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厲害嗎?」鸞峰也是沒有想到。

「嗯,確實如此。但是,想要吸收那龍源晶之中的『龍源之氣』,卻是極為費力的,一小塊龍源晶就算是得到手,你要是沒有長年累月的淬鍊也是很難將其吸收分毫的。說到這裡,我想你也知道我為什麼請你來這裡了吧?」說這話的時候,那成霸天不住地在鸞峰的身上打量著,希望能夠看出些什麼端倪來。但是,卻是毫無所獲。「小子,

「嗯,確實如此。但是,想要吸收那龍源晶之中的『龍源之氣』,卻是極為費力的,一小塊龍源晶就算是得到手,你要是沒有長年累月的淬鍊也是很難將其吸收分毫的。

說到這裡,我想你也知道我為什麼請你來這裡了吧?」

說這話的時候,那成霸天不住地在鸞峰的身上打量著,希望能夠看出些什麼端倪來。但是,卻是毫無所獲。

「小子,明白。」

鸞峰沉吟片刻說道,「你老是想知道為什麼我能夠強行奪走你兒子成鐵龍身體之中的那一縷龍源之氣吧!?」

鸞峰說到這裡的時候,成霸天點了點頭,狐疑地看向鸞峰、秋水二人。

而秋水則是全身一震,不敢相信的地看向鸞峰,心想,他竟然可以直接掠奪別人身體之中的龍源之氣,這,簡直是龍星一大奇聞啊。

但是,這話又是從鸞峰的嘴中說出,她又不能不相信,於是,在秋水的心中,也是對鸞峰的來歷好奇起來。 成霸天的臉面也是有所繃緊地看向鸞峰,心想,這小傢伙身上定然是有什麼古怪的,要不然,那成鐵龍身體之中的那一縷已是被他淬鍊了有二十年之久的龍源之氣,也不可能就那麼輕易的讓這小傢伙強行奪走。

這也是為什麼,在成霸天得到了成鐵龍的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就叫他前往夏家,將鸞峰請來的原因。


「這個啊,晚輩我,的確是有些自己的秘密,但是,卻是不方便透露給您老,要是您老一定想要知道的話,恐怕還真的是難為晚輩了。」

鸞峰也不是不想把自己的秘密告訴這成霸天,只是他知道,這個秘密絕非尋常,要是告訴了他,再起什麼禍端,可就不好了。

本來他在龍星上面就是人生地不熟的,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那可如何是好啊?

況且,他尚未找到那張靜晨, 穿成犯罪證物怎麼辦

「你不說嗎?」

見鸞峰沒有要說的意思,成霸天也是一陣氣惱,但稍後還是慢慢地鎮定下來,心想,自己不問也罷,但是,這小子身上的秘密事關重大,就算自己知道了,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情。

「你老也別生氣,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要是都把自己的秘密傳揚出去,那對自己也是沒什麼好處的。」鸞峰笑著說道。

成霸天蹙著的眉頭,也是慢慢地舒展而開,之後,一想,這小子果然不一般,將來的成就恐怕就依仗那龍源之氣也會成為一方強者,現下要是自己對他出手,也不見得能夠戰勝於他(因為鸞峰得到龍源之氣的緣故,可以強行提升自己的等級),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交個朋友。

想到這裡,成霸天笑著道,「既然你能掠奪到那龍源之氣,我也有個秘密可以告訴你,但是,我希望你得到這個秘密之後,不可妄自告訴他人,要不然,可能會給我們雙峰城帶來禍端。」

