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是我的選擇。誰都無法改變,就算是因非利亞也一樣。”(塵)

塵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太過強硬,緩緩的吐了口氣。目前他並不想和詢完全斷絕,嘆了口氣後他恢復了平時的態度。“詢,你應該多少也察覺到了吧,因非利亞的原名。她和我一樣生前都是你們世界的人。”(塵)詢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我並不知道因非利亞的原名,在她願意告訴我之前我並不打算思考這個問題。”(詢)“哼!”(塵

塵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太過強硬,緩緩的吐了口氣。目前他並不想和詢完全斷絕,嘆了口氣後他恢復了平時的態度。

“詢,你應該多少也察覺到了吧,因非利亞的原名。她和我一樣生前都是你們世界的人。”(塵)

詢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

“我並不知道因非利亞的原名,在她願意告訴我之前我並不打算思考這個問題。”(詢)

“哼!”(塵)

詢的態度令塵如不住笑了。

“你的思維方式依然那麼固執啊,潛規則嗎?也罷,但是因非利亞的過去你應該知道了吧?”(塵)


對待女性偶爾也要採取強硬的態度。塵本想這麼說,但事實上因非利亞從來沒有在意,甚至根本沒有察覺到他的情感。塵並沒有對詢說教的資格,只好將話嚥了回去。

詢的回答依然非常迅速。

“嗯,她將大致的過去告訴了我。她不死的話那場戰爭就不會結束……”

聽了這句話塵動容了。他全力壓制自己的情緒,過了片刻纔開口。

“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這句話。這是她走上戰場前對我說的話,爲了結束戰爭爲什麼她非死不可?嘴上稱她爲英雄可是在她危機的時候有誰去救他嗎?我無視命令準備帶上自己的部隊去救她,但是甚至連我自己的部下都不願意跟我去。他們還試圖勸阻我,那種背叛的感受深深的傷到了我。當時的我甚至詛咒了那個世界。那種情感你是不會理解的,如果你和我經歷了同樣的事情,想必也會做出和我一樣的選擇。”

這分情感中還包含了對自己的恨意。當時塵從因非利亞對他說的那句話中多少頁察覺了異樣,參與這次行動的部隊也只有因非利亞的隊伍。他對當時沒有采取措施的自己產生了恨意。

詢找不到反駁的語言,也只好認同了。

“的確,如果我經歷了和你相同的事情。我的選擇恐怕和你一樣。但我是詢,這將近十八年的經歷造成了現在的我。我的雙眼中依然看得到希望,我並不打算將這份希望拋棄。我希望塵能夠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來。眼前明明還有希望,爲什麼不屑一顧?”(詢)

塵在詢的身上看到了過去的自己,但現在塵的塵已經看不到希望了。

“希望嗎……?一度絕望之後你就會明白,到那時你還能看得到希望嗎?即便不願意和我合作也沒關係,不要妨礙我。”(塵)


詢沒有回答,輕易做出回答的話很可能引起塵的不滿。他只好默默地離開了。

【對面世界 水晶要塞】

短短得數日內雷歐哈特就完成了這座水晶要塞。要塞內的各處佈置了各種特殊的水晶,魔導師、煉金術士等對魔法陣比較熟悉的人可以利用這些水晶組成各種對自己有利的結界。此時安潔正在進行結界的組合,詢和嵐站在她身旁看着。兩人的視線使安潔多少有些分心。她時不時瞄一下兩人,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我說你們兩個,還是到別的地方幫忙吧。今天晚上的臨時會議室應該需要佈置吧。”(安潔)

“會議室的話不用擔心,已經基本完成了。其實整個要塞內所需要的物件基本都配備好了,其中多數都是水晶製成的。”(詢)

“就算有別的事情交給哥哥就行了,我留在安潔身邊是理所當然的吧?我可是安潔的契約者。有什麼問題嗎?”(嵐)

安潔的抗議並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安潔只好一臉爲難的繼續工作。

“問題倒是沒有,只是……你們在這裏我的注意力難以集中啊。”


嵐這才明白了安潔此刻的心情。

“安潔這個毛病還是沒有改善啊,作業的過程被看到就難以集中注意力?安潔也太容易害羞了吧。”(嵐)

嵐的說話似乎引起了安潔的不滿。

“不是!這不是害羞,只是比他人稍微敏感點罷了。”(安潔)

針對這話話題詢也準備表明自己的看法。

“這種說法也並不算錯誤,但是從理論入手的……”(詢)

嵐毫不留情得打斷了詢的話。

“打住,我大致明白你想說什麼。不要面對什麼現象都追求原理和理論,再這樣下去哥哥會變成禿頭的哦?”

