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韓羿移開目光的剎那,站在他肩頭的金鷹,卻是猛然瞪起雙眼,眼中滿是不敢置信之色,甚至激動的渾身金毛都已乍起,

「青天劍,青天劍, 1號追妻令:吻安,甜心 ,難道,這小子竟然是獨孤傳人,天,九命不死身、剎那永恆,、有青天劍,這片空間中究竟還有什麼,簡直不可思議,」「青天劍,什麼玩意,」韓羿心頭一動,側頭問道,「就是那小子手中的那把劍啊,笨蛋,」金鷹沒好氣的說道,金嘴之中,幾乎留下了口水:「那可是獨孤九劍啊,

「青天劍,青天劍, 1號追妻令:吻安,甜心 ,難道,這小子竟然是獨孤傳人,天,九命不死身、剎那永恆,、有青天劍,這片空間中究竟還有什麼,簡直不可思議,」

「青天劍,什麼玩意,」韓羿心頭一動,側頭問道,

「就是那小子手中的那把劍啊,笨蛋,」金鷹沒好氣的說道,金嘴之中,幾乎留下了口水:

「那可是獨孤九劍啊,獨孤九劍,你知道嗎,獨孤家族傳承萬古的九把至強寶劍,每一把都是天地瑰寶,威能斬天,勢能裂地,寶貝啊,」

「天地奇寶,就這把劍,真的假的,」韓羿眼中露出不信之色,將信將疑地打量著那青年手中的那把長劍,眉頭皺起,不以為然道:

「看起來很一般嘛,還不如我的方天畫戟,你在說笑吧,」

「你懂什麼,那叫返璞歸真,獨孤九劍實而不華,外表看去平平無奇,只有在獨孤家族的手中,才能綻放出耀眼光芒,」

「獨孤家族,那又是什麼,一個很強的家族么,出過武聖,」韓羿被勾起了興趣,揚眉問道,

「出過武聖,」金鷹眼中露出輕蔑之色:「小子,你的眼光太短了,區區武聖算什麼,獨孤家族那是光耀遠古的至強家族,輝煌之時曾威震整個星空,

連續九代,九尊大聖,鑄就獨孤九劍,永世長存,獨孤家族的傳承自古至今從未斷絕,

太平年代,他們平淡鑄劍,與世無爭,幾乎消散在人們的視線之中,然而每逢戰亂年代,必有子弟鐵血崛起,仗劍天涯,傲嘯星空,成就不朽功業,

無數年來,獨孤家族被尊稱為人族的護道者,人族共仰,歷經萬古都未磨滅,豈是你能夠揣度深淺的,真想不到,小小的聖魔大陸之上,竟然還有獨孤家族之人存在,」


「你說的都是真的,」韓羿眼中露出沉吟,看出了金鷹此時的激動,以它的個性,如果這獨孤家族不是真的逆天,絕對不會如此表現,忍不住問道:

「會不會是你看錯了,這是一把仿製的青天劍,」

「你放屁,九爺我能看錯嗎,,再說了,你以為青天劍是那麼容易仿造的么,就算是青天劍能夠仿造,難道獨孤家族的傳承功法還能有假不成,,

你看那蛟龍頭頂的青天虛影,那不是這蛟龍的神通法術,而是這小子的劍式顯化的神通幻象,那是獨孤家族傳承武技獨孤九劍中的一劍,,劍問青天,

在這世上,能夠施展獨孤九劍的,唯有獨孤家族歷代傳人,老子絕對不會看錯,這小子一定是獨孤家族的傳人,」

一邊說著,金鷹激動的從韓羿左肩,跳到右肩,興奮道:「小子,一會兒你找個借口離開他們自己繞回來,無論如何這把劍我們都要搞到手,這把劍可比什麼九命不死身值錢多了,哈哈,」

韓羿眼中目光閃爍,正在沉吟之間,那中年壯漢卻是看向那青年手中之劍,眼中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這把劍看著不錯嘛,還有這頭蛟龍,渾身是寶,咱們幾個把它動了,」

韓羿頓時心頭一緊,暗罵這小子這麼多事,這個人,這把劍,只有他一個人能動,

雖然心中暗罵,但韓羿臉上卻是裝作若無其事,淡淡開口:「陳兄,什麼時候眼光變得這麼低了,蒼蠅大小的這麼點肉,就讓你忍不住了,」

名為陳雷的中年壯漢聞言,頓時臉上露出不悅之色,然而之前早被韓羿打怕了,此時根本不敢頂嘴,只是目光依舊看向那名青年手中之劍,

那中年美婦眼波一轉,嬌笑一聲,沒有說話,白坤則是眼中精光一閃,淡淡道:

