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這雷鼓彷彿被敲響,其中雷聲轟鳴,不似鼓聲卻更像是九天之上響起的一聲驚雷!雷鼓一聲響,趙長風的雙眼立刻變得混沌起來,雖然整個人還坐在這裏眼睛直直的盯着雷鼓,但是其真身又彷彿在另一片天地之中,存在與虛幻不斷衝突之間,竟然漸漸交織出一股純淨的法則之力,趙長風此時竟然在悟道!此時房間中早已成爲了閃電的海洋

這雷鼓彷彿被敲響,其中雷聲轟鳴,不似鼓聲卻更像是九天之上響起的一聲驚雷!

雷鼓一聲響,趙長風的雙眼立刻變得混沌起來,雖然整個人還坐在這裏眼睛直直的盯着雷鼓,但是其真身又彷彿在另一片天地之中,存在與虛幻不斷衝突之間,竟然漸漸交織出一股純淨的法則之力,趙長風此時竟然在悟道!

此時房間中早已成爲了閃電的海洋,但是外界卻比這裏絲毫不差,此時基地的天空中早已烏雲密佈,電閃雷鳴,彷彿下一刻就有無盡天河落下降下無盡的災劫,而之前在靜室中修煉的武者們也都被這一陣陣雷鳴所驚醒,此時都已經從自己的修煉室出來,四處張望着。

此時空氣中佈滿了細小雷電,雖然小巧,但是任誰也能發現其中蘊藏的劇烈雷道力量,就算是武將級存在被這些細小閃電打中說不得也要燒焦一塊皮膚,而四周這些細小閃電打在一人身上更是能讓他瞬間化爲焦炭。

不過這些細小閃電好似擁有靈性一般,竟然自行躲避武者,隨後統統匯入趙長風的修煉室中,衆人跟隨者閃電遊動的方向來到他的修煉室旁,漸漸地已經有近百名武者來到了這裏。

雖然此時景象奇異,但是誰也沒有試圖打開這間靜室的房門,因爲戰蠍對這方面的規定十分嚴苛,武者擅自闖入他人修煉室是大罪,誰也不想因爲一時的好奇心而放棄自己的前程。

“呼!”

一個人影出現在人羣最前方,隨後逐漸清晰,四周的人看到他後紛紛抱拳恭聲說道。

“見過城主!”

來人正是王玄極!看來就連他也被眼前的情況所驚到。相比於其他武者,王玄極的眼光就要毒辣很多,只見他感受到房間中隱約有雷之法則生成,顯然趙長風是在悟道。而他又感受到那伴隨多年殘破布片的氣息,隨後略一猜想就知道趙長風已經發現到布片中的祕密。

“這小子,運氣倒是好的很,看來這正是他的造化。”王玄極心裏想到,隨後疏散了四周的衆多武者,不再管這天地間的異狀,自己也從這裏消失不見。

此時天空中電閃雷鳴毫不停歇,被疏散的武者也不可能再在這裏毫無打擾的修煉下去,隨後都離開了這裏,同時也將這裏的事情傳給了外面的其他武者們,沒過多長時間這件事就已經在基地中人盡皆知。

不過這些事顯然趙長風是不會知道了,望着眼前這片荒蕪的草原,趙長風不禁愣了愣,他分明記得之前自己還在基地的修煉室中,不過此刻卻是來到了這出陌生的地方,不禁疑惑起來,而正在此時。

“轟!”

天地間突然傳出一聲驚雷,隨後只見天空中電光生成,隨後匯成一個偉岸的身影,這是一位身穿白袍的帥氣男子,兩道眉毛像是閃電一般,英氣逼人。此人看起來赫然有三米多高,全身膚色潔白如玉,裸露在白袍外的手臂上肌肉隆起,像是其中有着無盡的力量般。就像是神一般懸浮在空中,他的身後懸浮着一張巨大的大鼓,趙長風仔細一看,就是那之前出現在自己房間中的雷鼓。

