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歡迎您光臨我們的琉璃閣。”熟悉的聲音令白幻幽馬上擡起頭她看着面前的男子,似乎不是很驚訝只是問“如果我沒記錯,和我交易的人應該是夜先生。”“是啊。”男子點了點頭道,並且示意零將*啡放到白幻幽的手邊。“夜先生有些急事,暫時離開英國一段時間。”

“既然是這樣,那等他回來,再另行約時間吧。”白幻幽緩緩站起身,優雅地朝對面的男子微微一笑,轉身準備離去。“白小姐何必急着離開,夜先生說了,今天白小姐在琉璃閣所有的消費全部免單。”男子淡淡一笑,如此說道。白幻幽停下腳步,轉過身,墨色的眼眸直視着面前的男子。看上去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年紀,身材並不高大,反

“既然是這樣,那等他回來,再另行約時間吧。”白幻幽緩緩站起身,優雅地朝對面的男子微微一笑,轉身準備離去。

“白小姐何必急着離開,夜先生說了,今天白小姐在琉璃閣所有的消費全部免單。”男子淡淡一笑,如此說道。

白幻幽停下腳步,轉過身,墨色的眼眸直視着面前的男子。看上去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年紀,身材並不高大,反而讓人頗有些擔心,如此瘦削修長的身材,會不會一陣風吹來就無影無蹤了。一頭利落的短髮將男子身上的文弱之氣減少了許多,英氣俊俏的臉龐散發出爽朗的感覺,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眸好像很友善。

見白幻幽一直看着自己,男子綻放出燦爛奪目的笑容“啊,我忘了自我介紹。”他伸出手在半空,口中說道“我是琉璃閣的經理一辰昕。”

白幻幽伸出手輕輕握了一下辰昕的指尖,旋即收回“很高興認識你。只是時間不早了,如果夜先生不在,我想我還是先離開比較好。至於夜先生的好意,就請經理先生代爲致謝。”

辰昕似乎對白幻幽的話並不意外,他從隨身的文件夾中拿出一紙合約,遞給白幻幽“因爲琉璃閣要重新裝潢,所以,我們想聘請白小

姐爲我們的員工設計工服,這是擬定好的合約,請白小姐過目。”

“我只是一個學生,這種工作恐怕不能勝任。”白幻幽只是笑了笑,並沒有接過那紙合約。

顧少,情深不晚 “白小姐或許不是最優秀的,但是,我們信任白小姐的能力,也欣賞白小姐的靈感和天賦。所謂合作,重要的在與雙方是否彼此認同,否則,huā再多的錢,聘請再優秀的設計師,也不出來雙方都滿意的效果。”

辰昕難得露出真摯又單純的笑容,白幻幽將他這抹笑容捕捉到眼底,雙眸快速地掠過一閃即逝的光芒,她終是伸出手接過了事後被她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的合約。

倫敦最出名的夜店“琉璃閣”聘請聖馬丁的學生作爲新任服裝設計師這種事,一夜之間足以傳遍整個時尚圈。白幻幽自然也從菲奧娜嘴裏聽到了耳熟能詳的奚落,只是這會兒,菲奧娜卻成了她的堅定支持者,就差拔劍和那些譏諷白幻幽的人角鬥了。

“我啊,真是服了你的火爆性子。”白幻幽一邊記錄着她滿意的各種布料,一邊對身旁的菲奧娜說道“倒是你,最近蜚聲社交界,看起來,你家裏那些長輩們也開始動搖了。”

“哪有鼻麼容易啊!”菲奧娜提到新的戀情,不由得羞紅了臉,嗔怨地瞪了白幻幽一眼“再說,前車之鑑猶在,就算有愛,終究也會被責任折磨成冷漠。”

“你只要做你就好了,不適任何人的替身,也不是任何人的複製品。”白幻幽摸索着布料,微微搖了搖頭“你有你的事業,你有你的未來,若真有一天你們能在一起,你也依舊是你,而不是王室某樣光鮮亮麗的附屬品。”

“你說得到簡單。”

“其實,也沒有多複雜。”

“哼。”

“別哼啦,再哼,某個剛到門口的男人會被嚇得落荒而逃了。”

“你!”

