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光亮發出的方向,司華悅隱約能聽到前方有斷續的交談聲。

笑天狼應該也聽到了,大概覺得自己的使命完成了,它咣地一聲倒在地上,四肢再次抽搐了下,再無聲息。司華悅趕忙過去,蹲下一看,笑天狼的身體已經僵硬得如同一坨死狗肉。她顧不得外面到底是敵是友,抱起笑天狼向聲音和光線傳來的方向拔足狂奔。一頭衝出竹林,外面探照燈的光線太強,明暗轉換太快,她視力一時間有些適應不

笑天狼應該也聽到了,大概覺得自己的使命完成了,它咣地一聲倒在地上,四肢再次抽搐了下,再無聲息。

司華悅趕忙過去,蹲下一看,笑天狼的身體已經僵硬得如同一坨死狗肉。

她顧不得外面到底是敵是友,抱起笑天狼向聲音和光線傳來的方向拔足狂奔。

一頭衝出竹林,外面探照燈的光線太強,明暗轉換太快,她視力一時間有些適應不了。

閉了閉眼,聽到有個熟悉的聲音喊她的名字,司華悅?

嗯?半個多月來,她習慣了身邊人喊她司功德或者德哥,猛丁聽到自己的本名,她反倒有些懵,感覺那不是自己的名字。

睜開眼,一看,竟然是顧頤,在他身邊跟着一羣身穿防護服的人。

“嘿,怎麼哪哪都能看到你?”


同樣的話,司華悅還想問他呢,怎麼自己到哪兒都會遇見他?

而且每次遇見他一準兒就沒好事。

難怪在竹林裏迷了路,手機還壞掉了,原來外面守着這尊瘟神,能有好事發生纔怪!

不過現在可不是抱怨的時候,看了眼顧頤身旁的那些人,司華悅再不懂,也知道那都是些懂醫的人。

摒棄前嫌,她向顧頤走近兩步,說:“快找個人幫我看看這狼……狗怎麼了,它好像也中毒了。”

恰巧一個穿着防護服的男人經過,聽到了司華悅的話,趕忙走過來。

“來,趕緊把你的狗給我。”說完,他回身招了下手,召過來一個女醫生,“趕緊先帶她消毒。”

看着那人將笑天狼又遞給另外一個人,司華悅有些着急,顧頤卻來了句:“他們是疾控中心的,你最好配合。”

“那個,顧頤,我跟你說,”司華悅甩掉女醫生拉在她胳膊的手,重新回到顧頤跟前低聲說:“你最好先讓他們趕緊把我的狗救活。”

顧頤到嘴邊的叱責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聽司華悅接着說:“這片竹林只有我這狗能過去,沒有它帶路,你們會在裏面迷路。”

“竹林另一頭是骨灰堂,我剛從那邊過來,那裏至少有十個和尚中毒了,而且……”

司華悅頓住,整理下措詞,覺得變異似乎有些太聳人聽聞,便道:“他們像是夢遊般攻擊人,身體跟我這狗很像,僵硬。”

顧頤的臉色沒有任何變化,說了句好,然後看了眼司華悅身上的保安服,接着道:“外面那些保安也出現了這種情況,你呢?有沒有感覺哪裏不妥?”

“我?”司華悅做了個擴胸動作,“沒有!”

一番嚴謹的消毒過後,司華悅又被帶去抽走了一管血,測過體溫後才重獲自由。

再次返回原地,發現顧頤他們已經進入竹林。

找了一圈,也沒找到剛纔從她懷裏接走笑天狼的那個醫生,說實在的,除了身高,這些疾控中心的人,看着都一個樣,連男女都分不清。

這些人似乎是在檢測山泉水。

司華悅猛然想起來杜春雨說的話,他今晚沒隨衆吃寺廟裏的飯菜,是在宿舍裏煮的方便麪,可他似乎也肚子疼,有中毒的症狀。

當時司華悅沒在意,現在看着這些忙碌的醫生,她彷彿找到了這個寺廟集體中毒的答案。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爲什麼有的人中毒快,有的慢,因人體質不同而異?

