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返回的位置。正是瀛洲海雲上國的中部區域,天井秘境的入口。他剛剛走出,頓時就感應到了左臂天眼符的震動。

「原來已經在找我了,只不過我身處枯榮界之中,傳音陣圖無法將訊息傳遞過來……難道說,那玄武遺迹之中的冥族、御獸族強者。已經提前返回了?」許陽皺起了眉頭,不過他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如果這兩族強者提前返回,靳古那邊肯定會有消息傳來。即便相隔兩界,靳古無法通過靈魂傳音告知許陽詳細信息,但是簡單的示警,還是能

「原來已經在找我了,只不過我身處枯榮界之中,傳音陣圖無法將訊息傳遞過來……難道說,那玄武遺迹之中的冥族、御獸族強者。已經提前返回了?」

許陽皺起了眉頭,不過他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如果這兩族強者提前返回,靳古那邊肯定會有消息傳來。即便相隔兩界,靳古無法通過靈魂傳音告知許陽詳細信息,但是簡單的示警,還是能做到的。要知道許陽在中洲的時候,都能接到靳古的靈魂示警。

許陽右手在左臂上一按,注入玄力,頓時天眼符大放光芒。顯現出一面光幕。在這光幕之上,顯示出這段時間,別人給許陽發送的訊息。

這些訊息之中,最早的在一個月前,是御玄雨發來的。內容是「烏金城光復,斬殺冥族玄皇一百四十七人,擒獲敵酋冥韋玄皇,北區戰場初定」。

許陽向下一掃。接下來還有四五條訊息,其中三條是御玄雨所發。基本上每隔十天就發來一條,敘述的都是瀛洲戰場的進度。最近的一則消息上顯示,御玄雨已經帶領海族、人族聯軍,將瀛洲四區戰場全部掃平,冥族大批族人被殺滅,僅有零零散散的殘黨。在瀛洲各處荒野躲藏。御玄雨已經發動勇者工會的情報力量,四下里搜索這些漏網之魚的蹤跡。總體來說,大局已定。

對於這個結果,許陽並不意外,只要玄武遺迹中的冥族世尊沒有歸來。那麼瀛洲戰場,人族、海族聯軍的實力就佔有絕對優勢,擊敗冥族理所當然。

魔淵入口已經被許陽封住,極塹崖大營也安排了人族精英隊伍駐紮。冥族剩餘的那些散兵游勇,想要回歸魔淵以求平安,也是痴心妄想。如今他們分散在瀛洲荒野之中,落網是遲早的事情。

另外還有一道訊息,是靳古發來的。看著這一條訊息,許陽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還是低估了那些世尊強者啊……」許陽收起了天眼符,喃喃說道。

青銅板幻化的猥瑣老頭在一旁浮現而出,道:「小玄子,怎麼了?難道玄武遺迹中的那些世尊,已經出來了?」

「這倒沒有,只不過他們已經探索完了剩下的三個光罩區域,如今正準備回歸,」許陽說道,「靳泰胥命令靳古發送這一訊息,傳遞給御獸族秘境總部,請總部之中,派遣高手前來接應。」

「接應?」青銅板嘿嘿一笑,「既然已經探索完了,自己回來就是,還管什麼接應?」

「我想,御獸族和冥族應該是在探索完遺迹之後,又陷入了僵持,兩大族群都想要獨吞對方獲得的寶物,」許陽說道,「而且,冥族的四劫世尊冥石長老、三劫世尊冥熹長老,都已經被我誅殺,剩下的都只是一二劫的人物。眼看冥族弱勢,御獸族的靳泰胥長老自然起了吞併的心思。只不過,冥族世尊雖然損失很大,但還是有著世尊煉屍的優勢,勉強能夠對抗禦獸族的進逼。」

青銅板點了點頭。許陽繼續說道:「靳泰胥命令靳古向御獸族總部發送求援信息,那麼冥族應該也有人發出了這一訊息才對。只不過……冥族已經沒有可以派遣支援的世尊強者了。」

「小玄子,你準備怎麼做?」青銅板問道。

許陽說道:「自然是一路向東,前往烏梁海。不管是冥族高手,還是御獸族強者,誰都別想把玄武遺迹中的寶物帶出,壯大自家族群的力量。」

青銅板嘿嘿一笑,有些興奮地說道:「沒錯,要搶光他們!」

時間緊迫,許陽先是簡短地給御玄雨回復了一則訊息勉勵,隨後化身青光,一路飛向東方。他選擇一個半月出關,有些滯后了,御獸族和冥族的世尊已經探索完了玄武遺迹。幸虧他們互相掣肘,才沒有立刻回返,否則的話會有很大麻煩。

烏梁海上,碧波萬頃。

玄武島周圍,一個個海族精銳,明裡暗裡布下了崗哨,監視下方海底。為首的鯨虎元帥、鯨象元帥兩人,這一個多月來,絲毫都不敢懈怠。(未完待續。。) 這一日,鯨虎、鯨象兩人,如往常一樣,在玄武島周圍巡視。鯨虎向北,鯨象向南,日中之時折返,入夜匯合。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慣例。只不過,今日卻出現了一些意外。

「鯨象元帥!」

一名飛魚族人,貼著海面飛射而來,速度奇快無比。鯨象認了出來,這是他事先派出的一個斥候。

「巴莽,什麼事這麼慌張?」鯨象喝問道。

那飛魚族人巴莽急匆匆地說道:「鯨象元帥,在東南方一千三百裡外,發現了我的一名同族的屍體!」

「嗯?」鯨象元帥皺起了眉頭,這一次帶來的精銳,都是強悍的戰士。尤其是在大海之中作戰,任何一個海族精銳,都不弱於一名高階玄皇強者!那個飛魚族人,飛行速度比一般的玄皇都要快很多,是什麼東西,能要了他的性命?

