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些火槍手也是槍門絕中實力不錯的弟子,不說個個都是源力修煉者,但至少個個槍法過人,在這種情況下,南火帝國前來攻擊的部隊已經開始節節敗退。

而李剛此刻也感受到了葉之國這支火槍手部隊的恐怖,短短十分鐘的攻擊,南火帝國已經陣亡三千士兵,而且其中也有不少初階修煉者什麼的被亂彈打死。這些子彈太恐怖了,就算中級修煉者也很難在彈雨中存活,李剛終於知道了自己的計謀還是太膚淺了,葉之國的部隊雖然沒有了魔晶大炮,但他們卻又組建了一支恐怖實力的火槍手部隊

而李剛此刻也感受到了葉之國這支火槍手部隊的恐怖,短短十分鐘的攻擊,南火帝國已經陣亡三千士兵,而且其中也有不少初階修煉者什麼的被亂彈打死。

這些子彈太恐怖了,就算中級修煉者也很難在彈雨中存活,李剛終於知道了自己的計謀還是太膚淺了,葉之國的部隊雖然沒有了魔晶大炮,但他們卻又組建了一支恐怖實力的火槍手部隊,而且據情報所知,這支火槍手部隊個個裝備了得,***的穿透力也非常之強。

李剛現在就在思考一個問題,葉之國怎麼能支持這支部隊的開支呢?槍手這個職業已經很耗費金錢了,更何況一支槍手的部隊,李剛估計就算是南火帝國也很難供養起這支部隊。

但這個成立了還不到半年的國家,竟然已經有了如此的經濟實力,這樣的發展或許不出幾年,就能與南火帝國一爭高下了,李剛想着想着心裏越是慌張,其實他已經對帝國下了軍令狀,如果十天內沒拿下鳳凰城那麼他就取自己頭顱爲死去的將士陪葬,所以他這幾天才如此喪心病狂的攻擊鳳凰城。

但就在李剛以爲鳳凰城內守軍抵擋不了幾天的時候,突然冒出的這支火槍手部隊硬是讓局面婉轉,而李剛人已經瘋狂了,他就不信南火帝國的精英部隊還不如一支三千火槍手。

李剛沒有聽從任何人的勸說,依然是下令死衝鳳凰城城,而士兵們也只能瘋狂的衝上去,他們本都是趙龍帶出來的兵,而在趙龍手低下管理的部隊從未有過逃兵,就因爲趙龍帶兵如神,根本不從打過敗仗。

可是如今趙龍還在昏迷,讓李剛這個靠走關係加入部隊的人當上了統帥,其實也不是說李剛沒有統領能力,只能說這傢伙已經喪心病狂,他的光芒一直都被趙龍的光輝事蹟給壓打着,讓他一直都是一個副將。

他從未有過表現的機會,可是這一次趙龍昏迷了,而帝國終於讓他當上了這場戰役的統帥,那麼這由他第一次帶領的戰鬥一定要勝利,這或許是李剛想一越輝煌的唯一機會。

所以李剛更是猛的一個勁發動着部隊的攻擊,可是這個時候李剛本來以爲有了飛黃騰達的希望時候,葉之國卻出現了一直神兵,這讓他更加瘋狂,他不能這樣敗了,這場戰鬥他必須在十天內拿下,而且獲得勝利。


所以就算火槍手部隊的出現,李剛依然不下令出兵,而是變本加厲的指揮讓更多的兵力加緊戰鬥……

士兵們瘋狂的爬上城牆,而城頭上的火槍手也不停的射擊,但南火帝國隨着部隊的不斷加入,鳳凰城頭竟然已經有了一些地方失守,大量的士兵抓緊了機會,一口氣登上城頭,但他們迎接的是無數的武器插入胸膛。

但讓人看着都熱血沸騰的是,死一個士兵,下一個士兵又會殺上來,戰爭真的是一個恐怖的東西,而火槍手部隊也開始出現了傷亡,人馬疲憊,阿力見牆頭有些已了登上了南火帝國的士兵,守軍正和鳳凰城頭上的守軍戰成一片,終於阿力當機立斷,他知道南火帝國的人已經是強弩之末,所有的南火帝國士兵想要登上城頭都要耗費大量的體力。

阿力抓住了這個機會,大聲開口指揮道:“打開城門,狼牙一萬狼牙鐵騎軍給我殺出城門!”

