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胡漢三又回來了!”

“人呢,我回來了!怎麼沒有人啊?”傅孤白小心翼翼的從黑洞之中探出,發現周圍沒人後才失望的整個身子走出來。丫的,我都離開了竟然沒有人在?哎,人去樓空,那幾個傢伙不知道在不在,也不知道我到底走了多久。“有沒有人啊!”傅孤白大聲吶喊。“哇——哇——”除了頭頂上幾隻飛過的烏鴉外,沒有任何人迴應傅孤白的話,

“人呢,我回來了!怎麼沒有人啊?”傅孤白小心翼翼的從黑洞之中探出,發現周圍沒人後才失望的整個身子走出來。

丫的,我都離開了竟然沒有人在?哎,人去樓空,那幾個傢伙不知道在不在,也不知道我到底走了多久。

“有沒有人啊!”傅孤白大聲吶喊。

“哇——哇——”除了頭頂上幾隻飛過的烏鴉外,沒有任何人迴應傅孤白的話,周圍的景色似乎比傅孤白離開前更加的鬱鬱蔥蔥了。

“真真沒有人?”傅孤白狐疑的走了出來,神識在整座無盡大山搜查起來。

半晌後,傅孤白才失望的收回神識,喃喃道:

“靠!還真沒有人!”

傅孤白怎麼都想不通,自己才離開多久,就出現了這種蛋疼的事情! 傅孤白現在需要搞清楚一個問題,自己到底是離開多久了,纔會把這個無盡大山變得這麼鬱鬱蔥蔥,但是這邊沒有人,也是根本沒有辦法問出答案的。

“爲什麼連蟲子也沒有?好歹樹木都這麼旺盛了,至少也有樹妖吧?不對!樹妖!”傅孤白突然驚覺,冒出一個想法,樹妖他可不是有認識的嗎?想到這,傅孤白忍不住激動了一下,開始大聲吶喊了起來:

“喂,老樹苗,在不在!在的話回話。”

“呼——呼——”只有風颳過的聲音迴應着傅孤白。

“靠,這傢伙好歹也是樹王啊,紮根的,才什麼時候就給老子喬遷了?”傅孤白撓撓頭,那些老傢伙跑哪裏去了,聯繫方式都沒有留下一個。

聯繫方式?對啊,按理說,應該會留下幾個聯繫方式纔對吧?

傅孤白又想起來了,好歹是熟人了,自己離去前這些傢伙肯定是在的,那麼爲什麼會離開纔是一個問題。

傅孤白沒有將問題考慮到老天爺的問題上,雖然說是新人,但好歹也是老天爺,應該不會把他送錯地方吧?或者,送錯了時間段?

傅孤白沒有想到這個地方,那傢伙真的送錯地方了!

“有人?”傅孤白突然感覺到一股生命的氣息。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額,下一句,下一句是什麼呢?”一個聲音在傅孤白的周圍,然後一個矮小的身影旁若無人的走了出來。

“兔子?”傅孤白認出了那個熟悉的身影,但是又有些陌生啊,這是迷你兔子吧?

“誰叫我?”那只有些迷你的兔子茫然的轉頭,不知道誰在叫他。

“我啊我啊!你不認識了?”傅孤白趕緊跑上前去,雖然不知道這個傢伙是怎麼瞞過自己的神識掃描的,但有人來就可以了。

“你是誰?”那隻人立起來兔子狐疑的看着傅孤白,也不知道這裏怎麼會出現人類。

“我靠,真不認識我了?貴庚啊?”傅孤白突然想起老天爺是不是把自己送錯了地方?這隻迷你兔子……真的是那兔子?

“哪裏來的人類?”那隻兔子警覺的看着傅孤白,已經將傅孤白列入壞人那一項了。

“……”這貨真的不認識自己了。


傅孤白心理想到,既然時間或許已經到了兔子的童年時光,青春期,那麼萬年前都是算早的了,也不知道兵域在不在。

“算了,我自己去別的地方看看吧。”無盡大山此刻荒涼的很,但是天地靈氣卻非常的充足。

“喂,你別走!”青春期的兔子看到傅孤白要離開,趕緊吼了一聲,周圍頓時出現幾隻小動物,玄武,老鷹,樹苗人,還有遠古蝸牛。幾個老傢伙剛纔喊了那麼多聲都沒有迴應,現在兔子叫一聲就出來了,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

“嘖嘖,就你們這個等級?也妄想擋出我?好歹也是一代兵主啊!”傅孤白哈哈笑着,撕開空間離開了,那些傢伙連巔峯時期都沒有達到,不對,應該說還是處於成長期,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傅孤白也不隨便欺負他們,直接離開了,留下他們面面相覷。

“好厲害的人類,什麼時候無盡大山來了這號人物?兵主?這個名頭有些熟悉啊?”玄武疑惑的看着傅孤白離開的方向,他們也知道自己的速度是追不上對方,索性也就聚在一起捉摸起來。