「這小子身上連個儲物戒指都沒有,一看就沒有什麼油水,就算是有,也多半會化作飛灰,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儘快趕路為是,」

「有沒有油水是我的事,既然你們看不上眼,不用插手就是,我自己動手,」一邊說著,陳雷就要上前,去取那青年手中之劍,

白坤冷哼一聲,眼中露出輕蔑之色,道袍老者、黃憐兒以及那中年美婦,在一旁平靜看著,沒有阻止,也沒有插手的意思,

然而,韓羿卻是冷哼一聲,直接揮出一道血色劍罡,在陳雷之手即將觸碰長劍之時,在其前方狠狠斬落,

「韓羿,你幹什麼,不要欺人太甚,」

看著鮮紅的血罡在自己手尖之前狠狠削落,之差一絲就能將自己的右手齊根削落,陳雷駭然收回右手,對著韓羿怒目而視, 韓羿之所以出手,完全是擔心陳雷莽撞出手,破壞自己的計劃,情急所為,哪裡來的什麼道理,更是沒有絲毫準備,

此時此刻,面對陳雷的怒目而視,韓羿根本不知該說什麼,乾脆直接冷哼一聲,強硬到底,臉色陰沉的望著陳雷:

「我就是欺人太甚了,你能怎樣,,我們的時間非常寶貴,沒有功夫跟你浪費在這裡,趕緊趕路,若你再上前一步,休怪韓某手下無情,」

一邊說著,韓羿手中血色罡氣呼嘯涌動,散發出陣陣蕭殺之氣,狠狠地瞪著陳雷,

陳雷頓時露出忌憚之色,後退三步,他哪裡知道韓羿這樣對他的真正意圖,見到韓羿看著自己的不善目光,第一直覺就是對於自己之前的刁難,韓羿依舊耿耿於懷,此時故意打壓自己,

想到這裡,陳雷頓時一陣後悔,暗悔自己當初不該那樣莽撞,得罪了韓羿這自己得罪不起的人,

此時此刻,面對韓羿的威脅,他卻是再也沒有膽量敢於頂撞,咬牙之下選擇後退,抱拳沉聲道:

「也罷,這把破劍本來也沒什麼值錢的,既然如此,我也不好耽誤各位時間,我們走吧,」

一邊說著,陳雷抱拳推開,只不過眼底深處,卻是有著怨毒之色一閃而過,韓羿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卻沒有在意,這區區陳雷,他還沒有放在眼中,

白坤等人,見到韓羿如此做法,與陳雷的想法大致相同,此時看向陳雷的目光之中,紛紛露出幸災樂禍之色,

唯獨黃憐兒,卻是雙眼之中閃過異芒,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韓羿身後那青年的身影,以及手中的青色長劍,若有所思,

