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生啊!來,坐吧!坐吧!來了有幾天了是吧!工作怎麼樣?捋順了吧!?”吳縣長臉上帶着笑,手裏夾着一支香菸。卻是明顯的感覺到這種笑有些牽強!

“吳書記!這幾天還行,跟縣委的人都熟悉了一下。不過,我這個副縣長當得有些突然,看得出來不少人都感到意外!所以,很多關係我得慢慢的疏通!不過,用不了多久,我想就會好的!”福生點了一下頭的說道。“哦!我聽說這幾天你跟王一貫和艾縣長走得很近!不會是因爲王一貫幫了你的大忙,你想感恩於他吧!?”吳書記忽然的

“吳書記!這幾天還行,跟縣委的人都熟悉了一下。不過,我這個副縣長當得有些突然,看得出來不少人都感到意外!所以,很多關係我得慢慢的疏通!不過,用不了多久,我想就會好的!”福生點了一下頭的說道。

“哦!我聽說這幾天你跟王一貫和艾縣長走得很近!不會是因爲王一貫幫了你的大忙,你想感恩於他吧!?”吳書記忽然的說道。聽得出來,吳書記對福生有些不滿意了!

“感什麼嗯啊!這個王一貫就是不能給他笑臉!當初我找他幫忙,被他索去幾萬塊!過後還像是我欠他多少多似的,總是想着法的要人情!還有艾縣長在中間瞎攪合,我也沒辦法,便請他們吃了兩頓飯!不過您放心,我永遠是您的這邊的人!等以後不管開什麼會,您讓我舉手,我就舉手!” 賽亞人時代


“這就好!我也知道你剛來,開展工作比較困難!不過你放心,上次我帶去你們村的那些人都是我的人,他們肯定會支持你的工作。但是,艾縣長這邊的人也是不少,我們需要……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明白!明白!”

“嗯!福生!什麼事你放心去做,我在後面給你撐腰!什麼事絕不會讓你孤立無助的!”吳書記點了點頭的說道。

“吳書記!我是一個副職!又是主抓農業的!如果說下邊的各個鄉鎮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做主,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不過,縣委裏邊,我似乎還沒有那麼大的權勢!所以說,吳書記!有些人我們該拉攏的就拉攏,爭取過來最好!兩個月之後還拉攏不過來的,我們再想辦法讓他們換一換位置!您說,這是不是比直接的分立兩派對着幹要好一些!”福生試探的問道。

“嗯!”吳書記向沙發上面一靠,深吸了一口香菸,心說福生這個小子還挺聰明,想要讓他直接的和艾縣長分立還不太容易!哼!我難道會讓你牢牢地坐穩之後,再倒向王一貫。到時候我拿你啥辦法也沒有麼?哼!

“福生!你說的也對!不如這樣,宣傳辦的副主任史春豔和王一貫的關係走得太近了,縣委有什麼事情她第一個會告訴王一貫。你首先想辦法將她拉攏過來!或者……你燒第一把火!嗯!”

“吱!”門忽然開了,祕書張聰端着一壺茶走了進來。

“福縣長!喝壺茶吧!”張聰笑着說道。

尼瑪!分明是端茶送客啊!嚓!跟老子玩這套!福生心裏面暗自的罵了一句。急忙的站起身說道:“吳書記!沒什麼事我就先出去了!” 從吳書記的辦公室裏出來,福生暗自的合計,吳書記這個老狐狸還真的是老謀深算,竟然害怕自己被艾縣長等人拉攏過去,故意的讓自己去拔王一貫這個老虎的鬍鬚,這樣一來自己必定會失去艾縣長和王一貫的支持,然後也就必須死心塌地的靠在他的身邊,替他賣命了。哼!既然想利用我,又不信任我!尼瑪的!在這種人面前還真的如微微所說的,必須左右逢源纔可以啊!不然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哎呦!福生小老弟啊?呀!不對啊!應該叫福縣長了!呵呵呵!福縣長!怎麼被吳書記叫去了?有什麼指示啊?”

