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ωω●тt kan●¢ 〇

陸蕭奪得排位戰第一名,許多人給了陸蕭一個稱號,就是新兵第一人。十位身穿黑甲的戰士,都上了擂臺。一到十號擂臺,按照戰士的實力排序。“陸蕭,挑戰前十名黑甲戰士,你中途可以休息,最長時間,不能超過一天。”金衣使向陸蕭說道,這也是挑戰規則。挑戰完一個對手,能夠中途休息,也算很人性化了。畢竟陸蕭是一個人,不

陸蕭奪得排位戰第一名,許多人給了陸蕭一個稱號,就是新兵第一人。

十位身穿黑甲的戰士,都上了擂臺。一到十號擂臺,按照戰士的實力排序。

“陸蕭,挑戰前十名黑甲戰士,你中途可以休息,最長時間,不能超過一天。”

金衣使向陸蕭說道,這也是挑戰規則。

挑戰完一個對手,能夠中途休息,也算很人性化了。畢竟陸蕭是一個人,不是一個神,戰鬥中總是有消耗的。

一天時間,對陸蕭來說,已經足夠,若是有元晶,一個小時,陸蕭也能恢復巔峯狀態。

“第一戰,陸蕭挑戰陳浩,請陸蕭上臺挑戰。”副屯長李仙,向所有人宣佈說道。

陸蕭也走上十號擂臺,陳浩是陳家的人,陳浩是一個尖下巴中年人。陸蕭把陳家也得罪不輕,真想不到,第一個遇上的就是陳家人。

“陸蕭,我給你一次機會,你自己主動下臺認輸,我不打你。”

陳浩笑着跟陸蕭說道,陸蕭沒想到,這麼的戲劇性。這句話以前是陸蕭跟陳留說的,今天陳家人要把這句話還給陸蕭。

“這句話好像是我的專利,你不能盜用,這句話我也送給你,你自己選擇吧!”

陸蕭的修爲,已經達到煉氣境第八重。在加上陸蕭修煉的功法強大,陸蕭體內的真氣,比一般人同境界強大數倍,就是煉氣境第九重高手,真氣雄渾度也不及陸蕭。

再加上,陸蕭速度的優勢,陸蕭當然不會畏懼煉氣境第九重的高手。

陸蕭與陳浩的針鋒相對,也讓人看傻了眼。陳浩是誰?可不是陳留可以相提並論的。陳浩煉氣境第九重,而且還是實力頂尖的那一種。就算一般的煉氣境第九重高手,也不敢對陳浩這麼說話。

“這個陸蕭太可惡,要狠狠的揍,揍死他。”

陳圓圓對陸蕭非常不滿,非常氣憤,舉着拳頭,鼓着腮幫說道。

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這個陸蕭,真是不識相,應該活劈。”

陳家也是陵城的地頭蛇,有人爲了討好陳圓圓,不看好陸蕭的說道。

“也是,陸蕭他才煉氣境第五重,就要叫板煉氣境第九重,真是嫌命長了。”

又有人,不看好陸蕭說道。在這校場,有九成的人,是不看好陸蕭的。因爲煉氣境第五重,與煉氣境第九重相比,相差太遠了。

在其他人眼裏,陳浩對戰陸蕭,就是大人欺負小孩的那種,陸蕭正是扮演小孩的角色。

“這纔有意思,鳴鑼,開始戰鬥。”

“鐺鐺鐺”,在金衣使一聲令下,鑼聲響起。戰鬥開始,也是精彩上演了。

“陸蕭,既然你這麼不識相,那就嚐嚐我的手段。清風斬第一式,一縷清風波。”

陳浩實力強大,陸蕭開始第一次對戰這樣的高手。陳浩的劍氣,就如清風一樣,一層無影無形的波浪,席捲陸蕭而來。

“劍蕩八方第四式,劍寒西北。”

陸蕭也出劍了,一股霸道的氣勢,衝潰了陳浩的清風波。

這讓很多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陸蕭竟然擋住了。

“小子,真想不到,你竟然有點手段,清風斬第二式,狂風掃落葉。”

陳浩這一式劍法,劍氣捲起風暴,以極快速度,卷向陸蕭。

“劍蕩八方第五式,中天一線。”

