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的名字是。”

劉零把牢牢抓住自己衣服不想放手的小蘿莉放在地上向其詢問道,他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個小女孩不簡單啊,還是趕緊把她送回她的親人身邊然後離開吧。最後一個覺醒者 ……helen。”小蘿莉看着劉零,用蘿莉控最喜歡的甜美的聲音說出了自己的名字。“helen?海倫嗎,聽這名字你應該是個外國人吧,你的家人在哪裏?

劉零把牢牢抓住自己衣服不想放手的小蘿莉放在地上向其詢問道,他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個小女孩不簡單啊,還是趕緊把她送回她的親人身邊然後離開吧。

最後一個覺醒者 ……helen。”

小蘿莉看着劉零,用蘿莉控最喜歡的甜美的聲音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helen?海倫嗎,聽這名字你應該是個外國人吧,你的家人在哪裏? 至尊霸王系統 。”劉零看着身高140cm並且只比自己矮一頭半的海倫,用溫和的語氣說道。

“……Helen……沒有……家…人的,哥哥……抱我……回家……唄。”

聽着小海倫說的話,劉零的腦子一時轉不過圈來,這是什麼情況?

還沒等劉零徹底理解海倫說的話,小蘿莉就用小手抓着劉零的衣服,小腿起跳,然後整個人就如同四爪章魚一樣緊緊抱住了劉零,劉零甚至還能感受到這個年齡的少女微微凸起的胸部福利。

要命。

劉零雖然不是那種對女人感興趣的類型,但他也是個男孩子吧,遇到了這樣的情況自然是極其尷尬的。

但是他身上的小海倫死死的抱住了自己,根本放不下來吶!

一番費事的交談後……

“也就是說小海倫你想跟我一起回家嗎?”劉零和說話有些結巴的海倫經過了一番極漫長的交談後總算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的。”小海倫用自己會的最流利的這句話回答着劉零。

“可是我雖然不知道你父母不在的這種情況下該怎麼辦,但送你去警察局纔是最正確的選擇吧,而且我家裏的人貌似也不能接受你呢。”劉零委婉的拒絕着海倫道。

“不去……警察…局,警察…是…壞人,哥哥家……人……看不到。”小海倫繼續用迷之語言說道。

“你是說我家裏人看不到你?”

劉零沒聽懂前半句話的意思,但後半句卻聽明白了,但是……

“你應該不是普通人吧,是修真者?不對,修真者沒有隱身的手段,你是異能者吧。”

劉零的眼中銀光隱隱的釋放着,有些警戒的看向小海倫,右手也放在了身後的小提琴箱上,身體微微緊繃,做好了瞬間就能攻擊的準備。

他並不確定這個看起來沒有攻擊性的小女孩到底是不經意間找上自己的,還是故意來找上自己的。

但對方的實力絕對不是很低,從之前劉零毫無察覺的被其“推倒”就能看出來。

如果對方心存歹意的話,哪怕對方再美再可愛,劉零也不會有絲毫留情的雷霆出手。

“我…覺得……哥哥,身上……好聞,親切,所以……抱。”

小海倫貌似感覺到了劉零心中的戒備,小聲的解釋道。

但是劉零沒有放鬆警惕,仍然做好了防範,繼續向抓着自己不鬆手的海倫說道:“你的戰鬥力是幾星級?”

“戰鬥力?helen……不知…道啊。”

鏘!

劉零根本就不相信海倫的話,直接拔出身後的冰清劍向懷內的海倫身後斬去。

與其聽她的辯解,不如親眼看一下來的真。

不過這個小女孩要是想下手應該一開始就下手了,沒有必要拖到現在,應該是真沒有敵意,所以劉零出手就只用了五分力,以便在對方接不住的時候停下。

當!

