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她在開玩笑,可大夥誰也沒有興致陪她樂呵,蘇南勉強笑了笑,說道:“我這不好好的嘛,我們先回去再說。”黃瑩見蘇南興致不高,以爲他累了,也不再說什麼。

蘇南和金黃二人坐風痕,其它人坐她們開過來的車子,一行人回到別墅。 剛到客廳,白若楠就叫蘇南跟她上樓,蘇南對二女笑了笑,就隨白若楠上樓去了。二女覺得奇怪,黃宗笑道:“只是給他做個檢查。”二女也就不再多疑。蘇南二人來在房裏,白若楠開口了,清脆地說道:“你坐下,放鬆身體,精神空靈,我要用精神力進行

蘇南和金黃二人坐風痕,其它人坐她們開過來的車子,一行人回到別墅。 剛到客廳,白若楠就叫蘇南跟她上樓,蘇南對二女笑了笑,就隨白若楠上樓去了。二女覺得奇怪,黃宗笑道:“只是給他做個檢查。”二女也就不再多疑。

蘇南二人來在房裏,白若楠開口了,清脆地說道:“你坐下,放鬆身體,精神空靈,我要用精神力進行全身掃描。”

蘇南點點,坐了下來。白若楠精神力運轉,雙手發出綠色光芒。她把雙手放到蘇南頭上,只見綠色的光芒從上而下一直延升到蘇南腳下,把蘇南整個人都包裹起來。

如此過了將近五分鐘,白若楠才臉色蒼白的收回了手,皺着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蘇南連忙拿出一瓶能量液遞過去,白若楠接過喝下,臉色馬上紅潤了很多。

白若楠想了一會兒,對蘇南說道:“我能感覺到你體內有古怪,但沒有辦法,對不起!”

蘇南勉強笑了笑,說道:“謝謝你,沒有關係的,我們下去吧,別讓他們等急了。”

白若楠點點頭,二人下了樓。

黃宗見他們下來,看向白若楠,白若楠輕輕搖了搖頭。

黃宗眉頭皺的更緊了,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牛強跟我回去,小楠先在這裏呆幾天。”說完就離去了。牛強想說什麼,終沒有開口,跟黃宗一起離開了。

白若楠明白是要她留意蘇南的身體情況,所以點頭答應了下來。

丁伯看到眼前的情形,知道白若楠也是沒有辦法,就對金雅茹說道:“小茹,如今事了,我回去跟老爺說一聲。”說完也離開了別墅。他要去跟金石彙報一下。

金黃二人有些莫名其妙,這些人古古怪怪的幹嘛呢?但也不好問,讓蘇南去洗澡,然後下來吃飯。蘇南點點頭,上樓去了。


來到樓上,蘇南聯繫小智,很快小智就進了屋裏。蘇南把情況跟小智說了說。

小智搖了遙腦袋,說道:“沒有什麼辦法,空間如果第二層能開起的話,這就是小問題,但現在情況下,沒什麼可以幫到你。”

蘇南想了想說道:“那如果我死了,你會怎麼樣?”

小智看了一眼蘇南,說道:“回到空間裏面。你如果死了,精神體也會永遠呆在空間裏面,成爲空間的附屬品。到下一個主人的開起,你也會跟我一樣,有機會再生,只是另一具軀體。”

蘇南又想了想,說道:“意思是你原來也是空間的主人?那如果我把指環送給別人,讓他做空間的主人,不是我也可以再生了嗎?”

小智白了一眼說道:“我是第一任空間主人。空間主人不是由你我來選定的,所以你想也別想。誰知道下一任主人在哪裏?”


“哪空間主人由誰來選定?”蘇南問道。

“命運!”

Wωω●ttκǎ n●C ○

“切!”

小智也懶得解釋,晃了晃腦袋說道:“我相信你會渡過這一關的。關於‘命運’的事情,等你渡過這一關,我再和你解釋吧。”

蘇南見它裝神祕,就不再理它,洗澡去了。

吃完飯,蘇南經過了晚上和鬧騰,也身心疲憊不堪,回房裏就睡下了。

金雅茹和黃瑩則坐在客廳,相互看着對方。良久,黃瑩開口說道:“他們是不是有啥事瞞着我們,感覺好奇怪哦!”

