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他們手中的槍,其實就是水槍而已,只不過經過生命法庭的人改造,這種水槍的射程和威力,可不是一般的水槍可以比擬,近距離射擊的話,普通的木門都可以輕易的射穿。

二十個人走進了船艙裏面,開始搜尋葉荒的蹤跡。還有二十個人在船體四周戒備着,他們擔心葉荒通過船體某個祕密的通道,逃到海里面去。而葉荒已經跑到了船艙最下層的廚房裏面,在這廚房裏面,葉荒找到趁手了武器——用來切烤肉的長菜刀。葉荒的破戒刀,並沒有隨他一起漂洋過海的過來,畢竟他們是隱藏着身份,做民航過來的,

二十個人走進了船艙裏面,開始搜尋葉荒的蹤跡。還有二十個人在船體四周戒備着,他們擔心葉荒通過船體某個祕密的通道,逃到海里面去。

而葉荒已經跑到了船艙最下層的廚房裏面,在這廚房裏面,葉荒找到趁手了武器——用來切烤肉的長菜刀。

葉荒的破戒刀,並沒有隨他一起漂洋過海的過來,畢竟他們是隱藏着身份,做民航過來的,不可能帶着一把長刀,到處走來走去,破戒刀原本說是會通過特殊途徑,送到他的手中,卻沒有想到,突然發生了變故,破戒刀沒有拿到,安全局的據點反而被摧毀了。

因此,葉荒與生命法庭的人作戰的時候,一直都是用真氣凝聚而成的長刀。雖然只要真氣不散,就可以隨時擁有長刀,但是畢竟不如真正的長刀,來的有手感。而且,在戰鬥的時候,還要用真氣保持長刀,也是一種消耗。

現在廚房裏面有大量的道具存在,葉荒自然也不會客氣。他選中了幾把看上去樣式很像那麼一回事的菜刀,放在手中掂量了兩下之後,稱讚的說道:“這把刀不錯,沒想到居然是用百鍊精鐵製作而成,這可真是大材小用啊。”

這條遊輪上的人,非富即貴,他們的廚師自然也不會是一般的廚師,廚具自然也比普通的要好很多。

葉荒覺得,自己拿着這把菜刀,砍殺幾個生命法庭的人應該沒問題,不至於會捲刃。

但是一把菜刀,肯定是不夠的,一旦武器捲刃或者斷口,就失去了作用,爲了保險考慮,葉荒覺得自己有必要將這裏所有的刀具全部帶上。

但是沒有合適的工具可以盛放所有的道具,葉荒的目光在廚房裏面掃了一圈之後,看到了一隻案板上的烤乳豬。

wωω▪ ttkan▪ ¢○

有了!

葉荒將自己挑選出來的七八把菜刀,全部到插進了烤乳豬的身體上,然後一隻手揪住烤乳豬的尾巴,走出了廚房裏面。

他剛纔在進來的時候,已經挑選好了位置,在進入廚房的一個樓梯間那邊,左右沒有別的出口,只有一道狹隘的轉彎處,只要他一個人守在這個地方,可以說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這裏就是他最後堅守的陣地!

葉荒一隻手拿着烤乳豬,一隻手提着一張椅子,就坐在了樓梯間的轉彎處,等待着生命法庭的人找下來。

此刻葉荒的內心,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對於葉荒而言,他已經陷入了絕境之中,不敵生命法庭的包圍,沒有逃跑的方向,只能夠死守!

