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這個王座是由千年寒冰所鑄,我在中毒的時候因爲每一次發作都會非常的痛苦,便得知了在死亡沙漠中有千年玄冰的存在,纔想到了用玄冰的寒氣來抑制身體毒素的蔓延。”

晴空開裂 。“對了,既然有了千年玄冰王座的壓制,你體內的毒素應該不在擴散了纔對啊。”沐青羽道。“哪裏有那麼的簡單,我剛開始也以爲有千年玄冰的就可以抑制住體內的毒素,但卻發現千年玄冰根本就不能真正的抑制住毒素的蔓延,只是減緩了蔓延的速度而已。”九色鹿眼神悲傷道。“那你既然,中毒了的話,那萌萌又是怎麼

晴空開裂

“對了,既然有了千年玄冰王座的壓制,你體內的毒素應該不在擴散了纔對啊。”沐青羽道。

“哪裏有那麼的簡單,我剛開始也以爲有千年玄冰的就可以抑制住體內的毒素,但卻發現千年玄冰根本就不能真正的抑制住毒素的蔓延,只是減緩了蔓延的速度而已。”九色鹿眼神悲傷道。

“那你既然,中毒了的話,那萌萌又是怎麼回事。”沐青羽問道。

“萌萌是我還沒有成爲神王坐騎的時候,生的孩子,我那個時候身體還沒有中毒呢。”

沐青羽將事情聽了大概,也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南疆的時候發現修煉星塵力的時候,發現這裏的星塵力內會有一些瘴氣,那種瘴氣可能是和這九色鹿王有關。

這千年玄冰在抑制九色鹿王身體的毒素的時候,也會多少起到一些解毒的作用,揮發掉一些它身體的毒素,要不然它也不可能能夠堅持了柏年之久這麼長的一段時間。

“我有一個解毒的方法,不知道可不可以試一試。”沐青羽突然道。

“什麼,你當真有解毒的方法嗎?”九色鹿王已經被冥王帖折磨了太久的時間了,這個時候聽見沐青羽這麼說,心中也是一陣激動。

萌萌聽到自己母親有希望獲救的時候,也是頗爲激動道:“你真的有辦法嗎,你要是如果真的能夠抑制我媽媽的病的話,我願意終生成爲你的坐騎。”

作爲神王坐騎的後代,萌萌生性可是極爲孤傲,能聽到它這麼說,就可以看出它的誠心了。

沐青羽對着萌萌擺了擺手道:“你說什麼呢,咱們倆怎麼也算的上是不打不相識,更何況九色鹿王阿姨還送給了我一個龍果,所以這也算是我還你們贈給我龍果的一個人情吧。”

九色鹿王搖了搖頭道:“傻孩子,你說什麼呢,那顆龍果本來就是屬於你的,我不過是代爲傳送而已,你能送給萌萌一顆幫助它改善體質,我已經很感激你了。”

沐青羽點了點頭正色道:“九色鹿王阿姨,我現在的方法,並沒有百分之百的可能幫你化解你身體的毒素,但卻可以減少你身體的毒素減少一些,減緩你的痛苦,至於今後能不能夠真的全部解掉你身上所有的毒,還要看我今後遊歷星辰界當中能不能找到什麼別的方法。”

忍耐的百年之久,它的心早就已經被病痛折磨的接近絕望了,聽了沐青羽的話,也是隻給了它一絲繼續活下去的希望而已。

沐青羽粗略的解釋了一下自己的解讀方法之後,九色鹿王的臉上也露出了會心的微笑,覺的這個方法可行。

這個方法很簡單,便是利用沐青羽的月鬼吞噬屬性,強行吞掉一些九色鹿王身體的毒素,因爲之前沐青羽有過中毒的經歷,並且成功的自行解讀成功,所以感覺這種方法是可行的。

沐青羽盤膝坐在了玄冰王座上正色道:“九色鹿王阿姨,你將自己的毒素用自己身體的星塵力壓制在體表,然後我便會把星塵罡氣包圍在你的體表,幫助你解毒。”