金雅茹點點頭,說道:“肯定有事,而且是我們老公出了問題!”

黃瑩想了想說道:“難道是白天跟那個女人出去,發生了點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情?”

金雅茹白了她一眼,皺着眉頭,說道:“我有不好的感覺,老公身體出了問題!不然不會回到別墅馬上由白若楠給檢查,而且黃叔走的時候偏偏把她留了下來。”

黃瑩奇怪地問道:“小老公跟本沒有受傷嘛!”

金雅茹點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但總感覺不對勁。”

黃瑩說道:“那我們問問白若楠,她是還在嘛!”

金雅茹點點頭,說道:“行,走。”

兩人來到白若楠房間,敲了敲門,白若楠開了門,看了看她們倆,問道:“有事嗎?”

金雅茹直接開口問道:“南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白若楠搖了遙頭,說道:“我沒發現什麼問題。”

黃瑩說道:“是有問題你沒發現,還是根本沒有問題?到底在我們到那裏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白若楠搖了遙頭說道:“我和你們一起去的,你們不應該來問我。”

黃瑩還想再說,金雅茹拉了拉她,對白若楠說道:“對不起,我們只是擔心他,你早些休息,晚安。”

白若楠點點頭就回屋去了。

黃瑩拿出電話就準備打給他爸,金雅茹攔住她,說道:“你打了黃叔也不會說的,明天我們從南身上想辦法。”

黃瑩收起電話,點點頭,說道:“那好吧,明天一定要知道怎麼回事!”

金雅茹點點頭,兩人一起回房睡覺。

第二天早晨,金黃二人早早起來,在廚房忙着。王嫂在打下手,主要是看二女出狀況的時候好出聲指點一下。

忙了好一陣,一鍋比上一次好很多的清粥終於做好了。加上王嫂買的豆漿油條包子饅頭,構成了這一次中式早餐。

蘇南也難得沒有睡懶覺,和白若楠前後腳下了樓。

吃飯的時候,蘇南對衆人說道:“現在事情處理完了,我們也好好休息幾天,過過這國慶假日,你們有什麼提議嗎?”

金雅茹想了想說道:“我想去看看你父母!”她想在蘇南見到父母時候看出點什麼。

黃瑩點點頭,說道:“我也想去。”她最懂金雅茹,知道她必有深意,馬上贊成。

蘇南雖然心中奇怪,以前請的時候不去,現在自己又想去了。但不能問,點點頭說道:“好的,那吃過飯就去看看二老,國慶過節還沒回過家呢!”說完又轉頭看向白若楠。

白若楠正安靜地吃頭粥,見蘇南看她,擡頭輕聲說道:“我跟你們一起,一個人有些無聊!”

蘇南點點頭沒再說什麼。金黃二人奇怪,人家回家,你也跟着幹嘛?卻也是問不出口。 蘇南一想着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有機會渡過這幾天,就有些難受,幸福離自己如此之近,金錢美女已然到手,到頭來不知道有沒有命享用。

根本原因還是自己沒勢力,讓別人纔敢如此,如果自己有龐大的勢力,誰還敢輕易招惹自己,心底暗暗發誓,如果能過這一關,自己誓必建立強大的勢力,讓天下再無對自己輕舉妄動的人,那些曾經傷害自己的人,必要付出千倍的代價。

幾人吃過飯,買上禮物,就回到了蘇南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小院。

一男三女一狗下車,四周好奇的目光看了過來,有幾個認識蘇南的人都上前來和蘇南打招呼。

四周方圓好幾裏的人誰都知道馮玉家小子以前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但現在人家出息了,進了大公司,工資超高。

