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道童,急匆匆的從外面跑進來,來到大殿之中,跪倒在地,道:“師祖,有人要硬闖我們崑崙山,弟子想和他們講理,但是他們出手就想殺死弟子,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恐怕現在就死了。”說着摸着眼淚,臉色仍舊是煞白一片,看來嚇得不輕。

青蓮道:“起來吧,我已經知道是何事,無需管他。”青蓮仍舊老神在在的坐在蒲團之上,給下面的弟子講法,來到這裏的道童也在一旁找了一個蒲團坐下,認真聽道。轟隆一聲震天巨響,整個崑崙山都好像晃動了一下,青蓮臉上危險怒色,然後又平靜下來,仍舊是自顧自的講道。(老大們,鮮花,收藏,不要吝嗇啊,謝謝。)

青蓮道:“起來吧,我已經知道是何事,無需管他。”

青蓮仍舊老神在在的坐在蒲團之上,給下面的弟子講法,來到這裏的道童也在一旁找了一個蒲團坐下,認真聽道。

轟隆一聲震天巨響,整個崑崙山都好像晃動了一下,青蓮臉上危險怒色,然後又平靜下來,仍舊是自顧自的講道。

(老大們,鮮花,收藏,不要吝嗇啊,謝謝。) 突然間,青蓮停止了講道,對着下面的門人道:“你們三個隨我到外面去看看,其他人在這裏好好地參悟道法,不許亂跑,不然,就自己道山後的石洞去關禁閉。”

青蓮所說的三人是他所收的三個徒弟,如今也都已經有了神靈的實力,每天都用上好的靈物滋潤,仙丹更是無數,想不進步快點也不行,如今都有了初級神靈的實力。更何況他們沒人都還有一大把的法寶。

青蓮領着他們三個來到護山禁止前,揮手打開護山大陣,四人飄然而出。

護山大陣的外面站着數十人,這些人每個都有上位神的實力,還有兩個更是擁有神王的實力,這可是一股強悍的勢力,青蓮都沒有把握能夠全身而退,如果只是一個神王實力的強者,青蓮當然不懼怕,可是這裏卻是擁有兩個神王,更何況還有數十人上位神。青蓮可不是自大的人。

剛纔,就在他們攻擊護山大陣的時候,青蓮就已經用自己的神識觀察了外面的這些人,知道這些人不是自己所能對付得了的,所以只能先脫着,然後快點用傳訊玉符,給自己的師弟們傳訊,讓他們來幫忙。

自己那些師弟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他們的實力也和自己相差不大,基本上都是中位神的實力,而自己,歸一和泰坦也是就在不久前才突破到上位神的實力,單挑當然不懼他們,可是對放人也太多了,而且都是實力強橫之人,所以也只能求救了,這可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雖然自己還有一個實力強橫到離譜的青衣師妹,可是自己根本就沒有聯繫他的方法,而他們的師尊薛易也沒有給他們聯繫青衣的玉石,所以只能看自己來了。

青蓮剛剛來到外面,還沒來得及說話,對方就已經惡狠狠的道:“你就是那個自稱什麼青蓮道人的人?是不是你殺死了我們道格拉斯家族的安迪,還摧毀了道格拉斯之矛?”

看到自己的師傅被別人這樣質問,青蓮的三個徒弟也感到非常氣憤,自己這不是非常丟面子嗎?被人家堵在家門口質問師傅,自己的臉面還往哪裏擱。

青蓮的二弟子天玄子,指着對方的人道:“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感到崑崙山來撒野,難道不想活了嗎?”

