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對付結印就是以絕對強大的力量將它破壞掉,但是宋世昌的實力和你差不多,所以這結印你是破壞不了了,所以想要破解結印只能是雷電之力了,你的身體經過雷電的淬鍊,身上已經有了強大的雷電之力,但是你從來沒有用過,雷電之力的玄妙可是深得很,我也一直沒有教你,修鍊雷電之力的人如果能夠引發九霄雲端的自然之力,威力堪比天尊,接下來我將雷電奧義之決傳授給你,你以最快的速度將它琢磨透,按照你身體的實力這結印只是能夠控制你移動而造成不了什麼傷害的,所以你趕快參悟吧」

這坑徒弟的師傅,不早一點拿出來學,非得到了要命的時候才拿出來,趙玉閉上眼睛,仔細的聯繫師傅傳來的雷電決,自己曾經參悟到雷電之力,只是能夠讓自己在雷電的強大衝擊下身體不受傷害而進行改造,這雷電決則是如何發揮雷電的力量。時間一點點過去,宋家人的臉上浮現出笑容,他們已經將趙鈺困住,只需要加大力量即可,趙

這坑徒弟的師傅,不早一點拿出來學,非得到了要命的時候才拿出來,趙玉閉上眼睛,仔細的聯繫師傅傳來的雷電決,自己曾經參悟到雷電之力,只是能夠讓自己在雷電的強大衝擊下身體不受傷害而進行改造,這雷電決則是如何發揮雷電的力量。

時間一點點過去,宋家人的臉上浮現出笑容,他們已經將趙鈺困住,只需要加大力量即可,趙鈺已經將靈魂撤離到了靈魂之地,對於身體受到的壓迫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感知,只要不是有生命危險趙鈺一點兒也不用擔心,一心一意的參悟著雷電決,在心中不斷的練習,但是有一點兒難處,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除非是在風雨大作的情況下才能夠引來雷電,但是現在風雨是有了,但是卻不是自然而下,是水靈院院長的武技,只能通過消耗納戒中的紫水晶來轉換成雷電的力量了,看著納戒中少的可憐的紫水晶,趙鈺一陣肉痛。

紫水晶圍繞趙鈺全身轉動,漸漸的化為紫色水霧,又逐漸的轉化為雷電之力纏繞在趙鈺的身上,隨著紫水晶的消耗,雷電之力越來越強,在趙鈺的身上噼里啪啦的發出聲音,趙鈺深呼一口氣,雷電彙集在趙鈺的頭頂之上,化作一道閃電衝向結印。

「轟」天空中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響,結印衝破的瞬間宋世昌一口鮮血從嘴中噴出,三位院長也受了不少的傷。

「撤」這是唯一的辦法了,趙鈺沒有辦法盯著所有的人,十萬大軍也只是擺設了,他們只是在數量上多了而已,但是想要追這些人還是有一些困難的,墨岩也從城牆上跳了下來,宋家人不能留否則後患無窮。

「啊」一聲慘叫在宋家人群中響起,宋世昌回過頭看著新皇墨則,長劍已經穿過了身體,墨則閃身跳到一旁,離開宋家人。

「記住,我姓墨,不姓宋。」

沒有了核心的宋家一派四散逃離,趙鈺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宋佳文,除了三位院長還在身邊,其他人看見宋世昌都死了那裡還管的上宋佳文,辰哲帶著人圍殺過來,殺其他人還是不費力氣的,墨岩和趙鈺追擊著宋佳文,趙鈺的速度要比他們快的多,沒多久西門客的背後挨了一劍,血跡瞬間浸透了整個後背,西門客吃了一顆丹藥,但是沒敢停留,只要停下來結果肯定是死,他萬萬沒想到趙鈺的實力竟然變得這麼強。

水靈院和木靈院院長被墨岩追的也是筋疲力盡,剛剛在和趙鈺的戰鬥中就受了傷,這才沒有和墨岩打鬥,他們需要時間恢復,好在墨岩的實力和他們相當,但是他們有兩個人,墨岩只是一個,所以逃跑一陣后停下腳步,當初和宋佳文分開躲過趙鈺的追殺看來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太子,追了這麼遠是不是該停下來了。」