尼瑪!還真的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吳書記剛說完第一個拿史春豔燒着第一把火,史春豔就來了!也難怪,都在同一個大樓裏辦公,遇到也不是啥奇怪的事。


不過,史春豔這個女人以前也被王一貫帶着去過福生的度假村,和福生也算是熟了!這次福生上任副縣長之後立刻請客,也邀請了她,在一起喝了酒,知道他跟王一貫走的挺近。而且,這個老女人看到福生這個小年紀,長得也算是帥哥了,難免也有想吃嫩草的想法!所以也就沒把福生當做外人,所以一看到福生立刻笑嘻嘻的迎了過來,還格外親暱的張口叫了一聲小老弟!

“春燕姐啊!啥縣長不縣長的,你以後就叫我小老弟就行!我才上任,又年輕沒經驗,對一些業務都不熟。以後還希望春燕姐多多幫助呢!嘿嘿!”福生笑嘻嘻的說道。福生明白,就算是自己想要拿史春豔燒着第一把火,那也不能表面上得罪這個人。自己現在看似靠着大樹,其實一點根基都沒有,誰也得罪不起!一個不注意自己這個縣長就容易夭折了。

“哎呀!福縣長小小年紀還真的是謙虛!你現在可都是副縣長了,姐姐巴結你還來不及呢。嘻嘻!不過你放心,以後有不明白的事儘管的去找我,姐姐我一定全力以赴幫助你!對了!吳書記找你幹啥啊?”史春豔忽然的壓低了聲音問道。

福生一頓,王一貫的人那麼多,雖然不知道吳書記爲啥非要拿史春豔開這第一刀,但是,自己必須掌握好一個度,把這事圓滿的解決掉!於是眼珠一轉的說道:“沒啥事!吳書記就是問一下我才上任,這工作習慣不!作爲領導關係一下下屬唄!嘿嘿!吳書記這個人看起來還是挺隨和,挺好的!”

“吆!福縣長!那……姐姐我也關心一下你?晚上,別回家了,我請你吃飯怎麼樣?”史春豔忽然浪吧丟的瞄了福生一眼,放低了聲音的說道。

“嘻嘻!春燕姐!我可是知道你可是王一貫這個大老虎面前的紅人,你跟我走得這麼近,別被王一貫知道了再扒了我的皮!我可沒這個膽子!”福生嘻嘻一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史春豔跟着王一貫的事也不是啥祕密了,所以福生照這個藉口推脫實在是高明得很。

“我去!你怕他幹嘛?以前他還算得上是個猛虎,現在,不過是紙老虎一個!縣長都不是了,回家成了小白人一個。用不了多長時間,自己還不自生自滅銷聲匿跡了!也就是姐姐我倒黴,沒有趁着他在勢的時候把自己這個副職變成正的!白白的在他身上浪費了那麼多!”史春豔憤憤的說道。

福生猛然的心中一動,這個娘們純屬是個牆頭草隨風倒,那自己何不在她身上多多的做些文章?

“春燕姐姐!這裏可是走廊,說話可不方便!不如,我們中午出去喝茶,好好的聊聊!”福生壓低了聲音的說道。

“中午啊?中午那麼短的時間能幹啥啊?不如我們晚上吧?”史春豔福生被以爲自己的紫色打動了,想跟自己進一步發展。眉毛一挑,眼睛對着福生咔咔咔的送了一大堆的秋波!

“嘔!”福生差點沒吐了!心裏面暗罵:大嬸!你別騷了行麼?像你這種貨色也就王一貫那貨能看得上!中午那麼短的時間??嚓!你還想幹點啥啊?

“福縣長!你的電話!”忽然,宋微微出現在走廊裏,對着福生喊道。

“哦!馬上來!”福生急忙的應了一聲,轉身又對着史春豔說道:“春燕姐!中午,對面的如意樓啊!”