“這怎麼……”(詢)

詢沒有反駁的餘地,的確這並不是不可能。

“我說……呆在這裏就隨你們吧,至少不要打擾我工作。”(安潔)

“好~那就用這個吧。”(嵐)

說着嵐從口袋中取出了兩條黑布她將詢的眼睛蒙起來後又將自己的眼睛矇住。

片刻後詢終於對自己的處境產生了疑問。

“嵐?這個……”(詢)

“這樣不就看不到了,安潔也可以安心的繼續作業了。”

時機非常好,萱和紅樹經過了這裏。

“紅樹……能告訴那是在做什麼嗎?”(萱)

“呃……請不要問我。”(紅樹) 【對面世界 東南城區陣營 水晶要塞】

水晶要塞的中心會議廳中各陣營代表齊聚一堂,這個會議室的設計和因非利亞圓桌會議時完全一樣。對此詢多少有些疑問。

雷歐哈特該不是故意的吧,因非利亞見了這張圓桌會說什麼完全可以想象的出來。她很可能會說組成圓桌魔女之類的話,這方面的話題她非常感興趣。這麼說來騎士團長們看來非常寵她……騎士團也罷了,法姆他們居然會接受圓桌騎士這個稱呼。(詢)

坐在會場最深處的自然是東南城區陣營的代表,這次擔任單表的是詢、小權、萱以及阿薩里。爲了表示自己的態度,現在整個水晶要塞內現在只有正在作業的安潔和小權兩名魔女。

其他陣營的代表也已經就位了。從左手邊開始是東北城區陣營的代表,雷琪和艾佳。接着是中央區城區的代表,太陽的魔導書安迪亞和陳咲。然後是西北城區陣營的代表,曹頊和劉螢。最後是西南城區陣營的代表,林夏和血姬。

見所有人都已經就位,詢便開始了會議。首先詢的面前出現了一張羊皮紙,那正是因非利亞給他的任命書。

“首先在這裏宣佈一件事。本人諸葛詢已經得到了騎士團所發佈的任命書。這個對面世界的管理權移交到了我的手中,各種活動的修改創建都由我負責。大家有什麼疑問嗎?”(詢)

沒有人迴應。在場的人多數都是和詢打過交道的人,他們清楚詢的爲人。詢不會因爲得到權利而製造對自己有力的條件。另外,這份任命書很多人都預料到了。甚至部分人已經察覺了詢的意圖。

“從今天開始暫時廢除領土戰,在這期間進行一個活動。估計某些人已經察覺了吧。我們東南城區陣營選擇了和普通人共存的道路,並試圖將魔力帶到現實世界中。相比大家隱約已經有所察覺,這已經不再是不可能的事了。我打算將魔力融入我們的生活當中,當魔力非常自然的融入人類的生活中時魔女的存在也會漸漸被接受。爲此我打算統一一下大家的態度。在活動開始當天所有的進入這邊世界的契約者面前都會出現一個窗口,窗口的內容我也在這裏說明吧。內容正是劉螢的提案,選項是支持或反對。請將這件事情通知所有的契約者,當天沒有進入這邊世界的契約者視爲棄權。選項不同將會進入不同的陣營,活動期間每次進入這邊世界都會被傳送到陣營的在的區域。活動期間即便進入無人的敵方領域也無法獲得領域,取勝的方法只有擊敗所有敵人。一度進入這邊世界後連個小時內不能離開。魔女一度變回魔導書後視爲敗北,被擊敗的魔女無法繼續參與活動。即便回覆人形在活動期間也無法實體化。魔化的契約者陷入戰鬥不能的情況視爲敗北,當然投降也是可以的。頭像的魔女和契約者會當場失去實體,在活動結束前無法再這邊世界實體化。今後契約者未來就取決於這次活動的勝敗。如果我失敗的話,我也會無條件得接受。消除現實世界普通人的記憶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這一點也和劉依說明了。整個活動的詳細的內容在你們面前的資料中都寫明瞭,這份資料你們可以帶回去。”(詢)

每個人的面前都有一份資料。雖然只有三頁,資料上詳細得說明了整個活動的內容。

各代表大致得翻閱了資料後紛紛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首先表態的是劉螢。這原本就是她的提案,她的選擇自然也非常明確。

“我選擇是贊成,畢竟這是我提出的方案。但是這終歸只是我個人的選擇,陣營的其他成員恐怕多數都會反對吧。”(劉依)

“我明白。歡迎加入我們,劉螢。”(詢)

劉螢猶豫了片刻後繼續提出了條件。

“不過……我有個條件。雖然知道以我的立場沒有資格提出條件,但我還是希望詢能夠答應。”(劉螢)

“只要我能滿足的話,我會盡力滿足你。”(詢)

“其實也是和提案有關的事情。赤匣將會作爲戰鬥人員和你們同行,但是我打算以中立的形式將整個活動各區域的實況錄製下來。爲此我還會安排一部分普通人協助,儘可能將所有區域的實況錄製下來。”(劉螢)

“原來如此,這並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沒有任何問題。”(詢)

咲根本就沒卡資料,大致的內容詢已經說明了。他並不認爲有必要在這裏閱讀這份資料。


“說實話那邊都無所謂。詢,弗洛克恐怕會選擇支持吧。他現在可是你的死黨啊,我不認爲他會選擇反對。那麼我的選擇就是反對。弗洛克是我的敵人,和他選着相同的陣營我做不到。”(咲)