“哼!難道你就這麼喜歡躲躲藏藏的嗎?毀滅。”這雷電神人張口說道,齊聲轟轟然,亦如雷霆一般。

“毀滅!”趙長風心裏一驚,隨後警惕的觀察其四周。

“嘿嘿嘿,巫主,你這麼想死嗎?”一道邪惡的聲音突然響起,空間中突然涌出一片黑霧,隨後化爲一道漆黑的人影,趙長風仔細一看,正是毀滅。

不過這眼前的毀滅已經不是青年模樣,而是已經變成了中年,眼前的存在赫然是成年體的毀滅,擁有了滅絕世界的能力。

此時雷電神人身周發出無盡電光,天地間都被這些閃電所佔據。而毀滅身上則是不斷噴吐出黑霧,像是墨汁一般將空間逐漸染得漆黑無比。此時雷電神人與毀滅兩者相對而立,好似將天空分成了兩半,閃電與黑霧交織間不斷傳出“噼噼啪啪”的聲音。

“區區怪物怎能與天罰相比。”雷電神人面無表情的開口說道,身後的雷鼓震動一聲,其上逐漸凝成巨大的電光,光是氣勢就讓距離兩人不知多遠的趙長風發生窒息之感。隨後這充斥毀滅之力的閃電化爲一道白光向毀滅刺去。

毀滅怪笑一聲,對這雷光彷彿毫不在意,張口就將它吞入腹中,隨後他的腹部立刻隆起,其中隱隱傳來“轟隆隆”的電閃雷鳴之聲,隨後沒過兩息的時間,毀滅的腹部就又恢復到了原狀,而其中的轟鳴聲也消失不見。雷電神人的攻擊就這樣被毀滅化解了。

這雷電神人見到這樣的情況也是不惱,雖然人在天空,但行動卻如履平地,此時輕鬆的邁步向毀滅走去。

“咚!咚!咚!”

其身後的雷鼓也隨着他腳步的邁動發出一陣陣響聲,隨着這陣鼓聲的響起,彷彿這片天地都震了起來,毀滅凝實的身體也被震得有些模糊,彷彿又要化成一團黑霧。

而此時的趙長風也被震得痛不欲生,不過劇痛還是擋不住他心裏的駭然。

“荒爐心雷!”趙長風喃喃道,此時這閃電神人施展的正是荒爐心雷這一神通,不過卻比森林之主所施展的要浩大精妙很多。

隨着一陣陣鼓聲傳來,細小雷電逐漸在雷電神人四周匯聚,最後化爲一張巨大爐鼎將雷電神人包裹在其中,而此時的雷電神人正好已經來到了毀滅所在的地方,只見這巨大爐鼎像是巨石一般向毀滅撞去。

“噗!”

毀滅漆黑的身體被爐鼎撞得四分五裂,變成了一股黑霧,隨着那漫天黑霧一起被吸進了那青色雷鼎中。沒有了黑霧的瀰漫,這天地間又回到了往日的清明,不過趙長風卻絲毫沒有放輕鬆。

此時那雷鼎從空中掉落,穩穩的立在了雜黃的草地上,一時間沒有了聲音。時間過了好久,既沒有雷電神人出來,也沒有毀滅的蹤影,趙長風也不知道誰輸誰贏,就在這時,之前一直穩定的雷鼎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

隨後趙長風發現這廣袤的草原生機正在慢慢毀滅,雖然之前草原上都是些枯黃的雜草,但是最起碼還是給人一股生機的,但是趙長風此時卻感覺這股生機正在逐漸的消失,突然趙長風眼中瞳孔擴大,他發現遠處四周的草原顏色正在變黑,而且黑色的區域正在迅速的向裏面擴散來。

隨着黑**域的來臨,趙長風終於看清,那一顆顆枯黃的草正在逐漸變黑,不一會黑色就遍佈了整個草原,趙長風低頭一看,地上的雜草此時變得漆黑無比,就像是被大火燒過一般,全部變成了焦炭,在趙長風的腳步挪動間不斷髮出“噼噼啪啪”的折斷聲音。