白幻幽擡起頭對着菲奧娜輕輕一笑,認真道“別讓功利迷濛了眼睛,但是,也別爲了愛情純粹的活着。聖馬丁的公主,本就該是優雅且驕傲的,輕易折下你這朵高嶺之huā豈不是會讓人覺得太無趣。還有,就算再幸福,也要時刻警惕身後,別讓某些人輕而易舉的戳你兩刀。”

“是是是,我的愛情專家。”菲奧娜擡起頭拍了拍白幻幽的頭,就像是拍一個小妹妹“改天我們一起去騎馬。”

“我可不當電好泡。”

“你可以帶着梅耶老師啊。”

血染長生 “才不要呢,我怕丟人。”

“呃”菲奧娜仰頭望了望天huā板,好半天才忍下翻白眼的衝動“不和你開玩笑了,cYnthiA,這一次,整個時尚圈都在看你,你絕不許輸。這是作爲第二名的我,給你的不許違反的命令。”

“爲了你的驕傲?”

“對。”

“無聊。不真誠的話,我才不要聽。”

“好好好,是爲了你的將來。”

“這還差不多。”白幻幽笑嘻嘻地捏了捏菲奧娜的手,朝着門口努努嘴“別讓人家等太久了,你們的二人世界不該被那些無聊的記者打攪,好了,快去玩吧。”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拿我媽的口氣跟我說話。”

“嘁,我比你小好不好。”

“那也沒見你叫過我姐姐。”

“我說,同學,你可不可以停止這種無聊的幻想。”

“哼,對你的幻想,我早就破滅了。”菲奧娜臨走之前捏了捏白幻幽的臉頰“你這個小魔女,以前啊,我真是被你騙慘了。

早晚有一天,會出現一個能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男人。”

“是啊是啊,自己有了好男人就開始得瑟。我鄙視你這種無聊的行爲。”

“我爲什麼不得瑟啊!在別人面前我還懶得得瑟呢,嗯,要得瑟就得在你面前,那才有成就感呢。”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菲奧娜小姐,您趕緊和您的戀人甜蜜去吧。得瑟什麼的,明天也不遲。”

送走菲奧娜,白幻幽長籲一口氣,可她看了眼時間,臉立刻呱嗒下來,肩膀也塌了下來。又到了去琉璃閣參觀的時間,這種非人的折磨到底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未完待續。 “小合……怎麼了?”陸秦生迷茫的望着葉百合。

葉百合低頭將衣服上的鈕釦一顆一顆扣得整整齊齊,這才緩緩地開口:“對不起,秦生……我今天有些不舒服!”

陸秦生錯愕的盯着葉百合,久久的說不出話來,葉百合眼底更是流露出濃濃的愧疚,讓陸秦生根本發不起火來。

“哪裏不舒服?”陸秦生溫柔的問她,葉百合卻是低頭不語,陸秦生好似明白的一二,伸手在葉百合的柔軟的發頂上摩挲了一下,“那你好好休息吧!”

這次真的是出師不利吶!

葉百合坐在*上聽着浴室裏嘩嘩的水聲,懊惱自己竟然把自己懷孕這麼大的事給忘了,差一點出大事了。

她撫摸着自己的肚子,心裏默默地說道:寶貝,對不起,媽媽差一點忘記了你的存在,都是媽媽不好!

葉百合走進廚房,給陸秦生做了一碗雞湯面,等他穿好衣服出來的時候,端了過去,微笑着說:“我都忘了你一定還沒吃飯呢!”

她這是在補償他麼?

陸秦生坐到餐桌旁,看着這一晚賣相很好的麪條,感覺自己真的餓了,其實他的確一天都沒吃東西了,飛機上的那些快餐他是從來都不吃的,一下飛機就趕了回來,心心念念的想着葉百合,那裏記得自己還餓着肚子呢。

陸秦生大口大口的吃着麪條,葉百合則是坐在對面,像是看着她的丈夫一樣,看着他將滿滿的一碗面,連湯不剩的全部吃完,她的心卻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樣,各種各樣的味道充斥着矛盾着,很不是滋味。

陸秦生根本不需要孩子,那麼她肚子裏的孩子該怎麼辦呢,如果和程澄一樣,告訴他,他對她也會和程澄一樣,逼迫着她去把孩子做掉嗎?

