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連遠處的許濤都被波及。但他現在可不想暴露,只好死抓著他所在那棵大樹,不讓風暴把自己吹走。

在這樣惡劣的局勢中,卻又一人在風暴中閃掠。躲過一波又一波的碎木撞擊,一點點的逼近中心處的胡龐統。王森的實力雖然在麒麟所算不是頂尖,但也是出類拔萃之人。在這種高級修士發動的大範圍攻擊法術中,他還是能行進的。已經來到風暴的中心處,這裡的風暴威力自是要打得多。但還吹不走他。胡龐統此時還是保持著仰天咆哮的

在這樣惡劣的局勢中,卻又一人在風暴中閃掠。躲過一波又一波的碎木撞擊,一點點的逼近中心處的胡龐統。

王森的實力雖然在麒麟所算不是頂尖,但也是出類拔萃之人。在這種高級修士發動的大範圍攻擊法術中,他還是能行進的。

已經來到風暴的中心處,這裡的風暴威力自是要打得多。但還吹不走他。

胡龐統此時還是保持著仰天咆哮的姿勢,憤怒的喝聲從他口中不斷發出。而他似乎也沒注意到王森到來。

王森笑了笑,隨即伸出右手,一彭烈焰立即在手上燃起。又被風暴吹襲得直朝後方拂去。

但就是無法把烈焰從王森手中吹跑,也無法把它吹滅。

王森突即揮動右手,握拳轟擊。大喝道:「烈焰拳!」


在胡龐統的咆哮中突即向出的這聲音自的吸引了他的注意。但是,當他發現王森已經近前來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王森的烈焰拳已經揮出,而且目標正是他另外那邊還完好的臉。完好只是曾經。

