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把船劃到村頭簡陋的港口,就是個伸出水面的木臺子,三愣子第一個跳上平臺栓好船,其他人還在緊緊地攥着漁網。

他們也是現在才發現,網裏竟然全是大魚!兩三斤以上的大魚!其他小魚一條沒有。於老頭仔細看着手裏的漁網,這可不是大眼網,小魚能從縫隙裏鑽出去,手裏這張網比“絕戶網”強不了多少,然而目之所及,沒有看到一條哪怕巴掌大的小魚。這就比較奇怪了。 這也沒什麼奇怪的,“魚餌”撒下去,大魚小魚都瘋了,拼命地朝

他們也是現在才發現,網裏竟然全是大魚!兩三斤以上的大魚!其他小魚一條沒有。

於老頭仔細看着手裏的漁網,這可不是大眼網,小魚能從縫隙裏鑽出去,手裏這張網比“絕戶網”強不了多少,然而目之所及,沒有看到一條哪怕巴掌大的小魚。

這就比較奇怪了。 這也沒什麼奇怪的,“魚餌”撒下去,大魚小魚都瘋了,拼命地朝好吃的游過去,小魚自然是遊不過大魚的。

而這條河裏,因爲連年的乾旱和過度捕撈,魚也不是很多,他們停船的位置本沒有多少魚,捕到的都是後來趕過來的大魚。

“大隊長,你答應給我們一人一條最大的!”三愣子站在臺子上,直勾勾地看着網裏的大魚說道:“隨便挑的!”

“我說話算數!”樑青山一揮手,大方道:“隨便挑。”

衆人都笑了。

笑過之後,於老頭問道:“這一船魚,你打算咋賣?賣給收購站嗎?”

樑青山立刻搖了搖頭,他腦袋讓槍指着纔會賣給收購站……

“四姥爺你是不是傻了,賣給收購站才幾毛錢一條?賣到黑市上,這得好幾十一條!”三愣子嚷道。

於老頭是樑青山的姑父,三愣子是樑青山的侄子,按輩分他得叫於老頭姥爺。

於老頭瞪了他一眼:“你懂啥!統購統銷,派購派消不知道嗎?東西是可以隨便亂賣的嗎?何況是一個大隊長帶頭去黑市!讓上面知道了,他還能有好?”

三愣子縮縮脖子,但是還是嘴硬道:“現在誰不去黑市啊,都抓抓得過來嗎?再說,魚也不在統購裏面啊。”

魚還真不在統購名單裏,在他們這裏,魚甚至連派購都不是,就是說上面沒有任務,每年得交上去多少斤魚。因爲在非養殖河裏,能不能抓到魚要看運氣,這個不能硬性規定。

只有漁民纔有任務。

但是,還是因爲地區特性,在這一片黑土地上,任何東西都不許私下交易,農民想賣什麼農副產品,都得賣到收購站。

明面上的~~

樑青山看了於老頭一眼,他聽懂了,於老頭那番話,重點只在一句上“大隊長帶頭去黑市”!

之前他沒想那麼多,現在想想,似乎還真不合適。他是打算賣了魚全村平分的,那這事是絕對包不住的,村裏幾百張嘴呢,幾天就能給他嚷得全縣皆知。

他不但要出名,還要完。

樑青山一時也有些犯愁,他不能親自出面,那這個事要怎麼操作?


“這事你就別管了。”於老頭拍拍樑青山的肩膀:“交給我吧。”

“姑父…..”樑青山看着於老頭,心裏非常感動,於老頭已經低調十多年了,這次是打算爲了他“出山”了?

“怎麼?信不過你姑父?”於老頭看着他道:“覺得我老了不中用了?”

“沒有沒有。”樑青山趕緊搖頭笑道:“我哪敢那!再說您可不老,就是老了也是老當益壯!”


把這活交給於老頭,樑青山是一萬個放心的。於老頭當年在這一片也是個人物,抗日時期,和他爸一起帶領全村躲避鬼子的搜捕,愣是讓全村一個人都沒有被抓走。

其他村可是都有不少人被抓到幾十裏外的“731”做實驗的。

後來鬼子走了,於老頭就操起老本行幹起了販魚的買賣,生意做的還挺大。建國之後,突然壯士斷腕,收了一切生意回村種地。

爲這,他姑姑和表兄弟們當時都對於老頭相當有意見。但是現在看來,還是人家眼光毒啊,從城裏回到了農村,雖然日子苦了些,但是躲過了多少風風雨雨?

