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宿舍的好心地勸。

“聞人笑語,等等……”這次是謝素雅喊了。他們相識了,有時候經常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散散步,惹得本宿舍的男友有點羨慕。“我靠,你小子走運,找那麼好的女朋友!”“什麼呀,頂多算朋友!”“那麼俊的妞,看着就是爽!”聞人笑語覺得也爽,但是不好意思說,晚上睡覺都很香! 聞人笑語的振臂高呼,引起了謝素

“聞人笑語,等等……”這次是謝素雅喊了。

他們相識了,有時候經常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散散步,惹得本宿舍的男友有點羨慕。

“我靠,你小子走運,找那麼好的女朋友!”

“什麼呀,頂多算朋友!”

“那麼俊的妞,看着就是爽!”

聞人笑語覺得也爽,但是不好意思說,晚上睡覺都很香! 聞人笑語的振臂高呼,引起了謝素雅的好感,他們之間成了朋友。

這世界說大也大,說小也小。說來也怪,不相識的時候,想尋尋不見;而現在認識了,卻每天不經意的相見。

上學的時候遇見了,他就撇下那羣單身狗,跟謝素雅有說有笑,這自然成了舍友的羨慕對象,成了宿舍打諢的話題。

放學的時候遇見了,他就陪着人家到女生宿舍樓,然後再折回男生宿舍,摘口罩打噴嚏——多費一道手續,他挺喜歡。

打水的時候遇見了,聞人笑語先給謝素雅灌滿,然後再給自己打,一個柔弱女子,他憐香惜玉,生怕燙着了!

超市遇見了,聞人笑語就搶着給謝素雅買單,他喜歡這樣,一是報恩,盡顯大男子主義;二是在拉扯中有意摸摸人家手指。

吃飯遇見了,他就陪着人家吃頓飯,不求別的,只求看人家一眼,也得美好幾天。

有時候他看見橄欖球頭“長頸鹿”也經常和她在一起,他傷心至極,心裏空落落的,他真想把那小子打一頓,就是打不住。

她有點兒自慚形穢,覺得自己不如那男生帥氣,個子不如人家,長相也不如人家,也不會打籃球。


他好幾天躲着謝素雅,免得見了傷心。可不見也傷心,每天空落落的,就像遊走的行屍走肉。

他有時候想,長大了煩惱就來了。他小時候喜歡郭麗麗,郭麗麗也和別的男孩說話,但是他不傷心。爲什麼現在自作多情傷心了呢,這個問題他解釋不了。

他無心上課,雖然班內那麼多漂亮的女孩,他看見別人成雙成對的,就想到了謝素雅。

他把自己情緒發泄出來,用一首首情詩發泄出來。通通發表到校刊《師大早報》上。


一天一首,半年的時間發表了100來首。這引起了主編錢楓老師的注意,特意設了一個專欄:聞人詩詞。

“那個聞人是你吧,憂鬱、惆悵、孤獨、徘徊,但是不消極,語言極其優美,語境也恰到好處,令人無限的遐想,總給人一種蒹葭的意韻。”

有一天謝素雅見到聞人笑語,開門見山地說。

“你不是與那長頸鹿橄欖球頭在一起了嗎?”

聞人笑語沒有正面回覆。

“什麼長頸鹿橄欖球頭,不知道說的啥?”

”就是那個打籃球的,身高一米九的那位,整個就像一個行走的骷髏架子。”

“哦,他呀,他是我的男朋友,還可以吧?”

“你找誰不行啊,球技又臭,心眼又小,長得和奔波兒灞、灞波兒奔一樣難看。”

“我覺得還行……”

“你找你的奔波兒霸、霸兒波奔去吧,我還有事兒呢。”

聞人笑語很惱火,他覺得謝素雅不可理喻。已經有男朋友了,還與他交往,在這兒臭顯擺什麼,這樣的人就欠一輩子不說話。

“唉,我還沒說完呢……”

聞人笑語看都不看她,趕緊走開,眼淚都快流了下來。

打籃球,踢足球,打乒乓球,把那球當成奔波兒霸,用盡全身力氣發泄。這還不算,每天拉單槓,一口氣二十多個。練長跑,八百米米的跑道,一口氣跑十圈。

謝素雅看見了,他就更盡情的宣泄。任他打招呼,裝作沒看見。

“唉……唉……你跑步那麼好,一萬米長跑比賽參加嗎,咱們中文系出六個!”

“我還有事兒,特別得忙,不參加。”

他的冷酷近乎絕情。

“就算我求你了,人數實在不夠。”

“你去不去?”

聞人笑語不在乎跑步,而是在乎與誰跑步。

“我不跑步,但我帶隊,已經找了六個,還得再找一個。”

“ 六個不是夠了嗎?”

“還得再找一個,得有替補隊員啊!”