對方卻非常不給面子,對着天玄子就譏諷道:“小小的一個下位神也敢插話,我看不想活的是你吧?就是你的師傅我們也不在乎,更何況是你一個小小的下位神,哼,真是不知死活。我們道格拉斯家族也該讓世人知道我們的存在了,無數年不出世,是人竟然忘記了曾經的道格拉斯家族,真是遺憾啊。”

“道格拉斯家族?”青蓮面色不動的道“我想你們是給那個安迪來報仇的吧?唉,事情我也不想多說,冤冤相報何時了,這樣糾纏下去,對於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而且這件事情的起因你們難道不清楚?看來大家族都是一個樣,仗勢欺人。”

青蓮話裏帶刺,根本就不給對方面子,對方那些人都被青蓮氣的面色通紅,好像吞下了一個囫圇的臭雞蛋一般。

對方其中一個神王向前走了幾步,對着青蓮笑道:“哈哈,沒想到一個小小的上位神竟然如此囂張,道格拉斯家族的恥辱只能用敵人的鮮血來洗刷,你們就等着我們的憤怒吧。”

一揮手,他身後的那些人全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那人又道:“聽說你竟然一擊就把道格拉斯之矛給擊的粉碎,即使,安迪突破到神王之境仍舊難逃一死,看來你真的有些本事,越級殺人。”

他根本就不知道,當時青蓮的實力纔是中位神,而現在卻是上位神,他的兩儀劍陣現在更加的威力無匹,更何況青蓮還有一件寶貝沒有拿出來,那就是仿照薛易的玲瓏塔,薛易給青蓮煉製的一件玄黃塔,攻守兼備,威力不在兩儀劍陣之下。而且他的那些師弟們沒人都有幾件了不得好寶貝。

青蓮對着虛空喊道:“你們幾個既然來了,怎麼還躲躲藏藏,真是該打。”話音一落,六道人影便出現在青蓮道人的面前,對着青蓮一禮道:“師弟見過大師兄,大師兄安好。”青蓮卻笑罵道:“安好個屁,都被人家堵到家門口了,還能好大那裏去。”

來的這六人就是其他六門門主,他們其實早就到了,只是他們施展隱藏氣息的法門躲藏一旁看熱鬧,如果不是青蓮叫他們,還不知道他們要看到何時?

歸一現在已經是不滅金身大成,更是修煉了其他的佛門法訣,實力也變得更加的深不可測,一道佛光浮現在他的腦後。而布萊恩修的是儒門法門,頭頂一道紫氣直貫長空,浩然紫氣也修煉到了極深的境界。其他人也都是功力大進,將臣和莎莉更是血光繚繞,天魔刀漂浮在他的頭頂。

看到這些人突兀的出現,特別是將臣和莎莉,他們更是心中猛震,血族和殭屍一簇,這兩個種族可不是非常好惹的種族,特別是殭屍一族,平時不顯山露水,可是實力至強恐怕在整個三界也是數得着的,因爲,他們這一族是唯一沒有參與上古衆神之戰的種族,家族中的強者根本就沒有人隕落。

看到這些人,對面的那些人還真的猶豫了,這陣勢,如果殭屍一族參與進來的話,拿自己的家族也算是完了,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不知深淺的師尊,能夠做殭屍的師尊,他的實力能弱小嗎?恐怕早就被殭屍一族中強者給轟殺了 。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自己根本就沒有給自己留後路,打吧,心裏又沒底。難以決定啊。

現在是戰是合就差一個***或者是一個臺階。

***出現了,天玄子早就忍不住了,更何況現在自己的衆位師叔都來了,那還考慮個鳥,打吧。抖手就把自己手中的一塊四方大印給扔了出去,這塊大印是他用一座千米高的石山煉製而成,而且還得到了師祖薛易的幫忙,威力就可見一斑了。


青色的大印迎風而長,瞬間便顯出本體,一座高達數百丈的大山,山底平滑,上面還浮動着無數的符籙,就朝對方的那些人砸了下來。

看到突然變成這麼大的一個傢伙朝自己腦門砸來,對方也被嚇了一跳,隨即一個神王一拳轟出,巨大的方印被轟出了數裏開外。天玄子卻是哇的一聲噴出一口精血,心神和法寶相連,神王的這一擊頓時讓天玄子心神受損。

將臣看到,大吼一聲,:“操,敢打老子的師侄,不想活啦。”典型的繼承了白骨法身的性格。拿起天魔刀就暴起傷人。 桃花借春風 的魔器,黑黝黝的天魔刀在將臣的催動下,更是閃耀着刺眼的烏光,朝着對面的道格拉斯家族的人砍去。

