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的話,終於激怒葉飛揚,瞥了溫向東一眼後,就看到葉飛揚如鬼魅般朝溫向東衝來。

溫向東也不驚慌,大手一揮朝其它兄弟命令道:“開槍!”一聲令下,瞄準葉飛揚的十幾把槍,同時冒出子彈,直指葉飛揚的要害。“刷刷!”子彈的飛行速度,不愧快的要命,眨眼間就要擊中葉飛揚。可就在這時,葉飛揚的速度倍增,幾乎剎那間,就看到他躲過了十多顆子彈,隨着他兩腿一蹬,他整個人如光般就朝溫向東去了。溫向東

溫向東也不驚慌,大手一揮朝其它兄弟命令道:“開槍!”

一聲令下,瞄準葉飛揚的十幾把槍,同時冒出子彈,直指葉飛揚的要害。

“刷刷!”

子彈的飛行速度,不愧快的要命,眨眼間就要擊中葉飛揚。

可就在這時,葉飛揚的速度倍增,幾乎剎那間,就看到他躲過了十多顆子彈,隨着他兩腿一蹬,他整個人如光般就朝溫向東去了。

溫向東心驚葉飛揚速度之快,不過他並沒顯得多麼緊張,畢竟他手中握有沙鷹。

他可以信不過別人,但他不能信不過自己。就在葉飛揚要靠近他時,他猛然扣動扳機,朝葉飛揚冷笑道:“再見嘍!”

“再見?”可就在他扣動扳機的剎那,一道俏麗的身影,忽然竄到他身後,對着他的脖子就是一胳膊肘。

剎那間,溫向東只覺得腦袋要掉下去了。

而在這一胳膊肘後,他便因失去重心摔倒在了地上。仰起頭看着將自己打翻的紫嫣,溫向東眼中盡是不可思議,“你是?”

顯然,溫向東只將注意力放在葉飛揚身上,儼然忘卻跟隨葉飛揚進來的女人。但就是這個女人,讓他躺倒在了地上,很是不甘的他,隨即朝那十幾人命令道:“打死她!”

“蓬!”

“蓬!”

隨着他一聲令下,十幾人就把槍頭指向了紫嫣,準備開槍打死紫嫣。

可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忽然從這些人背後傳來,不得不讓他們調轉槍頭,打向翻倒在地的溫向東身上。


突如其來的變化,是溫向東未曾料到的,不經意間,他竟是被十多顆子彈打中,不大一會兒,他整個人就變成了血人,眼中盡是不可思議的看着葉飛揚,“沒想到,你成長速度那麼快,要知道這樣,我早就殺掉你了!”

“哈哈!”葉飛揚得意一笑,“溫向東,別看你是凌蘭市的老大,但我覺得你連給肖磊提鞋都不配。也不是我瞧不起你,若是我沒出現在凌蘭市的話,凌蘭市只能是肖磊的,而不是你溫向東的!” “肖磊算老幾?”溫向東面色枯黃的看着葉飛揚,“你只不過是一方混混,敢跟我鬥?”

“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啊!”葉飛揚不緊不慢的抽着雪茄,“至少,肖磊比你聰明。不會像你那樣死腦筋。我葉飛揚雖不是什麼大人物,但起碼不會說謊。我說過,你哥溫龍虎不是我殺的,你非不信!既然你想報仇,那就只有這個下場!”

“我呸!”溫向東惡狠狠的看着葉飛揚,“我憑什麼相信你?這事我已經調查清楚了,就是你殺的,所以,我要殺掉你!”

“好啊!”葉飛揚也不緊張,反倒是走到溫向東跟前,蹲了下來,“既然你說你哥是我殺的,那證據呢?”