“真的中午啊?那……好吧!”史春豔極不情願的點了一下頭。中午,去掉吃頓飯的時間,切!這小哥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

“微微!誰打的電話啊?”一回到辦公室,福生立刻的問道。

“誰的電話也沒有!你跟那個悶騷的娘們在走廊裏說啥呢?竟然的說了這麼長時間?”宋微微嘟着嘴,十足的醋味!

“呵呵!這個你也介意!吳書記讓我找她的材料,拿她燒第一把火!但是,你也知道她可是王一貫的情人,沒那麼好對付的!所以我按照你的意思,來個左右逢源!我先約她吃中午飯,看看是不是能夠將她拉攏到吳書記身邊去!着新官上任的三把火我們不準備燒,這也是我們的計劃是不是!這個你還吃醋啊?”福生笑嘻嘻的對宋微微說道。

“哼!這個悶騷可是騷得很!你把她拉攏到誰身邊我都不管,就是不能拉攏到你自己身邊來!不然我饒不了你!”宋微微嘟起小嘴撒嬌的說道。

“切!他怎麼能夠跟我們小薇薇相比,再說這種女人我怎麼能看得上?你也太小看我的眼光了!如果你不放心,中午我們一起去怎麼樣?我要讓她在你面前自慚形穢!嘻嘻嘻!”福生一把將宋微微摟了過來,在宋微微的臉上親了一口。

“去!貧嘴!還是你自己去吧,有些話說這方便!這樣,你跟我說說剛纔吳書記找你都是怎麼說的。”宋微微拉着福生問道。

福生便把和吳書記的談話描述了一遍,兩個人在一起又商量了起來。


中午,縣**對面的如意樓,一個小單間裏面,史春豔脫下了外衣,露出來自己自認爲很是迷人的那件粉紅色又有些半通明的小衫,透過小衫隱隱可見裏面白皙可人的玉兔。尼瑪!真空上陣?? 史春豔特意的打扮了一番,等在瞭如意樓的單間內,透過窗子看着對面的縣**大院。心裏面暗自的罵着:這個死小子,既然約了我卻不早點出來。哼!本來時間九短,也不知道抓點緊!

福生出來了,擡眼看了看對面的如意樓,穿過馬路,直接的走了過來。史春豔面色一喜,急忙的掏出來小鏡子,對着鏡子又似一番修飾,確定沒什麼瑕疵,這小模樣雖然比不上十、八、九的小姑娘嫩,卻也是豔壓一羣了。雙手將自己胸前的兩座山向上託了託,還好,透過小衫隱隱可見那兩顆豆豆!雖然……有些下垂!咳咳!不過還不錯滴!


“呀!春燕姐早來了!”福生一進來,立刻的打了一聲招呼。不過瞬間便看到了史春豔那有些誇張的裝扮,嘴都沒有合上便猛然的一愣。

史春豔看到福生盯着自己的胸前,傻愣的樣子,心裏面一陣歡喜。心說自己算是成功了,你看把他給迷得,一下子忘了北了!

“福生小兄弟!愣着幹啥,過來坐啊!看看我點的菜合不合胃口,想吃點啥咱在點!”史春豔一邊的跑着媚眼,一邊的說着。一邊的伸手指了指桌子上的菜。

“這個是開邊蠶蛹,很大補的!人家說吃一個蠶蛹就比吃兩個雞蛋還補呢!嘻嘻!這個是牛郎織女!可是好東西哦!不要說得那麼清楚你也懂的是吧!?”史春豔一邊的介紹着菜名一邊的飛過去一個浪浪的媚眼!

福生渾身一哆嗦,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有一套!穿的是真空上陣,吃的是大補滋潤!你妹的!還真的想在這吃飯的時間裏面乾點啥啊?這也太那個了是吧!

“哎呀!你還愣着幹啥啊?房間裏熱,把衣服脫了,坐吧!看你這傻樣!”史春豔一伸手拉着福生就要幫着福生脫掉上衣。

“我……我自己來吧!”福生急忙的向旁邊閃了一下,自己將上衣脫掉了。

史春豔瞟了福生一眼,拉着福生坐在了自己的身邊。打開了一瓶啤酒,給福生倒滿一杯,然後又給自己滿上!