最關鍵的是,躲過了“資本家”的成分,變成了光榮的“貧下中農”,這可是多少錢也買不來的好事。

總之,於老頭在樑青山心裏,形象特別高大,他一直覺得,自己現在還沒有於老頭一半的本事。把這件事交給於老頭,那是萬無一失的。

“你回家上工去吧,就當啥也不知道。”於老頭對樑青山說道,又轉頭對三愣子道:“你去把會計叫來,就說我在河邊等他,讓他拿着稱來,其他什麼都不要多說!”

三愣子應聲而去。

“把你那魚餌給我。”於老頭又對樑青山道。

樑青山趕緊遞過去,又很乖覺道:“其他晚上我給你送到家裏去。”

“行。”於老頭滿意地點點頭。

樑青山走了,半晌,大隊會計一臉懵懂地跟着三愣子來了。

大清早地,讓他拿着稱來河邊,幹啥?孫會計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要不是三愣子舉着於老頭的大旗,他還真不想來。

於老頭在村裏,特別是在老一輩人裏,是相當有威望的,大家都記得他當年的“英勇”。只不過於老頭全家低調了十來年,現在的年輕人已經沒有人記得他當年還是個人物了。

看到於老頭,又看到這一船的魚,孫會計倒吸一口涼氣。

村裏現在家家釣魚釣瘋了也沒釣到幾條,看看人家於老頭,一出手就是一船!

不愧是當年的“漁霸”啊。

“於大爺,您找我有事?”孫會計彎腰問道,態度不諂媚,但是相當恭敬。但是心裏轉了18個彎也沒想明白於老頭找他來幹啥,他數學好,讓他幫忙過稱?但是於老頭數學也不差啊,做買賣的人,哪有不識數的?

“呶,你也看見了。”於老頭下巴高擡,點了點那一船魚:“我聽說現在魚價高,就忍不住撒了幾網,但是這河是大家的,有魚我也不能一個人獨佔,這些賣了錢,都給村裏人分了吧。”

孫會計又是一口涼氣進肚,雖然說現在是“共產主義”了,但是有幾個能做到“共產”的?做到的都是被逼的……

這一船魚要是擱別人身上,別人肯定不會“共產”出去,這一船目測幾百斤,現在放到黑市上就是幾千塊錢!他是捨不得,他也不知道村裏誰能捨得?

“大爺,您說的是真的?”孫會計不自覺地反問了一句。

“要不然呢,大清早我逗你玩呢?叫你來就是讓你記個賬,將來給村裏分的時候也有個憑據。”

於老頭說完也不跟他廢話,指揮他和三愣子摘了很多蘆葦葉回來,穿魚嘴用,又親自回村借了牛車回來,車上已經放了幾個木質大澡盆。

幾人動作迅速,穿了一些又放到盆裏養了一些,把一船魚都倒騰到牛車上,趕着車趕緊去了城裏。 現在已經過了早市時間,但也不是說有東西就賣不出去了,稍微往城裏走一點,進了一個居民區,一行人就被圍住了。

“老鄉,賣啥的?”一個大媽看幾人的裝扮就知道是農村人,再看看這一車的盆和桶,心裏就有了猜測。雙眼晶亮地盯着車上的澡盆。

於老頭掀開車上的一個麻袋,裏面裝的是穿好的魚。活的需要水養着,太沉,一輛牛車拉不動,只能殺了一半裝到麻袋裏。

好在現在的人不在意死的活的,沒壞就行。

“哎呦~”大媽一看這麼老大的一條魚,還是整整一麻袋,立刻驚呼一聲。這一嗓子把周圍路過的人也吆喝過來了,看到這情景各個激動得不得了。

“咋賣的?”

“5塊錢一斤。”於老頭道。

“不行不行太貴了!副食品站才賣5毛錢一斤!”大媽說道。

“那你去副食品商店買吧。”於老頭道。


“快行了。”旁邊一個年輕女人對說話的大媽道:“現在還能忽悠住誰啊?大爺給我來兩條!不過得給我便宜點啊。”

“好嘞!”於老頭麻利地拎出兩條魚,上稱一稱,6斤半。

“30塊,白送你半斤。”於老頭道。

女人高興地點點頭,飛快回家拿錢去了。她現在正在上早班的路上,哪能隨身帶着這麼多錢。

旁邊人見此,也紛紛開始挑選起自己中意的魚。衆人的表情都很滿意,這些魚雖然被穿了魚嘴,但是有些竟然還活着,一碰還撲棱棱亂跳,新鮮得很。

“大爺,桶裏是啥啊?”有人問道。

“活魚。”