可是劉零想錯了,還是打錯特錯。

只見冰清劍被一根無形的東西擋住了,任憑劉零如何發力,那根虛實不定的東西就是毫髮無損。

“哥哥,玩……劍,危險。”

劉零懷中的海倫在劉零出劍的一瞬間就面色認真起來,紫色的大眼睛就像是劉零的銀眼一樣驟然閃亮。

嗖!嗖!嗖!

鐺!

劉零的銀眼隱隱看到了三個既模糊又不模糊的觸手(?)以極快的速度轟擊在劉零的劍身上,每一根的力量都十分接近三星級,三根觸手一起擊打在冰清劍上,頓時讓劉零的手臂麻到失去了知覺,冰清劍噹啷一聲掉在了離劉零不遠處。

“哥哥……不聽話,要……拒絕……暴力……纔對。”

劉零還沒有從冰清被擊飛的震撼中清醒過來,就聽到了海倫的結巴語句,直覺告訴自己……這次要糟!

飛快的將懷裏的海倫甩開,劉零化爲一道殘影飛快的向冰清劍衝去,生死之間的壓力讓他的銀河源力全面爆發,隱隱有了突破第二層的跡象。

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

根本沒見小海倫有什麼動作,只是用紫色的大眼睛萌萌的看着劉零,這個小衚衕裏就出現了無數根和之前一模一樣的迷之觸手。

“我靠,這應該是四星級的戰鬥力吧,這小傢伙竟然是一個四星級的異能者!失策了。”

劉零趕緊撿起了地上的冰清劍,同時讓緋色之焰刺激身體機能,一縷縷緋色的火焰纏繞周身,使劉零此時形如火焰帝王。

“果然呢,哥哥……果然是……焰……”

看着施展了緋色之焰的劉零,小海倫彷彿是確定了什麼似的,不由的開心一笑。

然而劉零看着小海倫那甜美的笑容,卻誤以爲是小海倫在嘲諷他,頓時氣的兩個一銀一緋紅的眼瞳光芒耀眼不已,左手一招,緋色之焰化爲一柄緋色長劍。

“緋焰的……雙重衝劍式!”

同時拖着黑色、淡藍色和緋紅色三種顏色的殘影從一條條觸手間穿越而過,目標直指海倫的心臟部位。


因爲這個小衚衕的面積很小,所以劉零在加持了緋色之焰的情況下,幾米的距離就如同瞬息移動一般,這些銀眼和緋色眼隱約能看到的觸手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抱歉了,雖然殺小孩子不是我的本意,但是你帶給我的威脅太大了。”

眼看着冰清劍和緋焰長劍就要刺進海倫的心臟,劉零的眼睛裏再次浮現了無盡的冰冷和殺意。

那眼神一如他所見過的凜冬劍聖!

(未完待續,今日第三更!碼字實在是極累的說,請大家再支持一下殺劍吧。) “呼,看來helen也要……認真…起來…呢。”

小口吐氣,紫色的大眼睛裏反射出了劉零冷漠無情的眼神和那兩柄即將刺穿自己心臟的利劍,但是海倫卻是沒有半點慌亂,反而衝着劉零民族抿嘴一笑,在心中說道。

“……隱之焰……鐮刀!”

當!

劉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

此時兩個人盡在咫尺,劉零和這個小女孩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十釐米,但是兩個人都是一動不動。

劉零左手和右手中的冰清劍和緋焰長劍不知道被海倫用了何種方法,竟然在之前的一瞬間全部被海倫擊飛!

現在他之所以不能動的原因就是海倫操縱的這些能夠隱形的迷之觸手將他的四肢全部纏住了。

而且這些觸手貌似還有禁魔的效果,劉零一點也感覺不到自己的體內的銀河源力和緋色之焰了,現在的他只能夠使用純身體的屬性,任何的增幅手段都失去了效果。

這是極其驚人的禁魔效果,竟然連身爲劫火的緋色之焰和頂級功法修煉出來的銀河源力都徹底隔絕了,這些觸手到底是何方神聖?


