的!”

這些話,姜焱並不是用嘴說出來的,而是用心說出來的。

七個小傢伙手拉着手,圍着姜焱轉啊轉。看着他們的身上所散發出的各種顏色,他忽然醒悟道,“原來,你們就是這空間裏的七種元素精靈?”

七個小傢伙笑着衝他點點頭,但很快,他們那可愛的小臉上就露出了一副爲難的神色,一絲不捨的感覺,傳到了姜焱的心中。

姜焱明白,七個小傢伙都是好朋友,不管自己選了誰,他們都很捨不得分開,當即便心中一軟問道,“咱們都是好朋友對嗎?”

小傢伙們點點頭。

姜焱又問,“既然是朋友, 霸道男友來追我 ?”

小傢伙們又點了點頭。

姜焱笑了,眼神柔和的看着他們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讓咱們成爲一輩子的好朋友吧,從此不離不棄,一個也不能少,如何?”

姜焱的這句話,絕對是發自內心的。他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在夢中,七個小傢伙幫自己脫離了失落的心境,他自然覺得很是親近他們。 此話一出,小傢伙們全都愣住了,一個個停在空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旋即便爆發出了一陣歡快的笑聲,化成七道彩光,同時衝入了姜焱的體內。

“轟——”

就在七個元素精靈沒入姜焱體內的同時,爆發出了一陣極爲強大的魔壓。差點就將措手不及的老頭,直接轟飛出去。

“呃……這傢伙……”老頭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姜焱囁嚅道,“哎喲,我滴個天,你是打算讓我老頭壽終正寢還是怎麼的……這刺激的……”

說着,老頭回手拎起桌子上的茶壺,仰脖喝了一大口,這才感覺好了許多。

半晌後,等姜焱睜開了雙眼,老頭趕緊問道,“怎麼樣,怎麼樣,掌握了哪種元素力量?”

“這個……”姜焱難爲情的撓了撓後腦勺道,“就……就是七種元素……”

老頭沒聽明白,以爲這小傢伙是想和自己玩神祕呢。看他那扭捏的樣子,當即便就不打算追問了。

“既然你已經掌握了元素力量,那就從今天開始修煉魔法力量吧,爭取儘快抵達初級學徒的境界。”

老頭端起海碗遞給姜焱,語重心長的說道,“記住,你現在已經不是當初的棄子了。你不需要揹負家族的使命,你只需要放開手,讓自己變得強大,再強大就可以了,懂嗎?”

“嗯!”姜焱重重的點點頭,心說,“我本來就不是當初的姜焱了,現在的我,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姜焱!”

於是,從這一天起,姜焱便開始在這神祕的垃圾站裏,按照法典開篇的內容,靜心修煉了起來。

每次,在他進入修煉狀態的時候,嘴角總是帶着微笑。因爲,只要他進入修煉狀態,七個小夥伴就會從他的體內跑出來,嘻嘻哈哈的在他身邊玩耍。

開始的時候,他只是覺得好玩。但是幾天下來,他忽然發覺,就在七個小傢伙開心玩耍的時候,自己的法力竟然在瘋狂增長着。

這一日,老爹照常跑出去拾荒了。修煉中的姜焱,心念一動之下,忽然想要再去看看那本神祕的法典。

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急於去翻閱法典。而是在將法典翻轉過來,看向法典的背面。

身爲穿越者的他,早就習慣了從左往右翻閱。乍一看到這本從右往左翻的法典,還真有些不適應。

“先看看最後寫的啥吧,一般書籍的最後幾頁,都會有一些經典語錄之類的總結語。”

想到這裏,他就翻開了法典的最後一頁。

果然,當他看到最後一頁上面的內容時,心中頓時狂喜起來。

“魔法一途,全由於心。之所以會有各種咒語的出現,其實只不過是爲了引導後人,而並非限制。發展到後來,魔法終歸還是要收發隨心,與元素力量達到平衡,而非控制。”

話不多,只有這麼短短的一段。

但是,姜焱卻感覺遇到了知音一般。畢竟,他是一個穿越者,而非這裏被洗腦的修煉者,只會循規蹈矩的修煉。

喜歡自由的他,自然不會願意被那些繁雜的咒語所限制,只會按照咒語去使用固定的魔法。

想通這一點後,姜焱將法典翻轉回來,開始一篇篇快速的翻看起來。

這一次,他並沒有去理會那些咒語,而是主要看插圖。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咒語只會是一個限制他發展的枷鎖。倒不如直接記住插圖上的魔法形式,從而使其變成自己的魔法形態。

這一看,他就直接將法典從頭翻到了結尾。越往後看,他是越乍舌。因爲,法典到了後面的時候,每一個法術都有着毀天滅地的能力。

看看那大範圍攻擊魔法,地震術。還有那要人命的星隕,融化一切的天火……

“你們感受到了嗎?你們說,咱們能達到那種強大的境界嗎?”