猛烈的攻勢,南火帝國的士兵開始大量的擁上鳳凰城城頭,但他們面對的依然是無數的武器攻擊,可這個時候讓南火帝國任何人都沒想到的是,就在南火帝國強攻有起色之時,鳳凰城城門打開了!

隨之露出了是一萬身穿記憶金屬盔甲,坐踏汗血寶馬的狼牙鐵騎兵,他們個個揮舞着手中的巨劍,而帶頭的一個將士是末雨,他就是負責帶來狼牙一萬鐵騎軍的統領!

只見南火帝國士兵還處於茫然的狀態,狼牙鐵騎軍已經衝撞而來,所有的雲梯都被衝鋒的倒下去,而想爬上城頭的士兵也被衝散了陣型,這一刻一萬狼牙鐵騎兵就如虎入羊羣般,衝殺着零散的南火帝國士兵,而騎兵的衝鋒直接就能將步兵給擊潰。

這一萬狼牙鐵騎兵防禦力更是強大,步兵的劍根本砍不進他們那防禦力極強的盔甲,記憶金屬果然防禦力極強!末雨輝起手中的巨劍衝殺進了南火帝國的士兵人羣中,此刻他就如戰神在世般,衝殺着南火帝國的步兵!

這次李剛派來攻城的兵種根本沒有馬匹,而這裏足足有五萬步兵,可是一萬狼牙鐵騎兵的出現硬是將這五萬步兵給打的****,不知多少步兵被鐵騎兵給踩死^

這個時候李剛終於知道葉之國部隊的可怕了,而且那個指揮者也十分會把握時機,在城頭快要淪陷的時候,竟然派出鐵騎兵衝撞開後面的支援部隊,讓登上城頭的士兵孤立無援!

無數步兵將士開始逃命,而他們迎來的也就是死亡,一萬鐵騎兵的威力的巨大的,就如超級技能般,所過之處全是南火帝國士兵的屍體。

李剛怒了,他沒想到自己會被那一萬鐵騎兵給陰了,聲音帶着顫抖,但依然大聲吼道:“還不快派出帝國的騎兵,”

果然還在昏迷中的凌葉想出的計謀奏效了,南火帝國確實是輕敵了,輕敵的代價是很嚴重的,甚至可能導致整支部隊全軍覆沒,沒有太多技巧可言,騎兵對騎兵!

狼牙鐵騎兵已經對上了南火帝國的騎兵,但是別忘狼牙部隊騎兵身上的裝備,記憶金屬的防禦就連中級修煉者都很難破壞,更何況是這些普通的騎兵呢!

所有南火帝國的騎兵一開始還氣勢洶洶的衝向了狼牙鐵騎兵,因爲他們人多騎兵數量是對方的一倍,可是直到交戰後,他們才知道什麼是欲哭無淚,他們發現這批葉之國騎兵部隊的盔甲防禦力非常強大,他們刀劍刺去都沒有任何的反應,而狼牙鐵騎兵卻十分牛逼,根本不做任何防禦,只是任敵方攻擊自己盔甲的部位,他們的記憶金屬打造的劍卻鋒利無比,一劍就能刺破南火帝國騎兵的盔甲。

一萬狼牙鐵騎兵對抗南火帝國二萬精銳騎兵,可是結果卻讓人大呼意外,幾乎狼牙鐵騎兵在混戰中,根本毫髮無上,而南火帝國的騎兵卻損失達到了三千!

李剛知道這個數據後,終於崩潰了,他總覺得此刻老天是不是刻意抓弄他?

………… 南火帝國鐵騎直接被狼牙鐵騎蹂躪的潰不成軍,他們所有人都放棄了攻擊,因爲他們發現自己的攻擊對葉之國這支鐵騎部隊根本無效,似乎狼牙鐵騎已經免疫了物理攻擊一般。

強悍如似的防禦直接讓南火帝國鐵騎精神崩潰,而阿力站在城頭也驚訝着,他也沒想到這支狼牙鐵騎的戰鬥力已經強悍到這個地步了,來不急欣喜,南火帝國又發動了猛烈的攻勢。

所有的步兵都上陣了!

