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白點頭如啄米。

“江總被沈思暖……綠了,你也知道吧?”“知道啊,熱搜都上了兩三次了。”深深嘆了口氣,宋雲煙苦着臉說:“所以呀,江總不過是想報復沈思暖,所以纔在沈氏的人面前故意對我好,爲我出頭。”白小白大眼睛眨了眨,恍然大悟,“你是說……江總把你當成氣沈思暖的工具人?”看她上道,宋雲煙擺出一張苦瓜臉,很失落地點點頭

“江總被沈思暖……綠了,你也知道吧?”

“知道啊,熱搜都上了兩三次了。”

深深嘆了口氣,宋雲煙苦着臉說:“所以呀,江總不過是想報復沈思暖,所以纔在沈氏的人面前故意對我好,爲我出頭。”

白小白大眼睛眨了眨,恍然大悟,“你是說……江總把你當成氣沈思暖的工具人?”

看她上道,宋雲煙擺出一張苦瓜臉,很失落地點點頭。

“靠,這江總也太渣了吧?這不是利用你嗎?!”

白小白的大嗓門立刻喊出聲,引得化妝間裏好幾人都側目看過來。

宋雲煙尷尬地咳嗽兩聲,忙阻止了她。

而事實上,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化好妝,宋雲煙去拍了兩場戲。

都是和老戲骨對戲,也沒什麼激烈的戲份,所以十分順利。

等到完工休息,再回化妝間補妝,她明顯感覺到,周圍人對她的態度都不同了。

“切,還以爲她真要飛上枝頭了,原來不過是江總的工具人。”

“我就說嘛,江家那樣的門第,不可能看上她一個小明星。”

“……”

不堪的話鑽入耳朵,宋雲煙非但不討厭,反而十分開心。

悄悄舒出一口氣,她只想着,今後總算可以正常拍戲了。

專用的化妝臺被佔用,助理小麗要去理論,也被她心情大好地勸了回來。

“呵呵,老底都被人揭了,還想要特權?難道真以爲可以加入豪門?”

佔用她化妝臺的女二號甩了甩頭髮,朝她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她的助理也跟着撇嘴冷哼:“就是!早晚要被江總利用完扔掉的貨色,還擺什麼大明星的架子——”

娛樂圈本來就腥風血雨,宋雲煙早習慣了。

根本懶得計較這些,然而,一道清越而微涼的嗓音卻不悅地打斷那個助理的話。

“即便她不嫁入豪門,也是這部電影的女一號。”

很有存在感的音色,還有點熟悉。

宋雲煙詫異地一回頭,看到一個身穿淺灰色帽衫的男人,正邁着長腿,向室內走來。

“你又是什麼東西,在這裏多——”

那個“嘴”字還沒出口,小助理囂張的質問就戛然而止。

“哎呀,紀老師,您終於來了!是今天進組嗎?”

女二號看到紀南生走來,連忙整理衣襬站起來,殷勤地走了過去。

紀南生一身簡單裝束,可依然遮不住骨子的儒雅清俊。

他只淡淡向女二號一點頭,便將目光直直落在宋雲煙的身上。

女二號氣得臉色漲紅,然而也不敢造次,只好忍氣吞聲地讓出化妝臺,灰溜溜閃到了一邊。

這位早就定下的男一號,雖然年紀輕輕,可已經貴爲三金影帝。

因爲人在國外,他遲遲沒有進組。

今天突然出現,宋雲煙也微微一笑,走過去向他伸出一隻手,“紀老師,您好。”

然而,紀南生目光有些恍惚,呆呆地凝視着她,又像穿透她看向另外的人。

這眼神……

好像有點熟悉。

當初聶宇盛初見她時,也露出過這種眼色。

“紀老師?”

宋雲煙迷惑地蹙了蹙眉梢,擡手在他眼前微微一晃。

“哦,你好。”

彷彿回過神來,紀南生勾起一抹溫潤的笑,這才伸手與她握住。

他的手微微發冷,掌心還有些冷汗。

但很快,他紳士地鬆開,很溫和地笑道:“不要叫老師,馬上要一起拍戲了,都是同事,叫我名字就好。”

“呃,好。”

他是圈內前輩,咖位又大,宋雲煙頓了下,才禮貌地一點頭。

“那我也叫你名字。你叫……雲煙,對嗎?”