聞人笑語沒有說話,謝素雅把他寫上了 。

到了比賽那一天,操場上人山人海,上萬名學生都在跑道一側圍觀,參賽的學生有各系的老師帶隊。

中文系錢楓老師帶隊,謝素雅副領隊。

聞人笑語開始還很高興,但看到居然“長頸鹿”也參加,氣不打一出來,那小子還衝他示威呢!

“傻逼,不定哪一天讓限高欄把你撞死。”

“咱們就在這一塊,哪也別去,輪到誰誰參加!”


錢楓老師說:“現在我喊名字,領跑邱玉國(長頸鹿)……替補隊員,聞人笑語……”

“什麼,替補隊員,這不明着欺負人吧!”

他看看數他個子低,以貌取人,真不地道,尤其是謝素雅,辦的那是什麼事兒,以後還能是朋友嗎?

他氣呼呼地也不搭話,悄悄溜走,徑直到宿舍去了。

他一會兒躺下,傻傻地看着房頂;一會兒在窗戶邊發呆,傻傻地看着操場。他真想一拳打碎玻璃,來發泄自己的心情。


一會兒電話鈴響了,他一看是謝素雅,真想把手機砸了。

“喂,打電話幹什麼?”

“你在哪了,怎麼找不到你?”

“我一個替補隊員,在與不在有所謂嗎?

有愛生恨,由恨生厭,他現在非常討厭謝素雅。

”你別生氣了,有兩個人腹瀉跑不了,你不參加就更沒人了!”

“我也不參加,好了就這麼着吧。”

他氣呼呼的把電話掛了,可一會兒電話又打過來,是領隊老師錢楓。

“聞人笑語啊,趕緊來吧,得獎不得獎,年終優秀先給你行不行……”

老師說到這個地步了,也不好意思拒絕,再拒絕了中文系也就別混了,他只好下去。

“草雞毛 ,傻小子!”

“長頸鹿”拍了拍他的後腦勺。把他氣壞了,情敵見面分外眼紅,他真想把他命根子擰下來。

“讓你四處發情,傻逼,還得瑟。”他想着。

“把你那臭手拿了,我最煩你這個!”

“哈,脾氣還不小,有種……”

長頸鹿又向他示威,他只能看到他的肚臍眼,倘若打起來,就在你肚臍眼裏吹氣兒,把你吹成氣球。

“都別鬧了,有完沒完!”

謝素雅急了!

“奶奶的,我一定要超過你,超不過死在這!”

聞人笑語憋了一肚子的火。

長跑開始了,他倆恰好就在一個小組,二十多人分成三排站在起跑線上,他與他站在前列。

“啪”的一聲槍響,那長頸鹿斜着身子過來,差點把他撞倒,氣得他真想踹他後腿根。

“媽拉個巴子!也沒有箭,若是有,一箭射到你屁股上,讓你像公雞一樣飛。”

一萬米至少跑十二圈,若是按他那樣的跑法,不到一半兒直接把他累死了。

“孫子,你得瑟吧,我還是按我的跑法。”

聞人笑語不緊不慢的跑,就像田忌賽馬一樣。他計劃前十圈使出70%的勁兒,後兩圈兒使出百分之百的勁兒。

不能蠻幹,就像岳雲錘震金蟬子那樣,遇到強大的對手不能蠻幹。

果不其然,前五圈邱玉國跑得還像長頸鹿那樣快,第六圈步子就緩了下來,越跑越像烏龜那樣慢。聞人笑語一步步趕了過來。

聞人笑語只是高傲的看了看他,沒有說話,他也已經氣喘吁吁。

超過去就是最好的回覆,他拖着灌滿鉛的腿,加快步伐一步步將他超過。

“傻逼玩意,不就是個子高唄。”

聞人笑語越戰越勇,當他扭頭看的時候,那傻大個已經抱着肚子蹲在那不跑了。

他實在跑不動了,已經棄權了。 聞人笑語越跑越有勁,他突然覺得腿不那麼疼了,他精神抖擻,熱情高漲。

“加油,加油!”

中文系的都給他喊加油!

“老三加油!”

那是他們舍友喊的,他在宿舍排行第三。

“笑語加油,笑語加油!”

他覺得母親在喊加油,側頭一看是謝素雅,他心儀的姑娘。心跳加速到每分鐘180次,跑得更快了!

出人意料,他跑了第一名,幾個粉絲跑過來,給他擁抱,他把粉絲抱得緊緊的,故意讓謝素雅看。

“我也是你的粉絲!”

謝素雅也張開了雙臂,他感覺好像在做夢。奢望已久的他,鼻血快流了出來,攔腰將她抱起,轉了一圈。

“長頸鹿”在一旁渾身發抖,臉都變青了。看得出他想一嘴吃了聞人笑語!

晚上,錢楓老師請客。聞人笑語、謝素雅,還有其他幾個同學。聞人笑語那頓飯吃得很香,因爲謝素雅緊挨着他。

邱玉國氣得脖子都歪了,晚飯沒有吃,早跑到宿舍生悶氣去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