溫向東面色難看,說真的,他還真沒有證據,只是從外人那裏得知,溫龍虎的死與葉飛揚有關。

因此,他必須殺掉葉飛揚。但令他沒想到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他不但沒殺掉葉飛揚,反倒被搞成這樣,但不論如何,只要他還有一口氣,他必須殺掉葉飛揚,想到這的他,冷冷一笑,隨即朝葉飛揚擺手,示意葉飛揚將耳朵湊過去。

葉飛揚也沒細想,隨即將耳朵伸出去,想聽聽溫向東說什麼。

可就在葉飛揚將耳朵湊過去的剎那,溫向東忽然一笑,隨即被他握着的沙鷹,便指向了葉飛揚腹部,隨着溫向東一聲冷哼,他便扣動了扳機,“去死吧!”


儘管葉飛揚沒有防備,但將耳朵湊過來時,靈玉已向他發來信號,所以在溫向東扣動扳機的剎那,只見葉飛揚一翻身,竟是來到了溫向東身後。而在葉飛揚翻身的剎那,那顆子彈,也是打中了不遠處一名男子身上。

隨即,那名男子便一臉不可思議的昏死了過去。

“溫老大,你這是?”

同伴昏死過去的事,頓時讓被葉飛揚撂倒的男子們臉色赤紅起來,沒有猶豫,他們便舉起槍,直指溫向東腦袋,“你敢打傷我兄弟!”

溫向東一臉驚異,但還是想以自己的威嚴,震懾住這些人,“想造反嗎?誰讓他開槍打我了!”

“造反?”十幾名男子同時一咬牙,之後對着溫向東的身體就是一槍。

“蓬!”

“蓬!”

一人一槍,這種聲響得持續了十幾秒鐘才停止。

而在槍響聲停止後,本還有呼吸的溫向東也是停止了呼吸。

“睜着眼不好!”槍響聲停止的剎那,葉飛揚也是把溫向東的眼捂住了。隨後,他才站起朝曾經拿槍指着他的男子們說道:“你們走吧!”

“你不準備殺我們?”要知道,剛纔這些人可是拿着槍指着葉飛揚,揚言要把葉飛揚殺掉的,葉飛揚沒理由不殺他們啊。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葉飛揚竟是說出這種話,生怕自己聽錯的他們,再次向葉飛揚望去。

葉飛揚點點頭:“你們是被逼的,走吧!”

“謝謝揚哥!”這些人恭敬一點頭,之後就要轉身出房間。不知又想到了什麼,轉過身的這些人,又轉了過來,一臉祈求的看着葉飛揚,“揚哥,收下我們吧!”

“收下你們?”葉飛揚一臉疑惑。

幾人同時點頭,“溫向東已死,我們跟無家可歸的孩子差不多,所以,還請揚哥收下我們!”

“這個嘛!”葉飛揚爲難的點點頭,“有待考慮。畢竟我膽子小,你們若是哪天開槍打死我,我豈不是虧死了!”

“不會的,不會的!”知道葉飛揚不收自己的原因後,這些人紛紛擺手,解釋道:“您跟溫向東不一樣。雖說沒有加入葉宗會,但從外人嘴中,我們還是瞭解到,您不會朝自家兄弟開槍,所以,我們跟隨您後,絕對不會朝自家兄弟開槍!”說這話的幾人,還將手舉過腦袋,準備發誓。

不過葉飛揚並沒給他們機會,便打斷道:“既然如此,華豐酒店,就由你們來經營!”

“真的假的?”葉飛揚的話,頓時讓這些人怔在了原地。

都說偷雞不成蝕把米,他們倒好,殺葉飛揚不成,葉飛揚不但殺他們,反倒還把華豐酒店讓給了他們。

剎那間,這些人便跪在了地上,一臉恭敬的看着葉飛揚,“揚哥,您真是我們的再生父母,我們想好了,從今往後,絕對要好好的幹,絕不辜負揚哥的好意!”

葉飛揚點點頭,“好好幹吧!”再之後,才朝紫嫣擺手道:“紫嫣,咱們去休息一下吧!”

“好像不困了!”紫嫣一邊打着哈欠,一邊拒絕道。

葉飛揚將手伸到紫嫣***跟前,輕輕扭了一下,“都困成這樣了,還說不困?走,睡覺覺去!”之後,領着紫嫣就要朝房外走。

可就在這時,一名兄弟忽然喊住了他,“揚哥,難道你不想去看小雨小姐嗎?”