但是死守,對於生命法庭的人來說,就等同於甕中捉鱉,等到他抵擋不住的時候,自然就會落入到生命法庭的手中。

因爲自己的緣故,而導致整個安全局停止對生命法庭的攻擊?開什麼玩笑,他可不願意背下這個鍋,所以,待會就算是死,也絕對不能夠被生命法庭的人抓住。

他已經可以聽到生命法庭的人的腳步聲了,那些人正在朝着下層走過來。

葉荒的內心開始劇烈的跳動了起來,他突然之間覺得肚子有些餓,從昨天開始,就一直處於逃亡的狀態中,也沒有好好的吃過東西,雖然境界到了抱丹境之後,即便是三五天不吃東西,也不會對身體產生什麼影響,但是一日三餐對於葉荒來說,已經成爲了習慣,到了時間點的時候,肚子就會產生飢餓感。

肚子餓了,自然是要吃的,剛好旁邊就有被他當做插刀道具而帶過來的烤乳豬。

於是葉荒開始切起了烤乳豬的肉,切下了最肥美的地方,開始享用了起來。

等生命法庭的人,找到葉荒所在的時候,看到的是葉荒端坐在一張看上去很是豪華的真皮沙發椅子上,一隻手拿着長刀,一隻手拿着肥膩的烤肉,正在埋頭苦幹。

一瞬間,七八個生命法庭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不甘冒然的攻上前去。

古有諸葛亮空城彈琴,嚇跑千軍萬馬,今有葉荒與烤肉較勁,震懾生命法庭更多改造人。 葉荒已經發現了生命法庭的人過來了,他看上去還在滿不在乎的吃着烤肉,實際上注意力已經放在了那些改造人的身上,只要他們發動攻擊,葉荒手中的長刀,便會凜冽的反擊。

在觀察的時候葉荒敏銳的看到,他們每個人的手中,都有一把怪異的手槍。

手槍?這些生命法庭的人,爲什麼要帶着手槍?明知道手槍射出的子彈,威力根本就不足以破開他的防禦,帶在身上根本就是一種累贅。

不對!生命法庭的人,不會這麼的腦殘,他們不至於在這種追捕的行動中,還讓自己的動作,被累贅所拖累,他們帶着這種手槍,一定是有作用的,說不定,這纔是他們的祕密武器。

必須小心應付!

葉荒吃完了手中最後一塊肥美的烤肉,然後在牆壁上擦了擦有些油膩的手,看着那些相隔着十幾米遠的距離,卻不敢衝過來的生命法庭的改造人,說道:“怎麼,你們這樣眼巴巴的看着我,你們也想吃烤肉嗎?”

說着,葉荒隨手在烤乳豬上割下來一塊,朝着他們丟了過去。

只是一塊烤肉卻讓那些搞造人如臨大敵一般,紛紛後退了很遠。

看着他們驚恐狼狽的模樣,葉荒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生命法庭,生命法庭哈哈哈哈!你們這些人的膽子位面也太小了一些吧,爲了抓我一個人,派出四十多個抱丹境的強者不說,現在我已經是甕中之鱉了,居然還要如此小心謹慎。看來是在陰溝裏面生活了太長的時間。”

這些改造人,都是被生命法庭洗過腦的,在她們的心中,生命法庭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是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侮辱的存在。

看到葉荒出言詆譭她們心中的神聖,七八個改造人相視一眼,朝着葉荒衝了過去。

當她們距離葉荒只有十米的時候,全部停下了腳步,用手中的槍對葉荒發動了射擊。


葉荒強大啊動態視力,捕捉到了她們手中射出來的“子彈”是一種高壓下的液體,比普通的子彈,速度和力量都要小很多。

這樣的力量,怎麼可能可以傷到自己?

但是爲了保險考慮,葉荒還是用金光在身前做成了一面結界。

誰知道,這些液體,射中結界的時候,卻沒有遭到任何的阻攔。

就好似鎮魔石,輕而易舉的就穿過了他的金剛不壞體神功一般!

葉荒一愣,下意識的用手去擋住了要射中自己臉龐的液體子彈。

刺啦!