姜焱將自己所看到的內容,分享給了小傢伙們。

小傢伙們面面相覷片刻後,全都擁了上來,抱住姜焱一陣的摩擦。同時,他們傳遞給了姜焱一個堅定的信念,“只要你對我們有信心,我們就會陪你走到那一步。”

“謝謝,謝謝你們。”姜焱由衷的道了聲謝,感動的說道,“那就讓咱們一同努力,爲了達到那個目標,加油!”

說完,姜焱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小傢伙們心領神會的湊了過來,紛紛將小手放在了姜焱的手背上。一時之間,姜焱被七彩光芒環繞,魔力的增長的速度,似乎又快了幾分。

一個月後……

老爹剛剛拾荒回來,就看到一道七彩光柱,從木屋之中沖天而起。


大喜之下,放下揹着的**袋,快步衝進了木屋中欣喜的大笑道,“哈哈,你小子可以啊,一個月,僅僅一個月就達到了初級學徒的境界。不錯,不錯啊!”

“老爹!”姜焱笑着睜開了雙眼,由衷的說道,“如果不是您救了我,也不會有現在的我,謝謝您。”

“行了,你這孩子,廢話怎麼這麼多。”老爹不滿的擺擺手道,“都是一家人了,說那麼多廢話幹嘛!對了,爲了慶祝晉級,下午你就跟我出去拾荒吧。”

“好啊!”姜焱欣然答應,他可並沒有因爲老爹是個撿破爛的,就會嫌棄對方。對於一個懂得感恩的人來說,絕對不會去在乎對方的身份。

下午,當老爹憑空拉開一道門的時候,第一次見到這場面的姜焱頓時震驚了。

“走吧,別大驚小怪的。”拍了拍姜焱的肩膀,老爹說道,“這道門是我的特殊能力,可以通往一些特別的地方。只不過,目標地點卻是隨機的,不進去的話,我也不知道里面會是哪裏。”

姜焱默默的點點頭,跟着老爹一同走進了大門。

“呃……這……這裏是……”

當兩人走進大門,出現在一片荒蕪之地的時候,老爹頓時瞪大了雙眼驚呼道,“這裏是衆神戰場啊!小子,沒想到你的運氣會如此之好……”

“衆神戰場!”姜焱可是一個穿越者,一聽名字他就能想到這個名字背後的意義。 衆神戰場,顧名思義,那可是曾經衆神戰鬥過的地方。要是能從這裏撿到一些什麼東西的話,絕對都是神級的極品!

一老一小對視一眼,全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火熱。

“哈哈,去吧,臭小子!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在等着咱們!”

老爹大手一揮,二人便漫無目的的開始尋找起來。

看看那巨大的神族骸骨,還有那巨大的機甲殘骸,老爹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他恨不得一口氣把這裏的寶貝全都搬空,可惜,自己卻沒有那麼大的空間袋來存放。

不過,這個問題似乎並沒有困擾他太久。

“老爹,快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姜焱撿到了一枚佈滿灰塵的徽章,小跑着來到了老爹身邊。

“這,這是空間徽章!”老爹接過徽章擦了擦,頓時驚喜的說道,“哈哈,臭小子,你的運氣真是太好了,老爹我正在發愁的時候,你就送來了這個東西。”

“對了,這個徽章就先送給老爹如何?這裏有這麼多好東西,要是沒有這個東西的話,估計咱們帶不走多少。”

“好啊!”姜焱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點頭說道,“我這條命都是老爹給我的,一枚空間徽章,當然沒有老爹重要啦!”

“好小子!”老爹激動的點點頭,當即便用小刀劃破自己的手指,將一滴血滴在了徽章之上,並且將自己的魔力灌入其中。

下一秒,徽章散發出了一股彩芒後,自動飛到了老爹的胸前消失不見了。

“好東西,好東西啊!”老爹稍稍用意念探查了一下,隨即大喜道,“走,繼續找寶貝去,這下,咱們可不怕有寶貝沒地方放了!”

於是,二人尋寶隊就開始掃蕩起了衆神戰場。

兩個小時後,衆神戰場內開始雷聲滾滾滾,暴風肆虐,儼然一副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的景象。

轟——

遠處的天邊,一個高大的身影忽然憑空出現,並朝着姜焱他們這邊急速墜落。

“不可能,這個地方爲什麼會有這樣的小傢伙出現!”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