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倒是不放在心上,昨天小命都差點沒了。那兩個術士明顯是針對你來的!難道你就沒想過他們爲什麼針對你?”

玄桓訕訕一笑,“我想又能怎樣?他們口風緊,仙級人物都自殺了,我也沒辦法?”“能派出這種強大人物的,幾乎不可能是人間道的勢力。你是不是偷了什麼重要寶貝又或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玄桓老實道:“在洛陽的時候,殺了一條龍,殺了兩隻鳳凰,惹的觀音大士不高興。觀音大士說,天道已派人來處理我。後來天道派來的人我

玄桓訕訕一笑,“我想又能怎樣?他們口風緊,仙級人物都自殺了,我也沒辦法?”

“能派出這種強大人物的,幾乎不可能是人間道的勢力。你是不是偷了什麼重要寶貝又或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

玄桓老實道:“在洛陽的時候,殺了一條龍,殺了兩隻鳳凰,惹的觀音大士不高興。觀音大士說,天道已派人來處理我。後來天道派來的人我還沒遇到,結果被一個叫魯干將的人追殺流亡到海外來了。算起來,我都不知道我得罪了多少人。”

所羅門直想罵娘,“那個龍……那個龍……是你殺的?”所羅門不信啊,他剛遇見玄桓的時候,看不透玄桓的實力,不過肯定不可能比王級的龍強!

玄桓看出所羅門的疑惑,解釋道:“藉助了一些東西,憑我自己的實力哪行啊。”聽玄桓這樣一說,所羅門才勉強相信,畢竟他們進軍海域面對的最強BOSS就是龍王!

“那個魯干將是什麼實力?什麼背景?”

“魯干將應該是武道天人合一境巔峯,他的背景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和一些術士關係密切,不過那些術士和今天這兩個實力差距很大。”

“你殺過術士沒有?”

“嗯,好幾個。”

所羅門暗罵,你以爲術士是西瓜呀,好幾個!“今天這兩人極爲可能是爲魯干將以及那些術士報仇的!顯然他們背後還有人,那個人的身份也十分了得了。目前我們沒有證據,只能這樣猜想。我真替你頭疼,早知如此,我纔不管先知的預言,儘量別和你產生關係!可惜現在上了你的賊船,怕是我也成了術士的追殺對象了。爲了賠償我,你給我一塊上品元靈石作爲補償吧。”所羅門可憐兮兮道。

“呶,給你。”共患難時見真情,所羅門用詞寒磣,語氣裏卻透露擔憂,現在玄桓才把所羅門看作是自己的朋友。

“你真給我了?你可知道,一顆元靈石蘊涵的靈氣就相當於一萬塊下品元靈石!而且上品元靈石靈氣精純,它的價值遠大於一萬塊上品元靈石!”

“你看你跟個深閨怨婦似得,我能不給你嗎?”

所羅門拿到上品元靈石,大喜,一臉委屈頓時不見。“別把我說的那麼不堪行不?好歹我也是一方君王,修煉千年,已臨近渡劫的高手!看在你實力強勁的份上,以後我們以兄弟相稱,你別再叫我前輩。”

“以前叫你前輩,我現在都後悔死了!你看你哪有前輩的樣子,到哪都是一副爲老不尊的樣子!”

“哪有?我哪有爲老不尊?在我的子民面前,我從來都是莊重威嚴的!”所羅門盤算着,等渡劫之後,就吸收元靈石的靈氣,一口氣修煉到大乘期巔峯,然後蹬仙而去,好不瀟灑。

“想什麼了?臉上都寫滿笑字了?”


“沒有,沒有。噢,對了,還有正事沒說。”所羅門這才從得到元靈石的驚喜中恢復過來,“不管要對付你的人是誰,敵暗我明,眼下我們也只有仔細提防。 總裁的妻子 ,還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你就不好奇是什麼事情嗎?”所羅門等了半天,見玄桓神色毫無變化,忍不住問了出來。

“好奇。不過你要說總會說的,斷斷續續吊我胃口做什麼。”

“算了,你這個人真沒意思!我要說的事是關於莊子的,好奇嗎?”

所羅門看玄桓眼睛一亮,終於有了那麼一點點成就感,笑道:“在海域,莊子的傳說近日大盛!四海皆在尋找莊子!而中土的消息說,晉王楊廣千金求購莊子!在緬泰國,一夥西方人尋找大預言書,最終卻去了海域。”

玄桓沮喪道:“你一次把話說完,故意分成三塊,有你這樣的朋友嗎?”

“嘿嘿,我探聽這些消息可是費了不少的力氣,就不許我賣弄一下!”