「兩位院長本來是為我墨家立下不小的功勞的,但是卻做了宋家的走狗,這要讓兩個學院的祖師知道會有多寒心啊。」墨岩笑了笑,在墨家老祖創立天倫之國的時候,水靈院和木靈院的院長本來是墨家老祖身邊的兩位大將,只是沒有想到現在的兩個學院卻成為插在墨家身邊的兩把刀。

兩個院長沒有說話,合力攻擊墨岩,墨岩現在戰意十足,兩位院長剛開始還有點兒優勢,但是體力的不斷消耗讓他們吃不消,想要逃跑卻被墨岩黏住,只能是奮力一戰,不多久水靈院長被斬下頭顱,木靈院長驚駭的看著墨岩,心中想著逃跑,但是靈魂之劍直接穿透靈魂,眼前的木靈院長獃獃的站在原地,靈魂被擊碎,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墨岩轉身向城門走去,不知道趙鈺現在怎麼樣了。

身負重傷的西門客逃跑還不忘帶著宋佳文,看來關係很特殊啊,但是已經受傷的西門客卻是無法逃開,現在已經成了宋佳文逃跑的累贅。

「快走,逃出天倫之國,去古族。」西門客大吼一聲。

「二叔,保重。」說完宋佳文邁開步子飛離而去。

趙鈺看著受傷的西門客,「當**滅了南華學院,幾**死之後我會帶著所有的南華學院弟子去滅掉你整個太一學院,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不會讓你有什麼遺憾的,去死吧。」手中琉璃劍飛出,西門客沒有戰鬥多久便敗下陣來。

看著死去的西門客,趙鈺沒有停留,繼續追擊宋佳文,沒想到宋佳文跑起來挺快,但是還是被趙鈺追到了。

「宋佳文,我是來給我娘子討債的,你可以掛了。」說完長劍斬下。

突然空中出現一道白光,趙鈺眼前一陣眩暈,睜不開眼睛,等清醒的時候眼前什麼都沒有了,宋佳文消失了,趙鈺看了看四周,剛才是什麼,自己連眼睛都睜不開了,看了看毫無蹤跡,趙鈺只能返回城中。

… 「宋佳文跑了」趙鈺回來說道,墨岩點點頭,示意沒有什麼關係.

接下來的七天七夜的時間,整個宋家在天倫之國徹底消失,水靈院和木靈院改為天靈院,院長長河,辰家接手了宋家的所有事宜,成為僅次於墨家的第二大家,喬家遷址到了宋家,至此洛陽之亂徹底拉下了帷幕。

「你真的捨得你的皇位?」趙鈺笑眯眯的看著墨岩。

「早在十年前我就告訴我的二弟,對於這個皇位我是一點兒都不在乎,但是宋家的謀逆之心讓我擔心,所以就讓二弟做了他們的傀儡,我的三第在我消失的這一段時間將墨家的實力漸漸充實起來,好讓墨家人不至於全部被宋家人收買,殺死宋凱也是三第做的,但是沒有想到木靈院長和墨三叔會突然回來,好在有你幫忙,這場戰亂算是平靜下來了。」

墨岩走出洛陽城門,看著城牆上的;兩個大字,不禁感慨萬分,這一場戰鬥整整謀劃了十年的時間,終於可以放心的去追求自己的武道了。

「二皇叔,二弟,三第,天倫之國就交給你們搭理了,如果有什麼危險,大哥會在第一時間回來的,就不要送了。」看著身後的墨老二和墨則,墨華還有大臣們,揮手告別,喬珊珊和趙鈺呆在長河的身邊,趙鈺來這裡還有事情沒有做,就沒有跟隨墨岩返回京都,現在心裡只能祈禱回去之後心怡不要責罰的太狠了,千叮萬囑師兄弟們,但是趙鈺知道,肯定完蛋。

告別了墨岩一行人,趙鈺跟著長河到了一處格外安靜的地方,花花草草修建了一大片,不像是一位煉丹大師,卻像是愛美的姑娘。

「師傅,我帶來一位弟子,想要跟隨您學習煉丹之術,徒弟我教不了,就把他放在這裡了,徒弟告退。」說完長河便走了,這丹王還真是一個怪脾氣的人,自己的徒弟都不見一面的,趙玉站在門外靜靜的等候著,卻沒有一點兒聲響。