“這、這。”趙長風看着眼前的大地,突然感覺到臉上變得溼漉漉的,下意識的用手抹了一下,卻發現臉上不知不覺已經流滿了淚水,這才發現此時自己的心中早已充斥滿一種悲傷。

趙長風能感覺到這片草地正要死去。這裏的死去與荒蕪卻不同,荒蕪是暫時的,經過氣候的變化還是能重新變得富有生機,但是此時的草原卻是在徹底死去,就像是一個生命被殺死一般,死了便再也復活不了。

此刻這一片草原彷彿也知道自己快要死去一般,每一顆小草都自行散出一縷悲意,這些悲意匯在一起竟然變得無比龐大,就連趙長風不知不覺間都被這些悲意所影響,留下了滿臉的熱淚。 “碰碰碰!”

雷鼎之中的響聲愈發的打了,趙長風猛地擡頭看去,此時的雷鼎已經跳了起來,隨後只聽“咔嚓!”一聲,雷鼎上出現了一絲裂痕,隨後裂痕越變越大,直到最後遍佈到了雷鼎的四周。

“轟隆!”

雷鼎突然碎裂,其碎片四處飛濺,其中一片奔着趙長風飛來,飛快的從腰部劃過了他的身子,趙長風只感覺腰部先是一熱,隨後就傳來鑽心的疼痛,趙長風駭然,連忙撩起衣服,可是等他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到底是哪裏受了傷,反正莫名其妙的就從腰部傳來一股腰斬般的疼痛,這讓他不免有些驚駭。

而此時隨着雷鼎的碎裂,黑霧從其中噴涌而出,沖天而起,很快就將整片天空染成了黑色,毀滅在其中不斷髮出猖狂的大笑。

在那片黑霧之下,閃電神人不是何時出現在那裏,他的形象雖然與之前相比沒有差別,但是卻有了一絲虛弱。在趙長風看來這閃電神人明顯處在了下風。

剛纔的雷鼎碎片真是讓他莫名其妙,雖然並沒有給他帶來傷害,但是也讓他劇痛一場,此時的趙長風也明白過來,這場戰鬥並不是現在進行的,而是早已不知過去了多少年,他來到了這裏一定是與那布片有關係,現在看來這殘破布片竟然是這張雷鼓的一部分,而此時與毀滅戰鬥的閃電神人正是這雷鼓的主人。

這閃電神人雖然強大,但是雷鼓也並不能將他帶到上古的時候,而緊靠着其上的殘破部分更是做不到這一步,所以這場面一定是其利用雷之法則呈現出來的,不但對趙長風構不成威脅,反而給了他一個很好的機會,一個近距離觀摩頂級強者戰鬥的機會。


此時他一邊看着兩人的戰鬥,一邊不斷領悟其中的奧妙,其雷之法則正在以飛快的速度向得髓境逼近着。

“哈哈,什麼事正義,什麼是邪惡?真是愚蠢透頂!我纔是真正的天罰,你們違背上天,違背自然,你們纔是邪惡的!”毀滅譏諷道。

不過閃電神人絲毫不爲所動,而是擡頭說道:“萬物生而有靈,只要是靈就應該將生命把握在自己手中,天也休想奪走它!”

“你們這些螻蟻也想與天對抗。”毀滅哂笑道。

“螻蟻也有權仰望天空!既然天不仁,那就破了這天!”閃電神人喝到,隨後便化爲一道閃電刺入漫天黑氣之中。

“轟!轟!轟!”

漆黑的黑霧間隱約有雷光生成,閃電神人與毀滅交手的聲音不斷從其中傳出。 仙帝歸來混花都 。此時一陣陣神通餘波從那黑霧中四處飛濺,有一些也落在了地上,將地面砸出一個個大坑,趙長風站在下方還在不斷領悟雷之法則,即使有神通偶爾向他砸來也不閃不躲,任由那餘波將自己的身子穿透,而他也沒有再露出痛苦的表情。

就這樣沒過多久,天空黑霧中的打鬥越來越平靜了,其中閃電神人的氣勢也變得若隱若現。

“死在與天的爭鬥之中,痛快!毀滅你記住,今天我可以將你打傷,明天我的後輩就能將你打死,總有一天我的傳承者會與其他生靈一起將你這天捅翻!”閃電神人的聲音從天空中傳來,猶如洪鐘大呂般將趙長風驚醒。

隨後只見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閃亮的光點,其光芒之盛,就連毀滅將整片天空的黑霧匯聚在一起也擋不住。

“轟!”

