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片刻,她方才轉過頭來,小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問道:「雲殊哥哥可還記得三年之前?」

三年之前?雲殊不知蘭芷的意圖,因此沒有答話,只是看著她。雲殊的反應在蘭芷的預料之中,只聽她繼續說道:「那是芷兒最開心也最傷心的一年,那一年芷兒學會了舞蹈,第一個觀眾就是雲殊哥哥。那個時候芷兒跳的其實並不好,不過雲殊哥哥卻總誇讚芷兒的舞蹈堪比仙子,芷兒當時好開心!……只是,自那以後,雲殊哥哥就再也沒

三年之前?

雲殊不知蘭芷的意圖,因此沒有答話,只是看著她。

雲殊的反應在蘭芷的預料之中,只聽她繼續說道:「那是芷兒最開心也最傷心的一年,那一年芷兒學會了舞蹈,第一個觀眾就是雲殊哥哥。那個時候芷兒跳的其實並不好,不過雲殊哥哥卻總誇讚芷兒的舞蹈堪比仙子,芷兒當時好開心!……只是,自那以後,雲殊哥哥就再也沒有看過芷兒跳舞了!」

說到這裡,蘭芷的臉上露出一絲悲傷。

雲殊將那殘留的記憶微微一翻,頓時心中瞭然。

三年之前,雲殊剛巧十三歲,剛好是他命運發生轉折的一年,那一年他從天才變成廢物,那一年他失去了最喜歡的人……

只是,這是屬於之前雲殊的記憶,卻不能讓他有絲毫觸動。

雲殊心中漸漸有些不耐,正想說些什麼,卻見蘭芷朝他展演一笑,這一笑如同繁花盛開,媚意橫生,讓雲殊心神微微一滯。

「雲殊哥哥,蘭芷這三年來一直沒有放棄舞蹈的練習,可卻從來沒有跳給其他人看過!」蘭芷聲音變得柔糯,水亮的眼睛看著雲殊祈求道:「雲殊哥哥,讓芷兒再為你跳一支舞好嗎?」

溫言軟語可融精鋼,若非雲殊前世歷經花叢,此刻恐怕也難堅守本心,不過他卻沒有阻止蘭芷,而是靜看著她站起身來,朝著寬敞些的空地走去。

到現在雲殊才注意到,蘭芷穿在身上的竟然是一件舞衣,顯然早有準備,而對蘭芷的意圖,雲殊也隱隱猜到了三分。

而此刻,蘭芷腳步一停,柔柔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季繁華一世緣,繁花落盡散塵緣……」

隨著她輕柔之中帶著些哀傷的歌聲響起,蘭芷的身體也漸自舞動了起來,妙目橫掃,輕頓蓮足,寬大舞衣飄飛之間,仿若真的化作百花盛開,耀人眼目。

此舞名為『繁花落』,正是三年之前蘭芷跳給雲殊看的那支舞蹈。

說實話,蘭芷的舞姿與雲殊前世所見的那些舞蹈大家相比,還有著很大的差距,可是在她身上卻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媚態,這股媚態這舞姿相交相融,竟讓雲殊亦有些沉迷其中。

對於美好的事物,雲殊向來是不吝惜投以欣賞的目光的。

因此,雲殊沒有絲毫抗拒,沉浸在了這優美的舞蹈之中,他彷彿來到了晚春時節,山野中百花怒放,奼紫嫣紅,可是在這勃勃生機之中,卻又隱隱透著一股衰敗之意。

晚春之後即是盛夏,繁華之後即為衰敗,此天地至理!

忽然,雲殊感覺到肩背之上傳來一股溫軟滑嫩質感,繼而一股幽香沁入鼻端,讓雲殊瞬間從沉浸之中清醒過來。

看著眼前空空蕩蕩,雲殊頓時明白身後那溫軟嫩滑之感所為何來。

蘭芷竟然借著跳舞之機,在對他進行誘/惑!

感受著那兩團溫軟之物緩緩摩擦著肩背而過,雲殊聲音平靜的問道:「蘭芷,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這一次,蘭芷沒有再迴避。

「讓我做你的女人吧!」柔而媚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夾雜著一股淡淡的幽香,讓雲殊的身體也微微有了反應。

只聽她繼續說道:「雲殊哥哥,芷兒知道你一直喜歡芷兒,芷兒其實也很喜歡雲殊哥哥的,讓芷兒做你的女人吧!」

說完,她眼含煙媚,蠻腰微扭,就朝著雲殊懷間靠來。

可惜,她卻沒有看到雲殊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察覺到蘭芷的意圖,雲殊右手輕拍桌案,整個人連同身下的靠椅瞬間退出三尺,讓蘭芷撲了個空,差點跌倒在地上。