一天過去,趙鈺身上的汗水直流,這裡的太陽可真厲害啊。

第二天天氣大變,風雨大作,趙鈺站在雨中,眼神中露出一抹堅毅。

第三天天氣微冷,趙鈺有些感冒,鼻涕直流,一個勁兒的吸著。

第四天陽光很好,趙鈺仰著面享受著陽光,一道晴天霹靂就在身邊炸開,趙鈺下了一跳。

第五天晨露浸濕了衣裳,趙鈺感覺身上奇癢無比,乾脆脫了衣服。

第六天飄起了漫天雪花,趙鈺直打哆嗦,雪沒三尺,趙鈺成了一個雪人。

第七天,門內傳來聲音,趙鈺推門而入,院子中擺放著各種藥材,趙鈺睜大眼睛,這些藥材可不是尋常的藥材,趙鈺在神機閣是沒有找到過得,趙鈺沒有多停留,向著小屋中走去,一位老人在正閉著眼睛坐在大堂之上。

「丹王您好,弟子趙鈺前來拜訪。」趙鈺微微鞠躬。

丹王沒有理會,趙鈺就一直彎著腰,兩個時辰后丹王睜開眼睛,看著趙鈺,趙玉這時候才直起腰來,但是有些酸痛。

「你知道煉丹者之大成所需要的條件嗎?」丹王終於開口。

「大成者心靜如止水。」趙鈺說道。

丹王帶著趙鈺走向院中,抬起頭看著太陽,萬物之源起於太陽,太陽的光輝是無人能夠掩蓋的,丹王一直望著太陽,似乎有所感悟,在看著趙鈺的時候,眼中已經變了另一幅神情。


「我不需要知道你的過往,但是今**既然前來學習煉丹,又是長河帶來的人,我就不用考核你了,對於我的弟子我還是比較放心的,但是我為什麼要教你煉丹呢?」丹王看著趙鈺。

趙鈺一時語塞,丹王說的沒錯,我為什麼要教你煉丹,我沒有這義務,更是可以毫無條件的拒絕你,趙鈺看著丹王,「確實丹王可以不教我煉丹之術,只不過弟子虛心求教,會在這裡等,直到丹王願意為止,收我為弟子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趙鈺苦笑一聲,說的這些話好像是廢話一樣。

「丹王,我們可以做個交易。」趙鈺笑了笑。

「交易,你有什麼東西值得我用我的煉丹之術來交換?大言不慚。」丹王看看趙鈺,難不成是哪家的大弟子,帶來錢財無數還是高強的武技,可惜那些丹王都不需要。

「我有一株千年的斷魂草,希望可以換來丹王的指教。」趙鈺咬咬牙,這就是拜師禮了。

「千年斷魂草?」丹王的眼中露出一抹喜色,這千年斷魂草可是煉製魂丹必不可少的藥材,而且魂丹煉製難度遠非一般的丹藥可以相比,斷魂草更是珍貴無比,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丹王到現在都沒有得到一株斷魂草,沒想到趙鈺手中竟然有,但是這赤裸裸的交易似乎有些不太合丹王的胃口,他選弟子也是講究緣分的。

「還有一朵藍蓮花。」趙鈺咬咬牙再一次說道,自己身上的寶貝可是真沒有多少了,這些還都是師母給的。

「可以,成交,我只教你七天,在這七天的時間裡你所有的問題我都會回答你,七天一過無論你在提出什麼樣的時間,我不會再教你。」丹王將兩味珍貴的藥材收入囊中,趙鈺則是跟著來到了煉丹室,丹王的煉丹室相對來說要更加隱蔽一些,在土地之下,這裡會讓人更意想不到的。

趙鈺將長河贈與的黑鼎拿出來,丹王就在一旁看著,趙鈺看著丹王給的丹方,聚精會神的煉製丹藥,看著趙鈺直接挑選四品丹藥丹王的眼中有詫異,看著趙鈺熟練的動作這不是來學習的么更像是來交流的。

趙鈺將四品丹藥煉製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一一求教,丹王也一一講解了一番,趙鈺聽完就拍著腦袋頓悟了,讓后又一聲不響的開始煉製丹藥,直到將四品丹藥煉製的無可挑剔,才將五品丹藥的丹方那在手中,好在丹王這裡不缺的就是藥材,每年不知道有多少藥材被送過來,自然是長河孝敬的。