烏光閃動,金光猶如一條上下翻騰的巨龍迎向烏龍,天魔刀和一把金光璀璨的長槍相撞,將成“噔噔噔”向後後退十數步,臉色一陣蒼白,實力差距太大了,將臣也不過是上位神初階的實力,而對方卻是一位神王,而且是那種老牌神王,實力之強可想而知,即使同爲神王其差距也是非常巨大的。這個人在同級的神王中也可以說的上是一名強者。

看到這樣的結果,青蓮他們的臉色都是一陣大變,這樣的神王,可不是一般的那種神王,這種神王的實力可以說是無限接近神皇,只差一步就能進入神皇境界。

等級越高,其中的差距越大,如果說青蓮可以請以殺死神王級的強者,那也是剛剛步入到神王的強者,像這樣的老牌神王,青蓮也沒有一絲把握,這次看來得有一次慘烈的大戰了,其人全都面色凝重,注視着對面的數十人,特別是兩個神王。

青蓮早就吩咐自己的三個徒弟回到崑崙山內,這種級別的戰鬥,他們只能說是送死,一點忙也幫不上,只能白白的送掉性命。

剛纔青蓮也聯繫過師尊,可是師尊說,自有貴人相助,可是現在都要打起來了,哪來的貴人。青蓮也默運元神,暗中推算了一番,模模糊糊的知道應該有人來幫忙,但是不太清楚,而且,自己師兄弟們也是有驚無險。

“擺陣迎敵,以守爲主。”青蓮對着身旁的師弟們道。

青蓮擺出兩儀劍陣,腳下也升起一朵璀璨的青蓮,這多青蓮是他出生時就隨他誕生而來的,薛易曾經推算過他的來歷,讓薛易沒有想到的是,這多青蓮竟然是自己玄黃仙境中的蓮花池中的一朵青蓮轉世,那朵青蓮曾聽薛易講道,開了靈智,後來那朵青蓮突兀的消失,應該就是投胎轉世而去了。當時薛易也沒有注意,以爲是玄黃仙境中的哪一個調皮的小妖把它給摘了去呢。沒想到這就是青蓮前身。青蓮的防禦那是沒的說。

其他人也都紛紛拿出自己的法寶擺出一個個陣法,準備和對方放手一搏。

對方的道格拉斯家族的人每個人都在看着青蓮他們的動作,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吃定對方的模樣,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虛無,敵人只有死路一條。

在距離兩方數裏外的上空,出現了兩件事物,一件是黑漆漆的祭壇,另一件則是黑漆漆的魔刀,兩件事物都靜靜的停在半空,看着下面雙方。雖然兩件事物透發出一股股讓人心悸的恐怖波動,但是卻沒有一個能夠發現這兩件事物,那恐怖的波動總是在發出兩三丈便被一層無形的氣牆給擋了回來。

黑色的祭壇突然發出聲音,道:“沒想到那個小傢伙教出來的這些小傢伙還真的都有些本事,嘿嘿嘿,看來這次衆神之戰是真的有看頭了,道格拉斯家族?我這次就讓他們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你在這兒看着,我先回去了。”祭壇說完這些就突兀的消失在空中。

魔刀也發出一陣甕聲甕氣的聲音道:“恭送師尊,我一定會讓道格拉斯家族慢慢死去,讓他們嚐盡世間所有的酷刑。”

這兩件事物一件就是死域之主的祭壇,另一件魔刀當然就是冥王刀,這兩人是師徒關係,看來這兩人也許就是薛易對青蓮所說的貴人。

其人都有一門薛易專門傳給他們的護山法陣,這是薛易從東皇太一和白澤留下的那本書中找出來的東西。青蓮兩儀劍陣,歸一菩提大陣,將臣天魔陣,泰坦十二都天神魔大陣,尤里科斯星斗大陣,是一部不太完全的周天星斗大陣,薛易可沒敢把完整的傳下去,那樣就太不給東皇面子了。布萊恩則是三才陣,而轉輪的則是十八冥王陣。

其人又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站好,七個大陣有組成了一個更加龐大的大陣,可攻可守。