“春燕姐!本來是我想找你跟你好好的聊聊,有……有件事我還想跟你說呢!……”福生有些不會了,早知道這樣還真的帶宋微微過來好了。

“小老弟!工作上的事先不急着說!先陪姐姐喝酒!你看看姐姐今天打扮得夠漂亮吧?今天我可是特意的爲你打扮的!來吧!陪姐姐走一個!”史春豔不等福生將話說完,端起酒杯便和福生碰了一下,一仰脖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啊……那、那喝酒!喝酒!”福生只好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呀!老弟!你這是幹嘛呢?怎麼就喝了那麼點啊?不行、不行!你都跟我碰杯了,必須的幹了才行!快,全部喝下去!不然我可不答應!”史春豔一邊的說着一邊的竟然站了起來,靠在了福生的身上。搶過來福生手裏的酒杯遞到了福生的脣邊。尼瑪!這個浪勁就別提了!

“春燕姐!春燕姐!我……我自己喝、我自己喝就行了!”福生急忙的推開了史春豔的手,自己一仰脖將剩下的酒全喝了下去。

“老弟!你吃口菜!嚐嚐這個,這牛鞭可是大補的東西!是個男人都喜歡!嘿嘿!”史春豔夾了一塊牛鞭遞到了福生的嘴邊。

“我……我我自己來!我自己來!”福生徹底不會了!有點慌了手腳。

“看你!還當過鎮長,還開度假村!這麼一點小陣勢就慌了?我就不信,你就沒有借權勢偷過腥,開過葷!嘻嘻!你和你身邊的那個宋祕書就沒有那個關係?切!”史春豔看着福生緊張的樣子,撇了一下嘴說道。

“我……咳咳!春燕姐!我是我找你是想說件別的事!……”

“我不跟你說!我只要聽你說跟那個宋祕書到底有沒有啥關係?嘻嘻!不說也可以,不過得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史春豔一伸手抓向了福生的褲襠,又說道:“這東西我一看就知道你有沒有過情人!你行不信?嘻嘻!”

“春燕姐!你別……別這樣!這次來我是想告訴你,吳書記想動你的注意!”福生急忙的推開史春豔的手,急切的說道。

“啥?你說啥?你再說一遍?”史春豔一聽一下子鬆開了福生,瞪着眼睛問道。

“春燕姐!吳書記跟我透漏想要調整縣委班子,你……你是他調整的第一個目標!所以我才約你出來吃飯,想跟你說說這個事!”福生呼了一口氣,尼瑪!這個娘們,真猛!長舒了一口氣,伸手夾了一個蠶蛹扔進了嘴裏。

“尼瑪!這個老東西,完了我一年多,現在說翻臉就翻臉!不給我個正職也就算了還想動我?太他媽的不是人了!”史春豔忽然的罵道。

“噗!”福生剛剛給自己倒滿了一杯酒,端起來剛喝了一口,聽到史春豔的話全噴出來了。

“姐!你……你說你跟吳書記也有過那……那個?”

“那個啥啊!有啥不好說的!我跟了他一年多呢!尼瑪的!結果這個老東西啥也不敢做主,縣委王一貫這個副縣長說了纔算!於是我有投奔了王一貫的懷裏!後來,來了艾縣長,大張旗鼓的整頓,結果王一貫也不敢立刻將我調到正職上去了。好不容易艾縣長被整走了,我終於來了希望,再去找王一貫,王一貫立刻答應了。可是,還沒等將我提升,王一貫也下去了!現在吳書記竟然還想要搞掉我,你說……你說姐的命怎麼這麼苦啊!嗚嗚!”史春豔哭了!

福生心裏面猛然的一陣好笑,尼瑪!怪不得吳書記第一個要拿史春豔說事,原來是生氣這娘們移情了跟別人好了!讓自己對付史春豔,即觸碰了王一貫這個老虎的鬍子,又給他自己出了氣。尼瑪的!還真的是一箭雙鵰。

“春燕姐!春燕姐!你別哭啊!我跟你說這事,不是就想讓你有個準備,咱們再想辦法麼!”