不過,黃憐兒終究是沒有多說什麼,淡淡一笑,在前引路,眾人再次踏上前路,

「喂,為了這把劍,我可是幾乎和他們翻臉,要是沒有你說的那麼神,小心我收拾你,」

一邊走著,韓羿一邊沖著金鷹暗中傳音,金鷹則是一臉自信:「放心,九爺活了多少歲月,這份眼力豈是你能明白的,絕對錯不了,」


「就算是錯不了,這麼長時間過去了,萬一跟那些之前碰到的東西一樣,剛一觸碰,就是化作飛灰消散,又怎麼辦,」

「嘁,要不說你沒見識呢,獨孤九劍那是什麼,那是獨孤家族傳承永世的無上之寶,歷經多少個神話世代都未磨滅,豈能這麼容易就是消散,」

「希望真是這樣吧,」韓羿低聲說道,目光之中不住閃爍,思索著究竟如何脫離隊伍,原路回來,

如此前行半天之後,眾人前方,一道天塹忽然出現,橫亘在前,整片大地如同被天神一斬,生生撕裂,從中分裂而來,形成一道數十里寬地巨大峽谷,

峽谷上空,一頭頭體型巨大,足有一丈之長的巨大蝙蝠,盤旋呼嘯,尖牙利爪,猩紅的雙眼之中滿是嗜血凶光,幾乎遮蔽了整片天空,令人望之心驚,

峽谷之中,則是雷霆霹靂,呼嘯不絕,如同一條滾滾而動的雷電長河,充斥了整片峽谷範圍,

峽谷之中有雷池,峽谷上空有蝠群,徹底橫斷了前方道路,根本沒有絲毫空隙可言,無法繼續前進,

黃憐兒站在峽谷邊緣,目光平靜地望著前方的巨大裂谷,回頭望向眾人,道:「各位,這裡,就是我們此次路上的大麻煩,

那三命不死身的殘卷,就藏在前面那塊陸地之上,而這條裂谷,是我們踏上那片陸地的最大阻礙,

不瞞各位,當初先祖來到此地之時,對於這條裂谷進行過認真探索,谷內雷霆,應該是一道至強的法術神通殘留餘波,威勢驚天,通玄之下進入其內,必死無疑,所以我們只能從天空橫渡,

而據先祖所言,這裡的時間之力流逝很少,空中的這些蝙蝠,幾乎全部保持在當年的狀態,一旦驚擾,立刻便會蘇醒過來,

他們乃是存在於遠古時代的嗜血妖蝠,兇殘無比,任何一個都至少具有相當於龍脈初期的修為,其中強悍的存在,更是能與我等相當,

這樣的兇殘之物,如此的數量聚在一起,那意味著什麼我也不必多說,即便是通玄強者沖入其中,能否全身而退也未可知,

不過,只要想得到那捲殘卷,我們就必須要通過這裡,而這,也是我邀大家同來的最重要的原因,因為憑我一人之力,根本沒有半分可能,」

黃憐兒目光掃過眾人,韓羿等人紛紛沉默,看著前方空中,那密密麻麻的無數蝙蝠之影,臉色凝重,露出沉吟,

那道袍老者眉頭一皺,忽然開口問道:「黃姑娘,不知你的先祖當年到達這裡之時,是如何橫渡而過,

若能找到他們當年橫渡之處,我們是不是可以避開這些蝙蝠,沿著他們走過的路,到達對面,」

聽著道袍老者的話語,眾人紛紛神色一振,望向黃憐兒,黃憐兒卻是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攤手道:

「不滿諸位,當年先祖等人不知此地兇險,一路行來損兵折將,僅僅剩下四人,根本無力度過此處峽谷,他們是恰巧找到了一處傳送陣法,才能夠到達對岸」

「只不過,先祖等人在對面的陸地遇到危險,最終逃離之時,傳送陣法遭到破壞,只有先祖一人重傷傳送回來,

所以,我們這一次過去,根本沒有其他辦法,只能憑藉實力,從這峽谷上空的蝠群之中,生生殺出一條血路,」

道袍老者聞言眉頭微皺,眼露沉吟,白坤則是目光一掃,沉聲道:「不止殺出一條血路那麼簡單,一旦一隻蝙蝠受到驚擾,蘇醒之後勢必騰飛,到時候恐怕會引起連鎖反應,將這整天的蝠群全部喚醒,」

「白兄說的不錯,這也是我今次召喚大家前來的最主要原因,在蝠群之中,清出一條前路來並不困難,困難的是,我們不能放過其中任何一隻,」

黃憐兒的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因為,只要有任何一隻妖蝠漏網,都有可能引發我們無法承受的災難,我們必須在每一頭蝙蝠蘇醒的剎那,將之雷霆擊殺,否則,死無葬身之地,」

眾人聞言紛紛沉默,片刻之後,韓羿神情淡淡地抬起頭來,平靜道:「如果只有這一條道路的話,那麼,可以開始了么,」

黃憐兒眼中微微詫異,沒有想到韓羿竟然這麼快就下定決心,畢竟前方實在太過兇險,不由對於韓羿多看幾眼,

看向其餘幾人之時,雖說眾人依舊沉默,但從他們的目光之中,黃憐兒便已經能夠看到答案,點了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麼大家齊心協力,區區妖蝠,一定擋不住我等之路,請,」