兩名神王一馬當先,兩條金色的長槍,猶如蛟龍出來,直接攻向大陣,陣法發動,七人的位置不停的轉換,強大的攻擊力被大陣分散,整個大陣和附近的天地融爲一體,大陣又把攻擊力分散到周圍的天地中,周圍的一些較小的山頭全都莫名的變成了粉末,從衆人的眼前消失。

青蓮震動兩儀劍,黑白二色的劍氣合而爲一形成一條黑白蛟龍攻向一名神王,金色的槍尖直接點在了黑白劍氣的劍尖之上,青蓮一陣晃動,神王也是一陣臉色發白,竟然是旗鼓相當,神王之力可見一斑。


因爲上次殺死過一個神王而有點得意的青蓮,現在都有點後怕,幸好自己一開始就讓師兄弟擺出來這個大陣,否則,自己等人真的有可能交代在這裏。


七個師兄弟接連發動進攻,可是仍舊無法滅殺一個神王,那些上位神倒是因爲他們自大被滅殺了八個,但是他們知道陣法的厲害後,就再也不出手,而是直讓兩個神王出手,青蓮他們只能在陣法之中鬱悶,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兩者攻擊碰撞散發出來的餘波把周圍全部催成了平地,空間不停的震盪,不時的有能量把空間打成碎片,出現一個個漆黑的空間黑洞,吞噬着周圍的一切。

歸一的紫金鉢升在頭頂,一道金光牢牢地護住身體,一把金剛杵不是打出一道道金色的毀滅之光,可是全都被兩名神王震散,無法給對方造成任何損害。

天空中的冥王刀發出一陣抖動,自言自語道:“我是不是該出現了,再玩也就這麼個樣,如果他們的師尊來了,我可就沒法向他們示好了,還怎麼實現師尊說的和他們聯盟,嘿嘿嘿,兩名神王的神魂啊,應該大補。”

靡未有終 。只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雙放都謹慎的盯着這個突然出現的強者,也不知道他出現在這裏有什麼目的,敵友未明。

(兄弟們,還是收藏,鮮花,苦求訂閱啊,有能力的就訂閱一下吧,謝謝) 第七章 大羅頂峯

黑漆漆的冥王刀高高的懸浮在天空。

青蓮和歸一看到這把魔刀心裏都是一陣驚悸,因爲他們現在仍舊記得上次在靈山之時,魔刀所發出來的精神誘惑,如果不是他們兩個修煉道法,元神穩固,恐怕上次就被它誘惑,加入到搶奪魔刀的人羣之中去了,那生還的希望可謂是非常渺茫。

現在看到冥王刀突兀的出現在衆人的頭頂,心裏忍不住有點擔憂,對方道格拉斯家族的人臉上也是一陣難看,因爲上次家族派出去搶奪這把魔刀的人,全部被滅,雖然兩名是被青蓮他們所殺,但是其餘的人全部是被這把刀所害。現在看到這把傳說中的刀,而且是殺害自己家族之人的刀,臉色怎能不難看。

刀身之上突然出現一陣劇烈的精神波動,從中傳出一陣陣淒厲的魔嘯之聲,“你們這些小娃娃打的還挺熱鬧,嘿嘿嘿,介不介意我也加入到其中玩玩?”

沒有人回答,雙方之人都警惕的看着頭頂的冥王刀,冥王刀看到沒有人回答自己,也不着惱,又是一陣陣陰森森的大笑。

“嘿嘿嘿,不陪你們玩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呵呵呵,道格拉斯,道格拉斯家族,嘿嘿嘿,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在上古之戰之時,你們的老祖宗可是在背後給了我一槍呢?這個帳本來是要和他結算的,不過,可惜得很,那傢伙命太短,聽說被他的主子一圈給打死了,嘿嘿嘿,活該啊,不過呢,他死了,你們這些後輩還活着,那隻好由你們還賬了,你們說是嗎?先嚐嘗你們這些人的血肉,嘖嘖,應該很香的 。”

靜靜懸浮的冥王刀突然而動,衆人只感覺眼前閃過一道烏光,就看到道格拉斯家族的衆人都已經成爲了一把粉末,神魂和血肉全部被那把邪異的冥王刀吸收,他們這些人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冥王刀殺完那些道格拉斯家族的人,從中傳出一陣砸吧嘴的聲音,還連連說好吃,直讓青蓮他們汗毛直炸,頭皮發麻。