陸蕭一劍斬出,陸蕭的劍氣,化爲一道弧線,將陳浩的劍氣,切割擊潰。

許多人見到了,都有些不敢相信,陸蕭沒有動用速度,竟然硬撼陳浩兩招。也就是說,陸蕭體內的真氣,也極爲龐大,不弱於煉氣境第九重。

“好好好,陸蕭,我承認你的強大。再接我第三招,清風斬第三式,清波轉。”


陳浩這一劍,劍氣有如清風,形如鑽頭,席捲陸蕭。

“驚雷斬,速斬式。”

陸蕭一聲大吼,一瞬間的速度,陸蕭以青銅劍,擊潰了陳留的劍氣。

接下來陸蕭動了,陸蕭的身影從原地消失,竟然瞬間出現在陳浩身前,青銅劍已經抵住了陳浩的喉嚨。

陳浩站着身體有些僵硬,陳浩動都不敢動一下,這也太憋屈了,他竟然敗的這麼慘。

陳浩十分憋屈,陳浩很想大喊:“我不服呀!我還有很多大招,還沒有用出來,剛纔只是試試手。”

陳浩只能在心裏大叫,因爲看情形,他已經輸了。不服也沒用,若是叫出聲來,一定會被人笑話。

“陸蕭,把你的劍放下,我認輸了。”

陳浩不認輸,也不行,青銅劍涼唆唆的,頂住喉嚨很不好受。

陳浩認輸了,陸蕭的劍自然要收回。

“我宣佈,十號擂臺,陸蕭勝利。”

陸蕭竟然勝利了,讓許多人,就像做了一個夢一樣。

“哇塞,蕭哥哥勝利了,我也說嘛,這些人怎麼會是蕭哥哥的對手。”

本來上官雲燕,還在爲陸蕭擔心,現在陸蕭勝利了,上官雲燕,開心的手舞足蹈。

陳圓圓剛纔並不看好陸蕭,但是隨着陸蕭的勝利,陳圓圓有些不敢置信。

“陸蕭,真想不到,你的修爲,竟然達到了煉氣境第八重。”

陳浩找個臺階下說道,他心裏憋屈呀!如果早知道,陸蕭修爲已經達到了煉氣境第八重,他就不應該試探,應該雷霆出手,將陸蕭雷霆鎮壓。

陳浩本來不想說出來,讓陸蕭繼續坑下一個對手。但是陳浩丟不起這個臉,他是想告訴所有人,他陳浩是敗給陸蕭,而陸蕭的修爲,不是煉氣境第五重,而是煉氣境第八重。

“這個陳浩,也太沒用了,竟然被陸蕭三招就打敗了。”

江家的人,也觀看這場戰鬥,江濤有些鄙視的說道。

“江濤,你不要太小瞧陸蕭,小瞧他的人,都會敗的很慘。陳浩他被打敗,就是太小瞧陸蕭了。陸蕭的身法,十分詭異,你不是他一招之敵。”

陸蕭的身法,讓人觸目驚心,竟然能夠秒殺對手。江坤開始爲江鬆擔憂,希望江鬆不要太小瞧陸蕭。

江坤又想起,陸蕭還有玄級中品寶甲,陸蕭都還沒有動用底牌,就輕易戰勝陳浩,陸蕭那該有多麼強大。

還有陸蕭的境界,五天前,陸蕭才煉氣境第五重,五天後修爲達到煉氣境第八重。五天之內,連續突破三重境界,這樣的修煉速度,是多麼的恐怖。

江鬆與陸蕭同歸於盡,江坤之前還覺得可惜,現在卻覺得,這是明智選擇。若是可以的話,他江坤都想親自動手解決陸蕭。

“陸蕭這小子,很不錯,比那個江春水強大多了。不但修煉速度快,戰鬥經驗也豐富。我真懷疑陸蕭是無漏之體,只有這種體質,才能修煉這麼快速度,又沒有後遺症。”


五天時間,陸蕭提升三個小境界,無論是誰,都非常震驚。


金衣使也十分震驚,他竟然聯想到了無漏之體。那是一種十分恐怖的體質,因爲這種體質,幾乎沒有瓶頸。

“大人,若是陸蕭真的是無漏之體,他可是有成爲帝國戰神的資質。”

元武非常恭敬跟金衣使說道,兩人對無漏之體,都如此推崇。

“陸蕭,你剛剛戰鬥一場,需要休息嗎?”