液體子彈射中了葉荒的手掌,也只是傳了一陣刺痛而已,並沒有打穿他的手臂,其他的液體子彈,也被葉荒以靈巧的身法躲開。

葉荒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這就是他們祕密武器的傷害嗎?就算能夠無視他的護體金光又如何?根本就無法對他本體造成任何傷害啊。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被葉荒給掐斷了,因爲他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真氣在運轉到手臂的過程中,居然遭到了阻礙!葉荒一愣,頓時家明白了過來,肯定是這種液體子彈搞的鬼,他的手掌上,沾染上而來這些液體,真氣便無法運轉到手掌這邊來。

這種功效,和鎮魔石相差無幾。

要是渾身都被這種液體給打溼了的話,起作用比鎮魔石還要恐怖。

葉荒撕下自己的衣服,將手臂上的液體擦乾淨,果不其然,液體一擦乾淨之後,馬上真氣的運轉又重新流暢了起來。

至尊妖魁 ,但是慶幸的是,這種子彈的速度很慢,葉荒可以閃躲。

“繼續射擊!!!”

生命法庭的人,也沒有給葉荒喘息的時間。手中的液體手槍,不斷的瞄準着葉荒發射着子彈。

葉荒從烤乳豬上,抽了了兩把菜刀,直接朝着生命法庭的人投擲了出去。

這一下投擲, 豪門寵婚:嬌妻太難馴

菜刀帶着凜冽的破空聲,任何擋在菜刀面前的人,都將被菜刀劈砍成爲兩半。

生命法庭的這幾個人,也感覺到了危險,紛紛向旁邊閃躲。

但是狹隘的空間裏面,能夠閃避的地方並不是很多,他們擁擠混亂了起來,趁着這個機會,葉荒猛然衝向前方,手中的菜刀,毫不留情的砍了過去。

最前面的兩個改造人,當場就被葉荒砍掉了頭顱,但是葉荒知道,砍掉頭顱對於這些改造人來說,並不能算是致命的傷害,他們完全可以把頭顱撿起來,重新安裝回去,只要有那種黑色的液體藥劑,他們分分鐘就會變成更加強大的怪物。

想要他們真正死亡只有一個辦法,那邊是將她們脖子裏面的那隻百眼蟲捏碎,踩死才行!

激戰之中,葉荒根本就沒有這個時間,生命法庭的人馬上就對他發起了反擊,葉荒疲於應付這些人的 圍攻,沒有辦法徹底的斬草除根。

那兩個被葉荒砍掉了頭顱的改造人,也在地上摸到了自己的頭顱,重新安裝了回去,在摸索的過程中,十無頭的身體,十分的詭異。

只要不是百眼蟲被捏碎,這些改造人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也擁有無窮無盡的生命,葉荒發現,在場很多的生命法庭的改造人,就是之前在隧道里面,被他殺過一次的改造人。

她們根本就沒有死,又被生命法庭的人重新救活了。

她們的生命,早已經不在存在於自己的體內,說是百眼蟲附着在她們的身上,卻也可以說,是她們的生命依靠着百眼蟲而存活着。

這樣繼續下去的話,葉荒覺得自己可能會被她們車輪戰拖死,不能夠徹底的斬殺她們,是個最大的問題。要是他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踩碎那些百眼蟲的話,這些改造人,死一個就少一個,可是現在,她們根本就相當於無窮無盡!

就在這個時候,葉荒的懷中突然有一道紅色的身影跳了下來,居然是那隻紅色的小貓。

它跳下來之後,衝着葉荒叫喚了兩聲,然後就朝着一個被葉荒砍掉了頭顱的生命法庭的屍體那邊走過去,失去了頭顱的那具屍體正在地上摸着自己的頭顱,其他改造人則阻止葉荒上前斬草除根,相互之間配合默契,葉荒根本就找不到機會。

但是這些改造人卻忽略到了一隻紅色的小貓。 紅色的小貓,跟着葉荒也有一段時間了,每天除了睡覺之外,就是在葉荒的面前賣賣萌,反正它總是悄無聲影的隱藏在葉荒的身上,也不會給葉荒造成什麼影響,很多時候葉荒甚至都忘記自己還帶着這樣的一隻貓。


存在感不高的這隻紅色的小貓,就連名字但是不久前,殷桃給它取名叫做小魚。

紅貓小魚走到了那具屍體的面前,它衝着屍體長叫了一聲。

“喵嗚!!!”