五品丹藥的煉製繁瑣之及,趙鈺連續失敗了五次,坐下來靜靜的回想著自己所做的每一個動作,還是火候的控制上,想到這裡趙鈺走出煉丹室,而是一個人出去,站在一塊石頭前,手中異火不斷的燃燒,異火消耗的內氣不亞於和別人打鬥一場,所以煉丹師對於內氣修鍊的要求很高,趙鈺集中精力站在院外釋放著異火,將溫度控制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手中的異火燃燒了兩天兩夜,而丹王也在是、煉藥室內呆了兩天兩夜,參考古籍,看著斷魂草和藍蓮花的詳細介紹,準備試煉魂丹,魂丹的作用對於每一個人都是絕對有用的,不管是追求武道還是煉丹之術,魂丹具有鎮魂的作用,可以保證魂魄穩定,增強魂魄的力量,抵禦能力,煉藥師在煉丹的過程中不免有時候力不從心,甚至可能走火入魔,如果有魂丹的話就容易從魔障中走出來,減少傷害。

趙鈺將異火的控制練到熟練的時候整個人身體已經變得有些憔悴,消耗了太多的內氣,精神力也減少了許多,整個人都變得不好了。

趙鈺盤腿而坐,運起無為之力心法,內氣源源不斷的從外界吸收進來,這個時候趙玉才體會到元嬰的作用,元嬰可以將內氣源源不斷的收集進來,在需要的時候會不斷的釋放出去,所以一般時候身體內的內氣是足夠使用的,就算是煉丹也能多堅持幾天幾夜,沒有了元嬰,趙鈺只能是擴充自己的身體,讓每一個地方都能充滿內氣。

第四天天剛亮,趙鈺從地上站了起來,一夜的恢復已經讓身體好轉起來,進入地下室,丹王還在一旁研究古籍,三天三夜沒有好好的休息了,不過這對於丹王來說已經是在尋常不過的事情了,如果遇到感興趣的東西,丹王可以不吃不喝,直到搞明白為止。


趙鈺再一次進入煉藥室並沒有給丹王帶來多大的注意,趙鈺將藥材放置好,來這裡這麼多天了,趙鈺從來沒有使用過異火,倒不是怕丹王直到,而是異火只是一種輔助的工具,有異火可以增加成丹率,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煉丹的重要之處還是再遇每一個細節,而對於每一個細節的處理必須靜下心來,所以趙鈺的回答讓丹王滿意。

看著趙鈺手中的異火,丹王只是看了一眼,沒有表現出多大的興趣,繼續研究自己的古籍,一味味藥材加入葯鼎之中煉化為藥液,在成型的過程中趙鈺將所有的精力都釋放出來,保證異火不會有什麼波動,五品丹藥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煉製出來的,而趙鈺來這裡所要學習的是在細節上的處理,煉丹的過程已經大概了解了,但是對於細節還是有些不懂。

趙鈺堅持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傍晚時分,一股丹香從葯鼎中散出來,趙鈺看了眼手中的丹藥,還算可以,趙鈺不在練習丹藥,也沒有準備學習煉製六品丹藥,那些藥材丹王捨不得給趙鈺,趙鈺也沒有那個精力,一個五品丹藥就要讓自己虛脫了,六品就不想了,等將五品丹藥熟練的煉製,精神力和內氣消耗的不是這麼恐怖的時候在來學習煉製,煉丹還有一個重要的就是丹方,丹方也是每個煉藥師的不傳之秘,有了丹方就相當於有了一座巨大的寶藏。

接下里的三天時間,趙鈺聽丹王講解煉丹之源,趙鈺開始不願意學習煉製毒丹,但是不練毒何以解毒,從丹王那裡找來一本古籍認認真真的研讀起來,等到七天過後的一聲雞鳴,趙鈺起身,想要了解的已經知道了,接下來主要就是練習了,這些離開丹王也可以做,離開的時候趙鈺為丹王做了一桌美味的佳肴,還有一壺醉美人,異火的精準控制讓菜肴做出來的味道更佳,讓丹王後悔不迭,沒有早點纏著趙鈺做幾道,這味道和香王的還有幾分相似。