“還能有啥辦法?他想動我就是沒念舊情,我以後算完了!嗚嗚!”

“嘿嘿!春燕姐!我倒是有個辦法,不如趁他還沒有動你之前,你全裝作啥也不知道。再去找他,重敘舊好!嘻嘻!不過,忙完了王一貫那邊再去忙吳書記這邊,來回的似乎很累哈!嘿嘿!”福生忍不住笑了起來。 “嘿嘿!春燕姐!我倒是有個辦法,不如趁他還沒動你之前,你全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再去找他重敘舊好!嘿嘿!不過,忙完了王一貫這邊忙吳書記那邊,似乎來回的很累哈!嘿嘿!”福生壞壞的一笑,說道。

“福生小兄弟!這樣子還真的是個好辦法啊!那我今晚就去找吳書記!爲了自己的飯碗,辛苦點累點也沒啥哈!”史春豔一聽忽然的擡起頭,不在抽泣了!

“暈!”福生真的是服了!這種辦法她也能接受?還真的不在乎這些哈!不過,話說回來了,反正都是老情人,嗯……!

“春燕姐!你吃東西!吃完了我們趕緊的回去上班!一會我再去找吳書記,跟他說說你的好話!當然,啥事還得靠你自己努力!嘿嘿!”福生咕咚的喝了一口啤酒,吧嗒的吃了一口菜!

“真的要趕緊的回去啊?我們……我們還什麼都沒做呢!?小老弟!要不……”史春豔擡頭看了看門口,見沒啥動靜,又回頭低聲的說道:“要不我幫你吹個簫吧!吹簫我可是一流的!”

“咳咳……!”福生差點沒噴了!急忙的伸手捂住了口,緩了一下低聲的說道:“春燕姐!留着點精力,晚上還要超常發揮呢!伺候好吳書記纔是你的任務!”

“切!我知道你是嫌我年紀大了點是吧!不過,我可告訴你,我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年輕有啥好?啥都不懂,毛毛草草的就完事了,有些情趣都發揮不出來!你讓她們這麼穿她們敢麼?哼!”史春豔伸手託了託自己的胸,不屑地對福生說道。

“嗯!她們還真的就不敢!要不怎麼說春燕姐您是個潮流女人!你還是韻味猶存的成熟魅力的女人!只要你對着吳書記和王一貫那些老傢伙微微一笑,小身子那麼一抖,他們啊!一準的臣服在你的裙下!”福生忍着笑捧着史春豔說道。

“那是當然!我春燕姐……哎!福生!你的話的意思好像是說我只能夠迷惑那些老傢伙啊?你什麼意思?”史春豔正得意忽然的明白了福生話裏似乎有話,故作嬌媚的瞪了福生一眼,問道。

“沒啥!我口誤!口誤!春燕姐!我們喝酒!來我幫你加菜!”福生急忙的笑嘻嘻的站起來,給史春豔夾菜賠罪。

午飯吃過,福生先自離開了如意樓,史春豔等福生進了縣**才款步走了出來。這是福生說的,不能讓吳書記看到,不然吳書記妒火再升,那她就死定了!

福生回到了辦公室,宋微微早就回來了。食堂裏面吃飯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福生!回來了!談的怎麼樣?”宋微微一見福生進來,立刻站起來問道。

“搞定!這個老女人還真的是胸大無腦!簡直佩服到家了!就這個樣子還總想着自己成爲正職呢!呵呵!讓他當正職那就是禍國殃民!”福生憤憤的說道。

“呵呵!看把你氣的,你有才,你不禍國殃民!所以才讓你來當這個副縣長啊!我們縣以後的希望就寄託在你這個大才子身上了!來!喝點茶水吧!”宋微微倒了一杯茶水送了過來。

“我的才華還不都是老婆栽培的好!嘻嘻!”福生笑嘻嘻的在宋微微的臉上捏了一下!隨後忽然又頗有感觸的說道:“唉!當初都沒有想到,原來官場竟然是這麼複雜!能在官場混出來點成績還真的是不容易!難怪艾縣長當初那麼能幹,結果都沒能站穩腳!”