胡龐統的臉上傳來炙痛,而後又變得麻木。但是,他的身體,現在卻是被擊飛了。

而在他被擊飛的同時,天青風暴的施虐也停止了。風氣潰散,飛揚在空中的木干,塵埃都朝地面落下。

胡龐統在被擊飛在空中時,就噴出一口逆血,他的嘴巴再次被染紅。而且,心中的憤怒也是變成了怨恨。

王森笑嘻嘻閃躲著從空中落下的碎木,但其實是在朝參天竹筍那邊趕去。畢竟現在宋仙桃可和參天竹筍近得很呢。要是她趁機拿了竹筍就走,那王森找誰哭去啊。

雖然有著水華盾抵禦砸來的碎木,但樹量實在太多了。很快宋仙桃和參天竹筍都被碎木掩埋了。

即使看不到外邊的情況,宋仙桃還是能感應到此時風暴已經停止了。所以,她得趁機出去。

只見其在水華盾中結印,並且大喝道:「水沖流!」

旋即,水華盾的水壁翻騰起來,其體積卻是在不斷暴增。很快就要擠滿本就不多的空間。

宋仙桃又喝道:「沖!」

突即,原本凝聚在一起的水突即暴開。但是,卻沒有一滴朝宋仙桃和參天竹筍湧來的。皆是朝覆蓋它們的碎木衝擊而去。

宛如凸顯的爆炸一般,這些碎木就被沖開了。隨著突即龐大的水流朝宋仙桃周圍滾去。

但是,就在這時,天空中又有碎木落下。宋仙桃何等感知力,自是察覺到了這些。

無奈的搖搖頭,她本想趕緊取了參天竹筍走人。現在卻又被這些雜碎一般的東西阻撓。

正當她要防禦之際,突即,五道人影也不知是從哪閃掠出來的。三下五除二就幫宋仙桃擊飛了落下的碎木。

仔細一看,正是白虎堂的五位學員。其中一位女學員來到宋仙桃身邊,問道:「你沒事嗎。」

宋仙桃笑道:「沒事。」

她一邊回答,一邊查看狼藉的四周。卻是發現其他院校的人也都圍了過來。雖然剛才胡龐統的攻擊聲勢不小,但也沒對他們造成什麼傷害。

這不禁使得宋仙桃警惕起來。而她卻是在尋找與自己同階的王森,但後者卻是乖巧的從遠處趕來她面前。

王森笑道:「你們趕緊走吧,趁胡龐統還沒反應過來。等會兒他肯定要發瘋了。」

聞言,宋仙桃平淡的答道:「好啊!」

說著,卻是朝不遠處的參天竹筍伸手抓去。但是,伸進的手不禁又停了下來。

因為在她手掌之前,一道劍刃蔓延在此。而在劍刃的源頭乃是王森的右手。

此時他的右手正燃著熊熊烈火,而從那烈焰紅又射出了一道火焰劍刃。

王森的笑容突即凝固,他道:「參天竹筍你不可以拿走!」

宋仙桃笑道:「可是,不拿著它我走不動……」

兩人的話語在風中飄蕩,時間明明才過了一會兒,卻是十分緩慢。他們兩方的學員此時也是劍拔弩張,隨時都會大打出手。

而玄武門的人卻是是不是望向遠處胡龐統的方向,希望其能快點趕過來。殊不知後者現在已經沒臉見人了……

眾人沉默,正準備開戰之際。一道笑聲卻吸引了他們的注意。

「竟然走不動那就留在這裡吧。」

眾學員大驚,反映靈敏的王森立刻就意識到不妙。於是,趕緊揮動手中的火焰劍刃,砍向那參天竹筍。

火光一閃而沒,參天竹筍立刻就被齊根斬斷。正當它在倒下的時候,宋仙桃也反應過來了。她趕緊伸手去抓。

而王森此時也收回火焰劍刃,拚命撲向倒落中的參天竹筍。

就好像一個慢放的鏡頭,兩人都在同時間賽跑。兩人在靠近參天竹筍,而參天竹筍在倒落。


畢竟是宋仙桃離得竹筍近一些,所以,她的手指已經觸到如溫玉般的竹筍的表面了。

宋仙桃不禁大喜,但是,下一瞬間卻變為驚駭。因為在他和王森的眼前忽即閃過一抹紅影。

紅影一閃而沒,隨之一起失沒的。參天竹筍也不見了。

宋仙桃和王森大驚失色,兩人在其他學員都還沒反應過來的同時,站定。朝遠方望去,卻是剛好見到那抹紅影已經掠出好遠。

穿越這片狼藉的樹林,進入了完好的密林之中……


兩人幾乎是同時暴喝出聲,道:「追!」

隨即,兩人首當其衝,趕去眾人之前,朝那紅影衝進的密林中趕去。而後,其他學員也相序反應過來。沒有思考什麼,他們已經明白參天竹筍慘遭毒手了。所以,也跟著王森兩人朝樹林里追去。

遠處的許濤自是看去了這些,而且,那抹紅影正是朝他這邊掠來的。

惝恍之下,許濤當然不能讓參天竹筍被不明人士帶走了。所以,他是要攔阻紅影的。

可是,那抹紅影似乎感應到了他的存在。從其中突即暴喝出聲。

「前面那位仁兄,麻煩幫忙擋住後面那群瘋狗。參天竹筍我們平分!」

聞言,許濤腦海突即快速的反應著。「我要是攔住他,後面那些人一定就趕過來了,就算到時候可以聯合他們打敗得到參天竹筍的人。而後一定也要對付其他人。那到十分麻煩……我幫助他逃脫的話,等擺脫了這些人後,就只要打敗那個人就可以得到參天竹筍了。恩恩,就這麼辦!」

等許濤決定之後,紅影已經從他身邊閃過。而後面王森,宋仙桃眾人卻也越來越近了。

許濤運轉元陽之力,大喝道:「焰龍之怒!」

大彭大彭的紅色氣流在許濤周圍浮現,而後像是沼氣被點燃了一般的燃燒成熊熊烈火。

很快,演變成了聲勢浩大的火雲。好在許濤是在密林之上凝聚的,不然非得燒了這片樹林不可。

火雲出現,而後竟又凝聚成了一條長長的火龍。火龍長達三十米,熊腰的兩倍還粗。龍頭栩栩如生,不怒自威。

在凝成的瞬間,這火龍竟是張開血口沉吟了一聲。威震四方,周圍的樹木不禁為之傾側。

而因為這聲龍吟原本急掠的王森眾人都頓了一頓。而後,許濤右手揮動。火龍在空中盤旋了一周,便朝王森眾人衝去。

見狀,眾學員大驚,趕緊運轉元陽之力。各自拚命的施展防禦法術。

而許濤在完成這個術后,卻是在身形閃動間消失不見。不用想都知道,自是去追趕那抹紅影。因為許濤這法術爭取的片刻時間,那抹紅影早已逃脫……

火龍席捲而至,在眾學員周圍盤旋。而後,化作一片活在將眾人包裹在其中。因為有著防禦法術的抵禦,眾人才得從火海中保全。

但是,他們卻已打消了得到參天竹筍的念頭。因為他們明白,現在再去追捕那抹紅影和回來的青衣少年已經於事無補了。

白虎堂和麒麟所的眾人很快都離開了這裡,畢竟他們可不想和暴怒的胡龐統進行戰鬥…… 話說許濤阻擋下王森眾人後,就一直在追趕那抹紅影。

但是,任得許濤如何在後面呼喊,那抹紅影就是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喂,他們沒追來。我們安全了。」