… 趙鈺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銀子,還有一點兒,去藥材鋪買了一大堆煉製丹藥需要的藥材,坐著金雕飛向山洞,二十天閉門不出,就在洞中練習丹藥,這二十天的時間趙鈺的內氣消耗不再像之前那麼恐怖了,但是在嘗試煉製六品丹藥的時候趙鈺還是昏倒過去,手中的丹方只有那麼幾張,想要在煉丹方面有更大的發展還需要尋找一些丹方了。

還有三天的時間就是平原大比的時候了,也不知道心怡他們準備的怎麼樣了,珊珊被長河留在身邊,承諾一年之後將她放行,趙鈺只能和珊珊不舍的告別,騎著金雕飛向京都。

在雪花神院中,王心怡閉關而出,整個人變的更加的冷艷,那些當初不知好歹調戲王心怡的人受到教訓也變得老實了不少,墨岩和辰哲等人陪在身邊,心怡還是有一些失望,沒有在出關的第一眼看見趙鈺,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一別兩年,整整兩年的時間了。

三日後,雪花神院大殿之內,王心怡帶著眾位弟子一旁等候,平原大比在另一個區域,是由八大古族合力開闢的一個地方,平原大比中充滿兇險,能夠活下來是每一個進入空域中的弟子的最起碼的考驗了,而進入空域必須是尊者之下的弟子,尊者之上除非是有極大能力破壞空域的實力,否則會被空域直接斬殺。

空域是八大古族挑選弟子的地方,除了一些有著血脈傳承,主要是和古族有著血脈聯繫的家族,可能會出現有著血脈傳承的人,還有就是一些修鍊天賦極佳的弟子,八大古族在挑選時候完全是按照修鍊弟子的意願,每一個人選擇的權利是平等的,當然對於這些在空域中表現特殊的人,古族自然會開出一些條件來吸引他們。空域暫時關閉,預計一年的時間,所以這一次雪花神院派出了一百五十名弟子,以及南華院五十名弟子,大家都在等待著長老和院長開啟傳送門。

「院長院長,有變故。」大堂外走進來一位長老,是掌管院中繁雜事務的清風長老,進來后對滄海耳語幾句,滄海皺了皺眉頭,又點點頭。

「告訴大家一件事情,因為外魔入侵,空域遭到破壞,現在八大古族正在緊張的對抗之中,空域暫時關閉,預計一年的時間,所以今年的平原大比取消了,大家回去在準備一年的時間吧,最近三界不太安定,恐怕動亂要提前了,大家加緊準備。

王心怡心中有些高興,這一次趙鈺也沒有趕回來,恰好平原大比取消,看來也是天意,心怡帶著一眾弟子回到南華院,靜靜的額等待著趙鈺的回歸。

趙鈺從金雕上跳下來,讓金雕獨自飛走,它喜歡自由,趙鈺也就不將他收進納戒之中了,在京都騎著金雕亂飛有點兒太引人矚目了,趙鈺還是低調行事,身上的味道有些重了,趙鈺買了一身衣服,兩年了,再一次回到這裡,竟然有了幾分陌生。



趙鈺走在大街上,想著給心怡買點兒什麼東西回去,街上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一名女子騎著快馬飛馳,竟然比心怡還要囂張不少,趙鈺看著馬上的紅衣女子,好像在哪裡見過,但是卻想不起來。

趙鈺獃獃的看著,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的來臨,紅衣女子快馬疾馳,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敢攔在大街之上,速度沒有絲毫的減慢,直本趙玉而來。

看著兩人越來越近的距離,誰也沒有讓步,紅衣女子加快了速度,手中的長鞭直指趙鈺,趙鈺依舊沒有動,大街上的人都站住腳步,有些人還在叫著讓趙鈺離開,不過看樣子好像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馬蹄揚起踏向趙鈺的胸膛,就當人們以為趙鈺要被踩死的時候,趙鈺向後倒下身子,從烈馬的身下滑過,穿了過去翻身跳上馬背,抓著紅衣女子手中的長鞭,一股冰涼,讓趙鈺感覺更加的熟悉。

「玄天學院」趙鈺開口,自己在玄天學院的時候除了認識幾個比較熟悉的人之外還有兩個人有印象,一個是洗澡不小心被自己給遇上的慕容冰,然後追殺自己,還有一個便是幫著慕容冰的這名紅衣女子,柳雲,不過那個時候趙鈺記得她們兩人的關係好像有些曖昧。