“呵呵!現在知道也不晚!憑我們福生大縣長的腦力一定可以大有作爲的!我一定永遠支持你!等你當了省長我都給你的那個祕書!嘻嘻嘻!”宋微微笑了起來。

兩天之後,福生猛然的發現了一個現象。史春豔的臉上春光燦爛了,每天都是很高興的樣子,而且進出吳書記的辦公室的次數也多了。唉!吳書記實在是很忙啊!不過不管怎麼說,吳書記這邊暫時沒事了,福生心裏面高興。

“叮鈴鈴!”一陣電話鈴聲,福生伸手掏出來手機!號碼顯示是臨江市公安局黃寶軍黃局長打來的!

“黃局長!哈哈哈!怎麼這麼清閒想起老弟我來了!”福生急忙的接聽了電話。自己現在好歹也是副縣長了,說話的語氣自然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恭維的樣子了。

“福生啊!這個週末我們約了一些人準備去你的度假村玩,到時候你可要好好的安排一下哦!這次可是玩的大, 我家王爺會作妖 !你可不能弄得太隨便了!”黃局長在電話裏說道。

“玩的這麼大啊?那……那要不要我把王一貫給你們拉着?這個傢伙可是好這口!準能陪你們玩的盡興!”福生忽然的想起了王一貫,這個傢伙不當縣長了但是那就是有錢!應該讓他掏出來點纔對!

“好啊!你知道我們這些人現在不在乎輸贏,就是想玩得盡興!高興一下!哈哈!到時候你安排吧!一定要節目豐富,別到時候給我掉價!讓他們說我怎麼介紹了這麼一個地方去!啊!”

“好!你就放心吧!一準讓你們滿意!”福生掛了電話。心裏面忽然的一陣竊笑。呵呵!自己可是好久沒玩牌了,這次看來也該活動活動手了,不然,慢慢的都手生了!

“福生!誰的電話?”宋微微從門口進來,剛纔在門口他聽到了福生打電話。

“黃寶軍打來的!這個週末他們要來度假村耍錢!哼哼!我正好也準備弄點錢打通一下上邊的關係呢,機會就來了!這次我要拉上王一貫!”福生得意的一笑,說道。

週末!兄弟度假村門口駛來了二十幾輛豪車!不用看人,單一看這些車就知道來的都不是一般的豬!

黃寶軍從車上下來,福生急忙的迎了上去!

“黃局長!你好,你好!…………黃局長!有啥特殊的指示沒有?”握了握手之後,福生低聲的問道。

“都是各個大財團的老闆!也有幾個市裏面的領導!安排幾個美女伺候着就行了!先喝酒,喝得高興了,再耍錢!呵呵!來!我給你介紹!”黃寶軍拉着福生給他介紹從車上下來的這些高官大款們。 “黃局長!這次來的人似乎都不簡單啊?這些高官都是實權派的,並且似乎是沒帶多少東西!而那些老闆們,一個個的大皮箱可是很沉!都是現金吧?呵呵!這裏面是不是有啥名堂啊?”福生引着所有人進了度假村,低聲的對着黃寶坤問道。

“呵呵!老弟!聰明瞭啊!跟你說吧,市裏今年的一些項目可是都過去了,來年的新項目可是都已經有規劃了。這些老闆可不是單一的來賭錢的!他們是奔着這些項目來的!當然,這些可都是內部消息,不能傳出去!都做縣長了,你能明白的!啊!哈哈!”黃寶坤也不遮掩,跟着福生說道。

“哦!”福生點了一下頭,你妹的!原來是這麼回事!嗯!還真的是長見識了!現在送禮都換着花樣了啊!

“叭叭!”兩聲車喇叭聲音,一輛轎車駛進了度假村。

“王一貫來了!我去迎迎他!”福生回頭一看是王一貫的轎車,急忙的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