雲殊站起身來,臉色已經完全轉冷。

他與蘭芷雖然相交甚少,僅僅只有幾面之緣,可是在他的印象中,蘭芷應當是一個相當清麗的少女,可卻沒想到此刻的蘭芷竟然如同一個**一般,煙視媚行的**自己。

這一刻,他對蘭芷的印象差到了極點。

蘭芷這一下撲空,顯然也有些尷尬,不過很快她又恢復了笑臉說道:「雲殊哥哥可是擔心與雨家小姐的婚約?這一點雲殊哥哥儘管放心,芷兒不敢與雨家小姐相爭,芷兒只願能成為雲殊哥哥的妾室就心滿意足。」


可是,雲殊的臉色依舊冰冷。

「你走吧!」他只輕輕吐出了三個字,顯然不想與蘭芷多做糾纏。

不過,蘭芷卻沒有放棄,早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她已經料到雲殊可能會拒絕她,但她相信自己的魅力。

「雲殊哥哥可是嫌棄芷兒曾經跟過雲濤大少?芷兒可以發誓,芷兒從未讓大少碰過芷兒的身體,芷兒的身體還是清白的!」蘭芷竭力表現的嫵媚動人。


「我讓你出去!」雲殊再次喝出三個字來,語氣冰冷中帶著一絲怒意。

可是,接下來情況卻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我知道雲殊哥哥不會相信芷兒,可是芷兒的身體真的是清白的!」蘭芷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哀求,「芷兒……芷兒這就證明給雲殊哥哥看!」

說完,她的纖纖玉指滑過腰間,寬鬆的舞衣瞬間滑落,一具完美的身體出現在了雲殊的眼前。

窗外,天穹神劍如烈日當空,一縷縷青色劍光透窗而入。

窗內,一具赤/裸的軀體鮮嫩誘人,在這一縷縷青色劍光的照耀下,更是泛著象牙白般的光澤。

ps:今天開始,到26號都是一更,27號恢復雙更! 這具身體真的很美!

雖僅十五之齡,可是蘭芷的身體曲線極為完美,肌膚白嫩仿若能掐出水來,隱隱間又有一股青澀的氣息透出,混合著成熟性感,讓人忍不住著迷。

而且,這具身體距離雲殊的距離很近,真的很近!雲殊只要伸伸手就能觸摸到那誘人的軀體,甚至,他都能感受到那滑嫩肌膚上傳來的溫熱氣息。

面對如此誘/惑,雲殊心中也有些躁動,可是他的表情依舊冰冷!

他的眼睛冷視著眼前這具完美的軀體,嘴角微微翹起,就彷彿是在嘲笑。

顯然,蘭芷也察覺到了雲殊目光中的含義,她嬌嫩的身軀微微一顫,美眸之中一行淚水滲了出來。她雙手環抱,緩緩蹲了下去,繼而一陣嚶嚶哭泣之聲在書房中響起。

默默哭泣了片刻,蘭芷也不抬頭,自嘲的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賤,就像一個人盡可夫的歌妓?」

此刻的蘭芷顯得有些無助,到讓雲殊感覺有些真實。

他嘆息了一聲,說道:「你本不必如此!」

「呵呵,不必如此?」蘭芷自嘲的反問了一聲,然後說道:「不如此我又能怎麼辦?我不像你,你是雲家堡堡主之子,生來高人一等,而我只是一個弱女子,一個寄居在雲家堡的弱女子!」

說到這裡,蘭芷的情緒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

「從我五歲住進雲家堡開始,我就明白我和你們不一樣,你們看我的眼光中帶著一絲疏離與陌生,就因為我是一個外人,就因為我不是雲氏族人!」蘭芷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苦笑、一絲自嘲,然後說道:「而且,就算是到現在,一起生活了十年,這種眼光依舊沒變,雖然隱藏的深,可我還是能察覺到!」

雲殊默然,宗族以血脈傳承,排他性確實很強。


「我在雲家堡生活了十年,可是我的心沒一刻安穩過,我擔心有一天我會被趕出雲家堡,我會再次變得無家可歸!」蘭芷的聲音也微微有些顫抖了起來,她繼續說道:「可是,我早已將雲家堡當成了我的家,我不願意離開這裡,而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真正的成為雲家堡的人。」

一個女人想要融入一個宗族,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嫁進去。

「這並非是一件難事,如果你願意,我想很多雲氏子弟都願意娶你為妻!」雲殊說道。

「可是我不願意!」蘭芷忽然抬起頭,明亮的眼睛中帶著一絲倔強:「我蘭芷自問資質容貌皆是不差,我的男人又怎麼能是那些平庸之輩,我就算要嫁進雲家堡,也必須成為雲家堡最尊貴的女人!」

看著蘭芷倔強的眼神,雲殊心中暗暗一嘆。

男人靠力量征服世界,而女人則是靠男人征服世界,這是雲殊前世被人普遍認同的一句話。

在這個世界,修鍊資質不分男女,因此女性的地位要高的多。

可是,那是建立在有一個強大宗族的情況下的!