紅衣女子皺著眉頭,才想起來這個人是誰,也算是熟人,但是是有仇恨的,不知道當初怎麼熱鬧了冰冰,但是不論發生了什麼,只要惹惱樂冰冰的人,就只有一個下場,死亡,如果不是冰冰當日手下留情,外加阻擋的話今天的他就不會站在這裡。

「是你小子,竟然還敢來京都,找死。」說完一股寒意襲來,讓趙鈺不禁打了個寒顫,就勢將柳雲抱在了懷裡,街上的人都看呆了,柳家的大小姐竟然被一個男子抱在懷裡,兩個人在馬上親親我我的樣子,絕對是京都又一爆炸性新聞。

柳雲自打出生開始便覺得世間男子皆薄情,偏愛女子,越是漂亮的女子柳雲越喜歡,再一次遠遊的時候遇上了慕容冰便一路相隨,本來慕容冰覺得柳雲人還不錯,但是長期相處下去,卻發現柳雲的性取向好像和常人不一樣,但是慕容冰是個正常的女子,哪裡受得了柳雲的那個樣子,也想著逃避,躲過,但是柳雲作為京都四大世家之一柳家的大小姐,玄天學院哪裡敢得罪,況且柳雲的實力遠在他們之上,也為慕容冰解決了一些麻煩,所以在玄天學院沒有人敢在接近慕容冰,趙鈺是柳雲在玄天學院立下威名后第一個。

看著趙鈺伸出的臟手,柳雲皺著眉頭,身上的溫度越來越冷,趙鈺則是運功抵擋著這一股寒意,烈馬還在街上狂奔,並沒有停下腳步,柳雲的身子被趙鈺抱著動彈不得,在馬上又無法發揮出實力,只能不斷地散發寒氣將趙鈺凍住。

趙鈺很好奇這麼冰冷的寒意是修鍊什麼心法和武技的,趙鈺乾脆放棄了用功抵擋,而是轉身跳下烈馬,看著柳雲向前跑去,烈馬被柳雲拽住,停下腳步,手執長鞭看著趙鈺,狠狠一鞭拍在大街上,出現一條裂縫,裂縫之中滿是冰渣,沒有想到這柳雲的功力更強了。

「熟人見面不用這麼歡迎我吧,慕容冰現在怎麼樣了,當初我還真不是故意的。」不知道趙鈺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但是已經成功的激怒了柳雲,柳雲的身體漸漸浮現出一層薄冰,趙鈺向後退了幾步,知道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冰牆」幾尺后的冰牆襲來,趙鈺一掌推了過去,但是卻發現這冰牆並不是那麼堅硬無比的,而是趙玉的胳膊全部沒入冰牆之中,整個人的身體也陷了進去,再想出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被緊緊的包裹在冰牆之中了。

柳雲慢慢地走了過來,手中的長鞭收在腰間,趙鈺現在的樣子很是滑稽,就像琥珀一般,在晶瑩透亮的冰牆之內動彈不得絲毫,柳雲站在一邊,伸手不斷的減低寒冰的溫度,趙鈺開始感覺到了刺骨的寒冷。

大街上停下腳步的人群又邁開腳步,幾個不識相的被柳雲狠狠的一掌拍倒,在京都殺個人對於他們四大家族的人來說不過是小事一樁而已,皇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四大家族和五個門派之間的關係很巧妙,錢家支撐著神機殿的運作,但是神機閣又自成一派,只是大部分的財產屬於錢家,趙家則是和雪花神院達成聯盟,王家很特殊,不依靠任何一家,柳家則是和其他的三個學院都有聯繫,柳家之上不是八大古族,卻是比八大古族還要神秘,沒有人知道到底是神秘勢力,但是凡是阻礙柳家的勢力都被神秘的消滅。

趙鈺深吸一口氣,身上的異火慢慢的燃燒起來,趙鈺的身邊的冰牆在慢慢的融化,柳雲皺著眉頭,不斷的增強功力,但是好像對趙鈺沒有什麼作用了,從手中掏出一個小壺,一種不祥的預感在趙鈺的腦中飄出,沒有多做掙扎,趙玉直接將冰牆運功爆碎,冰渣將周圍的物體都【破壞無疑,柳雲嘴中默默的念著什麼,趙鈺在經過天倫之國的靈器之後變得小心,天倫之國有的東西,這趙國的大家族怎麼可能沒有。