一聲巨響傳來,那刺目的光點猛地炸開,漫天的黑霧在這爆炸中飛速向四周擴散,眨眼間就消失在天邊。

“哎——我將傳承化爲三份贈與後輩,這個時代雖然滅了,但是未來總有一個時代會更加強盛,我相信這時代一定會到來……”閃電神人的聲音從虛無中傳來,逐漸化爲呢喃,消失在天地間。

趙長風此時默然而立,他知道閃電神人已經敗亡,並且他所處的這個時代也將毀在毀滅的手中。

“不知這是哪個時代的事情。”趙長風心裏暗暗想到,不過此時天空中卻有點點亮光如雪般落下,顯然就是雷電神人自爆後產生的一些神通餘波,不過其中除了純淨的雷霆之力外還有着一股濃郁的生命力,這讓趙長風眼前一亮。

之前漆黑的小草受到其中生命力的滋潤後又恢復了生機,趙長風仔細看去,只見其上漆黑的表面開始逐漸裂開,露出了裏面碧綠的幼苗,隨後更是僅在幾秒之間,幼苗就長成了小草,這片死地此時又變成了生機勃勃的草原。

這個情景讓趙長風有了一種特別的感動,雖然之前森林之主的教誨中就說雷之法則既包含了毀滅也包含了新生,可是卻不及此時親眼看到的景象讓他心中震撼,這一瞬間趙長風對雷道的感悟一瞬間猛增,領悟的雷之法則瞬間暴漲,到最後距離得髓更是隻有一絲距離。

由於之前觀摩雷電神人的戰鬥,趙長風又將雷之法則悟出了一些,那時屬於雷之法則破壞性的一面。此而時他看到了重生的大地,又收穫了一些法則的感悟,這是屬於其生機的一面。

他先後感悟了兩次法則之力,而且每次都具有十分明顯的提高,這使得他對雷之法則的感悟達到了一個關卡。趙長風此時彷彿看到了一生一滅兩種雷道法則的感悟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碰撞,更是將那遏制他們的關卡震得鬆動起來。 下堂妻:綁定億萬老公

“轟!”

只聽腦海中傳出一陣巨響,雷道法則猛烈的衝破關卡,趙長風此時只感覺自己腦海中一片清明,有關於雷之法則的領悟更是遠遠的超過了之前的他,雷道法則赫然進入了得髓之境!

天眼人生

不過趙長風還是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暫時沒有試驗這道閃電的威力,而是念頭一動,又慢慢的將它消散在虛空中。此時他早就已經回到了靜室之中,確切的說是他的精神又回到了這裏。趙長風此時沒有功夫感慨突飛猛進的雷之法則,而是將視線移到自己的前上方。

只見之前那金線構成的雷鼓早已經消失不見,此時又變回了殘破的白布。不過此時的白布上冒着金光,正漂浮在自己的頭頂之處,其中透露出一股神聖的氣息,趙長風此時感受到這氣息顯然與那雷電神人同出一源,這殘破的布片竟然就是那雷電神人身後那大鼓鼓面的一角。

還沒等趙長風再繼續端詳,布片上的金線就其上“嗖!”的一聲鑽到了他的腦袋中,而那殘破布片也失去了神聖的氣息,從空中無力的掉到了地上。


趙長風只感到自己眼前金光一閃,自己就來到了一片灰濛濛的天地中,待到他反應過來後,渾身不由得一震。站在他身前的赫然就是那之前的雷電神人。

“我乃巫道時代的領袖,雷霆巫主,你能見到我說明你已經通過了我的考驗,證明你是可以修煉,可以感悟天地法則的存在。所以我不管你是生存在什麼時代,什麼種族,只要是擁有智慧的生靈,都將會成爲我的繼承人。”眼前這雷電神人說道。