“喂,你到底是什麼人,凡塵裏應該沒有你這種年齡的四星級強者吧,你難不成是異能界的人?爲何單單針對我?”

劉零見自己現在根本就擺脫不了海倫的鉗制,只好停止了無用功,開口向海倫冷冷的問道。


“看來…哥哥……很……聰明呢,但是……犯了錯……懲罰……必須……進行。”

小海倫笑着向劉零走去,和天使般的臉蛋相反,她的事情卻極爲惡魔。

只見她細小潔白的一隻手粗暴的拽着劉零的腰帶,另一隻手則是向下拽着劉零的牛仔褲,這是什麼鬼?

她貌似是要……解劉零的褲子?!

“喂,你…你幹什麼啊!”

劉零被海倫的動作給嚇到了,使勁的用手腳掙扎着試圖擺脫着纏繞着自己的觸手,眼中原本蘊含的那些冰冷無情被海倫用這樣另類的方式給無情的打破了。

“哥哥,放心吧,一點……只有……一點點…痛的。”

紫色的大眼睛閃過一絲狡黠的味道,海倫一把把劉零的褲子拽了下來。

“不要!!!”

劉零的聲音從小衚衕裏不斷迴響着,經久不散。

……

……

“怎麼樣?這麼長的時間裏一直藉助於我的‘雷核’ 修煉,你的紫電異能現在達到何種地步了?”


紫雲煙看着粗暴的推開了自己辦公室大門的那個女子,笑目兮兮的向其問道。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嗎?”

女子面對着自己的親姐姐毫不留情,擡手就是一道紫色雷光射出,紫色電弧過處空氣簌簌作響,這一擊無論是速度還是威力都遠超從前。

“咦,不錯啊,竟然只用了十天左右的時間就突破到了三星級後期,小玉你的天賦比姐還強了不少啊。”

異能者公會分部部長紫雲煙的實力自然是極強的,面對着自己親妹妹打出的一擊雷光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

只是像玩一樣擡起了一根手指,輕輕的點在了這道雷光的必經之路上。

啵!

雷光炸裂,重新化作了一道道紫色的電弧,迴歸到空氣之中。

這足以令劉零嚴肅對待的一擊就在紫雲煙的一根玉指下灰飛煙滅了。

“切,真是個變態。”

女子見紫雲煙輕而易舉的化解了自己的攻擊,也就不再做無意義的試探了,蓮步輕移向紫雲煙走去。

此女赫然正是劉零在李家老宅殲滅戰上擊敗過的三星級異能者紫玉。

之前的她和劉零戰鬥的時候雖然也是三星級的異能者,但也不過是剛剛進入三星級不久,再想繼續突破就不是短時間內能做到的了。

但是在紫雲煙借給她的‘雷核’幫助下,她竟然只用了十天多一點的時間就連續兩次突破,達到了三星級的後期。

這雖然與她的天賦有一定的關係,但更多的原因還是她姐姐借的‘雷核’對雷電系異能的輔助修煉作用巨大。

“小玉,以你現在的異能等級再加上我教你的祕法,你在這次新人大比上完全可以成爲一個耀眼的黑馬,哪怕是那三個妖孽對你出手,你應該都可以逃得了。”

“我只能幫你這些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哦,妹妹。”

紫雲煙拉開了自己的抽屜,拿出來了三個檔案袋,對紫玉說道:“這三個檔案袋是我從柳夢澤那裏得到的,上面是他們聯盟分部這次要參加新人大比的名單,你看看,是不是有合作的必要?”

“三個人麼,我看看,第一個是三星級中期劍道修真者端空明,二十六歲,戰鬥力可以抗衡三星級後期修真者。”紫玉拿過來這三個檔案袋一一翻看着。

“第二個是個女的,洛霜華,十八歲,修爲三星級初期,修煉的冰霜劍訣對敵人來說十分棘手,對三星級中期的敵人都能造成較**煩。”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