柳雲的小壺是萬年冰泉中鍛造出來的無上靈器,壺中的一滴水便可以將整個湖泊冰凍住,其寒冷程度可想而知,趙鈺感受越來越重的寒意,腳底抹油一溜煙兒的跑沒了,在這裡選擇和;柳雲戰鬥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睜開眼的柳雲看著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的趙鈺氣的直跺腳,這萬年冰壺柳雲一般不使用,因為使用冰壺需要繁瑣的咒語,但是柳雲又不太熟練,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寒冰對趙鈺無可奈何的話也不會將它拿出來的。

本來以為趙鈺會老老實實在一邊帶著,沒想到竟然跑的比兔子還快,不過只要是在京都,無論趙鈺跑到哪裡柳雲都會找到。

慕容冰現在怎麼樣了,看著不見蹤影的趙鈺,柳雲的心頭也想起了慕容冰,上一次別離之後柳家因為處理太一學院,魂殿和萬獸們的事情而變得忙碌,,所以柳雲一直也沒有回去,本以為平原大比會見到冰冰的,但是平原大比卻被突然取消了,讓柳雲有些失望。

… 「雪花神院禁止外人闖入.」趙鈺來到學院門口卻被攔了下來,尷尬的笑了笑。

「我是南華學院弟子,也算是一家人,可以進去了吧。」守衛聽是南華學院的人立馬就讓開了,雖然這兩年南華學院和雪花神院弟子之間沒有爭鬥,但是兩年前趙鈺曾經帶領著不到五十名南華弟子將雪花神院打敗,不過那個時候雪花神院的核心弟子不在學院之中,所以雪花神院的弟子還有一些抱怨,但是自己的實力不濟還是主要的原因,人家就在那裡可以一打二,一打三的,自己只能在台下看著了。

趙鈺回來沒有直接去南華院,而是去了後山去拜訪雪尊,山上的溫度依舊寒冷,不過比當初要好的很多的,畢竟現在趙鈺的實力和雪尊的實力只差一級而已,因為平原大比的緣故,在武道上的腳步趙鈺放慢了一點,準備著手煉丹,一年的時間希望能夠將五品丹藥遊刃有餘的煉製下來。

一步步走向雪頂,山頂之上的空氣格外的清爽,卻不見雪尊的身影,趙鈺神識散去,找不到雪尊的身影,等待片刻,卻依然不見,只好離去,改日拜訪。

趙鈺一躍而下,腳尖輕觸石塊,瞬間便來到了山腳,恭恭敬敬的彎下腰給雪尊行了一個大禮而後離開,雪尊現在正在山中閉關修鍊,過一段時間要去古族之中參加戰鬥,對趙鈺的到來有些意外。

兩年的時間不見,失去元嬰聖體的趙鈺實力竟然恢復了,甚至可以說是提高到了半步尊者,實力直逼自己,看著趙鈺給自己行了一個禮也感到欣慰,沒想到實力這麼強大的年青一代不驕不躁,有禮貌,日後必成大事。

當然了兩年前雪尊就對趙鈺刮目相看了,只是有些遺憾讓他實力全失,今日看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看著趙鈺離開,雪尊繼續修鍊,現在已經到了瓶頸時期,離地尊只有一步之遙了。

但是這看似簡單的一步雪尊整整走了二十年,中途放棄過幾次,這一次突破的徵兆很強,雪尊想要抓住這個機會一舉突破,雪尊的強大意味著雪花神院的強大,他身上的擔子也很重。

趙鈺站在南華學院的門口,深吸一口氣,「砸場子了,南華學院不服的給我站出來。」

趙鈺卯足了勁兒嚎了出來,激動之情可見。

但是聽到這聲音的除了南華學院弟子之外還有雪花神院的人,都趕來看究竟是誰來砸南華學院,不知道長老有令不允許私鬥,這還是公然挑釁。

正在房間中閉目養神的王心怡被這叫聲驚醒,眼中泛起點點淚光,起身向著,門外走去。

沒有聽明白聲音的南華弟子沖了出來,就看見面帶銀色面具的人站在南花院的門口,墨岩和辰哲笑了笑,趙鈺戴面具的樣子在他們面前出現了許多次了,見怪不怪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