紀南生略去姓氏,叫她“雲煙”的時候,低醇的嗓音就帶出幾許親暱。

[綜漫]心跳指令 ,可依然點了點頭。

遲來的男一號終於進組,又是鼎鼎有名的紀影帝,很快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今天沒有紀南生的戲份,白韜帶他熟悉了一下片場,就讓他和女一號自主交流,方便明天對戲。

“在劇中,我是你的弟子,而且是被老家的少爺**後逃出來才拜師的,所以我們的感情戲很壓抑……”

宋雲煙認真講着對角色的體會。

紀南生卻彷彿不太專心。


“呃,紀南生?”

宋雲煙無奈,只好叫着他名字,提醒了一句。

“抱歉,今天剛回國,有些時差。”

回過神,紀南生狀似自然地解釋了一句。

宋雲煙點點頭,正想關心兩句,他卻忽然深深盯向她的眼睛,十分鄭重地問:“你……江容卿和你訂婚,真的只爲和沈思暖賭氣?”

顯然,他已經聽到了劇組內的流言。

說着,他垂眸,又掃向她的手腕。

上面還戴着奶奶給的那個金鐲。

下意識將鐲子撥弄了兩下,宋雲煙不自在地道:“當然。他那種家世和身份,不然還能真的娶我嗎?”


這話,一半是散播謠言,好讓自己正常工作。

另一半,她覺得也算實話。

紀南生眉心蹙了蹙,似乎有幾分不悅,片刻後又深深嘆了口氣,低聲沉吟:“容卿怎麼能做這種事……”

“什麼?”


他好像叫“容卿”,這把宋雲煙嚇了一跳。

“沒什麼。”

紀南生笑了下,剛想解釋,手機就響了起來。

掃一眼屏幕,他一時沒接,卻別有深意地看了眼宋雲煙。

她不由更加疑惑。

“喂?Heaven對吧,我結束工作就過去。”

接起來後,紀南生彷彿對對方有些不滿,冷淡地說了兩句就掛斷。

宋雲煙總感覺他怪怪的,又交流了些劇情方面的事,看時間不早,就向他告辭。

“我今晚約了人在Heaven吃飯,不如一起過去?”

沒想到,紀南生居然邀請她一起。

“呃,你朋友替你接風,我就不——”

宋雲煙正要拒絕,他已經很紳士地替她拎起包包,邁開長腿走到了前面,“走吧,Heaven的菜色不錯,就當我借花獻佛,請一請你這位新同事。”

“哎——”

沒辦法,宋雲煙喊了兩聲,但也只能跟上去。

一路腹誹。

這位紀影帝看似溫和,實則骨子裏和某個人一樣霸道。

很快到了Heaven,宋雲煙不太情願地跟着紀南生走進一個包間。

然而——

剛踏進門口,她對上房內兩道森寒的目光,整個人就徹底愣住了。 “江、江容卿,你怎麼在這裏?”

腳步頓住,良久,宋雲煙才瞪大雙眼問。

江容卿沒有開口,緊抿着薄薄的嘴脣,微冷的目光在她和紀南生之間來回掃過。

宋雲煙被盯得心底發寒,下意識就向旁邊挪了半步,離紀南生遠了一點。

“呵,本來還想替你們引薦,沒想到表哥動作這麼快,已經和雲煙混的這樣熟,可以大晚上帶她出來吃飯了。”

晾了她許久,江容卿最終望向紀南生,要笑不笑的臉上帶幾分森然。

宋雲煙卻是立刻石化了。

“表哥?你叫他表哥?”

她指着紀南生,詫異地問。

男人濃眉蹙了蹙,向她伸出一隻手。

她一時沒動,他沉沉地吩咐:“還不過來!”

尷尬瞥了眼紀南生,宋雲煙咳嗽一聲,悶頭挪到他身旁。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