九色鹿王點了點頭,緊閉雙目,用自己體內的星塵力將毒素全部逼向自己的皮膚處,不一會他整個斑斕美麗的身子便變成一身的黑紫色。

沐青羽點了點頭,調出自己的星塵力,小心的操縱着自己的星塵力,將它們覆蓋在九色鹿王的體表,形成一間如同是黑色外衣一樣的東西包裹着它。

然後開始利用吞噬的特效,吸收着來自九色鹿王身體表面的毒素,不過片刻的時間那一層黑色的外衣已經開始慢慢開始有了隱隱的一粒粒紫色顆粒。

成功了,這種方法果然可行,沐青羽臉上一喜,繼續操縱着身體的星塵力吸收着毒素,不一會的功夫腦門上面也是爬滿了汗珠,因爲這種使用星塵力的方法嫉妒的消耗人的體力於精神力。


一個時辰左右沐青羽就開始感覺呼吸有一些費力,並且眼前的景物也開始模糊了起來。

解毒的過程大概進行了一個半個時辰左右的時間,沐青羽開始發現自己的月鬼吞噬毒素的量已經到達了一種飽和的狀態,他也趕忙收回了自己的星塵力,因爲如果再繼續貿然解毒的話,他本人也會中毒的。

使用過了這種方法沐青羽臉色也是有一些蒼白,關切的看着九色鹿王道:“九色鹿王阿姨,你好些了嘛?”

九色鹿王檢查着自己的身體不由大喜道:‘我的身體已經好多了,雖然我的身體裏還有毒素,但是你剛纔至少吸收了我體內積攢了二十年的毒量,這樣的話,我又能挺上一段時間了。”

聽見自己費了那麼大的力氣居然吸收毒的量好不足三分之一,沐青羽臉上不禁也是有一些失落道:“你放心吧,九色鹿阿姨,我一定會幫你解除身上所有的毒的。”

“媽媽,媽媽,太好了,這樣在經歷過幾次解毒的過程的話,你的病就應該很快就可以好了。”萌萌興奮道。

沐青羽則是苦笑的搖了搖頭,自己現在用月鬼的吞噬的毒的量,已經到了一種飽和的狀態,要想要完全的將這些毒素全部消化掉,也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自己短時間可能都不能幫九色鹿王解毒了。

九色鹿王善意的對着沐青羽搖了搖頭道:“孩子,你不必這樣,你能這麼費力爲我解毒,我已經很感激你了,因爲這樣我又能多活一段時間,可以多陪萌萌一會,真的謝謝你。”

話音剛落,九色鹿王也是擡起了它高傲的腦袋在沐青羽臉上蹭了蹭,這個時候沐青羽也是感覺身體的消耗已經到達了極限,輕輕的抱着九色鹿王修長的脖頸,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神智有一些模糊不清的喃喃自語道:“媽媽,媽媽,我好想你啊。”

九色鹿王聽到沐青羽在呼喚自己叫媽媽,心中也是一緊,輕輕的用自己的嘴巴舔了舔他的耳朵,輕聲道:“孩子快睡覺吧,媽媽永遠陪在你的身邊。”

沐青羽也挺好的點了點頭,嘴角勾起了一抹平淡的微笑,漸漸進入了夢鄉。

“他沒事吧。”萌萌悄悄的走到沐青羽身旁疑惑道。

九色鹿王輕聲道:“他沒事,只是他的身世好可憐, 老公大人實力寵 ,儘可能的幫助他,因爲他對我們有恩,你知道了嘛。”

萌萌不捨的看了自己的媽媽一眼,眼中滾動着兩滴淚珠:“媽媽,我知道,但是要我離開你,留下你一個人在這,我。。。。。。。”

九色鹿王搖了搖頭:“放心吧,青兒,也會時常抽空陪着我的,而且你也長大了需要去外面闖蕩一番。了” 萌萌似乎最後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的點了點頭道:“恩,媽媽我知道了,我一定會不讓你失望,變強,並且早日找到醫治你的方法的。”

“恩,這樣纔對,萌萌你帶着他去九蛇宮正殿去休息一下,這裏並適合人類長待,還有龍果你和他一定要最快在這兩天服下,要不然過了兩天之後龍果的藥效也會減緩。”九色鹿王柔聲道。

“我知道了,媽媽我離開的這一段時間你一定要多保重啊。”

萌萌最後不捨的看了自己的媽媽一眼,才長出一口氣,拖着沐青羽的身體離開了密道深處。

九色鹿王看着自己的孩子正在一步步的離開自己,黯然的留下了兩行眼淚。

再一次醒了的時候已經是次日的早晨了,沐青羽這一覺睡的也是很沉,剛睜開眼睛,便迎來了萌萌那倆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嘿嘿,你醒了,我剛纔還在猶豫看你這麼長時間沒有醒過來,要不要使用一下我的神屁把你給叫醒呢。”