但這個陣容在末雨眼前簡直可笑,身批冷峻鋼盔的他,嘴角露出微微斜笑,看着南火帝國重新組織發動的攻擊,他對着身邊的一萬鐵騎道:“兄弟們,殺爆那羣狗腿子!”

一句粗口讓狼牙鐵騎躍躍欲試,所有鐵騎紛紛吶喊:“殺爆那羣狗腿子!”

聲音氣勢如虹,似乎這一萬鐵騎,已經把南火帝國重新組織衝上來的五萬衝鋒部隊給壓了下去,這就是士氣!兵敗如上倒,末雨也知道這句話,但南火帝國那個統帥怎麼就不明白呢?

末雨很納悶,難道南火帝國派來的主帥是個傻逼?

不在多想,末雨身先士卒,騎着汗血寶馬揮舞着手中凌葉爲他打造的巨劍,巨劍刃寬七寸,長八尺,那可是個大傢伙,拿在末雨手中好不威風!

只見末雨全身爆出七階巔峯鬥氣青色鬥氣,衝入敵軍內部,所有的攻擊對他似乎都無效,末雨也不抵擋,只有碰到修煉者他纔會注意點,在吶喊聲中狼牙鐵騎在此與南火帝國部隊交火。

末雨最先衝進去,只見他巨劍一揮就能斬落幾人,那巨劍比人還大還高,而且也是由記憶金屬打造,但它可不是一般的裝備!它是一件傳說級中等品質的武器!

末雨拿着它戰鬥力已經到達了七階無敵,當然了不包括對戰凌葉那種,幾個槍兵直衝向末雨,但被末雨那超級巨劍一挑,幾人直接被挑飛到了空中,這實力確實太恐怖了!

南火帝國的士兵甚至有些懼怕此人,記憶金屬果然是個好東西,末雨在心裏暗暗讚歎,當然了也不忘說句,凌葉打造的這把巨劍很合我手!

而隨着末雨的衝鋒,後面的狼牙鐵騎也衝了上來。

“所有人給我用拒馬槍!”

南火帝國一片混亂聲中,一個副將級人物指揮道,但就在前面士兵還來不及擺出拒馬槍姿勢時,末雨已經孤身衝到這裏,只見他大喝一聲:“哼,拒馬槍,老子就鋸了你們的槍!”

末雨可不是信口開河,現在以他的防禦,在加上傳說中級品質的武器,他相信自己能與八階強者一拼高低,至少那些八階強者也奈何不了末雨身上的記憶金屬。

狼牙鐵騎可是帝國的寶貝,末雨自然不能讓它損失太重,所以他孤身衝進後方的拒馬陣,否則讓據馬陣擺好,那麼狼牙鐵騎就步步維艱了,所以末雨不能給他們這個機會,狼牙鐵騎也不能潰敗。

這是葉之國開國以來的第一戰,這戰要是打漂亮了,以後還怕其它帝國來欺負麼?

那麼要打就打出咱們的威風,末雨心中就是抱着這個信念,衝殺在南火帝國大軍前,只見末雨一跳,浮在空中,他要使出最強技能了,末雨的技能是所有人當衆最少出現的一個,但不代表他沒有技能。

“無限衝殺!”

末雨是個衝鋒強手,只是在以前的戰鬥中不好體現,但到了戰場中,他就是最強大的衝鋒兵,從小他就夢想過要成爲部隊的統帥,但是出身唐門似乎註定了他以後的未來。

但現在葉之國的創立,唐立雲卻絲毫不反對末雨在葉之國當鐵騎兵統帥,這點末雨十分欣喜,因爲在以前他的父親總是讓他成爲一個超級強者,而不是那種無意義的統帥……

末雨知道這一切都是看着凌葉的面子上,現在的凌葉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小人物了,不是因爲實力,而是因爲南火帝國和唐門的微妙變化,他們本來就想找到一方勢力牽制南火帝國,那麼葉之國的崛起,讓他們找到了最佳盟友。

末雨激情高亢,全身青光大盛,直接無視朝他飛來的箭雨,那些東西已經被他身上的盔甲免疫,記憶金屬盔甲的形態是全封閉的,只會露出兩隻眼睛,但卻十分輕巧,絲毫不影響行動!