當然這主要是馮玉不停地宣傳的結果,現在周圍熱心介紹對象的人也多了起來,自己親戚中有差不多歲數的人都跟馮玉招呼過了。不過馮玉現在眼光又提高了不少,見過幾次蘇南領回家的女孩子,覺得比那些人強上不少,也沒有隨便答應。

蘇南客氣地和衆人打着招呼,領着幾女進了自己家小院。剛進院裏,小顏就發現了蘇南,衝了過來,抓住蘇南的手,擡頭問道:“南哥哥,你現在發達了,都不要小顏了嗎?這麼長時間都不回來看我,這過節都見不着你人。”

蘇南笑着摸了摸小顏的頭,說道:“我怎麼會不要小顏了,這不,剛有空就馬上回來看我家小美女來了,回頭跟哥出去玩!”

小顏這才高興起來,說道:“你說的哦,一個人在家無聊死了。我去喊馮姨。”說完就往蘇南家衝去,一邊跑一邊高叫:“馮姨,馮姨,南哥哥回來了!”

馮玉正在擀麪,打算包餃子,聽到兒子回來,拿着擀麪杖就跑了出來。



蘇南一看嚇了一跳,一陣子沒回來不至於要拿擀麪杖對付自己吧。急忙笑道:“呵呵,媽,我這不是回來了嗎!沒必要拿出家法吧。”

馮玉一看自己手裏拿着擀麪杖,撲哧一笑,說道:“你個臭小子,再不回家,我就拿這個去找你去,打斷你的狗腿。”說完見蘇南身後還跟着幾個女娃,就好奇地看了起來。

蘇南急忙讓過身子,給馮玉介紹:“媽,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個叫金雅茹,是金勝的總經理,這個叫黃瑩,金勝的人力資源部總監,這個叫白若楠,是,是黃瑩的姐妹! 重生學霸:我就是豪門 ,特地來慰問公司家屬的。”

金雅茹一聽蘇南的介紹,眉頭就皺了起來,和黃瑩對視了一眼,兩人都覺得奇怪,黃瑩張口就想說什麼,被金雅茹攔了下來,黃瑩明白她的意思,要看看再說。

金雅茹順着蘇南的意思開口說道:“阿姨您好,叫我小茹就行了,蘇南爲公司做出了很大貢獻,趁着過節,來看望一下您老人家,請你老別怪我們不請自來啊!”

馮玉一聽是金勝總經理,那臉上頓時笑開了花,把手在圍裙上擦了擦,一見還全是麪粉,不好意思說道:“對不住,這正在幹活,金總來了也沒法握手,快快屋裏請,能來好,能來好,我家小子沒給你們惹麻煩就好。”說完把大家讓到屋裏。

剛進屋馮玉就高聲喊到:“老頭子,來客人了,出來招呼一下!”

喊完又回頭說道:“地方小,怠慢了大家,隨便坐。我正在做水餃,一會兒吃個便飯!”說完又對蘇南說道:“小南你招呼客人,我去包餃子!”說完向廚房走去。

金黃二女都不會下廚,不好開口說要幫忙的事,倒是白若楠說道:“阿姨,我來幫你吧!”跟了過去。

蘇向北正在裏屋看書,早就聽到兒子回來了,但他沒有想要出來。現在兒子是有點出息了,但久也不回家,蘇向北還是有些不高興的,不過現在聽到來客人了,沒辦法只好走了出來。

蘇向北是認識金雅茹的,至少是見過樣子,見到她的到來,心下也是微微吃驚,目光向蘇南看去。

蘇南摸了摸鼻子,說道:“爸,金總得空,和我回來作客。”

蘇向北轉過頭,笑着伸出雙手,說道:“歡迎歡迎,金總能來,讓我們家都亮堂不少!”

金雅茹微微一笑,也伸出右手和蘇向北握了握,然後退了回來。說道:“伯父您說笑了,我和蘇南是朋友,我們只論私情,不談工作!”