這可是他的親生骨肉啊,他怎麼狠得下心,而她又怎麼忍心的下,這畢竟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塊肉,要她去做人流,是她萬萬做不到的。

然而,她開始對陸秦生有了好感,更是情不自禁的越來越依賴他,如果堅決不做掉孩子,那麼她不會留在陸秦生身邊,而這個孩子亦是保不住的……

這一晚,他們各自依着*畔,像是吵架了的夫妻,更像是不相識的陌生人一樣,陸秦生是怕自己碰到葉百合就會燃起心中的浴火,而葉百合這晚卻是失眠了,她在思索着她的明天,更思索肚子裏孩子的未來。

一直到天矇矇亮的時候,葉百合才疲憊的睡着了,起來的時候,早已不見了陸秦生的人影,至於他什麼時候走的她根本不知道。

“這麼快就有人收購了?”慕宸雪欣喜的說,“多少錢?……這也太低了吧……算了……算了,就這麼着吧!記住我只出.售一千萬的股,讓她把錢打到我賬上……”

慕宸雪掛掉電話,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擱在她心裏最大的難題總算解決了,下午就去把錢轉給葛洪喜,這幾天他天天打電話威脅,弄的慕宸雪一聽到手機響,全身的神經都跟着緊張起來。

“宸雪,怎麼你又要出去啊,你現在懷着孕,不能老是這麼往出跑的,天宇不讓你去工作,就是要你好好在家休養,你倒好間天的出去!”

不知什麼時候,那英華站在了慕宸雪的身後,責備道。

“媽……你嚇死我了!你不好這麼站在人背後說話的!”

慕宸雪真真的嚇了一跳,那英華什麼時候出現在身後的,她剛纔電話裏說的她都聽見了沒有?

“你又沒做什麼虧心事,大白天的有什麼好怕的!”

慕宸雪挽着那英華的胳膊,扶着她走向客廳,“媽,我不是懷孕了嗎,不知怎麼的膽子也跟着變小了。”

“哼”,那英華冷哼了一聲,自從知道慕宸雪有了身孕,她處處都讓着她,沒想到她現在一張口就拿肚子裏的孩子說事!

那讓你得意十個月吧,生了兒子便好說一些,若是生了女兒……

呵,那英華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甭管是兒子還是女兒,到時候她還是會把她趕出饒家的!

“媽,我今天想回孃家一趟,自從我懷孕,我還沒有回孃家讓我媽也高興高興呢。”慕宸雪笑呵呵的說。

“去吧!別自己開車,讓司機送你去!”那英華叮囑道。

“謝謝媽!”慕宸雪握着那英華的手說了聲謝謝,上了樓。

剛纔慕宸雪的打電話,那英華聽見了一兩句的,慕宸雪現在出去做什麼,那英華已經猜出大概來。

看來,燕京已經按照她所說了,買下了慕宸雪手中一部分的股票了。

楊玉琴再怎麼老謀深算,也算不到自己的女兒會挖她的牆角,總有一天,她會一點一點要回原本屬於宸昊的一切的!

慕宸雪一出去,就直奔銀行,將賬戶中剛到的一千萬轉給葛洪喜的銀行卡,打了電話,雖然她知道葛洪喜是個出爾反爾的小人,但是她還是警告了他這是最後一次給他錢。

棄妃傾世 葛洪喜像第一次一樣,乾乾脆脆的答應了,更是用他的人格保證手中的證據他會全部解決掉,絕對不會泄露出去!

慕宸雪想笑,他這種人能有什麼人格,她知道葛洪喜指不定哪天又會來找她,可是目前她又把柄落在他手中,只能被她牽着鼻子走,沒有一點辦法。

等她,等她將孩子生下後,她一定要將葛洪喜手中的證據奪回來!