“對了九色鹿王阿姨,她的病現在怎麼樣了?”沐青羽急迫道。

聽見沐青羽這麼說萌萌心中也是感動,點了點頭道:

“媽媽現在很好,不過身體的毒素還沒有全部解開,所以這一次我也會和你遊歷在星辰界當中,尋找可以解救媽媽的方法。”

沐青羽點了點頭,讓萌萌今後和自己旅行歷練的事情,九色鹿王早就已經和自己說了,自己倒是感覺沒有什麼不好,畢竟有萌萌在自己身邊,也是多了一個實力強大的保鏢兼寵物。

坐起身子,沐青羽突然發現身體在這一刻似乎是充盈滿了力量,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空氣中頓時傳來一陣噼裏啪啦的豆子落地時候的聲音。

精氣神此時也是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飽和的狀態,沐青羽感覺身體裏的星塵力似乎是有了一些變化,連忙調出星辰罡氣散佈在自己的手上,不由的一驚。

之間此時沐青羽手中的黑色星辰罡氣,裏面隱隱的散發着一陣紫色的顆粒。

“難道我吸收完了那些毒素之後,還改變了我的屬性特性嗎。”

“嘿嘿,你可以用這個傢伙試試啊。”萌萌不知道從哪裏弄了一隻灰不拉幾的癩蛤蟆,捧在手中緩緩的放在了地面上,示意沐青羽試試自己現在新獲得的屬性的威力。

沐青羽點了點頭,手中燃起一陣黑氣,丟向了那隻蛤蟆,只見那隻蛤蟆在被黑氣吞噬的瞬間身體變發生了變化,身體先是一陣發黑,接着開始倒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就不在動彈了。

萌萌驚奇的用小蹄子觸碰了一下那隻蛤蟆,卻發現它的身體居然變的和石頭一樣僵硬。


看來經過了吞噬毒素之後,黑色罡氣中也相應的產生了一種毒素,不過看來這種毒素的效果似乎不是非常的強烈,因爲在毒死一隻蛤蟆都需要一段時間的發作,但是進入生物體內卻能造成其身體變僵硬的效果。

這種新附加的毒屬性,在今後實戰中無疑會更大的限制住自己敵人的行動,沐青羽心中也是一喜。

突然感覺自己的手中似乎是握着什麼觸感粗糙的東西,沐青羽這纔想起,現在自己的手中應該還握着那顆龍果。

萌萌突然道:“我的僕人,龍果被採摘之後,如果不趕快使用的話,藥效也會大減的。”

“僕人?什麼僕人。”沐青羽疑惑道。

“嘿嘿,我之前不是都說了,如果你能醫治我媽媽的病症,就給你當坐騎坐,但是呢,你並沒有完全的治好我的媽媽,所以自然咱們倆的關係自然是要反過來,我當主人,你當僕人了。”萌萌一臉的奸詐道。

沐青羽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盯着手中的龍果道:“萌萌,你也是有一顆吧,那你現在吃了沒有。”

萌萌搖了搖頭:“服用龍果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消化掉,所以必須要找個安全的地方纔行。”

沐青羽點了點頭:“還好你沒有食用,要不然你可要少吃上一種人間的美味。”

“人間美味?你不會是要用龍果做上一頓菜吧。”萌萌疑惑道。

“嘿嘿,你可別忘了,我美食獵人的身份,先把你的龍果交給我保管,等我做出那一頓驚詫世人的美味時候,咱們倆就可以偷偷的享用了,龍果做出的美食啊,我真是越來越期待了。”

萌萌倒是很信任沐青羽的將自己的龍果交給了沐青羽,沐青羽拿過龍果之後突然道:“對了,萌萌,你知不知道這裏有沒有什麼條件好一點的廚房。”

“這個,不難找,我現在就帶你去。”萌萌現在對沐青羽要做給自己美食也是有一些感興趣。

萌萌似乎是對九蛇宮內的設施極爲的熟悉,如果要是換做沐青羽自己找的話,恐怕就要迷路了。

來到一間雕樑掛洞廚具齊全的豪華廚房內,沐青羽急切的來到菜板面前,將兩顆龍果放在了菜板上。

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從自己的乾坤袋中不斷找來調配的食材,便開始準備要烹飪這兩顆龍果了。

萌萌聞到了烹飪龍果的時候傳來的陣陣香味,也是不禁有一些忍耐不住美食的誘惑了,擦了下嘴巴,迫不及待道:

“好香啊,對了,我的烹飪,你究竟要做什麼東西啊,能不能告訴我。”

沐青羽神祕一笑,接着道:“嘿嘿,還是留一點神祕感比較好,這道美食可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吃到的。”

萌萌聞到陣陣香味,閉上了眼睛,安靜的坐在了一邊等待着,幻想着沐青羽一會做出的美食的樣子。

忙碌了兩個時辰左右的時間,沐青羽纔將龍果烹飪成功,端着兩個大銀盤子,來到了萌萌的面前微笑道:

“終於做好了,這可是我最完美的作品哦,來吧,好好享用這美好的瞬間吧。”

萌萌迫不及待的打開盤子上面的蓋子,也看見了裏面的食物,鮮豔散發着七彩瘟蘊的果肉,一陣陣香甜的味道也跟着傳遍了整個廚房當中。

輕輕了用自己的小蹄子拿起一根叉子碰了一下果肉,頓時果肉也跟着誘人的顫動了兩下。

“這個是龍果七彩布丁,是我用酸奶以及多種珍貴的果實的果汁製成的,不斷食用口感絕佳,而且還可以把把龍果的增益作用百分之二百的全部激發出來,要比你普通吃掉的時候要好的多。” 萌萌擦了下嘴角的口水,拿起手中的叉子小心的削下一小塊布丁,放在了嘴中。

頓時一股水果獨有的清新甜味瀰漫在整個口腔當中,那種布丁獨有的柔軟口感,讓人無法在抵禦那來自美食的誘惑,萌萌就這樣一叉子又一叉子的一口口的吃下布丁,眼角也不知爲何流出了幸福的眼淚。

沐青羽看着萌萌一邊流淚的一邊吃布丁的怪異吃相,不由的詫異道:“你怎麼哭了呢,真有那麼好吃?”

萌萌點了點頭道:“我從來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我實在是太感動了,活着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沐青羽滿意的嘴角颳起了微笑,自己畢竟身爲一名美食獵人,能受到別人對自己的所做的美食有這麼高的評價,他又怎麼能不高興呢。

就地盤膝坐下,他也開始吃起了眼前的布丁,但是沐青羽卻吃的很慢,因爲他知道美食不可多得,所以要細水長流,慢慢的享受吃完美食的感覺。

這一人一獸吃下美食之後,藥效便開始發揮了作用,萌萌的身上閃現起一陣金光,它安靜的閉上的眼睛躺在了地上。

而沐青羽則是雙手放於雙膝,肩膀放平,閉目慢慢的吸收着剛剛吃下的龍果。

一陣和萌萌一樣的金光在沐青羽的體外閃爍着,接着金光竟然化爲了一條條金色的蟬絲將他整個人纏繞在了其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色蟬繭。

而萌萌的狀況也是和他相同,只不過萌萌外表的形成的蟬繭要比沐青羽的那個稍微小上一些。

金蟬外面所釋放的金色閃光越加的強烈,同時也是吸引來了了不少路過廚房的蛇女,蛇女看見在廚房中的金蟬也是不由的一驚,趕忙去向詭術妖姬報告去了。

不一會詭術妖姬青兒便和姬舞旋一塊趕到了,看見眼前的景物,兩人也是不由的一驚。

“青兒這是?”

青兒點了點頭:“沒錯,看來是九蛇宮有人服用了靈丹妙藥了,來人趕快把這裏包圍起來,不能讓人隨意進入這裏。”

“是。。。。。。。”兩名蛇女護衛趕忙應是,去通報其他的護衛了。

詭術妖姬試探用自己的星塵力去感應兩個金蟬中的人,但卻發現金蟬外面的殼似乎是一層特殊的結界可以阻隔自己星塵力進入,最後也不得放棄了單手託下巴沉思道:


“到底是什麼人呢,居然會這麼大膽在這裏服用靈丹妙藥。“

姬舞旋突然想起了什麼道:“對了,青兒,我們好像從現在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青羽了。”

青兒聽到這句話微微一愣,隨後不可思議的看着金蟬驚訝道:“你說那裏面的是沐青羽。”

“這個壞蛋,我一不在就不知道會惹出多少亂子,不是他又會是誰呢。”姬舞旋輕笑的搖了搖頭。

青兒隨後對身後的兩名護衛道:“你們去幫我現在去查查,沐青羽現在的行蹤。”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