陸蕭已經下臺,副屯長李仙,跑過去問道。

“不用了,可以繼續戰鬥。”

陸蕭剛纔,以雷霆手段,取得勝利,消耗並不大。

“好,接下來,陸蕭挑戰第九名李燕峯。”

李燕峯是陵城李家人,李家雖然不如四大家族,但是也是一箇中等的大家族,比起陸蕭所在的陸家要強大很多。

陸蕭又繼續挑戰李燕峯,這消息讓人沸騰。

站在九號擂臺的李燕峯,臉色十分凝重。陸蕭的戰鬥他已經看過,陸蕭並不好對付。 第二輪挑戰開始,陸蕭已經來到九號擂臺,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你就是新崛起的陸蕭,對吧! 聖光明大魔王 ,煉氣境第八重,你的修煉速度是夠快,破境丹應該吃了不少吧!但是你在我面前,還是不夠看,我不會像陳浩傻逼一樣,跟你好玩。”

陸蕭的修煉速度,已經超越了許多人的認知,所以遇到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猜測。

比如金衣使,想到了無漏之體,李燕峯想到了破境丹。陸蕭把李家,也得罪不輕,比如李得水與李建功,都在陸蕭手中吃過大虧。李燕峯當然不會給陸蕭好臉色。

“李大人這麼說,我也奉陪到底,不要保留,盡全力出手吧!”

對手的強大,就是陸蕭的磨刀石,陸蕭纔不會在意。

極品農媳:山野漢子,強勢寵! 鐺鐺鐺”三聲鑼響,戰鬥信號已經發出。

“陸蕭,請接我一招,狂風霸刀訣,狂風捲地。”

李燕峯一刀劈在臺面上,一股刀罡氣,突然從陸蕭腳下往上席捲。

嚇陸蕭一跳,差點就中招了,幸好陸蕭速度快,及時移位躲避。

“真有兩把刷子,你也接我一招,速斬式。”


陸蕭以極快速度靠近,陸蕭的青銅劍,從李燕峯腰間劃過。

“噼啪”一聲,李燕峯的黑色鎧甲,竟然被劃開一道口子,一掛鮮血噴出。

“好快的劍法,好鋒利的劍?”

李燕峯有些不敢相信,陸蕭這把青銅劍,已經很多人都知道,只不過凡級而已。

李燕峯身上的鎧甲,可是黑甲戰士鎧甲,鎧甲的品級,已經達到了黃級頂級。一把凡級的青銅劍,竟然割開了黃級頂級的鎧甲,誰能相信。

李燕峯目瞪口呆,其他人,同樣也目瞪口呆。

“小子,你徹底激怒了我,狂風霸刀訣第二式,刀光血影。”

李燕峯雙手握刀,側着身子,朝陸蕭劈殺過來。

“我也不跟你玩了,驚雷斬第五式,逆斬式。”

陸蕭身子往下蹲,李燕峯的刀從陸蕭頭頂掃過。而陸蕭這一招反手劍,已經刺在了李燕峯的腹部,青銅劍已經刺穿鎧甲,已經頂住了李燕峯的肌肉。

“這怎麼可能,真氣雄厚,劍法與身法都極快無比,幾乎沒有破綻,我認輸了。”

李燕峯臉色極爲難看,剛剛他還耀武揚威,現在才交手兩招,他就敗了。

李燕峯也後悔,要是早知道,陸蕭竟然這麼強大,他就用最強大的招式,也不會敗的這麼慘。

這一場戰鬥,依然很輕鬆,陸蕭沒有要求中途休息,而是選擇繼續戰鬥。

“下一場戰鬥,陸蕭挑戰宋玉。”

宋玉是陵城宋家人,宋家在陵城,也是個中等家族。宋家與陸家,沒有什麼交集,更談不上什麼恩怨。

“陸蕭,你確實強大,我只動用一招,若是這一招你接下來了,我主動認輸。”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