蘇南以前沒覺得這老爸還挺風趣的,現在居然也會說笑了,裂嘴笑了笑,說道:“老爸原來是會幽默的啊!”說完又介紹了黃瑩。

蘇向北也和黃瑩握了握手,客氣了幾句,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小智往沙發角落裏一臥,就睡覺去了。

介紹完了,有人不依了,嘟起了小嘴,對蘇南說道:“南哥哥,你還沒有介紹我呢!”

蘇南搖搖頭笑道:“好好,給大家隆重介紹我家妹子,美麗熱情的新時代女生,小顏!”

小顏這才甜甜地笑了笑,說道:“金姐姐好!黃姐姐好!歡迎前來作客!”

金雅茹和黃瑩知道蘇南有這個小妹子,早有準備。黃瑩拿出一個袋子,遞了過去,笑着道:“咯咯,早就知道啦,蘇南有個可愛的妹妹,看看姐姐們送你的禮物喜歡不?”

小顏一看有禮物,當然高興了,笑着說道:“謝謝姐姐們!”說完迫不及待地打開袋子,一件綠色長裙,一根腰帶,還有一雙水晶涼鞋。雖然不知道衣服價值,但上面的牌子她是認識的,全是世界一線品牌。小顏頓時笑厴如花,心想,這一套衣服要是穿到學校,那一定美死了。

不過卻心下不知足,又把目光看向蘇南。蘇南搖搖頭,說道:“別不知足了,買衣服哥也有出力,別再來壓榨哥的血汗!”

小顏想了想,說道:“算了,這次就放過你。”說完就擺弄自己的新衣服去了。 打發了小妮子,幾人纔有機會聊聊天,金雅茹對蘇向北問道:“蘇叔叔,工作方面還好吧!有沒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的?”

蘇向北還真有心事,那就是今年工作並不順心,局裏今年沒有什麼成績,上面壓下來,局裏就順着往下壓,讓蘇向北這不上不下的小官也跟着難過。但這些事情怎麼跟外人說呢。

嘆了口氣,搖搖頭,勉強笑了笑,蘇向北說道:“體制內的事,你們也知道,就那樣,過日子算。”

蘇南聽出點味,知道有些狀況,說開口問道:“爸,有事您就說唄!她們倆都是我很好的朋友,不能幫您也能給你順順氣不是!”


蘇向北看了一眼蘇南,說道:“也沒什麼大事,局裏那幫人不知道從哪知道你在金勝上班,讓我找你跑跑關係,想讓金勝把最近那幾塊土地買在我們管區內。”

蘇南一聽,笑道:“呵呵,爸,你們局那些人還真是,不幹正經事嗎?儘想這種偏門子。”

蘇向北橫了一眼蘇南,說道:“你把你老子我也罵進去了。”說完不理蘇南,轉頭對金雅茹說道:“金總你別介意,我沒有讓你爲難的意思,我也是把你當這小子的朋友,才說說的,可別影響你們的交情。”

金雅茹看了一眼蘇南,才轉過頭對蘇向北說道:“那您也別再叫我金總,叫我小茹就可以了。你們是哪個分局的?”

“城東分局。”蘇向北回答道。

金雅茹嘴角彎了彎,說道:“還好有這麼一說,不然好處不知道會被誰得去了。我們最近要買的地正好打算買在這邊。”

“啊!”蘇向北叫出了聲來:“那,,那這個事?”

黃瑩嬌笑道:“咯咯,伯父,你就放心吧,這好事跑不了你的了。”

蘇向北心下激動,有些不敢相信這就成了,說道:“這個,,,這事,,是真的?”

蘇南也有些懷疑,怕金雅茹爲了討好他老子,於是看向金雅茹。

金雅茹對他笑了笑,說道:“這事還沒最後決定,現在能幫伯父一把,那回頭我跟我爸說說,應該錯不了。只是得想想怎麼才能把功勞放在伯父頭上,別讓別人摘了去。”

金雅茹又想了想說道:“伯父你先別聲張,應付一下你們局裏的人,就說已經在運作了,結果還未知。我們這邊會和總局聯繫,到時候會指名讓你參與,這樣就不怕有人想摘你的功勞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