咲的事情在對面世界也非常有名,甚至在網絡上也出現了他的傳聞。一臉危險的咲實際上只是一個爲了姐姐不擇手段的笨蛋,沒有察覺的恐怕也就萱本人吧。這麼說來萱同樣也存在着遲鈍的一面。阿薩里看了萱一眼後將實現轉向了咲,臉上的笑容稍顯僵硬。

“的確弗洛克應該會選擇支持,不過萱恐怕也會選擇支持。”(阿薩里)

聽了這話咲的態度立刻變了,和萱成爲敵人他果然不太樂意的。她立刻將視線轉向了萱,面對可愛的弟弟萱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在萱的心中咲依然是小時候那個天真無邪的咲。不過萱經常在自己的房間中找到各種竊聽器和微型探頭。這些都被萱列入了惡作劇的範疇之內。

“和咲的對決嗎?非常期待呢,就算咲是對手我也不會手下留情哦。”(萱)

萱姐……沒事的,只要不和她撞上就行。總之我要把弗洛克那傢伙廢掉!(咲)

艾佳放下資料後表態了。

“詢,你們東南城區陣營想做什麼我們並沒與干涉的意思。某種程度上我們也可以配合你們,但我們的配合也是有底線的。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艾佳)

東北城區陣營存在着什麼祕密,這一點詢等人也非常清楚。比如說艾佳,詢曾近試着查過艾佳這個人。但是在現實世界中根部本存在艾佳的資料,其他契約者也至今沒有露面過。就連弗洛克也不願意透露他們的事情。這是弗洛克的工作原則,不該透露的情報他是絕對不會透露給任何人的,就算是自己的摯友。在這方面詢等人一直都沒有去深入過,也正是這個緣故東北城區陣營對詢等人提出的各種條件都非常配合。現在兩陣營合作的情況也變多,經常會一同參與騎士戰場。

“放心吧,在這方面我們的態度不會改變。”(詢)

“是嗎。不過……即便如此,我們的選擇恐怕也不會有變化。至少我個人並不支持這種做法。詢、劉螢……你們應該清楚自己打算做什麼吧?這毫無疑問將會是一條艱難的路,即便是作爲朋友我也不希望你們繼續下去。”(艾佳)

“謝謝,我明白了。我並沒有期待你們的選擇會因爲這種事情而改變。但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場不能輸的戰鬥。”(詢)

曹頊在表態前先看了劉螢一眼。

“正如劉螢所猜測的,我們陣營恐怕多數都會反對。我就是個例子,我選擇反對……這意味着什麼詢應該也明白吧。”(曹頊)

“當然清楚……蝶也將會成爲我們的敵人,一個強敵已經確認了。”(詢)

說到蝶,在場的人都露出了相似的表情。他們非常慶幸蝶沒有作爲代表出席這個會議。自從蝶被露面之後,由於她的實力,經常會有人主動和她接觸。其中也有不少她的受害者。蝶是個什麼樣……恐怕多數人都已經清楚了。就連騎士團內也經常會聽到這個蝶的名字。

雷琪甚至當場批評她。

“蝶啊……她那個性格沒辦法改善嗎?簡直難以置信!強者該走的自尊和處事態度她都沒有具備!”(雷琪)

聽到蝶的名字安迪亞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呵呵,的確……上次被她整的好慘。”(安迪亞)

唯一保持笑容的也就血姬了。

“哈哈哈,那個性格的確愉快。不過最近拍到她的視頻在網上的播放率都非常高哦,她的人氣似乎非常高哦。”(血姬)

聽其她魔女說談論蝶的事情,曹頊也只能無奈的笑笑。這一切都是事實,跟沒沒有反駁的餘地。

“呵呵,蝶的事情就先放到一邊。詢,不要欺負劉螢哦。劉螢生氣起來是非常可怕的。”(曹頊)

“劉螢!?”(詢)

詢顯得非常意外。在詢的影像中,劉螢是個絕對不會生氣的女孩。

“不要說這種無聊的話!!”(劉螢)


最後表態的是林夏。他放下資料後卻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詢,作爲朋友我應該支持你嗎?”(林夏)

“這問題取決於你,我並不打算干涉你的決定。”(詢)

“是嗎……正如艾佳所說的,這是一條艱難的路。作爲朋友我不希望你走上這條路。抱歉詢,我打算阻止你。”(林夏)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不會輸。”(詢)

所有的態度都明確後進行了最後的補充。

“活動開始的時間暫時未定,在所有準備工作完成後我們會發出通知。這次會議的內容就這些。”(詢)

這次活動多數契約者恐怕都會選擇反對,這也是預料之內的事情。正是這個緣故詢在這次會議之前進行了道具收購和佈置結界的準備。這些工作都是爲自己提供有利的條件。即便一切進行得非常順利,這也將會是一場艱難的戰鬥。 【對面世界 水晶要塞】

會議結束後,詢等人紛紛從會議室中走出。詢和小權是最後離開會場的人,當他們走出會議室時等候詢多時的羅斯塔走到了兩人面前。

“詢,現在方便嗎?”(羅斯塔)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