“小雨?”聽到這話的葉飛揚,身體猛然一顫,“小雨在哪?”

那名兄弟恭恭敬敬的說道:“小雨小姐在夏寧市!”

“真的假的?”小雨離開後,葉飛揚無時無刻不在打探小雨的消息,但多次下來,都沒有打探到,現在忽然聽到小雨的下落,怎能不高興呢?

不自覺的,他竟是狠狠掐了紫嫣***一把,“紫嫣妹紙,我快能見到小雨了!”隨後,他便鬆開紫嫣,快步來到那名兄弟跟前,一本正經的看着那名兄弟。

那名兄弟恭敬的回答道:“秦政帶走小雨小姐的那日,我正好在場,而且我還拿槍打過您,您不會生氣吧!”

葉飛揚詭異一笑,“本來我想殺掉你,但現在卻不想了,誰讓你告訴了我小雨的消息,我現在,立馬,馬上,立刻,就去見小雨!啵!”得意之時,葉飛揚竟是親了那名兄弟額頭一下。

樂的那名兄弟,竟是蹦躂了半天,“我擦,揚哥竟是親吻我,幸福,幸福啊!”

而在親過他後,葉飛揚便跑到紫嫣跟前,將紫嫣抱了起來:“紫嫣,我們去找小雨!”

紫嫣興奮的點點頭,“好的。不過,我現在有點累了,能不能休息會兒再去?”

葉飛揚搖搖頭,“你不是說你不需要休息了嗎?我們現在就去!”

“笨蛋!”紫嫣沒有好氣的拍打葉飛揚一下,“你知道小雨在夏寧市哪個地方嗎?” 男子點點頭,“沒錯,這裏太顯眼,若是把你打傷就不好看了!”

“是嗎?”葉飛揚得意一笑,“是不是怕我把你打倒,沒有面子啊!”


“不是!”男子搖搖頭,“想打倒我,你還沒有那個實力!”

“那咱們就試試!”男子話音剛落,就看到葉飛揚如鬼魅般衝了出去,直接向男子腹部砸去。

男子不愧練過,還沒等葉飛揚靠近,身體猛然向後一撤。在葉飛揚拳頭揮舞盡頭,猛然掰了掰手指頭,笑道:“這是你逼我的!”

話音剛落,就看到男子同樣如鬼魅般衝向了葉飛揚,或是向葉飛揚下身襲去,或是向葉飛揚上身襲去,而且每一次襲擊,都迅速的很,完全不給葉飛揚反抗機會。但不幸的是,葉飛揚的速度,貌似比他快了幾倍,就在他要擊中葉飛揚時,葉飛揚忽然來了個翻轉身。

不偏不離,正好轉到男子身後,食指跟中指相貼,筆直有力的朝男子菊花插去。

“嗤啦!”

一聲,就看到男子如泄了氣的皮球,竟是在原地跳了起來。

“好強大的八連殺!”男子跳起的剎那,葉飛揚也是晃動起貼在一起的中指跟食指,一邊看一邊吹着手指。

氣的那名男子,差點就撞牆自殺了。生怕葉飛揚再來一次,他立馬朝葉飛揚威脅道:“葉飛揚,我是小雨小姐的保鏢,你敢這樣對我……”

“你是小雨的保鏢?”還沒等男子說話,葉飛揚便來到了他跟前,上下打量起他,“就你這個熊樣,也配當小雨的保鏢?TMD,本來老子還想饒你一命的,沒想到,你竟冒出這樣一句話!老子若不把你菊花戳殘,老子就不是葉飛揚!”

話音剛落,就看到葉飛揚已鬆開的食指跟中指又貼在了一塊兒,惡狠狠的朝男子菊花戳去。

男子還沒從剛纔的疼痛中恢復過來,生怕葉飛揚再來一次,趕忙用雙手護住了菊花。

“你以爲這樣,就能躲得過去嗎?”就在男子捂住菊花的剎那,葉飛揚忽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男子身前,對着男子身前某個部位,使勁一戳。

一聲如殺豬般的哀嚎,就從男子嘴中冒了出來,“啊……葉飛揚,老子跟你沒完!”