“兵主?難道是這些年新晉的門派兵域?”遠古蝸牛對於兵主這個名頭也略有耳聞,想起了最近新晉的門派兵域。

“可能啊,這個兵域兵主爲什麼來我們無盡大山?”老鷹皺着眉頭,忍不住道。

“算了,離開都離開了,剛纔來的時候還問我是不是認識他,這傢伙肯定是瘋了。”兔子有些無所謂的說道。

……

而傅孤白剛纔離開的試煉之地。


“咦,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一個熊孩子坐在自己的房間裏,看着眼前的遊戲機,目不轉睛的盯着屏幕,嘴中突然嘀咕道。

“算了,等到時候再去看看,反正那個叫什麼傅孤白的是天境,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

……

“兵域應該還沒有換位置,孽龍應該還沒有孕育出來,不對,既然我來了,那天下間的第一縷孽氣不是在我這邊?是不是要我再分化一點出來?然後封印?這樣纔是歷史正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蛋疼了,估計兵主早就把那個什麼孽龍封印了,這肯定是沒我的事情了。”傅孤白漫無目的的飛行着,思考着,想來想去,遠古大派估計是沒有神虛教和天機谷這幾個了,劍宗都是從兵域分化的,肯定也沒有,而現在是萬年前,高手應該很多的,但是現在怎麼沒看到?都跑到哪裏去了?

傅孤白納悶的東張西望,可惜沒人搭理他,因爲很荒涼,安靜得沒有一絲一毫的人煙,經過的那些蠻族也根本沒有衍生出來。

“見證物種起源?”傅孤白搖搖頭,現在肯定有人類的,說不定還發展到不錯的程度了,不然那麼多修真門派是哪裏來的?

“先找到兵域再說!”按理說兵域應該是之前那個地方,因爲當初金手指也是那邊找到的。

想到這,傅孤白不再猶豫,朝着兵域的方向飛速馳騁起來。

……

“應該沒有人認識我吧?”傅孤白躲開了守衛的兵域弟子,看着有些生澀的兵域,忍不住的噓唏起來。

“哪來的小子?難道不知道這裏是兵域禁地,普通弟子不能進入嗎?”就在傅孤白噓唏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被發現了?

傅孤白也不知道自己是走到了哪裏,剛纔還漫無目的的飄着,現在就到了禁地,真是始料未及啊。

“這裏是禁地嗎?”傅孤白看着自己所處的位置,似乎是當初廢棄的試煉之地啊?而且,這裏還沒有荒廢被封印起來嗎?意思是說,孽龍還沒被處理掉咯?不對,如果被處理掉纔會有禁地纔對,所以……

孽龍已經被封印了,但是這裏已經作爲禁地存在了?

“我是新來的,我怎麼不知道這裏是禁地啊?”傅孤白裝作茫然不知的神色,暗地裏打量着這傢伙的神色。

“新來的?”那個叫住傅孤白的長老打量着傅孤白,皺起眉頭懷疑道:“作爲新來的弟子,怎麼連制服都沒穿好?不去好好練功,瞎逛什麼?庚金真元練到什麼境地了?用出來我看看。”

“哦,好的。”傅孤白點點頭,將體內的一絲庚金真元轉換成銀色,傳導在指尖。

“銀色的庚金真元?好精純!”那個叫住傅孤白的長老已經呆滯了,看到傅孤白釋放出來的那一絲庚金真元,如同明光一般,讓他禁不住的咋舌。

“你離開吧,好好修煉,這個禁地以後你就會知道了。”那名長老揮揮手,示意傅孤白可以離開了。

額,離開?現在嗎?反正無聊,都到萬年前了,把孽龍救出來吧,省的沒熟人蛋疼。

傅孤白心中打定主意,將孽龍救出來,正要將這個兵域長老打昏的時候…… 還有人?

傅孤白感覺到旁邊突然傳出氣息,高手的氣息!至少達到了天境!

也不知道是不是傅孤白與這個時代不符合,所以才感受不到這個時代的氣息,現在卻感受到了,因爲那人同樣與自己屬於天境高手。

“你下去吧。”就在傅孤白察覺到那個天境氣息的時候,那個天境高手也感受到了傅孤白,下一秒鐘就來到了傅孤白的面前,對着那名長老說道。

“域主,這……”那名長老遲疑的看着域主,明顯域主也是中意傅孤白,想要留下來問話的,可是這裏是禁地啊。

“我知道,你下去吧。”域主淡淡的說道,看向傅孤白,眼中的意味有些不明。

“是!”既然域主都說了第二遍了,那名長老當然是遵守,立即退了出去,還給傅孤白一個鼓勵的眼色,好好加油啊小傢伙!