而她,沒吃寺廟裏的飯,更沒來得及喝這裏的水,所以成了整個寺廟,包括保安,包括和尚在內,唯一一個沒有中毒的人。

可,笑天狼呢?他們下山吃燒烤的時候,也帶着它,難道它喝了這裏的水?

可喝了水怎麼會一直拖到進了骨灰堂才發病?

這些問題,不懂醫的司華悅根本就找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索性不再耗費腦細胞。

隨便抓住一個路過的人,司華悅問:“請問醫生,你有沒有看見我的狗?”

那人慌忙擺脫掉司華悅的手,彷彿司華悅是一顆隱性病毒炸.彈,隨時會引爆了傳染他們似的。

見此,司華悅也沒法再找了。

乾脆返回保安亭,想去看看值下半夜班的那些保安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顧頤會說,他們也出現了一樣的情況,難道也變異了?

思及此,司華悅不禁一陣惡寒。

一路上,她遇到了很多的警察和醫生,那些人看到她穿着保安服,而且還髒乎乎的,感覺可疑,遂攔下她例行詢問。

司華悅重複了一路:我今晚值的是後半夜班,沒吃廟裏的一口飯菜,也沒來得及喝水。疾控中心的醫生已經給我消毒和檢查過了,我是無毒的!

終於來到保安亭,裏面的燈亮着,但沒人。

杜春雨中毒是顯然的,應該是被趕來的疾控中心的人給帶走了。

快步來到寺廟門口的收費處,本來在裏面打牌的三個保安也都不在。

之前他們打牌時擺放在地面的一個小木頭桌子被掀翻在地,撲克牌散落得到處都是。

司華悅不明白在她離開後,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看現場彷彿是經歷過一場毆鬥。

寺廟大門口已經拉起了警戒線,被封鎖了。

停在外面的警車上的警燈忽閃着,看着讓人心緒煩亂。

轉了一大圈,宿舍、更衣室,甚至連廁所都進去兜了圈,除了疾控中心那些包裹得跟一羣太空人一樣的醫生在消毒和檢測外,沒見到一張熟面孔。

這哪裏還是寺廟?分明就是一個放大版的國際空間站。

瞅了眼大雄寶殿裏的佛祖,感覺佛祖們今晚也是愁容滿面,司華悅不禁在心裏一陣哀嘆。

重新回到保安亭,經過竹林裏的一番折騰,手機的電量又不足了,趁這會兒沒什麼事,趕緊先充點電,防止一會兒再有啥狀況。

從竹林出來的時候,司華悅就看過手機,信號已經恢復了。


她試着撥打110,通了,接線員問她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她說,我就是試下我的手機壞沒壞,然後就掛了。

我這需要幫助的時候打不通你們的電話,現在人都已經出來了,還需要你們幫啥?

外面的消毒工作仍在進行,消毒藥水的氣味聞得久了,讓人犯惡心,尤其是在空腹的情況下。

想着趕緊充滿電,一會兒去更衣室吃宵夜。


無聊地翻看手機,當看到“你奶奶滴大騷擾”時,司華悅心道,也不知道李自成的師父怎麼樣了現在,可千萬別跟骨灰堂裏的那些和尚一樣變異了。

那可是一個武林高手級別的存在,這要真變異了,那傢伙,就是殭屍王啊!

不行,得打個電話確認下。

可電話響到底了也沒人接,再打,響了一半,對方直接給掛斷了,再打,關機。


這他奶奶滴是鬧哪樣?

八成師徒倆都一起變異了!

唉,半個月了,頭一次值夜班就遇上這樣的糟亂事,這點也夠背的。

正感嘆間,外面急匆匆進來倆人,一個警察,一個太空人。

“誒,我說,你是不是剛纔從竹林裏出來的那個保安?”警察問。

司華悅站起身,說了聲是。心說,這寺廟裏,除了我這一個保安還活蹦亂跳着,難不成還有別的人在?