“原來他叫雷霆巫主,竟然還是什麼巫道時代的領袖。”趙長風眼中精光一閃,心裏有些震驚,隨後想起他與毀滅那場驚天動地的戰鬥,心裏也逐漸釋然。

“不知現在的你是否得到了有關於毀滅的消息,但是我還要再次告訴你一遍,你們這個時代終將會迎來毀滅,也就是之前與我戰鬥的那漆黑身影。他的出現就意味着你們這一時代迎來了最大的浩劫,想要度過這浩劫,你們必須變得十分強大,並且團結一心,這纔有一絲的可能度過浩劫。”雷電神人的神色凝重,不怒自威。


“我死前一瞬間將自己的畢生功法都刻印在我的法寶荒雷鼓的鼓面上,隨後將他們分成了三份,你得到的正是其中一份的功法,我這就將這其中的所有都傳授給你。”雷電神人說完,一手深處,將 自己的食指頂在了趙長風眉心之處。

隨後趙長風就感覺有一股龐大的知識正在向自己腦海中涌去,就這樣只過了一瞬間,那雷電神人就將食指從他眉心處拿了下來。此時的趙長風眼中一片混沌,此時只感覺自己的腦袋裏已經被那些複雜龐大的知識所佔滿,鼓脹的十分難受。

“得我傳承之人記住,如果你的一生都沒有毀滅來襲,或者這個世界已經快要被毀滅,那就將這些功法再次傳承下去,爲後代留下一絲希望。如果正好碰到毀滅來襲,那就努力修煉,繼承我的遺志,代我而戰!代我而戰……”他的聲音逐漸消失,“代我而戰” 四個字被他不斷重複,臨到最後還透露出深深的不甘。

此時的趙長風忍住痛苦,向着之前那雷霆道主站立的方向跪下磕頭說道:“請前輩放心,我趙長風必定會努力修煉,爲衆多生靈搏出一個未來!”趙長風神色認真的說道。

此時沒有了雷電神人的法則支持,這片空間瞬間毀滅,而趙長風也回到了修煉室中。 “呼。”

趙長風深深地呼出一口悶氣,此時他腦海中的知識實在是太多,將腦袋脹的十分難受,趙長風不敢怠慢,連忙坐下開始將那些知識逐漸消化。

“萬化雷身?”趙長風顧不得仔細分辨,就從衆多武學中調出一本觀看,此時萬花雷神四個字正好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本武學名叫萬化雷身,武者學會後可以將自己化爲雷之法則分解在虛空中,而在另一處凝聚虛空中的雷之法則將自己的身體匯聚而出,可以達到瞬移的功能。只要是在自己的天地法則操控範圍之內,都可以隨意的出現在任何地方!是一部盾術絕學。”

趙長風看的嘖嘖稱奇,這種類似的功法他在毀滅身上也看到過,毀滅可以隨時將自己化爲一股黑霧,也可以在別處化出自己的身影。毀滅雖然實力與自己相當,但是憑藉此術就連王玄極三番兩次也是抓不到他,足以看出那種奇特盾術的強大。

趙長風此時頓時來了興趣,連忙閱讀起其中的內容,其中的每字每句都隨着趙長風的閱讀被他記入腦海中。趙長風此時已經到達了上級武者,而他的身體更是達到了一般的上級武將的標準,現在他的思緒是如何的迅速,可以說普通人需要學一天的知識他只要學兩分鐘就可以,但是就算是這樣,直到過了兩個小時趙長風纔將其中所寫全部記下。不過就在趙長風正打算躍躍欲試的時候,其中最後一句話給趙長風澆了一盆冷水。

“本武學修煉要求,修煉武者必須將自身全部化爲法則纔可施展,否則必有性命之威!”