冥王刀又飛到空中,青蓮他們明顯的能夠感覺到它正在望着自己幾人,沒有爲什麼,這是人的一個直覺,而且是修道者的一種直覺,而修道者的直覺一般非常靈驗。

許久,才從冥王刀中傳出一陣刺耳的聲音,“你們這些小傢伙的血肉肯定比剛纔那幾個傢伙的要鮮美,可惜,只能看不能吃,唉。不和你們開玩笑了,你們那個白骷髏師尊讓我給你們帶話,他說你們一定要好好修煉,你們的實力每增強一份,在將來的大戰中就會多一份活命的機會,誰也幫不了你們。好了,話我帶到了,該走了。”

話音剛落,冥王刀發出一道黑色的刀氣,直接撕裂空間,然後整把刀閃入到空間之中消失不見,在空間裂縫快要閉合之時,從中又傳出一陣強烈的精神波動,青蓮他們腦海中又響起冥王刀的聲音:“差一點忘了。你們師尊還說讓你們去一趟精靈大陸,精靈族中還有一個你們的小師妹呢,他叫百合仙子。”說完這些,空間裂縫徹底閉合,整個天地間徹底恢復了平靜,剛纔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場夢。

薛易本尊和兩大法身,薛易本尊在虛空混沌之中,白骨法身去了冥界,而玄黃法身則在玄黃觀中參悟天道,不停的提高着自身的道行,以便更好的應對將來的衆神之戰。

茫茫的混沌之地,全是灰色一片,單調的灰色,再也沒有其他顏色,看的時間長了只讓人感覺要發瘋,這裏的混沌之地好像是整個混沌的邊緣,而且離三界很近,這裏現對來說很平靜,茫茫的一片灰色霧氣,再向裏就好像是一個灰色的實體物體,誰也不知道那裏面有什麼,因爲即使是這個世界的最強者混沌至強者也從來沒有進去過,他們都是在混沌之地的邊緣修煉,因爲據傳上古時期也有強者進去查看過,但是每次都還沒有接近到那片區域就被混沌之氣撕成粉碎,神魂俱滅。

在這片混沌之地邊緣,一個青銅大鼎突兀的出現在其中,青銅鼎好像是一個吸塵器,不斷的把周圍的混沌之氣細如到其中,而這裏的混沌之氣也好像是無窮無盡,不管青銅鼎吸收多少,這裏的混沌之氣都沒有任何變化,一點變稀薄的樣子也沒有。

在青銅鼎的不遠處有一座漆黑的石屋,石屋周圍閃爍着一層灰濛濛的金光,把混沌之氣阻擋在外面,使其無法進入到石屋之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青銅鼎好像是吃飽了似得,顫動了一下,然後就飛快的飛進黑色的石屋,懸浮在一個人的頭頂。

這裏當然就是龜老頭帶着薛易他們到來的地方,龍神所在之地,而薛易在這裏卻突然修煉起來,以乾坤鼎爲媒介,吸收混沌鴻蒙之氣,提煉其中的混元之氣和鴻蒙之氣。不知吸收了多少混沌鴻蒙之氣,在經過乾坤鼎提煉後,其中剩餘的混元之氣和鴻蒙之氣少的可憐,可以說有點慘不忍睹,如果不是薛易的神識夠強大,還以爲沒有什麼收穫呢。

不過這也足夠了,當薛易的元神吸收了這兩絲天地靈氣中的至寶,只感覺自己的元神更加穩固,和天道的距離更加接近,更加的與道合真。而且他推算天地演變,天地本源宇宙法則的速度更加快速,即使在人間界的玄黃法身和冥界的白骨法身,他們的那一絲元神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玄黃法身的眉頭中間的火焰符號中多了一絲紫氣,而白骨法身的白骨之中卻也多了一道紫氣在流動。

又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薛易才從入定之中醒來,乾坤鼎又回到了他的紫府之中。薛易的眼中上過一道紫色的精光,即使以龜老頭和龍神的修爲也感到非常的刺眼。