“那我要活的!”這人說完,回家拿盆子去了,順便叫上自己家的鄰居。

就這樣,沒10分鐘,於老頭的牛車就被人羣包圍了。200多條魚轉瞬一空,平均每人都買了兩三條。

而這一片家屬區,絕對不止100家,很多來晚的人都沒有買到。圍着於老頭的牛車不讓他走,紛紛問他下次什麼時候來。

“明天!明天早上!”於老頭保證道。

衆人一聽明天就來,才放他走了。

前後不到半個小時,一車魚賣完。

也不是說城裏人就有錢了,都是普通工人,一個月工資30左右,還要養活一家子老小,每個月固定的糧食和蔬菜就要去掉一半。

但是,他們處於一種有錢沒地花的狀態,什麼都要票,票還是限量供應,平均下來一個人一年攢下來的布票只夠做一件新衣服。

而多職工家庭,父母兄弟都有工作,孩子又少的時候,每個月攢下來的錢就多了,幾十,幾百,都有可能,但是依然花不出去。

爲了這,國家在61年元旦開始甚至出了不要票的高價糖果和高價糕點,就是爲了回收民間貨幣……

5-20塊錢一斤的糖果,3-10塊錢一斤的糕點,賣得還相當好。這是封華後來看過的資料。(作者菌專門查的,史料。)

所以現在一下子拿出30來塊錢買兩條大魚,還是捨得的,特別是在這個一年也吃不上肉的時候。

再說5塊錢一斤,真不貴,糧食都多少錢一斤了?肉都多少錢一斤了?關鍵是有錢也買不到!現在可下看到個能吃的了,價錢還合理,哪能放過。

於老頭帶着衆人往回趕,車上只坐了他和孫會計兩個人,其他人都在地上走着。好幾個大老爺們,再瘦也好幾百斤,可別把牛累壞了~

這個時候,真說不好牛值錢還是人值錢~

孫會計幾乎是趴着的狀態窩在車上,懷裏緊緊地抱着剛纔收來的一包錢。

這可是3000來塊錢那!3000!他幾輩子加起來都沒見過這麼多錢!

他感覺自己現在呼吸都有些困難。

於老頭在背後拉了他一把,讓他坐直了身體。

孫會計嚇得一抖,頭也沒回地喊道:“搶錢啦!搶錢啦!”

嚇了於老頭一跳,連車周圍一直處於懵逼狀態的幾個年輕人也讓他嚇一跳,趕緊朝四周看去,都是玉米地,一個人都沒有。

於老頭上去就朝他背上拍了一掌:“快閉嘴吧!再把狼招來。”

孫會計也反應了過來,鬧了個大紅臉。

衆人讓他一鬧,氣氛反而輕鬆了一些。別說孫會計了,除了於老頭,其他幾個跟着來的人都沒見過3000塊錢,他們有的人甚至沒見過在一起的30塊錢是啥樣。

“我今天可下知道10塊錢長啥樣了!”三愣子突然說道。十塊錢面值是現在最大的面值,在農村還真不常見,因爲不需要。

“那你比我強啊,我今天剛知道5塊錢長啥樣。”另一個人說道。他之前只見過分幣,角幣,就是一塊兩塊的,都不常見。

“出息。”於老頭對衆人說了一句,又轉頭對孫會計道:“一人給他們一張,讓他們好好瞧瞧。”

孫會計現在半點不敢反駁於老頭的話,找出4張10塊錢,遞給他們一人一張。

三愣子幾人像接聖旨似的接過錢,翻來覆去地捨不得撒手。

“本來說好了今天釣上來魚,每人分你們一條最大的。”於老頭對衆人說道:“但是剛纔那情景,魚也沒留住,就給你們算成錢吧,成不?”

於老頭賣到最後本來打算留下幾條魚,這畢竟是樑青山之前承諾好了的,不能到他這食言。但是那些賣魚的不讓,不賣就不讓他們走,最後只好賣了。

“成成成!”幾人都忙不迭地點頭,太成了!

魚他們從小吃到大,大魚小魚都吃過,但是這輩子都沒見過十塊錢,現在一下子分到了,哪裏有不願意的。

“一人分他們25塊錢。”於老頭對孫會計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