樑子問大羅金仙是什麼仙?

何許說不知道,神仙的職位自己哪知道去,反正這法寶透露出的信息是這樣的。說罷,何許繩子丟出去,唸叨了一句什麼,繩子將巨龍鎖緊。樑子皺着眉頭:“我感覺有點不對。”“怎麼講?”何許問道。樑子說:“你這法寶這麼強,那我們還搞哪門子戰略戰術,直接衝進來,把繩子一丟,不完活了嘛。”何許解釋,這東西自動鎖的功能

何許說不知道,神仙的職位自己哪知道去,反正這法寶透露出的信息是這樣的。

說罷,何許繩子丟出去,唸叨了一句什麼,繩子將巨龍鎖緊。

樑子皺着眉頭:“我感覺有點不對。”

“怎麼講?”何許問道。

樑子說:“你這法寶這麼強,那我們還搞哪門子戰略戰術,直接衝進來,把繩子一丟,不完活了嘛。”

何許解釋,這東西自動鎖的功能,只針對不能動的目標,能動的綁不上。也就是必須把人打暈了以後綁上,或者去用手綁上,纔算事兒。

“靠”樑子覺得沒意思,放出她的大獅子,讓龍小福也把地行獸放出來,負責將龍拖出去。

何許收了金龍令,問龍靈還有別的要拿的沒有?

龍靈說沒有。

何許四下看看:“說龍族喜歡收集寶貝,這裏也看不到有啥值錢的,看來星月大陸的龍好像沒那愛好,走了。”

何許鑽出去,跳到樑子的奔雷驢上,問其他人呢,不是明兒柳靈都跟她一起嘛。

樑子滿臉鄙視“果然色師兄,剛忙活完就想着找女人了。”

“我就關心一下嘛,我想她們不行啊。”

“她們在安全的地方等着呢,抓龍這種大事,只適合我們美少女二俠。”

樑子說完,蹲在地行獸身上的龍小福對她們比個剪刀手,這一票乾的的確有成就感。都知道黑龍山有龍,但誰都沒人敢來打主意,被他們幾個臥槽的年輕人給弄住了,書裏打怪都沒這麼寫的啊。 雖然沒有經過激烈的搏鬥,沒有什麼損傷,但何許從過來到現在,也忙活了一下午了。

迎着夕陽,拖着勝利的果實,果實偶爾還哼唧兩聲。三個人趾高氣昂的返回。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竹葉一直在擔心,問真的沒有問題嗎?龍啊,傳說中的存在,聽起來就好厲害,何許一個人去真的不需要幫忙嗎?

冷劍說沒事兒,讓她安心吃,何許也沒那麼差,真打起來,怎麼也能弄出點動靜,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估計還沒找到呢。而且那傢伙絕對不是個肯送死的人,打不過不會硬拼……

冷劍說着突然停下來往身後看去,竹葉問怎麼了?

“有人來了”冷劍說完,在烤肉上撒一把芝麻。明霜則是起身,等着對方出現。

很快,明兒柳靈任青青還有花蕾四人加上小星星的身影出現,幾個傢伙沒事兒幹,就在山中旅遊呢,沒少抱怨樑子跟龍小福,說好去香草湖看大師,跑這裏來幹啥。當然這是大人的抱怨,星星的抱怨點是樑子不帶她一起看龍。


看到明兒他們,冷劍說熟人,都是何許的女人,跟自己算是一個專業的,那娃娃是何許徒弟。告訴明霜,以後不要叫師傅,直呼冷劍就行,這之前跟她說過了,現在再次強調。


“是,師……”明霜差點又叫錯。冷劍告訴她,以後不要用這麼敬重的語氣,當朋友那種。

“好的,冷姑娘”明霜改過來了。

而這時候明兒也發現了他們,明兒讓柳靈看看,前面那是不是冷劍?

柳靈說是,除了她世界上沒這麼帥的女人了。

明兒興奮起來:“公子會不會也來了,冷劍進向北城找他,他們應該是在一起的。而且公子說過,想來黑龍山看龍。”

柳靈說有可能,他們跟何許去香草湖,半路跑來這裏看龍了,果然跟樑子說的一樣,他們師兄妹心有靈犀,何許肯定會來。

幾人說着加快了步伐,等他們近了,冷劍起身相迎。星星好像忘了冷劍身體的異常,直接撲過去,而冷劍也順勢把她抱起來。這次冷劍沒有拒絕星星,倒是弄的明兒她們發愣。

冷劍介紹過身邊竹葉跟明霜以後,邀請一起吃烤肉。

但幾人明顯還是更關心何許,問何許去哪了?

冷劍回答讓幾人差點下巴掉地上——他抓龍去了。

這跟看龍可不是一回事兒,弄的幾人沒心情吃烤肉。商量着趕緊去看看。還沒商量明白呢,山谷中傳來何許跟樑子三人的歌聲,三人輪流唱着兒歌——眼睛瞪得像銅鈴,射出閃電般的精明……

幾人互相看看,任青青問歌聲這麼歡樂,不會真的把龍抓回來了吧?

