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你快救救我啊,閻王爺要抓我了,閻王爺要抓我了。”

本來奄奄一息的趙德彪,一看趙二寶,就跟見了救命稻草一樣,激動大喊起來。趙德彪家裏人以爲趙德彪又燒糊塗了,趕緊拿被子把他頭給捂了,生怕他死之前亂說話,丟家裏的人。嗚嗚嗚!趙德彪在被子裏嗚嗚亂叫。跟來看熱鬧的村民卻是一陣竊竊私語:“這咋回事啊,德彪咋喊趙二寶爹呢,這不是亂了輩分了嗎?”“誰知道呢,可能

本來奄奄一息的趙德彪,一看趙二寶,就跟見了救命稻草一樣,激動大喊起來。

趙德彪家裏人以爲趙德彪又燒糊塗了,趕緊拿被子把他頭給捂了,生怕他死之前亂說話,丟家裏的人。

嗚嗚嗚!

趙德彪在被子裏嗚嗚亂叫。

跟來看熱鬧的村民卻是一陣竊竊私語:

“這咋回事啊,德彪咋喊趙二寶爹呢,這不是亂了輩分了嗎?”

“誰知道呢,可能被趙二寶整怕了,到死都忘不了趙二寶的名字。”

“該!趙德彪作惡做了一輩子,總算有人能治他了。”

聽了這些閒言碎語,趙德彪家的人臉色就跟吃了翔一樣的難看。

趙德彪一世威名,算是徹底毀了。

“二寶,你快看看,你德彪叔還有救嗎?以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替他給你賠不是了。只要你能救我家德彪,你要多少錢都行。”

趙德彪媳婦走了上來,低三下四的說道。

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趙德彪要是死了,他們一大家在村上就再也霸道不起來了。

“能救。”

“你們都出去,我跟我德彪叔單獨聊幾句。”

趙二寶掀開趙德彪的被子,看了一眼,淡淡道。

“趙二寶,你想幹啥,是不是想趁我們不在,害我們德彪叔,我跟你說,我德彪叔要死在你這,你得負責。”

趙天亮跳了出來大叫道。

“那你們把人擡回去吧。”

趙二寶冷冷說道。

“趙天亮,你給我住口。這裏沒你說話的份。”

趙德彪媳婦上去就給他一嘴巴子。

“打,打,打趙天亮,誰不打,誰不是我侄子。”

趙德彪躺在案板上斷斷續續的大叫。

“走,走,走,都出去,不要耽擱二寶給我叔看病。”

“趙天亮你個狗東西,居然敢說二寶,看我不打死你。”

趙德彪的子侄一擁而上,對着趙天亮就是一頓拳腳,推推搡搡的趕到了大門外邊,連帶着那些村民也一起趕了出去。

畢竟,趙德彪在他們心裏的分份量,可比趙天亮要高的多。

不一會兒,院子裏就剩下趙二寶和趙德彪兩個人了。


“爹,爹,你快來救救我啊,我脖子疼。”

趙德彪躺在案板上哭喊着。

到現在,他對那晚的夢已經是深信不疑了,此刻內心非常恐懼。

生死麪前,尊嚴能值幾個錢。

“德彪叔,你開啥玩笑呢,我是趙二寶不是你爹,你爹在地下埋着呢。”

趙二寶笑着說道。

“不,不,你是我爹,是我乾爹。趙二寶,求求你,叫我做你兒子啊。我不能沒爹啊,我沒爹,閻王爺就要收我了。”

趙德彪大叫起來。

“你這叫我很爲難啊。村裏人會罵我的。”

趙二寶說道。

“我給錢,我給你十萬,不,二十萬,求求你,一定要做我爹。”

“我這村支書給你都行,村裏誰敢說你,就是跟我們趙家過不去。”

趙德彪一臉祈求,生怕趙二寶拒絕。

“呵,趙德彪,你這老貨,都這時候了,還想着害村民,我看你還是去閻王爺那報道去吧。”

趙二寶冷笑道。

“別,別,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欺負村民了,爹,你快救救你兒子吧,我快不行了。”

趙德彪都快急哭了。

“真知道錯了?”