“我不記得我兵域有你這麼一任天境高手,而且庚金真元還是如此的純粹。”等那名長老離開後,這一代的兵域域主就單刀直入。

“我是兵主。”傅孤白自然也有他的傲氣,和這一代域主可不能弱了風頭。

“我兵域的兵主不是你。”域主哪裏會被傅孤白唬到,直接開口道,氣勢已經暗暗凝聚。

“以後就是了,我穿越時空來的。”傅孤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會篡改歷史,反正來了就來了,要是有問題,讓那個傢伙解決就可以了。

“……”兵域域主可不會這麼容易相信傅孤白 話,氣勢開始凝聚了,看來他想要打一架再說了。

“沒騙你,我給你說清楚,因爲天境的天劫,我遇到了天道!”傅孤白及其裝逼的說出這句話,然後將事情的起因到結果都給兵域域主說了一遍。

說完後,傅孤白纔看向已經有些相信的兵域域主。

“姑且相信你的話,但我問你一句,你現在想要做什麼?”能夠混到域主的程度,他也不是笨蛋,仔細一想,也就信了一半。

“實不相瞞,這個孽龍是你封印的吧?”傅孤白看向了這個禁地的某一個角落。

“難道後來孽龍又出來爲禍蒼生?”域主一驚,看向了孽龍的方向。


“不是,我已經馴服了。”傅孤白指尖露出一縷孽氣,放在域主面前。

“那你來到底是何事!”看到傅孤白的那縷孽氣,域主才徹底的放鬆下來。

“我……”傅孤白很想說他很無聊,想要讓孽龍出來陪自己,不過這個理由或許太蛋疼了,還是不要說出來,省的那個傢伙一口氣順不過來死翹翹了。

“我不能說!”傅孤白堅決道,還是要裝逼一下嚇唬一下這個傢伙,雖然說孽龍現在的實力沒有被消弱,但是自己的實力度過天境天劫後已經更強了,根本不需要懼怕什麼。

“……”雖然相信了傅孤白,可惜域主還是猶豫是否讓這傢伙進去,因爲傅孤白始終是來路不明。

“進去吧。”猶豫了片刻,兵域域主還是答應了傅孤白,因爲他已經用一己之力就能夠封印孽龍,實力登峯造極,天下第一,區區一個傅孤白,他應該還是能夠搞定的。

“這麼爽快?”傅孤白看了那傢伙一眼,實力果然是很強大,還是進去看看吧。

傅孤白不再猶豫,走向了孽龍的方向, 反正以前來過一次,對此輕車熟路而已。

……

“啊哈嘍?”傅孤白第二次來這裏很熟悉了,旁若無人的叫了起來。

“誰?”孽龍十分深沉的聲音響起來,要不是傅孤白早就知道這貨不是男的,肯定被這個聲音唬住了,哪裏來的大魔王呢。

“是我,你肯定不認識我把?”傅孤白指了指自己,看向了被囚禁起來的孽龍,身形一晃就已經來到了孽龍的眼前。

“我不認識你的,人類都該死!”孽龍被封印很不爽,還是處於叛逆的青春期呢。

“嘖嘖,不要這麼說嘛。”傅孤白呵呵一笑,這傢伙太固執,現在的情商難怪沒有見長。

“你要作什麼!人類!”孽龍依舊是那麼深沉的聲音,還有對人類濃濃的厭惡。

“放你出來啊,不要老是想着什麼毀滅世界嘛,我帶你去遊戲世界就更好了。”傅孤白嘻嘻笑着,這傢伙不去耍幾天還是會這一付悶騷的樣子的,還是趕緊將這傢伙帶出去吧。

“……”傅孤白要放他出來,孽龍懷疑了,傅孤白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正要躁動着全身的力量來給傅孤白一次攻擊。

“咦,這個封印怎麼鎖得那麼緊?”傅孤白抓住鎖住孽龍的鎖鏈,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竟然還拉不開。

“你真的要把我放出來。”看着傅孤白的動作又不是做作,孽龍有些激動了,自己可以重見天日了?

“啊哈,你等等,我就不信這個還弄不開了。”傅孤白怒了,外面那傢伙也太不懂得憐香惜玉了,鎖了千萬年更年期都到了。

可惜無論傅孤白怎麼釋放技能,就是不能夠將鎖住孽龍的鎖鏈破壞。

“霸刀皇劍!”傅孤白召喚出自己的神兵利器,自己也是天境了,雖然外面那個傢伙筆自己強大了許多,但好歹同出一源,應該可以的!

傅孤白刀劍合一,全身的力量凝聚在鋒刃上,用盡全身的力量砍下去,從天境天劫的時候,就已經將全身的力量轉化爲了純粹單一的力量,完全能夠突破這個封印將孽龍解救出來!

鏗!

攻擊落在鎖鏈上,發出耀眼的光芒,但是此時,這個封印空間之中卻一道碎裂的聲音傳來。

“封印開了?”傅孤白有些激動,終於有人陪自己了,哇哈哈哈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