“離開中土時,我明明親手殺了楊廣,你的消息準不準?”尋找莊子尚不急於一時,楊廣未死卻讓玄桓如鯁在喉。

“你親手殺死了楊廣?”

“對,而且還確認他已經死了。”

“不太可能吧?海域我有一位老友,精通天機星象之術。如今南北統一,這位老友說,楊廣已得天命,他日定是真命天子!尚有十數年的陽壽。”

玄桓默然,楊廣未死一定有什麼事情自己不知道,難道真是楊廣命不該絕?“哎……”玄桓長嘆了一口氣,“沒想到我如此努力,南北還是統一了。或許我真的做錯了。”


“你爲什麼這樣說?”

玄桓把自己和楊廣的恩怨和帶領一萬人殺進洛陽的事說了一遍,所羅門聽了蹉跎嘆息不已。

“你沒有做錯!如果當如沒有殺進洛陽,沒有在建康擊殺楊廣,南北統一之時你定會後悔。現在,雖然南北還是統一了,但你已經盡最大的努力了。這就叫天命,不是人力可抗拒的。”

“難道命運真的就無法抗拒嗎?”

“呃,我沒想過,我也不知道。”

玄桓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如果我能掌控命運?轉念一想,如今莊子才修完第一篇,還是別去妄想什麼命運了。既然楊廣還有十幾年的活頭,自己就先讓他逍遙幾年。

“正所謂無風不起浪,如今四處都在尋找莊子,我覺得事情有些怪異。所以我們要尋求莊子,要格外的小心纔對。現在,有消息說東海尋到了齊物論。”

聽到齊物論,玄桓心一動。如今最急切的,就是找到齊物論,不然就算找齊其餘五篇,自己也不能修煉。

“傳說南海找到了大宗師和人間世。西方人就是聽說了這則消息,進了南海。他們自稱要找大預言書,我覺得他們要找的就是大宗師和人間世之一。”

“沒有養生主的消息嗎?”如果找齊齊物論、養生主、人間世,玄桓可以憑藉元靈石,一口氣修煉到第四重人間天大成,到時候,莊子已經完成一大半了!

“沒有,現在只有這些消息。或許西海和北海能有,但那邊沒有我熟知的人。”

“那好,我們儘快拿下南海和東海,尋找莊子或許會容易一些。”最迫切的還是齊物論,其它的在找到齊物論之前都還不是很急切。

“原本我很有信心拿下海域,現在我卻不確定了,先知說的確實有道理。海域原本很仇視修真者,和居住海域的修真者關係很差。但聽我那位朋友說,如今海域有了很大的變化。東海龍太子敖義義薄雲天,與修真者交好。如今東海若聯合修真者,我的十萬大軍只有覆滅的結果。可是不攻打海域,我心頭一口氣難嚥。”

玄桓暗道,這之間果然有故事,“和把你從中土帶出來的索羅家家僕有關?”

所羅門苦笑,“你果然夠聰明,這已經是近千年的事了。算起來,一千年,什麼仇都該瞭解了,可是我還是放不下。”

“哎……”所羅門嘆了一口氣,空氣中多了一股哀傷的味道,“在中土的時候,我有一房正妻兩方小妾。出逃的時候,我只帶了我最愛的一個小妾。當時,我的孩子還在襁褓之中,我的實力也很弱。在海上,我們遇見了蛟羣,若非福叔,我和我妻兒都難逃一死。”

“你的妻兒呢?”

“我最心愛的妻子是我遊走江湖時結識的,並沒有修煉的天賦。我們的孩子天賦也都很一般,沒有一個能邁進後天境的,百年後,我就是孤獨老人一個了。”說這句話的時候,所羅門第一次出現了老態。

“福叔也不過是天人合一境的人而已,獨力對付一條蛟龍尚有些吃力,更可況是蛟羣。最後福叔被羣蛟分食了,當時我立誓要殺盡海域所有蛟獸。千年來,我數次攻打海域,都鎩羽而歸。南海龍王不知道我仇恨蛟獸,以爲我只是爲了攻佔緬泰,每次都不曾對我窮追。”

“蛟和龍區別大嗎?”


“蛟和龍只是形似而已,他們有本質的區別!蛟獸兇殘性亂,而龍則多是理性和善的。當然,龍中也有個例,但那畢竟是少數。不過龍是蛟的王者,蛟只服從於龍。,所以世人把蛟龍常混爲一談。”

玄桓點頭,難怪蛟是海上三災,原來蛟是這樣的。“我曾經流落海上一段時間,甚至遇見了巨鯨,爲何卻不曾遇見一隻蛟獸呢?”