「願聞其詳。」

鸞峰沒有想到這成霸天竟然這麼好說話。

但是,一聽他接下來的話,鸞峰也是在心想,是不是這成霸天想暗算自己,還是小心為甚。

「你可知道我們雙峰城的那個傳說嗎?」

成霸天沉聲說道,臉上一副古井無波的模樣,給鸞峰的感覺其人是那種老謀深算,深不可測的類型。

「不知道。」鸞峰迴應道。

成霸天看鸞峰的模樣,心想大概這小子還真不知道,於是,他兩手合實,沉聲道,「我們雙峰鎮是因左柱峰和右柱峰而得名。

而左柱峰和右柱峰的由來卻是在很多年前,天地巨變之後。

相傳,那時候風雲突變,雷霆萬鈞,天穹之上,爆響連連,也就在那個時候,忽然之間,兩塊巨石降落而下。

后歷經長年累月的變化,終於形成了兩座山峰。這也就是雙峰鎮的由來。

但這還不是最為關鍵的,接下來我所說的,才是最為重要的,而且是別人所不知道的。你可想聽?」

鸞峰正聽著,心想,天上忽然掉下兩塊巨石,這實在是有點隕石墜地的意思。但是,聽那成霸天說接下來的事情事關重大,鸞峰也是認真起來。

鸞峰點了點頭,旁邊的秋水更是滿懷期待。

秋水一直在北域最大的龍城之中生活,對外面的世界多有不了解,今日聽著成霸天的話也是十分的好奇。

而對於那「龍源之氣」她卻也是聽自己的父親創海天曾經說過,知道那龍源之氣極為寶貴,作用更是非凡。

成霸天看到鸞峰點頭后,道,「這『龍源之氣』說來還要追溯到我的父輩,大約是一百多年前,那時候,我的父親成吉山,在這雙峰城之中也是籍籍無名之輩,但卻是喜歡遊山玩水。

也就是在遊山玩水的時候,誤入到那左柱峰之中的一處洞穴之中。而正是在那裡他有幸得到了那捲『風雷變化龍』的功法捲軸,再有就是幾塊龍源晶。

說來以我父親的才智,對於功法修行可謂是一竅不通,但就是在那洞穴之中約莫幾年的時間,他自行摸索,竟然就從一個籍籍無名的小輩,直接成長為雙峰鎮赫赫有名的龍皇級別的御龍師。」

只怪月色太撩人 ,而得到那「風雷變化龍」的功法捲軸並成長著為一名龍皇級別的御龍師的時候,鸞峰和秋水無不吃驚。

要知道一名御龍師想要不斷地有所長進,除了本身的才智以外,最為重要的就是能夠得到前人的傳承,或者是深入到大宗派之中學有所成。

而成吉山卻是僅僅依仗那洞穴之中的功法捲軸與那幾塊龍源晶竟然修成了龍皇境界的御龍師。這已是十分的了不起了,更別說,像成霸天所述,那成吉山還不是多麼聰穎之人。

聽到這裡鸞峰才發現,原來要是真的能夠得到那些高級的功法捲軸,還有那龍源晶,對於一般的御龍師來說,簡直是天降橫財了。恐怕被砸死,也有人心甘情願。

「這麼說,後來, 邪氣小農民 ?」鸞峰滿是好奇地詢問道。

「這是自然,要是沒有我父輩,可能成家在這雙峰鎮難有立錐之地。」

成霸天笑著又道,「我說這話的意思,不是說我成家的背景多麼的強橫,而是要告訴你,那雙峰山之上可謂是一塊福地,也可以說是一處險惡之地。

而你卻是能夠直接吸收那『龍源之氣』,這就說明你與雙峰山之間存在著莫大的淵源。我告訴你這些,也只是想讓你知道,雙峰山之中還有可能存在著龍源晶。


而那龍源晶之中更是可能有你所需要的龍源之氣。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

鸞峰答道,「您老,是想讓我到那雙峰山之中一探究竟,看能不能碰到機緣,尋得那龍源晶,吸收到龍源之氣吧!不知晚輩所說,對與不對?」

「嗯。」

成霸天點頭道,「沒錯,我就是這個意思。想當年很多御龍師也都是知道這個消息,才前往這雙峰山之中的,但是,卻是並沒有像我父親成吉山那般有所收穫。

甚至於有的御龍師命隕在雙峰山。這也就是那雙峰山的厲害所在。

這幾年,對於雙峰山,外界的御龍師已是很少涉足了,不是因為他們害怕裡面的所在,而是因為從始至終他們也都沒有找到那所謂的龍源晶。

我想,你身懷辛密,說不定能夠有所得,這也算是你的福緣。」 聽到這裡,鸞峰趕忙下跪,拱手道,「多謝前輩指點。身為御龍師很多人都是希望自己能夠變強大,小子自然也是不例外。但是,卻是沒有倚仗,如果這次真的能夠取得那龍源晶也必然會受益匪淺。」