像蘭芷這般,無親無故,又寄居在其他宗族之中,是根本沒有機會參加天劍祭,也根本沒有機會凝聚劍火的。

而若是連劍火都凝聚不出,其他的一切都休提。

這一點,雲殊可是親身體會!

因此,蘭芷若想有所作為,就只能依靠她未來的男人了,想到這裡,雲殊不禁對蘭芷產生了一絲認同。

這是一個可憐的女人,一個努力想要掙脫命運的可憐女人!

雲殊緩步走到蘭芷的身前,拾起地上的舞衣,將其披在蘭芷的身上,然後說道:「你的境遇讓人同情,只是我有我的原則,以後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我明白了!」蘭芷蒼白的臉上閃過一絲失望,她勉強一笑,說道:「你放心,我以後不會再來打攪你!」

說完,整個人失魂落魄的朝門外走去。

看著蘭芷離去的背影,雲殊嘆息一聲,若非涉及到自己的原則問題,他到真願意拉她一把,讓她擺脫原有的命運,只是……

雲殊搖了搖頭,正打算回房開始修鍊。可是……忽然,他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等等!」雲殊喊住了快要快要走出書房的蘭芷。

聽到雲殊的聲音,蘭芷的心微微一跳,停下了腳步,卻沒有立刻轉過身來,她心中有著一絲期待,期待著雲殊改變主意,可更多的卻是忐忑。

「我有一個提議,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雲殊看著蘭芷問道。

「什麼提議?」蘭芷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需要一個名義上的伴侶,幫我處理族中繁雜的事物,讓我能將全部精力投入到修鍊之中,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成為這個名義上的伴侶。」雲殊將心中的想法道出。

這是他剛剛產生的一個想法,一個一舉兩得的想法。

如果蘭芷願意的話,不僅能夠讓他擺脫繁瑣的族中事物,而蘭芷也能夠藉此達成她的目的。

更重要的是,他們之間只是名義上的關係,並不違反他的原則。

蘭芷臉上露出一絲驚喜,她猛的轉過身來,毫不猶豫的說道:「我願意!」


「你可要想清楚!」雲殊看著蘭芷,鄭重的說道:「你可要想清楚看,一旦你成為了我名義上伴侶,將對你以後產生極大的影響。」

這個世界對於女性的貞潔還是異常看重的,一旦蘭芷成為了雲殊名義上的伴侶,將會影響到她以後的婚姻。

可是,蘭芷的態度極為堅決:「我願意,哪怕從此孤獨一生!」

她想要的是權利,是地位,是能夠安穩的留在雲家堡!至於愛情,早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被她拋棄了,她是一個現實的女人。

「既然如此,今晚你就留下來吧!」雲殊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晚上都在露台修鍊,你可以睡在我房間的床上。」

想要儘快落實蘭芷作為他伴侶的身份,並且讓族人相信,最好的辦法自然是住在一起。

「恩!」蘭芷輕嗯了一聲,聲音細弱蚊蠅。

……

寧靜的夜,在悄無聲息間流逝,天穹神劍的光輝再次透過層層迷霧,降臨到了未央大陸之上。

雲殊的卧室,錦榻之上,一個白嫩少女睡得正香。

忽然,少女好看的睫毛微微一揚,彷彿感受到從窗外射進的淡淡青光,她漸漸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

少女睜開清亮的眸子,看著四周陌生的環境,昨日所發生的種種事情頓時清晰的從腦海飄過,讓她感覺都有些不太真實。

怔怔的想了片刻,少女方才回過神來。

聽到外間有談話的聲音傳來,少女於是下了床,打開房門探出頭去,卻見雲殊正和家族大長老雲清亭聊的正歡。

「芷……芷小姐!」雲清亭看到蘭芷從雲殊房中探出頭來,也是吃了一驚,他看著雲殊問道:「殊兒,你們這是……」

雲殊只是笑著點了點頭,也不解釋,他之所以這麼找將雲清亭叫過來,就是為了儘快落實蘭芷的身份,讓她代替自己參與到族中事務決策之中,如今看來,效果不錯。

「芷兒,你來的正好!」雲殊朝著蘭芷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