這就是記憶金屬的變態,南火帝國的鐵騎要揹負比狼牙鐵騎重四五倍的盔甲,可反而盔甲輕巧的狼牙鐵騎防禦卻比他們要高,這是件不得不讓人崩潰的事情。

末雨在三米半空中蓄力也已經完畢,只見他全身已經佈滿了紅色源力,外表有些血腥。

“什麼?這是……這是紅色的源力,這小子竟然能使用出紅色的源力麼?”

在後方看着戰場變化的李剛,瞳孔猛的一縮,他此時終於顫抖了,紅色的源力代表着什麼?李剛此刻全身也爆出了紅色源力,驚人的是李剛身上的紅色源力比末雨身上發出的還要強大。

因爲他要戰鬥了,他不能讓末雨丟出那個技能,而李剛身邊的副將看見統帥竟然爆出了與末雨同樣的紅色源力,頓時有些驚訝,他們總以爲這個靠着關係進入部隊的二號人物沒有任何實力,可是他們卻發現了李剛此時的恐怖。

“紅色的源力……”李剛此刻已經手腳顫抖,他知道那代表着什麼,只是李剛沒想到這世界竟然還有第二個人繼承了九尾妖狐的源力,那是一股不可抵抗的能力。

末雨此刻眼睛血紅,臉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變化,只見他臉遐處出現了兩道紅色血印,而眼睛周圍也出現了不同的紅色血點,“這就是九尾妖狐的力量麼?”

末雨在心中喃喃自問,他看着自己的雙手,有些顫抖,這種全身爆出實質性源力的戰鬥,末雨從未試過,能爆出實質性的源力那幾乎代表着九階強者的預兆。

從小末雨不敢用九尾妖狐的力量,是因爲怕被人稱爲邪魔歪倒,甚至唐門也不許有人出現這種力量,可是末雨卻在出身時就獲得了着種力量,但是在父親的引導下他從未用過。

而今天,末雨卻不知道爲什麼自己使用了出來,只見末雨身後已經出現了一個妖狐的身影,那妖狐身形巨大,四肢長着鋒利的爪子,面部有些猙獰,而身後儼然是九隻尾巴!

所有南火帝國士兵開始驚愕了,突然有人大喊:“這是怪物啊!”

而在城內,鬼火,末雨,大石都紛紛驚訝出聲,他們也沒見末雨用過此等技能。

阿力在城頭喃喃道:“這是什麼技能?”

但隨後一切都得到了證實,末雨的蓄力已經完畢,只見他全身的紅色源力開始凝結成一團,隨後那光團開始圍繞在末雨周圍。

“無限衝殺!”

這個技能終於蓄力完畢,平常末雨使用這個技能蓄力只要零點幾秒,可現在卻足足蓄力的五秒鐘,可這個技能已經和一切不一樣了,它已經變成了一個威力巨大的九級技能!

紅光籠罩,末雨身形飛快,直衝着前方那擺好的拒馬大陣,都是由槍兵可盾牌兵組成,所有的槍兵都躲在盾牌兵後面,然後充盾牌重疊的縫隙中將拒馬槍給擺出來。

這樣的陣勢看起來十分威武,鳳凰城外,足足有幾千拿着的盾牌士兵做成了一道防線,就如鋼鐵城牆般,可末雨一人一句隻身衝了上去。

本來大家還擔心着末雨會不會有着什麼閃失,但他們發現自己一切多慮了,末雨一道紅光,直衝那道防線,所過之處士兵一片片倒下……

而南火帝國中也有着強者,而且是一個八階初期的副將,他見末雨攻勢兇猛,想直接殺死末雨來打擊葉之國的士氣,可當那副將衝向末雨時,卻被一股無形的阻力給攔住了。

他驚訝出聲,可是,下一秒末雨已經出現在了他身前,聲音冷冷的道:“你想殺我麼?”