薛易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又變得更加的強大,自己現在的修爲恐怕已經到了大羅金仙的頂峯了,即使距離準聖也就是一步之遙,也許不用幾年就能進入到準聖的境界。道行大進的薛易只感到神完氣足,好像天地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就在薛易高興的時候,就感覺到又從混沌的不遠處有幾股強大的氣息快速的朝這裏接近。

(兄弟們鮮花,訂閱,拜託大家了,有能力的兄弟們幫幫忙,謝謝。) (書友如果感覺好看,請不要忘記收藏。投點鮮花,謝謝.新書《天妖傳》,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如果好看就請收藏。)

薛易剛剛調息完畢,那幾個散發着強大氣勢的強者就來到了石屋近前,然後便出現在石屋之內。

來着一共是四人,這五個人中,薛易就認識兩個,其中一個竟然是死域之主,他腳下的黑色祭壇散發着黑漆漆的魔雲把他護在其中,根本就沒有受到混沌之地危險的威脅。另外一個就則是那隻烏龜。雖然這裏有兩個烏龜,以現在薛易的實力卻也能夠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其實這和他的身外法身很相似,最早護着自己和敖鸞他們來這裏的那個只不過是眼前纔來的這個的分身而已,只是這個本尊要比這個分身強大的多。因爲這個本尊根本就沒有運用任何法寶,只靠着他背上的那個龜殼就安然無事的來到這裏。

其餘的三個薛易雖然不認識,但是也知道他們的身份。看他們散發出來的神力波動就知道,只是他們這些混沌至強者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則和天地本源靈氣很接近,可以說他們已經開始參悟天道,只是沒有人指點,進境很慢。其餘三個應該是朱雀白虎還有一個應該就是龜老頭嘴中的龍馬。

這三個人到來後就吃驚的看着薛易,剛纔混沌之地的變化他們可是一清二楚,他們非常肯定這肯定不是龍神製造出來的,而敖光敖鸞和龜老頭也沒有這麼大的能耐,那結果就不言而喻了,只有這個讓他們不熟悉的薛易了。

貌似聖獸白虎的大漢甕聲甕氣的道:“小夥子,你就是老烏龜那個傢伙說的薛易吧?嘖嘖,不簡單,看你剛纔弄出的動靜就知道了,哈哈哈,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你竟然就能達到這高的境界,真是讓我都感到臉紅啊。”

龜老頭和後來的這個烏龜幻化成的老頭合而爲一,這人的性格好像也受到龜老頭的影響,指着白虎道:“你就是一隻大一點的貓,在這裏嘴也不積點德。呵呵,我們可以說早就認識了,我也就不用介紹了,這幾個我就給你介紹介紹。”

死域之主還沒有等龜老頭開口就開口了,道:“嘿嘿嘿,我也就不用介紹了,我和他也早就認識了,真的想不到,當年差一點就被我吸光神魂的小傢伙,現在已經成了能夠和我們平起平坐的混沌至強者。”薛易沒有說什麼,只是朝着死域之主點了點頭。

龜老頭等他們說完,就指着剛纔說話的那個白衣大漢,道:“這個就是西方白虎,也是我們四聖獸中戰力最強者。你以後直接稱呼他白老虎就行了,嘿嘿嘿,不用客氣。呶。”龜老頭有用手指着剩下的一個穿着火紅色的妖嬈美婦,對薛易道:“嘿嘿嘿,這個美女就是我們的小妹,南方朱雀,攻擊力也非常強悍,你可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了,不然,你可就要吃虧了。”

薛易又對着朱雀點了點頭,朱雀穿着非常火爆,性格也有點火爆,對着薛易使勁的拋了一個眉眼,只看得薛易渾身雞皮疙瘩,不知這個老妖婆有多大的歲數了。

等鬼老頭介紹完,坐在最上首,四聖獸的老大東方神龍咳嗽了一聲,一邊讓下面的人注意他要講話了,神龍道“時間匆匆,距離上古衆神之戰已經過去了數百億年,就是這個老不死的也重生於天地之間,那些絕世強者相比也都流了後手,現在相比也都開始出世。”