男子叫聲之大,怕是連一百七十多樓上的人都聽到了。

驚得其它樓層上準備工作的員工,紛紛向聲音傳來處望去,“葉飛揚?他是誰?”若是這些人所在樓層不高,他們肯定要下來觀戰了,奈何樓層太高,他們只能停下手邊的活,靜靜聆聽即將到來的聲音。

而在他們驚愕中,一名穿着運動裝,梳着馬尾辮,陽光燦爛般可愛的女孩,如飛般就從總經理辦公室衝了出去,不等電梯門打開,就竄到樓梯上,一路小跑了下去,並且一邊跑,一邊抱怨道:“混蛋,你終於來啦!”

而在女孩狂奔過程中,慘叫中的男子,已沒了之前的趾高氣昂,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威脅,“葉飛揚,你給我等着!”

葉飛揚一臉戲謔的看着他,“我不是一直等着你麼?快喊人去吧!”

“好,你給我等着!”再次怒吼一聲後,男子終於掏出手機,就要向同伴打電話,但還沒等他撥通電話,一道溫柔卻很尖銳的聲音,忽然從恆月集團大廳中傳出,之後滿頭大汗的秦小雨,就出現在大廳門口,滿臉喜悅的看着葉飛揚。

“小雨!”回過身的葉飛揚,看到秦小雨的剎那,竟不知如何表達,只能飛也般的衝向秦小雨,還沒等秦小雨做好準備,就一把抱住了秦小雨,親吻起她,“小雨!”

“混蛋!”秦小雨用俏手捏了葉飛揚下巴一下,並沒反對葉飛揚的粗暴行爲,竟是與葉飛揚相吻在一起。


驚得那些跟葉飛揚爭執的保安,險些沒摔倒在地,“秦小姐怎麼認識這麼個貨色!”

“要長相沒長相,要風度沒風度,典型的痞子流氓,秦小姐怎麼能看上他!”

“難不成他是強吻的秦小姐?我們要不要管?”

“管尼瑪的,你能打過他?”

其中最慘的莫過於被戳菊花的男子,此時的他,臉色幾近蒼白。沒有葉飛揚的出現,作爲秦小雨保鏢的他,還有一絲希望,可就是葉飛揚的出現,讓他希望破滅,但他並不甘心,在秦小雨跟葉飛揚相吻時,悄悄離開,直奔秦政辦公室。

而在相吻了十多分鐘,秦小雨終於因爲喘不上氣推開了葉飛揚,“壞人,一見面就知道欺負我啦!不過,忘了告訴你啦,我沒有刷牙!”

“嘿嘿!”葉飛揚一臉壞笑,“我也沒有刷牙!”

“你好髒哦!”秦小雨用小指頭點着葉飛揚的鼻子,假裝將葉飛揚推開,可她另一隻手呢,則緊緊攥着葉飛揚的手,不斷晃動着。

葉飛揚只覺心中甜甜的,就要繼續摟住秦小雨。

不過,秦小雨並沒讓他得逞,而是朝他做了個鬼臉,“`(*∩_∩*)′,又想欺負我!決不允許!”

說完就朝那些保安去了,待走到保安跟前,才詢問道:“剛纔誰欺負我老公啦?”

“不是我!”保安們面如土色,他們確實是想欺負葉飛揚,但不幸的是,他們並沒打過葉飛揚,反倒被葉飛揚教訓了一頓。本來他們還想向秦小雨訴苦來着,但聽到秦小雨的問話算是明白,秦小雨是站在葉飛揚這邊的,只能相互推搡着。

“不承認是吧?”秦小雨一臉壞笑的看着這夥人。

衆保安連連搖頭,“不是!”

“嘻嘻!”秦小雨得意一笑,之後就把葉飛揚拉過來了,隨後從錢包中數出一千塊錢,扔到了保安面前,滿是興奮的朝葉飛揚說道:“老公,給我按一千塊錢的標準,揍他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