此刻末雨已經迷失了自我,九尾妖狐的力量固然強大,可……副作用也是十分強烈,此刻末雨已經被九尾妖狐那股邪惡力量給操控,這個傢伙也是十大神魔之一,只是它比較飄渺,它被封印到大陸幾個人類的身體中。

而末雨剛好是其中之一,只見那實力達到八階的修煉者已經被末雨緊緊的抓住了衣襟,他似乎毫無反抗能力般,就被末雨直接抓住了。

“你,你是什麼怪物?”那八階修煉者開始恐慌,他見末雨臉部更本不是人類的模樣,而卻象個妖狐,這個有點恐怖啊……


“去死把……”

末雨全身的紅光已經將八階修煉者籠罩,而且那人發現自己的源力開始被慢慢吸收,他終於明白,自己竟然不是這人的對手,而且毫無反抗能力。


但此刻戰場中出現了一個比末雨身上源力更加鮮紅的人物,那就是李剛,而末雨也被李剛身上發出的紅色源力給吸引了,九尾妖狐的源力似乎有些異性相吸一般,兩人互相看着對方,全身充滿了戰意。

而那個達到八階實力的副將已經嚇的腿軟,還好末雨已經將注意力放在了李剛身上,他趁機逃過了末雨的魔爪,逃亡而去……

………… 鳳凰城外大戰中的嘶喊聲概括了城內的寂靜,房間中,瑩瑩什麼都沒想,一直溫柔的看着沉睡中的凌葉,芊芊小手拂過自己男人的臉遐,現在的瑩瑩已經正真成爲他的女人了,眼眸中帶着的含義也有所不同,她要做好的是一個妻子……

雖然他們還沒有舉辦婚禮,但是瑩瑩已經是凌葉意義上的女人了,她只想和凌葉在一起……

此時昏迷中的凌葉身體一直不停顫抖,他沒有醒過來,只是全身顫抖着,瑩瑩也發覺了這一點,本來她還以爲凌葉是因爲冷才發抖,可她手摸凌葉的額頭卻是滾燙的!


瑩瑩開始爲凌葉擔心起來,他這是怎麼了?難道是發燒了?一般修煉者都很少生病,以凌葉的修煉程度因該不會有什麼病魔困擾着把?

瑩瑩有些慌忙,她不知道現在該爲凌葉做些什麼,急忙之下瑩瑩只能用冷水毛巾敷在他的額頭上,現在鳳凰城外一片廝打聲,這場戰爭打的已經是交火的十分激烈。

瑩瑩不喜歡這種戰爭,她其實更喜歡和平的生活,但是和平卻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至少現在不會。

…………

玉佩空間內,凌葉驚訝的看着眼前的場景,經過三天的漂泊,凌葉終於發現了這片空間中他無法探知的土地,這裏是?

凌葉看着眼前堆積如山的屍體,而且他發現地上的泥土都已經染成了血紅色,這裏難道剛剛出現了戰鬥麼?

前方有着大量的屍骨,有大型魔獸的,也有人類的,也有其他種族的,現在大陸各大種族老死不相往來,也沒發生戰火,爲什麼這裏有這麼多種族的屍體,而且都象在戰鬥中死亡的。

最讓凌葉不解的是,自己玉佩空間裏爲什麼有這片場景,而且是實體,但他放眼望去,這裏卻沒有任何活物,只有血腥的屍體,還有屍骨,凌葉現在只有靈魂,感受不到什麼實質性的東西。

就比如那股鋪天蓋地而來的血腥味,那味道溶鬱的會讓人瘋狂,這簡直就是一片修羅煉獄,如此多的屍體是從哪裏來的?凌葉想着有些頭疼。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靈魂一顫,終於他看到恐怖的東西了,那是什麼?

凌葉腦海靈光一閃,凌葉眼前已經出現了一個怪物,那傢伙沒有特定的身體,全身呈泥土色,就如一團巨大的肉球,非常大,不知道怎麼形容,凌葉放眼望去發現這個怪物直徑至少到達了上千米。

他只感覺到天空一暗,那個龐然大物已經將凌葉掩蓋住了,但他是靈魂體,這種實質性的物理傷害對他無效,這讓那怪物非常惱火,明明凌葉已經被它吞了進去,但卻沒有任何感覺,就象吞了空氣般。

怪物發出吼聲,聲音感覺有些沉悶,混沌的感覺。

“吼吼,老子被這該死的玉佩封印了上億年,好不容易看見一個人間補品,還是個靈魂體……傷不起啊……”最後怪物人性化的說了句傷不起。


凌葉只感覺自己眼前一片黑暗,而且這裏面似乎全是泥土,這倒是是個什麼傢伙?

凌葉心裏只有這個疑問,但突然他發現自己靈魂開始劇烈的顫抖,還聽見那個怪物繼續大吼大叫。

“哈哈,哈哈哈……靈魂吞噬,小子我要吃了你的靈魂……”

…………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