慕宸雪出了銀行,給楊玉琴打了個電話,卻是她的祕書接的,說她正在開會,慕宸雪只好喪氣的掛了電話,又不想這麼快的回去,就想到了慕宸昊。

不知哥哥最近在忙什麼,自從葉淑芬醒來那次慕宸雪給慕宸昊打過一次電話,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繫過,更別說見面了。

雖然慕宸昊的性格孤僻,可是他是慕宸雪唯一的哥哥,在慕宸雪的心中對這個哥哥還是很有感情的,畢竟小時候爸爸媽媽常不在家,天天和她在一起的就是這個沉默不語的哥哥,其實慕宸雪小時候就感覺的到其實慕宸昊是疼愛她的,只是後來葉百合的出現讓着一切都變了,凡是什麼事,慕宸昊都向着葉百合,根本不拿她當妹妹看。

這也是她討厭葉百合的願意之一了。

她決定現在就去找慕宸昊,把她懷孕的這個好消息告訴他,告訴他馬上就要當舅舅了。

慕宸昊住的房子地處市中心,在這寸金寸土的城市,這裏又是老城區,道路就變得非常狹小,車子根本開不進去,慕宸雪就在路口下了車,徑自走進去。

慕宸昊住在巷子的最深處,越往裏走,越安靜起來,慕宸雪不得不佩服當年父親置辦這一出房子是多麼明智的選擇,這裏交通便利,而且不失悠然自得的心境,就好像鬧市中的唯一一處幽靜,的確適合哥哥這樣喜靜的人居住。

慕宸雪走着走着遠遠的就聽見一陣一陣孩子的嬉鬧聲,許是她也懷孕的緣故吧,現在一聽見孩子的聲音感覺就像是天籟一樣,心裏都覺得非常舒適。

她放慢了腳步,循聲走去,最後卻發現,這是哥哥家院子裏傳來的聲音。

這裏怎麼會有小孩,不會哥哥的孩子吧?

慕宸雪迸出這樣的想法,要她自己都感覺好笑,怎麼可能,哥哥有這麼大的孩子,他會不知道!

黑色的柵欄鐵門敞開着,慕宸雪走了進去,就看見慕宸昊和一個四五歲大小的孩子在院子裏嬉鬧着……

“希望……快跑……在遠一點……”慕宸昊朝着那孩子吶喊着。

一臉稚氣的孩子,聽話的跑遠一些,然後舉起小手搖晃了,清脆如銅鈴一般的聲音,稚嫩的喊了出來:“媽媽……我準備好了……我一定能接住的……”

只見一個小小的黃色皮球從樹叢裏,拋了出來,小小的孩子靈活的一躍,一下子將皮球抱在了懷裏。

“希望,真棒!”慕宸昊舉起了大拇指,誇獎道。

慕宸雪站在不遠處看的有些出神,心裏也跟着歡呼起來,忽然樹叢中走出來的人,讓慕宸雪的表情頓時冰封住了。 她剛剛離開的時候,顧嬌嬌還在病房陪着爸爸,該不會有什麼事吧?他還沒有度過危險期,隨時都有……

穆井橙不敢往睛想,只能全身心的聽着電話裏的聲音,只怕遺漏了什麼。

“你快回來,你爸他……他……”

“我爸怎麼了?”穆井橙怔了一下,隨即撥腿就往病房的方向跑去。

南宮耀愣了一下,隨即跟上,“橙橙,怎麼了?”

可穆井橙像完全忘了他的存在一般,一邊聽着電話一邊往重症監護室跑去。當她轉個角,衝向重症監護室的時候,穆昌明所在的病房門被突然打開了來,病牀也隨之被醫護人員推了出去,穆井橙突然就停在了那裏,手機也隨之砰的一聲,摔到了地上。


“爸……”穆井橙突然大喊一聲,然後衝了過去,她臉色蒼白的看向正推着病牀向搶救室跑去的醫生,擔心的問道,“我爸怎麼了?”

“懷疑顱內再次出血,必須進行手術治療。”

此時,搶救室的門已打開。

看着爸爸被再次推進了那個鬼門關,穆井橙的一顆心砰砰的跳着,整個人呆呆的站在門口,大腦嗡嗡直響。

南宮耀走過來,站在她的身邊,和她望着搶救室的方向,良久才回頭看她。

此時的穆井橙早已淚流滿面。

“是穆叔嗎?”南宮耀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兒。小時候看她哭,他總是義不容辭的說要保護她,可現在看來,自己食言太久了。

這些年,她究竟過的如何?真的如她所說的……挺好嗎?