“上次衆神之戰雖然慘烈,但是,可以說大戰的製造者並沒有達到他想要的結果。”看到薛易皺了皺眉頭,神龍道:“我想這裏除了我們幾個老傢伙,他們三個還不清楚衆神之戰的原因,在這裏我就給你們說說衆神之戰的真正原因。說起來很簡單,就是爲了爭奪整個天地的真正控制權,以及創世神所留下的創世神器,參悟其中的奧妙,以便獲得更加強大的實力,嘿嘿嘿,貪是一切原罪。世間的那個光明教會的教義說的非常貼切。”

“而我們四聖獸可謂是天地的寵兒,而且得到了創世神的祝福,從我們一誕生我們就可以聯手影響整個天地,可以稍微的改變整個天地法則,當然僅是稍微一點點,但就是這一點點卻足夠了。所以,我們四聖獸是他們首要除去的目標,不然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取得整個天地的控制權,更別說參悟創世神神器。”

薛易皺着眉頭,疑惑的問道:“難道創世神開闢天地一來就再也沒有顯現過,你們進行衆神之戰,打的虛空破碎,大地崩裂,無數的小位面誕生,可以說把創世神開闢的天地弄得一塌糊塗,難道他就不管上一管?”

龍神聽了薛易的話,也是皺着眉頭道:“ 天堂海未眠 ,按照我們的理解,我們應該都是創世神的孩子,怎麼說父親也應該出來見一見我們,可是即使我們打的天崩地裂,虛空崩塌,也始終不見創始父神有何指示。”

敖光他們兄妹很有自知之名,在薛易和他們的父親說話時並沒有插嘴,他們很清楚,說是說給他們三個聽,其實只是說給薛易的,原因就是實力,按照他們的實力,還沒有資格知道,而薛易也是剛剛纔有資格,而經過了剛纔的突破,資格更加穩定而已。

敖鸞這時也人不知道:“父親,我們能不能看看創始父神留下的創世神器,也許從中能夠找出創始父神的一絲線索。”死域之主也開口道:“對啊,以前也就只有你們四個參悟其中的奧祕,現在我們既然是一個陣營的人了,也應該讓我們見識一下,也許還真的會有什麼新發現呢。”

薛易也非常期待見識一下他們所說的傳世神器,薛易心中一直有一種直覺,也許創世神器能夠帶給自己一個非常大的驚喜,這個驚喜甚至是自己一直在苦苦追求的天道。

天界,風雲已起。

薛易的老鄉,東皇太一正身穿一件金色的九爪龍袍坐在一把金燦燦,上面鑲嵌着無數的神珠寶玉的龍椅之上。雙眼開合之間射出一道道金光,沒想到經過這短短的百餘年,東皇太一不但已經重鑄肉身,而且他的實力也更加的高深莫測,恐怕就是薛易也看不透現在東皇太一的深淺。 (書友如果感覺好看,不要忘了收藏,還有訂閱哈,推薦俺的新書《天妖傳》,第二本,請大家支持收藏,大家要去看看啊。謝謝。)

東皇太一坐在地方是他自己建立的一座宮殿,這座宮殿完全是按照他記憶中的天帝宮建造的,在這片區域周圍,還佈置了一座小型的周天星斗大陣,因爲缺少河圖洛書作爲陣眼,所謂威力要比真正的周天星斗大陣弱很多,但是也有真正的周天星斗大陣威力的六成,在這個世界裏能夠破開這座星斗大陣的人也就是那有數的幾人。

在宮殿的下方站立着數百位強者,從他們身上散發的氣息來看,他們的實力應該都在神王級以上,甚至有幾個已經達到了神皇頂峯的實力,就差臨門一腳,踏入到神帝級別。

東皇太一看着下面的手下,臉上微不可查的露出一絲失望,想他在前世,手下強者雲集,就是這個世界所說的神帝頂峯級別的強者也是成百上千,就是混沌至強者也有數位,哪象現在,即使是神帝級別的都沒有。不過這並沒有讓東皇太一放棄做天帝的夢想,而且他有這個信心,也有這個實力。他也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夠威脅到他的生命,任何人都沒有這個能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