“蛟獸平日蟄伏海域,只有初一十五,新月滿月這兩天,蛟獸纔會衝出海域,四處作亂。若非如此,誰還敢走海路。”所羅門站起身來,揮手解除掉禁制,屋外傳來噼裏啪啦的雨滴聲。

玄桓知道,蛟獸和龍族的關係密切,既然所羅門立誓殺盡蛟獸,和海域修好的可能就幾乎沒有了。算了,管不了那麼多了,劫難尚未降臨,自己現在就想着聯合海域未免杞人憂天了。既然蛟獸是三災之一,自己除之也不違殺戮道!

看着所羅門出了屋子,玄桓無奈一笑,這一次,自己又沒有按自己的意願行事。下一次吧,下一次自己要按自己的意願去行事!玄桓在心裏這麼想着。

上午的暴雨過後,烏雲盡去,晴空郎日。港口海風獵獵,空氣清新。索菲亞捥着玄桓的手臂邁上戰船,小紅跟在兩人身後。

一百艘戰艦,每艘可載百人。戰艦合攏艙蓋,可以下水,這是傳自吳哥窟的科技。屠龍巨弩也是所羅門從先知那裏要來的,爲了這巨弩,所羅門可是說盡了好話。所羅門也在這艘戰艦上,雖然他想造一艘巨型的氣派。但經過先知計算,這種木材只能造這麼大的戰艦,所羅門也沒有辦法。

看玄桓過來,所羅門走到一隻巨弩之前,指着巨弩道:“只要四隻巨弩穿中蛟獸身體,這隻蛟獸即便不死,也不能成什麼氣候了。”

“蛟獸有逆鱗嗎?”

“你也知道逆鱗啊。蛟獸也有,一但逆鱗被刺,蛟獸就會狂性大發,即便中了十數只弩箭依然可以傷人傷船,所以每個人都要避開逆鱗。”

玄桓愕然,怎麼會是這樣?龍的逆鱗不是龍的要害嗎?玄桓沒有問出來,等會自己御弩射蛟的逆鱗,如果真如所羅門所說,那麼一定就是萬象故意騙自己。或許龍和蛟獸不同,卻不太可能,龍比蛟獸強,逆鱗成爲要害不合理。看來自己殺了青龍還真是僥倖,玄桓一陣後怕。如果龍王狂性大發,那會是什麼後果?

“玄桓,你怎麼了?”

“觸動龍的逆鱗,龍是不是也狂性大發?”

“那當然!逆鱗之名且是虛妄!”

“等會我想射一隻蛟獸,看看蛟獸發狂是什麼威力。”

“隨便了,依你的的實力,只要不是龍王發狂就行!”

所羅門這樣一說,船上的戰士都一個個敬畏的看向玄桓,配得上所羅門王這句話,眼前這個看似嘴上沒毛的年輕人應該有怎樣的實力?

一百隻戰艦浩浩蕩蕩,駛向大海深處。正午時分,所羅門一聲令下,除了百夫長外,所有戰士服下了一種熱帶果子,立即陷入昏睡。

所羅門道,“前面就是幻陣了,越快通過麻煩越小。百夫長都是經歷過幻陣的人,每隻艦船都有祭祀引路,通過幻陣不成問題。這一次,我練兵半年,海域一定早有消息。還真是不得不防他們在幻陣設防,等會戰艦合倉,我們兩個出去。如果有海域的人在海域搗亂,格殺勿論!但你要謹記,切忌能量超過幻陣的界限,不然會被幻陣傳送出去。”索羅人神情肅然,君王氣勢十足,和早上室中密談時判若兩人。玄桓經歷過幻陣,知道幻陣的厲害。

“我也可以跟去嗎?”

“你不要去,蛟獸對蛇的威壓十分強烈,你根本不是一直普通蛟獸的對手。”所羅門傳音道。

小紅暗暗咋舌,原來所羅門早看出她是蛇妖了。“你留在船上,注意保護好索菲亞。”玄桓叮囑道。看小紅點頭,玄桓才稍稍安心。

“合倉!”所羅門聲音同時響起在十個百夫長耳邊,百夫長按動機關,船舷兩側緩緩有一層層木夾板升起。

“別看了,我們走吧。”

玄桓暗歎這些戰艦的精巧,更加佩服索羅米亞星人的科技。眼看夾板就要合攏,所羅門和玄桓輕鬆從縫隙跳了出去。

一百艘戰艦都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木板連接處鑲嵌的鐵片在太陽下閃閃發光。戰艦合倉後,都變成巨鯨的樣子。玄桓好奇道:“戰艦合倉以後如何沉到水中?”

“甲板下都有大水囊,只要水囊沖水,戰艦就會沉到水底。”

“在水底如何戰鬥呢?”