南宮耀不得不在心裏打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穆井橙微微點頭,淚水順着點頭的幅低落而下。

“井橙,你爸他……他進去了?”顧嬌嬌從遠處跑了來,一臉擔心的望着搶救室的門,卻又不敢看向臉色蒼白的穆井橙,就像犯了什麼錯誤一般。

穆井橙原本沉浸在爸爸病情復發的擔憂之中,可看到顧嬌嬌如此神色,加上之前她的那通電話,一瞬間便意識到了什麼。

“你對我爸做了什麼?”穆井橙向前一步,走到顧嬌嬌面前,原本就比她高出一頭的穆井橙,此刻更是帶着一種無法控制的怒意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我……我能對他做什麼呀?!”顧嬌嬌膽怯的往後退了一步,目光掃了搶救室一下,兩好緊張的握在了一起,“我不就是在他身邊嘮叨了兩句話嗎?!可……可誰知道他……他竟然能聽到……”

“你說什麼?!”穆井橙憤恨的瞪着她,怒氣不由的衝了上來,“你到底跟我爸說了些什麼?!”

“能說什麼呀?就是……”顧嬌嬌擡眼看了看穆井橙身邊的南宮耀,被他強大的氣場所震撼,不由的收回了試探的目光,“一些家長裏短的。”

“家長裏短就能把我爸氣的再次出血?!”穆井橙憤怒的瞪着眼前的這個女人,聲音雖然壓的很低,但怒氣卻毫不掩飾的溢了出來,“顧嬌嬌,我告訴你,如果我爸有個三長二短,我不會放過你!”

顧嬌嬌一怔,不由的往後退了一步。

可當着外人的面兒,她也不能顯的太慫,而且她最懼怕的人是區少辰,只要他不在,其它人在她眼裏,根本不重要。

“穆井橙,你別對我這種態度啊!”顧嬌嬌猶豫了一下,卻還是拿出一副家長的樣子,“現在你爸進去了,難道你還想把我也送進去嗎?我告訴你,我可有高血壓,還有心臟病,如果你……”

“你死了才好呢!”穆井橙惡狠狠的看着她,心裏的怒火無處可發,只能用語言來發泄。

“穆井橙,你怎麼這麼惡毒?!不管怎麼樣,我都是你小媽,你……”

“你給我閉嘴!”穆井橙進近一步,警示的看着她,“從現在開始,我不允許你再踏入我爸的病房一步,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你?!你有什麼資格管我?!穆井橙我……”

“顧嬌嬌,你給我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你最好祈禱我爸能救回來,否則的話……我讓你償命!”

“你?!”

“橙橙……”南宮耀拉住穆井橙的手臂,想將她有些過激的言行控制住,雖然他現在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已初步瞭解了大概情況,“你冷靜點,穆叔現在還在搶救,這裏最需要的就是安靜。”

“你聽聽,你聽聽人家怎麼說,你一個小丫頭片子,不知道好好的跟長輩說話,卻在這裏跟我耀武揚威,你知不知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橙橙的繼母吧?”南宮耀側臉看向顧嬌嬌,他嚴肅的臉上沒有怒意,卻有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意,“你最好聽橙橙的話,跟這裏保持一定的距離,否則的話……我有的是辦法讓你徹底閉嘴。”

“你?!”顧嬌嬌不由的一愣,食指指着南宮耀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現在……”南宮耀冷漠的看着她,“要麼從這裏出去,要麼坐在那裏安靜的待着,否則,我會以蓄意謀殺罪控告你,請警察介入!”

“蓄意謀殺?”顧嬌嬌這下徹底驚呆了,她驚恐的看着南宮耀,頓了一下之後立刻往後退了一步,“我……我安靜的待着,不打擾……不打擾你們。”

看着顧嬌嬌轉身走向離這裏最近的一個長椅上坐着,穆井橙心裏的怒火才稍稍的消了一些,回頭看向搶救室的紅燈,一顆心再次提了起來。‘

“別擔心,穆叔會沒事的!”南宮耀輕輕的將她擁在懷裏,大手在她的背上輕輕的拍了拍,語重心長的嘆了口氣,“一定不會有事的。”

穆井橙的眼淚唰的一下滾了下來,整個人在南宮耀的懷裏,哭成了淚人。

聞訊感來的區少辰剛踏入搶救室的走廊,便看到了這一幕,看着自己的女人在別的男人懷裏哭,腳步不由的停了下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