明兒沒這麼多猜疑,直接說肯定成功了,何許出馬,沒有不成功的事情。明兒對何許一萬個相信。

還啃着烤肉,明兒就跑去找何許去了,星星看的嘿嘿直笑,說明兒師母還不如自己淡定,說完問冷劍:“冷師母你說是不是?”

冷劍說是,讓她吃肉,要不她師傅回來會跟她搶的。

這次冷劍沒有反對星星叫她師母,又弄的柳靈她們疑惑。但想了一下之後明白了,何許把她搞……定了。

明兒很快找到了勝利歸來的何許,連他們身後拖着的巨龍都懶得多看一眼,直接要抱抱。

何許也從奔雷驢上下來了,將明兒摟住親一口之後仔細打量打量明兒的臉。說漂亮了,又漂亮了,明兒很厲害,見一次更漂亮一點,照這麼下去,其他女人怎麼混啊。

這話把樑子跟龍小福弄得受不了,樑子在驢上喊:“喂,撩妹的那個,前面還有好幾個妞等着你摟呢,趕緊的吧。”

何許這才把明兒美好的身子鬆開,拉着明兒的手讓她看龍。而樑子跟龍小福駕駛着她們各自的玄獸,拖着龍繼續前進。何許跟明兒跟在後面,時不時的竊竊私語一句。

龍小福偷偷問樑子,後面倆傢伙在說啥,那麼開心呢?

樑子撇嘴:“你都聽不見我上哪聽去?”

龍小福說不對,她有種專門偷聽的術法,自己知曉的,只要她用了,肯定能聽到,不信她不好奇。

樑子壞笑,回頭看看何許明兒,告訴龍小福,何許在跟明兒商量,把這條龍盤起來當一個大圓牀,然後他們去牀上呼哈呼哈哎呀哎呀。

描述的很到位,龍小福聽懂了。大罵不要臉,那倆貨忒不要臉。

勝利果實拖回衆人面前,大家就都顧不上吃飯了,一個個跑來圍觀。而何許三個人就是裝逼接受讚揚。直到花蕾問出他們是怎麼把龍抓住的,三個人才互相看看,開啓吹牛模式。

拒樑子說, 總裁私藏的女人 ,然後由伈縛獸製造假象,將它引到陣中,他們師兄妹二人立刻啓動奇陣,召出萬名骨靈撲上去,將它死死壓住,然後連人帶玄獸一起上,才把它給錘暈了。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啊,萬名骨靈在它反抗之下,九成都死掉了,差一點就幹不過它。

花蕾問那麼大的戰鬥,怎麼沒聽到動靜呢?

樑子回答,害怕這龍還有同黨,聽到呼救會去幫忙,所以使用了一千塊避音石佈置了隔音,當然聽不到。

大家還是不怎麼信,星星則連懷疑都省了,直接說樑子吹牛,這是樑子一貫的作風。

樑子捏一把星星小臉蛋,讓她不要胡說。

星星對她做個鬼臉,讓冷劍說,樑子是不是吹牛。

冷劍沒有說是不是,只告訴樑子,萬冢陣是黑鴉神最厲害術法,黑鴉神在黑鴉林弄那麼多墳,就是爲了施展這術法用的,如果她現在就學會了,那可以出徒了。

這意思就很明白了,萬冢陣還不是她能學會的,就算學會了也用不了,她沒那麼多墳。

星星大笑,讓他們快說實話,否則就讓伈縛出來說實話。

何許舉手:“還是我來說吧,我最老實。”

這話惹來一堆白眼,要不是剛剛樑子搶話快,編瞎話的就該是他了。

何許這次還真沒亂說,將用藥幹翻長毛龍的過程交代出來。

所有人懵逼,頭一回聽說用麻袋下.毒的,紛紛給樑子挑起大拇指,財大氣粗啊,藥都是用麻袋備着的。 樑子問她們,沒人打算誇自己智慧嗎?

一幫人開始相當敷衍的誇讚,星星跑過來:“智慧的師姑,這龍是抓住了,接下來呢,要吃肉嗎?”

星星舔着嘴,開始想龍肉啥味道。她這個問題也把何許跟樑子愁住了,他們想用人家當坐騎,可怎麼才能讓人家乖乖聽話給他們騎呢?

明兒提議,不如等後邊高手們到了再說,聖光門掌門,聖武長老,香草大師,黑龍武皇,都是老狐狸,也許會有辦法。

柳靈也說是,聽聽前輩們怎麼說。


何許沒回答,他搞明白了,貌似冷劍沒跟明兒說誰是傳說中的香草大師,沒說好,還能保留祕密等着逗他們玩。

何許問樑子意下如何?作爲江湖中的後輩,聽聽前輩們的說法也許有幫助。

樑子讓他拉倒,怎麼突然謙虛上了。他根本沒那麼想,幹嘛還要問。拯救宇宙小分隊什麼時候需要求外援了。問何許,小分隊另外兩名成員呢?