「嗯。話雖這麼說,可你也要意識到危險的所在。」

「鸞峰小傢伙,你要知道要想成為強者就必須面臨危機。沒有危機就沒有動力,因為危機能夠成為我們修鍊的墊腳石,當然,也可能成為我們的殞命石」

「當年我的父輩成吉山所去的山洞,正是雙峰山上的左柱峰,你要是去,你可以去右柱峰瞧瞧。」

「幸不辱命。」鸞峰說這話的時候,顯得意氣風發,因為在他心中已是暗暗篤定,要到那雙峰山上的右柱峰走上一遭。

「嗯,我沒有看錯你,同時我還有個請求。」

說到這裡,那成霸天終於是說出了自己的訴求,正所謂無利不起早,鸞峰也早就意識到了。

「您說,要是小子能夠辦到,定然竭力相助。」鸞峰的聲音不無誠懇。

成霸天道,「其實,我的請求也很簡單,要是將來你有所成,請保得成家不至衰落。我我雖有兒子和孫子,但是,我知道他們爭強好勝,多半不能有所作為。

但是,你不一樣,你心胸豁達,有大智之心,將來的成就必然是不可限量的。」

「多謝,前輩誇獎。」鸞峰笑著道。

不知道什麼時候,鸞峰竟然開始覺得眼前的這個面容枯槁的成霸天這般的和藹可親。

「不必多言」。


說著,成霸天一揮手,一卷功法捲軸橫掃而出,直奔鸞峰射去。

鸞峰先是一驚,但隨即看到那是一本功法捲軸,也是心中一喜,心想,難道這就是成家的那本「風雷變化龍」不成。


伸手一接,鸞峰臉上的喜色更濃,心道,沒錯,這正是那「風雲變化龍」的功法捲軸。

成霸天沉聲道,「這捲軸你先拿著,等到習練貫通之後,再交於我的兒子成鐵龍就可以了。待會兒,我自會告知他。

你要是上那雙峰山也要提早做出準備。最好是將這「風雲變化龍」的功法學成之後,再前去,那樣可以增加一份助力。」

「是,謹遵長輩教誨。」鸞峰臉露喜色答道。

「嗯,沒什麼事情,你就先回夏家吧!記住,一定要好好鑽研這門功法,將來要是真的成家有什麼事情了,還望你多多幫忙。」

那成霸天的最後幾句話,也是讓鸞峰心中一陣,心想,將來會有什麼事情呢!?

不過,看成霸天的模樣,將來要是真的有什麼事情,恐怕還真的需要這『龍源之氣』,需要這門功法捲軸,需要自己。

「好,既然成前輩這麼說了,那小子就先回夏家了。」說罷,鸞峰和秋水躬身告退。


看著鸞峰和秋水二人離去,成霸天自言自語地道,「這小傢伙才智過人,絕非池中之物,就是連我都有些看不透了啊。」

在鸞峰走後不過一炷香的時候,那成霸天就召見了自己的兒子成鐵龍。

「父親。」

成鐵龍躬身道,神情十分的尊崇。

要說成鐵龍的實力在雙峰鎮算是不錯的,那麼其氣父親成霸天可就是整個雙峰鎮的頂級存在。

要是沒有父親成霸天在世,說不定成家早就遭受那些窺探『龍源之氣』的人的垂涎了。

在鸞峰走後,成霸天就閉目養神了,直到成鐵龍前來,他才悠悠地睜開眼睛,道,「成兒,你可知道我叫你來,有何事?」

「孩兒,不知,還望父親不吝賜教。」

成鐵龍的那種囂張的氣焰全然已是不再,和那天對付鸞峰之時,簡直判若兩人。

如果說那天在夏家這成鐵龍是一種禿鷹,那麼現在也就是一隻行為乖張的小兔兔。

「嗯。」

成霸天哼了一聲,道,「剛才那鸞峰小傢伙和我聊了很多,而且我已是將成家的那本『風雷變化龍』的功法捲軸交於他。等他習練好,自當歸還,你也不用上門去討要。」

「知道嗎?」

聽了成霸天的話,成鐵龍臉色一變,惶急道,「可是父親,那『風雷變化龍』的功法可是成家的立家之本,你就這麼的傳給外人,恐怕是不妥當吧!」

但是,成鐵龍未曾想到的是成霸天卻是眼睛瞟向成鐵龍,惱怒地喝道,「什麼叫立家之本,真正的立家之本是人,你連人都沒了,還有什麼了立家之本可言」。

「難道,你把你爺爺留下來的祖訓已經忘了嗎?」

「沒忘。」

看到父親成霸天慍怒,成鐵龍也是不敢多言,趕忙回應道。

「沒忘就好,那你說說,你祖父是如何說的。」成霸天不去看自己的兒子成鐵龍,再度閉上眼睛。

成鐵龍知道自己的父親向來身體狀況不佳,要是因為自己的話使其傷了身體,那可就不好了,趕忙答道,「祖父留有遺訓,說,這『風雷變化龍』的功法捲軸並非成家所有,如遇資質聰穎,心地善良之輩皆可傳下去。但凡成家之人,不可謂此遺訓。」

「嗯,還好你沒忘」

說著,成霸天接過話去,道,「當年你爺爺有幸取得這門功法捲軸,以及數塊龍源晶才算是有了成家的家業,而靠的就是這個遺訓。

你記不記得,當年你爺爺將這門功法傳給了一個叫作『呼延天』的人,也正是看出那人天資聰穎,心存善良,才做出決斷的。那後來如何?」

成霸天又問成鐵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