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二牛這傢伙乾的不錯,要不然也不會如此打扮。

“你是來找我有啥事嗎?”陳長壽和二牛簡單聊了幾句後,便打算直接奔入主題,畢竟他已經猜到了對方心裏的想法。“哈哈哈我找你還能有啥事,”二牛撓撓頭,“不就是聽說你好不容易回來,大傢伙想着找個地方聚一聚唄!”“同學聚會?”如果放在之前陳長壽肯定不會答應這件事,但是現在自己已經有了強大的實力,所以也就不會

“你是來找我有啥事嗎?”

陳長壽和二牛簡單聊了幾句後,便打算直接奔入主題,畢竟他已經猜到了對方心裏的想法。

“哈哈哈我找你還能有啥事,”二牛撓撓頭,“不就是聽說你好不容易回來,大傢伙想着找個地方聚一聚唄!”

“同學聚會?”

如果放在之前陳長壽肯定不會答應這件事,但是現在自己已經有了強大的實力,所以也就不會去在意那些同學之前說過的話。

“大傢伙都挺想見你的,自打初中之後就沒有見過,”二牛笑着解釋道,“你就賞個面子去吃個飯吧!”

“行!”

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了,陳長壽當然也不能再拒絕,便非常果斷的答應了這件事。

“那你可要說話算話,我們就在鎮上等你,酒店啥事一會兒我發信息告訴你!”

二牛又說了幾句客套話,隨後便開車離開陳家屯,急匆匆的到鎮上尋找酒店。

陳長壽則是簡簡單單收拾了一下,可就在這時候陳母卻走進屋子,急慌慌拉着他就要去相親。

“老媽你幹嘛啊?”

陳長壽皺起眉頭。

“你說我要幹嘛,你現在不是單身麼,隔壁孫大娘過來說媒,我看那個小姑娘挺不錯!”

陳母一臉興奮。

“哎呀我說老媽你就別爲**心啦,”陳長壽長長的嘆了口氣,“關於我結婚這件事我自己有打算的!”

“你有啥打算啊,你好好賺錢就行,”陳母狠狠的瞪了陳長壽一眼,“至於結婚啊蓋房這些事就都交給我吧!”

“可是…可是…”

陳長壽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可是什麼啊可是,你趕緊收拾收拾,人家小姑娘就在外面,”陳母催促道,“反正我是相上了那個孩子,長的又白又高又漂亮!”

陳長壽仍舊不打算和外面的姑娘見面。

畢竟自己在江陽市還有好幾個女孩等着呢!

“你小子胡說啥呢,我跟你說…”

“他嬸子你在家沒有?”

陳母的說教還沒說完,似乎是村東老李家的媳婦傳來聲音。

“有事嗎?”

陳母便先丟下陳長壽,推開門快步走出房間。


然而當她來到街上後,卻發現人羣之中,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

“這是?”

陳母這邊還沒有反應過來,老李媳婦就開始介紹了起來。

“小姑娘這位就是陳長壽的母親。”

當她說完之後,女孩便面帶微笑,來到了陳母面前。

“您好,孫雨彤,我是陳長壽的女朋友!”

“女…女朋友?”

陳母這回一下子懵了,自己兒子不是分手了麼?

陳長壽在屋子裏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於是乎趕緊洗了把臉就跑了出來,可在看到孫雨彤後也驚呼了一聲。


“雨彤你咋過來了?”

他忍不住問道。

“你這是啥語氣呀,還不允許我過來,”孫雨彤嘴角微揚,“我告訴你阿姨現在可向着我!”

她說完就直接挽住了陳母的胳膊。

來說媒的大媽在看到孫雨彤後一臉尷尬,旁邊的女孩更是羞愧的說不出話,畢竟自己和孫雨彤比起來簡直就沒的比!

“當然能來!”

陳長壽聽聞立馬點了點頭。

他現在正愁老媽催結婚,孫雨彤過來剛剛好,直接就可以讓老媽停止這個話題。

果不其然陳母現在開心的更加不得了,畢竟孫雨彤這個女孩長的就和天仙一樣,而且一顰一笑也頗有大家閨秀的姿態。

“來來來趕緊進屋!陳長壽這小子回來都沒說這件事,阿姨看到你都沒有認出來,你別怪阿姨剛纔的反應哈!”

幾人說說笑笑走進了房間,陳母是越看孫雨彤越喜歡,拉着她的手忍不住噓寒問暖了起來。

然而陳長壽就比較悲催了,不僅僅要親自給對方沏茶倒水,還要站在旁邊聽着對方的數落。

“陳長壽這傢伙對我也是這樣,有啥事都不會和我說,每次都是藏着掖着!”

孫雨彤說完後還衝着陳長壽眨眨眼。

“雨彤你別怕我給你教訓他,”陳母聽到後瞪了陳長壽一眼,“以後他要是欺負你你也來找阿姨告狀!”