何許反問哪個?自己對組織不是很瞭解。

“我們的主力,小白小藍”樑子打來就沒看到狗,有些奇怪。

何許說不知道,那倆傢伙聽到有活幹就跑了,誰知道去。

正說着呢,兩隻狗子從一塊石頭後面露出可愛的小腦袋,一副懵懂天真的模樣,彷彿是在問:“你們找我們嗎?”

何許把兩條狗抓過來,讓它們別裝無辜,打架不出力,現在打完了,該養兵千日了,趕緊去看看怎麼讓那條龍聽話。

何許把狗子扔到龍身上,倆小傢伙互相看看,然後開始一起用小嘴咬住繩頭開始解繩子。一邊解一邊時不時擡頭看看星星。

星星懂了:“我來幫你們”

星星跑上前跟它們一起解。

樑子問何許,放任三個小傢伙這麼幹嗎?好不容易綁起來的,可別解開就醒了,早知道綁哪門子勁。

何許說沒事兒,敢把獵物放跑了,就燉狗肉吃,到底看看他們要幹什麼。

三個小傢伙忙活着把繩子解開,星星立刻躲得遠遠的,小白跳到龍身上,小爪爪拍打幾下,龍眼就睜了開來。這下不光星星躲了,大家都躲得遠遠的。很快龍身體動了一下,接着就是龍吟傳出,巨龍翻騰當中飛了起來。飛到空中就是一口紫色的火焰對着山谷中吐下來。

但火焰還沒落下,小白飛起來鑽進火焰中心一劃而過。神奇的事情發生,火焰竟然被凍住了。接着是小藍,空中顯出真身,一爪子把火焰拍碎,然後回贈巨龍一股烈焰。

樑子看的受不了:“解開就是爲了打架,這麼喜歡打它們早點打啊,我們就不用浪費藥了,這倆狗越來越不靠譜兒,叫它們乾的時候不幹,不讓幹了又來勁了。”

巨龍大尾巴甩動,帶起狂風,將小藍火焰打散,但剛破開小藍的攻擊,小白那邊轟隆一道閃電落下,直直的砸在龍頭上,給打的在空中翻了個圈。還不等穩定,麒麟身軀再次高漲,變得跟一座山大小,一爪子踩下來,直接踩到龍腦袋上,給摁到山谷當中。

好幾十米長的龍,在麒麟爪子下,跟一條泥鰍一樣,腦袋被踩到地上,剩下個身子翻騰,試圖抽打小藍。但小藍渾身烈焰滾滾,而且是加了鼓風機那種,龍尾巴抽打上來,差點燒糊了,一下子就不敢亂反抗了。

而小白此時身上金光閃閃,腦袋上出現那頂金色的王冠,邁着威嚴的步伐一步步過來。

樑子說不得了,小白登基了,這什麼情況?

何許回答:“我倒是忘了,小白現在是萬獸之王,所有獸類都得聽它的,你看你那大獅子跟小福的地行獸不是都趴下了。這條龍只是比較厲害,沒那麼容易聽話,所以先打一頓。”

樑子轉頭看看,還真是, 你是沉澱在我血液里的秘密 ,誇小白夠猛。

小白對着龍腦袋就是一聲巨吼,巨龍開始老實下來。小白又是接連幾聲吼叫,巨龍尾巴蜷縮起來。

樑子讓何許猜猜,小白跟它嘮啥呢?

何許回答:“小白在說,你它喵的老實點知道不知道?不老實把你燉龍肉火鍋。龍回答,知道了知道了,你是大哥,都聽你的。”

樑子覺得差不多就是這樣,以小白那素質,也就能聊這些了。

一番思想教育工作做完,小藍把龍腦袋鬆開,巨龍匍匐在地對小白低聲叫着,該是表示臣服的獸禮。直到小白腦袋上王冠消失,小白跳到冷劍懷裏,對冷劍汪汪幾聲。

冷劍一臉懵逼,問幾個意思?

星星跑上來:“我來翻譯,小白是說讓冷師母收了那條龍。”

“我?”冷劍看向樑子,這是樑子的戰利品。

樑子罵罵咧咧:“果然好妞沒好報啊,我辛苦忙活半天,人家不跟。我命咋這麼苦啊。”樑子撲倒何許身上:“師兄,快安慰安慰你的好師妹。”

“師妹不哭,站直了擼。”何許摟着樑子,告訴冷劍:“你弄你的,別管咱家師妹,以後再給師妹抓一個就是了。”

樑子也對冷劍擺擺手:“弄吧弄吧,誰讓你是師嫂。還是長這麼帥的師嫂。”說到帥,樑子還偷偷擦擦口水。實話實說,這冷劍長得乾淨利索,比何許還帥呆,好多姑娘都盼着讓她寵幸一回呢。

冷劍也不再廢話,一個符籠亮出來,巨龍立刻飛進去,在手臂化作一圈一圈的龍紋。冷劍給它起名,以後就叫黑火。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