「你聽沒聽到啊,快停下來,別跑了。」

「再不停我攻擊你了……你他媽是想過河拆橋啊!別逼我打你。我可青龍院第一……」

許濤一邊喊著,一邊追著。而那抹紅影也一直在逃。

莫約一刻鐘后,那抹紅影似乎是覺得安全了。於是,便飛掠而下。來到密林中的一處空地。

見狀,許濤也停止呼喊,隨著他落到空地上。

這時許濤才看清了他的樣子。原來……他是個胖子!

此時的他正抱著問玉一般的,體積不小的參天竹筍。看著著實好笑。但是,他也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了紅色的空間之石,將參天竹筍收入其中。

見狀,許濤的臉色不禁陰沉下來。默默的注視著眼前這個人。許濤不敢妄動,因為他的感知告訴他,這也是一名華成巔峰修士!

那人用雙手隨意的拍去自己在疾行在樹林中而沾染到的污物。而後,有整理自己穿在風衣下的襯衫。

他的風衣是紅色的,背影印有一隻涅槃的朱雀。乃是朱雀閣的學員。

人雖生的肥胖,但卻十分高大,足足比許濤高出半個腦袋。看著給人一種壯實的感覺。

頭上和許濤一般乃是一頭短髮的,只是他的稍長而已,而且蓬鬆,有型。似是故意弄成那樣的。

臉貌也不和其他的胖子一樣,肥頭大耳的。方方正正,看著也有些肉質感。卻在五官中暗藏剛毅。眼眸有神,嘴邊卻是有些糊黑,一看就知道那是他的鬍鬚。

雖然現在的許濤也長出了一些鬍鬚,但卻遠不及他的明顯。

整理好自己的衣裝后,那胖子還故意咳嗽了兩聲。在許濤面前傲然站立,背挺得直直的。好像是想讓許濤看清自己比他高許多還是怎麼的。

但是,許濤是那種會被體型嚇倒的人?

許濤也打量了這胖子半天,倒也沒覺得什麼。值得他忌憚的只有後者同為華成巔峰的修為。

板著臉,許濤冷聲問道:「我的那一半參天竹筍……」

聞言,那胖子不急於回答。臉上卻是浮現笑容,自顧自的笑了半天後。他說道:「你……是誰啊。我又不認識你。」

許濤知道,這傢伙是想賴賬了。但是,許濤卻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的。反正本來他也是想打敗這傢伙獨吞參天竹筍的。

隨即,許濤自發的笑了笑。道:「在問別人是誰之前,出於禮貌總該先自報家門吧!」

那胖子臉上的笑意沒有消隱,反倒變得更加濃郁了。他說道:「聽好了!」

略微停頓了一下,隨即他說道:「我乃朱雀閣第一高手,人稱『炎瀑』詹泥恆。」

聞言,許濤突即強笑了一聲。他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詹泥恆故作恍然大悟,道:「哦、哦。我記起來了,原來是你啊,陸仁假。你不是在青龍院廁所打雜嗎?怎麼來參加院校聯賽了。上次我去你們那裡,你還給我擦鞋呢!」

詹泥恆的話一字一句的傳入許濤的耳朵,而他的心在慢慢陰沉。臉上的笑意卻是不減。

王牌寵婚:重生九八俏萌妻 ,道:「對、對。我記得上次給你擦完鞋后,你還給我舔屁股來著。」

語罷,許濤分明感覺得後者的氣勢變得陰冷。卻是不見其笑容消隱。

詹泥恆笑了笑,說道:「哎呀,你記錯了。你哪有屁股啊,我記得你跟我說,在你睡覺的時候,一隻狗把它啃光了。」

許濤還是笑著,他道:「誒!你又記錯了。那不是一隻狗,是你。你說要給我舔屁股,我不讓,你硬要舔。結果你舔得得認真,把它吞下肚了。你當時還說味道不錯呢。」

「是嗎、是嗎。那味道令人懷戀啊。不知道你在這之後每次方便都從嘴裡出來,味道如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