不知道怎麼着,聽到這聲音,那具失去頭顱還在動作的屍體,頓時間變得僵硬了起來,動作凝固在半空中,一動也不動。

然後就看到這隻紅色的小貓跳到屍體的背後,失去爪子在屍體的脖子上狠狠的一拍。

貓爪落下,金屬的牢籠直接彈射了出來,籠子滾落在地上,一條百眼蟲從中掉了出來。

這一幕葉荒看到過無數次,早就已經見怪不怪,那些百眼蟲掉出來的時候,都會掙扎着尋找下一個宿主,但是這一次,卻出乎葉荒的預料,從籠子裏面滾出來的百眼蟲,根本就不敢動彈,蜷縮在那裏,好似死物一般。

難道說,這條百眼蟲,在籠子裏面就已經死了?

但是很快,小魚的動作就告訴了葉荒,這條百眼蟲還活着。

小魚一爪子撲過去,直接壓在了百眼蟲的身上,受到了擠壓,百眼蟲終於開始扭動了起來,掙扎着想要爬回籠子中,但是小魚再度叫喚了一聲。

“喵嗚!!!”

聲音還未落下,那條百眼蟲就重新變得僵硬了起來。

小魚則上前,很是不客氣的在百眼蟲的身體上,踩在踩去,活活的將這條百眼蟲,踩成了肉醬。直到徹底的死亡,這條百眼蟲都不敢在小魚面前,有任何的動作。

這是怎麼一回事?葉荒愣住了,他恍惚間發現,在小魚交換的時候,這些生命法庭的改造人,也是滿臉痛苦的生命。

“小魚,過來!”葉荒衝紅色的小貓招了招手。

聽到葉荒的聲音,小魚放下了爪子下玩弄致死的百眼蟲,衝向葉荒,跳到他的懷中。他的爪子上,都是那條百眼蟲體內爆發出來的粘稠液體,現在跳到葉荒的懷中,實在算不上乾淨,還散發出一陣陣的惡臭,但是現在葉荒可顧不得那麼多,他對小魚說道:“小魚,叫,給我使勁的叫,你不是喜歡小魚乾嗎?叫一聲一條小魚乾!”

到底是從靈石之中蹦出來的小貓,能通人性,知道葉荒說的這句話對它而言意味着什麼,小魚紅色的豎瞳中頓時間充滿着興奮的光彩,它開始放聲交換了起來。

“喵嗚,喵嗚!喵嗚,喵嗚!!!”

聲音嘹亮,就好似一直春夜裏面發情的野貓一般。

聲音迴盪在船艙的最下層,聽到這些生命,那些生命法庭的改造人,臉色變得更加的痛苦了起來。一個個甚至丟掉了手中的武器,用雙手遮擋住耳朵,這模樣看上去就像是被唐三藏念起了緊箍咒的孫猴子一般。

“啊啊啊,好痛苦!聖蟲,聖蟲在啃食着我!!”

“好難受,我要是死了!!!”

“聖蟲,聖蟲要出來了!!!”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小魚的叫聲,會讓這些改造人變成這般模樣,但是趁你病要你命葉荒還是知道的,這麼好的機會,他可不會錯過。

葉荒把小魚放在了烤乳豬上面,一手拿着一把菜刀,衝向前方,一邊砍向那些生命法庭的人,一邊對小魚說道:“不要停,繼續叫,繼續叫!!!”

“喵嗚,喵嗚,喵嗚嗚~~~”

伴隨着貓叫的聲音,葉荒如有神助一般,手中兩把菜刀紛飛,將這條走廊裏面的剩下幾個生命法庭的人,全部砍殺至死。

倒下的生命法庭改造人,體內的百眼蟲,主動的從那牢籠中逃離了出來,蜷縮在地面上一動不動,只有在小魚的叫聲停止的那一瞬間,纔敢稍微蠕動一下。

葉荒可沒有什麼留情的意思,上前一腳一隻,將所有的蠕蟲全部踩死。

啪嚓,啪嚓!

百眼蟲踩死的時候,聲音清脆的有些過分,就像是踩爆了氣球一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