“戰艦船艙都分爲數層,最大的是生活艙,其餘還有戰鬥艙、器械艙等等,麻煩的很。就算是有先知提供的圖紙,第一艘戰艦也費了我一百多年的時間才造出來。等會找到海域蛟羣,開戰之時,你就知道具體是怎樣戰鬥了。走吧,我們先去幻陣探探路。”

所羅門在前,向幻陣衝去。玄桓跟在所羅門身後,思索着自己的事情。 (求收藏,求訂閱!求鮮花,求……)

海域上空,兩人從雲層中鳥瞰下方的艦隊。這兩人一人一身金色長袍,不摻雜任何的雜色。如果靠近細看,金色衣服的邊上壓褶着簡單的花紋。兩人一人頭髮是金色的,一人頭髮是銀色的,都非尋常人的樣子。

這兩人都有金色的眼瞳,如雕刻般生硬的臉龐。

“金金,咱們是不是把這艦隊毀掉。”銀髮人道。這金髮人叫金金,銀髮人名金銀,兩人都是金屬性通靈術士。

“不用,我們專心等玄桓。既然他們要打海域,我們正好看場免費的好戲。走,我們先去海域,這些艦船應該一會就過去了。”

兩人消失在雲層中,幻陣對他們來說就跟不存在一般。

海域,奇特的海洋世界,人類和魚可以共存的世界。即便是普通人,在海域一樣可以生活。而海域的天地元氣,也遠比陸地上濃郁。所以在海域有龍這種靈獸,也有巨鯨這等海怪。可惜他們不懂吸納日月精華,要修煉化爲人形,十分困難,只有龍是一個例外。

金金和金銀兩人在海域疾馳,直奔蛟獸棲居地。海域深處,一片幽藍,在一片廣闊的石礁原,沉睡着數千蛟獸!這片石礁原一點都不清淨,文昌魚羣數不勝數。蛟龍是不屑於吃文昌魚這種小魚的,所以這裏是小魚的天堂。不管是鯊魚還是巨鯨,沒有兇猛的魚敢到這裏來。蛟獸住在海域,是羣聚一起,但若出海時,多是單獨行動。不過也有例外,如果蛟獸王出海,則蛟獸成羣爲害。

“咱們先把叫羣叫起來,不然一會蛟獸一下子死去大半,那可就不好玩了。”金金壞笑着,手指掐動。

“轟隆”一聲,最先一塊數十丈的大礁石轟然倒塌。接着,石礁原的礁石一片片崩碎。

“嗷……”一聲怒吼響起。這片海域瞬間充滿渾濁,文昌魚羣恐慌散去。

金金和金銀身形一閃,消失在渾濁的海水中。一條條蛟獸從沉睡中醒來,無不憤怒。渾濁的海水中,一條條蛟獸滾動翻騰,這景象就跟泥鰍在淤泥裏翻騰差不多。

蛟獸翻騰了一陣,沒有找到仇敵,想要再伏下睡覺,但礁石洞穴都已被毀,無處可去。蛟獸正無措時,所羅門的艦隊出現了身影。戰船十一個一排,三個一列,每三十三個成形一個方陣,向蛟獸棲居地趕來。

蛟獸看到一個個有鯨魚那麼大的艦船,頓時來了興趣,紛紛迎向艦隊。

艦船空洞裏,探出一隻只弩箭。弩箭射出,在水中依然迅疾無比。

第一滴蛟獸的血熱染紅海域後,蛟獸的血液開始四處擴撒。它們憤怒的衝向艦船,可是收穫甚小。

戰艦前面,所羅門和玄桓突然出現。玄桓持秋冥劍衝向一隻蛟獸,速度遠不如在地面的速度。在地面的時候,玄桓能輕鬆化出道道幻影,在水中速度至少要慢一倍。

這隻蛟獸憑着野獸的本能,察覺了危險,身軀一扭想要逃開。玄桓怎能讓他跑了,速度加快,一把抓住了蛟獸的尾巴。蛟獸恐慌,回頭來咬玄桓。

秋冥劍藍光綻放,一劍刺進蛟獸逆鱗。

“嗷嗚……”一聲長長的痛呼,蛟獸扭動了兩下,便失去了生機。玄桓已然明白了這其中的關鍵,蛟獸的要害確是逆鱗,但逆鱗卻比尋常鱗甲堅硬。普通人即便用巨弩也不能射透逆鱗,所以觸動逆鱗,只會讓蛟獸獸性狂作。

玄桓連連出劍,每一劍都刺進了蛟獸逆鱗,每一劍就帶走一隻蛟獸的性命。蛟獸皆具智慧,都遠遠的避開了殺神一般的玄桓。突然,蛟獸中衝出了一條體長只有三丈多的小蛟獸,玄桓卻覺察覺到了危險。這隻小蛟獸與衆不同,頭頂有一隻金燦燦的獨角!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