“好嘞!”

孫雨彤得意的點頭答應。

然而這時候的陳家屯大街再次熱鬧了起來,因爲村民們發現陳長壽家門口不僅僅停了輛寶馬,現在還停了一輛紅色的奇怪小汽車。


“哎呀這又是誰的車啊,空間怎麼這麼小啊,還不如我家那輛三蹦子呢!”

“這輛車停在這兒估計是來陳長壽家做客的,可是這個車牌怎麼這麼特殊呢,就好像我們家去地幹活用的叉子!”

“你們這羣人懂個屁啊,人家這是瑪莎拉蒂!”

一名在城裏打工的中年人突然開口說道。

“瑪莎拉蒂?這是啥牌子,難不成還比寶馬奧迪有名氣嗎?”

www¸ тt kán¸ ¢ Ο

村民們仍舊不瞭解。

畢竟在他們的眼中,任何東西都要講究性價比,並且還要兼顧實用性。

比如陳長壽的寶馬X6就讓衆人異常眼紅,不僅僅這輛車的價格和品牌在那裏,碩大的車體和強勁的馬力,這都是能夠吸引人的看點。

“瑪莎拉蒂是跑車的一種,我在江陽市也沒見過幾輛,一般都是有錢人家纔開的起的車!”

打工男說完之後仔細看了眼車牌。

可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他發現這輛車正是江陽市孫家孫家小姐的專用座駕!

“跑車不也是在馬路上跑麼,這還能有啥區別,搞的這玩意兒還比陳長壽的車貴一樣!” 大傢伙依舊不認爲這輛瑪 拉沙蒂能有多值錢。

打工男子此時沒有再繼續多嘴,他可清楚孫家在江陽市的實力,但是也同樣沒有想到,孫家小姐竟然和陳長壽認識!

“他們出來了!”

就在衆人議論紛紛的時候,陳長壽同孫雨彤並排從院子裏走了出來,隨後當着衆人面上了車,一前一後駛出了陳家屯。

看着眼前已經沒有了什麼可以議論的,村民們也就陸續各自散去,陳母則坐在家中輕點着陳長壽留下來的錢,盤算着將自己這棟房子推倒,然後花錢好好蓋上一處二層小樓。

陳長壽和孫雨彤雖然出了陳家屯,但也並沒有直接前往鎮上,畢竟二牛那邊還沒有來消息,他們便打算找個安靜的地方散散心聊聊天。

因爲陳家屯地處深山,所以附近有片茂盛的松樹林,陳長壽就將車子停在了路邊,邀請孫雨彤去松樹林裏面坐上一會兒。

“你小子該不會想對我圖謀不軌吧?”

孫雨彤看到眼前這片樹林,忍不住擡起手捅了捅陳長壽,臉上的表情也異常的有趣。

“你放心吧,我可不敢碰你,你可是孫家的大小姐!”

陳長壽聳聳肩一臉的淡定。

“什麼孫家大小姐,我已經有名無份了!”

孫雨彤忽然深深的嘆了口氣。

“什麼意思?”

陳長壽一時間有些不明白。

“還不如我那個沒心沒肺的老爹,他在上週的股東大會中直接收走了我手裏的全部股份,然後二話不說將我從盛大集團趕了出來。”

孫雨彤解釋了起來。

“我的天這不是真的吧?”

陳長壽震驚的說不出其他話。

要知道盛大集團之所以成爲現在這樣,都是因爲孫雨彤的能力和手段,但萬萬想不到的是,對方父親竟然在這種關頭說這樣的話?

“怎麼不是真的,哎呀不說他了,”孫雨彤倒是想的自在。

“你這樣說就有些不對了,我覺得你爸那邊不太對勁,”陳長壽沉思片刻緩緩說道:“你作爲他的親女兒不應該被這樣對待呀!”

“這還能有啥不對呀,誰讓我是女兒呢,”孫雨彤嘆了口氣,“誰讓他那個野兒子回來了呢!”

野兒子?

孫雄在外面還有孩子?

陳長壽還是頭次知道這件事,孫雨彤這時也不在猶豫,將自己父親年輕時乾的事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原來孫雄在年輕的時候有過一任女朋友,但後面因爲家族聯姻的關係和對方分手,並娶了孫雨彤的母親。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孫雄的女朋友那時已經懷孕,十個月後偷偷生下一名名叫孫雲龍的男孩!

“竟然還有這種事,聽你現在說的意思,你爹現在要重用孫雲龍?”

陳長壽忙問。

“可不是麼,孫雲龍一回來就坐上了公司副董事,”孫雨彤說起這件事就上火,“而且這傢伙還故意來羞辱我!”

“好啦好啦別管他們了,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你以後就好好做化妝品吧!”

陳長壽安慰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