“快,趕緊隨我們去趟竹林。”那警察不由分說,上來就拉住司華悅的胳膊往外拖。

司華悅一把甩開那警察的手,“幹嘛呀,你倒是說清楚,怎麼上來就動手動腳的?”

那警察一臉着急,“我們顧隊帶人進去半天了,沒出來,打他的電話居然是關機。”

這警察其實還想說,在那之後,他們又進去了一撥人,同樣失聯了。

他們覺出事態的嚴重,然後就有一個疾控中心的人提醒說,司華悅從裏面安然出來過,還跟顧頤認識。

寺廟很大,想找個人可真不是容易的事,通過對講機一路問過來的。

司華悅一聽顧頤被困竹林了,也顧不得跟這警察墨跡,直接問那太空人,“你們把我的狗給弄哪兒去了?”

太空人和警察對視了眼,對司華悅不趕緊去尋人,卻尋狗的行爲感到不解和不耐。

可眼下只有司華悅有希望能夠幫到他們,只得道:“先跟我們走,路上我再幫你打聽下。”

拔下手機,司華悅跟着他們倆向竹林方向走。

那個太空人用他們內部的電話不知道跟誰通了一番話,嗯嗯哦哦了一通後,對司華悅說:“你的狗已經被我們的人帶回去檢驗了。”

“什麼?”

司華悅可不認爲他嘴裏的檢驗是醫治,這可是疾控中心,並非寵物醫院,莫不是拿笑天狼當小白鼠去解剖檢驗病毒去了?

她停下腳步,斷然道:“趕緊讓你們的人想辦法救活我的狗,我不怕告訴你們說,我能從竹林裏進出,都是那狗帶的路。”

太空人一聽,眼神閃躲了下,知道壞了,趕忙拿出手機重新撥打。

“快快,千萬不要傷了那條狗,只有那狗能夠救顧隊他們。快想辦法給那狗先解毒,讓它趕緊清醒過來!”

重新回到山泉水,司華悅發現那些太空人在泉水裏不知道加了些什麼東西,有些像是漂白.粉。

一羣警察手拿鎬頭、鐵鍬,正在緊急截斷水源。

一個身穿便服的中年男人正站在泉水邊,一臉焦灼地緊盯着竹林方向,身邊有兩個警察不時地跟他低聲交談着什麼。

帶司華悅過來的警察徑直走過去,先是敬了個禮,然後將司華悅的情況對那人彙報了下。

大概得知司華悅並沒有能力自如進出竹林,那個中年人扭過頭,看向司華悅,神情明顯愣了下,然後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司華悅有些着急,她倒不擔心顧頤他們,而是擔心骨灰堂裏的那些變異和尚。

依她當時見到的情況來看,那些和尚的肢體在逐步硬化,白眼球充血,這明顯是血流不暢導致的。

雖然不懂醫,但基本常識她還是知道一些,人的大腦如果長時間供血不足,不死也會變成癱瘓或者癡呆。

身後一陣雜沓的腳步聲傳來,司華悅回頭看了眼,從這些人的着裝能分辨出,是一批消防隊員。

本想阻止他們進入竹林,可想了想,司華悅沒有吱聲,而是坐到一旁的一棵朽樹墩上觀望。

如果這邊人手足夠多,她就不信了,這小小的破竹林能吞下多少人?一個營?一個團?一個旅還是一個師?

裏面真有陣法存在的話,這麼多人進去,一人一腳,多少機關也能給它踩廢了。

她樂呵呵地想,那邊的消防隊員帶着器械,已經開拔了。 許是那個中年人告訴他們這邊的狀況,每個消防隊員的臉上都帶着一抹凝重的神色。

消防隊的負責人在外面,跟那個便衣中年人站在一起,他手裏拿着一個黑乎乎的跟大哥大一樣的機器。

看他的神情,似乎很是自信。

可這份自信在十分鐘後就徹底變成了驚訝和驚慌。

不用問也知道,失聯了。

司華悅站起身,翹着腳看了眼竹林方向,突然想起那天裏面躲着一個偷窺她的人,她把偷來的那個盛菜的空碗給丟了進去,然後被笑天狼給叼出來的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