此時趙長風看到這話愣在了這裏。

“自身全部化爲法則?這說的不就是道體嗎?”趙長風喃喃道,此時他心中欲哭無淚,道體那是成爲宗師才能達到的境界。而現在就連王玄極也不是宗師境,自己距離宗師那就更遠了,不用多說趙長風也知道,這本效果逆天的功法現在他是練不成了。

不過趙長風卻沒有氣餒,他平復了一下心情就繼續向下看去。

“瞬雷步,腳底駕馭閃電,能讓武者暫時擁有閃電般的速度,不過法則領悟不透徹武者會與空氣中的雷之法則發生衝突,導致法則反噬灼燒修煉者。雷之法則領悟沒有達到後天大成之境須得慎重再三。”

“風雷翅,控制法則之力於背部凝聚出法則之翼,既能讓武者更好地與天地間的法則溝通,又能夠極大的提高修煉者的移動速度,是一部適合長距離趕路的武學。不過如果控制不當會導致兩側翅膀頻率不一樣,會將武者撕扯成兩半,所以法則領悟沒有達到後天大成者不得修煉。”

……

“那巫道時代不知道是多久遠的傳承,其功法雖然效果很好,但是卻普遍比現在的功法神通粗糙的多,其中有很多要求,武者一個不注意就可能魂飛魄散。而現在的武學則大多數不是這樣,沒有達到要求不能修煉便是了,至少不會將性命搭進去。”趙長風想到這一點後神色變得謹慎起來,隨後學習功法更加的小心起來,尤其是限制與副作用那塊,看的極其的認真。

就這樣過去了一天的時間,太陽落下山又升起來,高高的掛在天空,時間已經到了正午。靜室中的趙長風此時終於睜開了眼睛,並且上上的吐出一口氣。經過了一天的努力,他終於將塞滿腦海中的武學等知識梳理完成,那渾渾噩噩的感覺也消退不見。

“巫道真是了不起,從天地自然中就能領悟法則。看到游魚能悟道,看到飛鳥能悟道,看太陽東昇西落也能悟道!不像現在,必須有師父細心教導纔可以。”趙長風此時感慨的說道。

那雷霆道主存入布片中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武學,也有對巫道這個時代的介紹。趙長風從這裏瞭解到很多巫道時代的事物。在他們的文化中,巫字代表着人們站立在天地之間,頭頂天腳踩地!而那個時代的修煉者統一被稱作巫士,他們揮手間就能引動天地之力,而其中的大巫更是能讓天翻地覆。

不過他們的修煉體系只有對法則的領悟,巫士的實力完全取決於自身對法則的理解程度,實力的構成實在是太過單一,這一點就連趙長風都看的出來。現在在武者的修煉中法則的領悟只是其中一部分,武者的實力大小也是由很多方面決定的。雖然現在同級別的武者對法則的領悟與運用普遍是比不上巫道時代的,但是其實力卻普遍都比巫道時代強大,這就很好的說明了這一切。

“如果他們對道不是那麼的狂熱,而是試着尋找其他的修煉方法,讓自身變得更強的話,也許就不會被滅掉了。”趙長風惋惜的想到。

不過他馬上就從這惋惜之情中脫離出來,面露欣喜之色。因爲雷霆領主的傳承對他的幫助實在是太大了,巫道的武學雖然粗糙,但是其威力卻是十分的巨大,並且對道的理解也是特別深刻的。之前的趙長風還苦於自己對雷之法則的領悟是在是太少,隨後他就得到了雷霆道主的傳承,這簡直是給了乞丐一座金山一般。

其中的武學雖然大多數趙長風都修煉不了,但是索性還是有幾部門檻低的武學。看來雷霆道主傳下傳承時也是想到了傳承者實力低微的情況,所以這幾部門檻低的武學都是能夠引導修煉者領悟雷霆法則的,而趙長風現在則正是需要這種武學,因爲森林之主傳授他的那門神通只剩下三次施展機會了,想要學會那《荒爐心雷》看來還是要依靠這些知識才行。

自從趙長風見到雷霆道主施展荒爐心雷後,他就對這神通的威力有了新的理解。,在他看來這神通的攻伐之力簡直是讓人駭然,這就讓他對於那荒爐心雷更加的期待了。

“不過這份傳承記載的都是與盾術有關的功法,用來攻伐的武學十分稀少,並且只是一些最低級的武學,那荒爐心雷顯然並不在這裏。”這讓趙長風有些不平衡,不過這種念頭很快被他掐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