一邊說著,黃憐兒右手一揚,召出一隻一丈直徑的巨大蓮台,懸浮空中,當先一步邁上蓮台,群居飛揚,沖著幾人伸出右手,

韓羿等人並不遲疑,紛紛邁步之間,躍到蓮台之上,一個個目光沉凝,翻手之間,將各自兵刃取在手中,罡勁吞吐,蓄勢待發,

其中,白坤的兵器是一把白色長劍,陳雷的兵器是一把狼牙骨棒,那道袍老者的兵刃,是一把玄鐵拂塵,中年美婦的手中,則是捏著一把顏色艷紅的美人扇,扇動之間風情萬種,偏偏帶著一股強大氣勢,

至於黃憐兒的兵器,則是一把碧玉長簫,持在手中,陣陣罡勁從簫孔之中呼嘯迴旋,發出陣陣美妙之聲,令人心旌搖曳,

看到眾人全部準備就緒,黃憐兒並不言語,直接素手一揚,蓮台之上散發出濃烈的青色光芒,向著前方虛空呼嘯而去,

剎那之間,青色蓮台便是衝到了裂谷上空,進入了蝠群之中,蓮台前方,三隻被定格住的妖蝠受到干擾,幾乎瞬間便是蘇醒了過來,


他們的記憶,依舊停留在無盡歲月之前的那一個剎那,那個時候,天地動蕩,神魔亂戰,整個蝠群都是處於一片混亂的恐慌之中,

他們群聚而行,呼嘯天地,將心中的恐慌化無盡嗜血的yuwang,撕碎吞噬一切遇到的生靈之物,

此時,她們蘇醒過來,瞬間便是察覺到了韓羿等人的存在,一個個眼中暴起嗜血凶光,朝著蓮台上的眾人呼嘯而來,

不過,還沒有等他們飛到近前,蓮台之上,便是有著數道尖銳的罡氣衝天而起,錚錚而動,直接將他們的身軀成碎片,落到下方的雷池之中,磨滅成灰,

不過,這三隻妖蝠的滅完,卻並不是殺戮的終結,相反,這僅僅只是一場廝殺的開始,

他們的鮮血還在空中紛揚飛灑,又是四頭猙獰妖蝠,從那定格的時空之中蘇醒過來,受到同伴的鮮血刺激,更加凶狂地朝著幾人呼嘯而來,

殺了還有,滅了還來,殺之不盡,

青色的蓮台一路向前,掀起陣陣腥風血雨,所過之處,無數妖蝠屍體鮮血噴洒,落雨一般灑落而下,

同樣的,在這些妖蝠接連不斷的衝擊之下,韓羿等人抵擋的也並不是那麼那麼容易,體內的內力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迅速消耗,更是在那些妖蝠瘋狂的衝擊之下,體表之上撕裂開一道道深深的傷痕,

這些遠古妖蝠,任何一頭都擁有著相當於龍脈強者的強悍實力,此時接連蘇醒衝擊之下,化作一片蝠翼烏雲,遮蔽了蓮台之上的三丈天空,狂風驟雨一般盤旋撲落,即便是韓羿等人,都抵擋的異常艱難,

只不過,能夠被黃憐兒請來之人,全都擁有過人手段,出手之間狠辣果決,招招致命,這才能夠確保不失,

直到蓮台飛到峽谷中段之時,才有一直體表之上密布血紋,一看便比普通妖蝠強上太多的妖蝠嗜血沖來,與那道袍老者硬撼一擊,竟然直接將道袍老者抓的胸口撕裂,吐血飛退,

雖說那隻妖蝠胸口,也是被道袍老者生生撕開一條巨大的傷口,但卻只傷不死,尖嘯之中高飛而起,

「不好,被它逃掉了,」

「該死,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妖蝠,」

「他橫衝直撞,撞醒了好多妖蝠,」

看著那頭血紋妖蝠,尖嘯飛退之間撞入蝠群之中,幾乎轉眼之間便是喚醒了七八頭妖蝠,黃憐兒等人均是心頭一沉,臉色瞬間蒼白幾分,

若是讓它繼續這樣亂撞下去,勢必驚醒更多妖蝠,別說現在他們已經在無數妖蝠的衝擊之下疲累不堪,即便全盛狀態,也沒有絲毫活路,

若是追殺那頭妖蝠的話,那妖蝠逃逸之下,定然會喚醒更多妖蝠,若是不追,任由這隻漏網妖蝠胡亂衝撞,則是更加危險,

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真實發生,眾人眼中紛紛露出沉重之色,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韓羿眼中閃過決然,低聲喝道:

「你們繼續向前,它交給我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