趙二寶問道。

“嗯,嗯,我錯了,我趙德彪豬狗不如,罪該萬死。”

趙德彪哭喪着臉說道。

“那你把你做的錯事,都給我說一遍,閻王爺跟我說你不認錯,不叫我給你治。”

趙二寶淡淡說道。

沒有任何猶豫,趙德彪趕緊把生平所做壞事,鉅細無遺的說一遍。

шшш▪ ttκa n▪ co

他知道自己現在是被閻王爺盯上的人。

再不老實,馬上嗝屁。

趙二寶卻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錄音機,把這些話全部錄下來。

一切收拾妥當,趙二寶在趙德彪面前晃了晃錄音機,笑着說道:

“行,看你這麼有誠意,我就勉爲其難給你當乾爹吧,乾兒子,叫聲爹聽聽。”

“爹。”

趙德彪趕緊叫道。

“哎!”

趙二寶痛快的答應道,滿含笑意的從懷裏掏出幾根銀針,嗖嗖在趙德彪身上紮了幾下。

奇蹟般的。

趙德彪脖子上的腫瘤,迅速消失不見,臉上也有了血色,就像是大病了一場,精神有些萎靡。

“哎,趙二寶,我終究還是輸給你了。”

趙德彪唉聲嘆氣道。

“你剛叫我啥?”

趙二寶眼睛一翻,表情非常不爽。

“乾爹,乾爹。我以後就是您乾兒子了,會經常孝敬您的。”

趙德彪連忙改口,臉上還帶着虛假笑意。


雖不願意,但現在把柄在趙二寶手裏,最關鍵的,沒這個爹,閻王老爺隨時收他,這聲爹,就是他的保命符,不叫不行。

“這還差不多。”

趙二寶滿意的點點頭,拉長調說道:

“乾兒子,叫你們家的人,都進來吧,把今天的事給他們好好說道說道,以後他們要是有誰敢再在村上欺負人,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我還會揍你”

“當爹的打兒子,天經地義,閻王都管不了。”

說着,猛地一巴掌把院子裏一塊青石拍成了六瓣。

趙德彪一個激靈,這才知道趙二寶以前是對他們手下留情了,這個爹認的不算冤枉,連忙道:

“行,行,我這就叫他們進來。”

趙德彪轉身把自己家族的十幾個人,都叫到了院子。

見趙德彪又活了,村民議論紛紛,趙德彪家的人卻是欣喜若狂,高呼趙二寶是神醫。

“都別吵吵了。”

趙德彪大叫一聲,等衆人安靜,這才指着趙二寶道

“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新認的乾爹趙二寶,你們以後見了他必須畢恭畢敬的,該喊啥喊啥,喊叔的喊叔,喊爺的喊爺,不能亂了輩分,都明白了沒有?”

“什麼!彪叔,你是不是暈頭了,這趙二寶可是咱家大仇人,你怎麼能認他當爹?他毛都沒長齊。”

“就是,這事要是傳揚開去,咱們家還不給村上人笑話死,千萬不能啊,二哥。”

“趙二寶,你這狗東西,到底對我二叔幹啥了,把我二叔搞成了這樣。”

一聽這話,趙德彪家人頓時炸鍋了,說啥的都有。

“都給我閉嘴!”

趙德彪大怒,隨手撿起院子裏一根手臂粗細的棍子大叫道:

“誰敢對我乾爹無禮。”

“一個個的,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吧,要沒有我,你們在村上吃屎都趕不上熱乎的,居然敢不聽我的話。”


“我跟你說,趙二寶這個爹我認定了,誰要不服,以後別叫我叔,也別姓趙,你們家的那些破事,別來求我。”

“別怪我沒提醒你們,這是閻王老子的意思。閻王爺說了,趙二寶以後就是咱們家的祖宗,誰要不敬着趙二寶,誰就得去閻羅殿報道,我的遭遇,你們也都看到了,自己掂量掂量。”

院子裏瞬間鴉雀無聲。

過了會,趙德彪家的人小聲議論起來。

他們跟趙德彪一樣,都比較迷信,再加上今天的事確實邪門,權衡利弊之後,竟然都覺得趙德彪的話十分有理。

於是。

趙德彪家的人黑壓壓在趙二寶面前跪成了一片,嘴裏高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