「帶我過去看看!」鯨象元帥沉聲說道。

在巴莽的帶領下,兩人一路劈波斬浪,很快就來到了巴莽所說的區域。

在一片暗礁之上,有著一名飛魚族人的半截屍體。確切的說,這具屍體只有上半身,下面一半完全消失不見了。在截口位置,能看出巨大的牙齒撕咬的痕迹。

「難道是遭遇了什麼海獸?」鯨象皺眉說道,「可是,在這小小的烏梁海,什麼樣的海獸這麼厲害,能咬死一個堪比玄皇的精銳戰士?」

對於烏梁海中生活的凶獸、妖獸,鯨象元帥這些天見了不少,只不過沒有任何一頭,實力能入鯨象眼睛中的。在他們初來此地的時候,捕獲的那頭鱷龜坐騎,就已經是鯨象元帥見過的烏梁海中。最強的一頭妖獸了。

然而,就連那頭鱷龜,也不可能有擊殺這麼一個飛魚族精銳戰士的力量。

「帶上屍體,回玄武島!」鯨象沉聲說道,這件事他必須和鯨虎元帥商議,必要的時候。需要上稟采籬神使大人。

在返回之後,鯨象元帥本來想遣人去玄武島以北,找回鯨虎元帥,可卻意外地看到,鯨虎元帥正一臉陰沉地站在島上。

「鯨象元帥,咱們有麻煩了,」鯨虎元帥劈頭說道,「在玄武島東面五千里的位置,有人發現了兩具飛魚族斥候的屍體……」

「什麼。你也發現了飛魚族人的屍體?」鯨象元帥驚訝地說道,他連忙命身後的巴莽,把帶來的半具屍體呈上來。

三具殘缺的屍體,擺在了玄武島上。不管是鯨象還是鯨虎,眉頭都皺成了「川」字。

「照我看,應該不是妖獸所為,」鯨虎悶了半晌,終於開口了。「妖獸沒有這麼狡猾,不懂得掩飾自身的氣息。如果有皇級妖獸在附近。我們應當早就發現了才對。」

「難道說是人為的?」鯨象元帥看向深邃的烏梁海,彷彿要透過無窮海水,看到烏梁海底,「是不是冥族、御獸族的人出來了?」

兩人議論之中,忽然西面的天空之中,猛地響起一聲厲嘯!這嘯音之中。蘊含著驚恐、示警的意味。

「是飛魚族斥候!又有人遇到危險了?」兩名巡海元帥對視了一眼,急急搶上,向著嘯聲傳來的方位,飛射而去!

踏浪飛出數百里,兩人終於看到了發嘯之人。正如他們所聽到的。這是一個飛魚族人,只不過半邊身軀都被撕扯開來,鮮血淋漓。

在這個飛魚族斥候的屍體之旁,一個身材高大、肌肉輪廓分明的大漢,冷笑著看向兩人。

「你是什麼人?」鯨象元帥吼道。他渾身的神賜力洶湧澎湃,帶動無邊海浪,猶如海神降臨。

「終於來了一個稍微強一點的對手,」那大漢冷聲一笑,「觀察了幾日,應該錯不了了……這座島周圍,你們兩個應該是最強的吧?你們族中的蛻凡境世尊呢?沒有過來?未免太小覷我龍人族了吧?」

在這大漢一連串的問話之中,鯨象元帥卻是得到了不少信息。他當即喝道:「你們龍人族?本帥根本就沒有聽說過!」

「嗯?」那大漢皺眉冷笑,「不要裝蒜了,你們難道不是被玄天上帝流放的海族罪人?天玄世界大變,你們從奈何橋、黃泉渡中逃離出來,不去九洲之地享受繁華,偏偏來侵佔我們龍人族的海洋……你們休想得逞。」

「這烏梁海,是你們龍人族的領地?」鯨象元帥冷笑說道,「不對吧?為何前兩個月,冥族、御獸族的世尊強者在時,你們沒有跳出來?」

那龍人族大漢有些尷尬,隨即惱羞成怒,大聲喝道:「某家管不了這麼多,你們這些罪人流放者,都準備死吧!」

說話間,龍人族大漢猛力拍擊海面,頓時一聲宏大的龍吟,從海中響起!一道巨大的浪濤,衝天湧出,浪花層層疊疊盤結之中,一條墨色蛟龍從中盤旋而出,引起漫天風雨!

相比之下,鯨象元帥掀起的海浪威勢,就被壓在了下風。

「這是……一頭靈獸?真蛟!」鯨象、鯨虎兩名巡海元帥,如臨大敵!雖然真蛟僅僅屬於低階靈獸,戰鬥力相當於低階世尊,但是也絕非普通的玄皇級人物,所能抵擋的。

鯨象兩人的實力,可以比擬半步世尊。他們的肉身尤其強橫,堪比換骨境的半步世尊寶體。但是,以他們的實力,對付這頭真蛟,還是力有不逮。就算將此地的數百海族精銳都算上,也未必是這頭真蛟的對手。

階位上的差距,很難以數量彌補,除非有著超卓的合擊陣法。


那頭真蛟體長千丈,頭頸傲立在半空之中,墨色雲氣聚攏,風雨大作。它傲然看向下方的鯨象、鯨龍,兩隻眼睛就像是燈籠一般。

「敖柳,這兩人便是入侵者的首領么?」那真蛟口吐人言,轟隆隆說道。

那大漢名叫敖柳,他聞言連忙躬身道:「是,將這兩人殺了,剩餘的那些入侵罪人,便不足為慮,交給我等便足以掃平。」

「好……」墨色真蛟修長的身軀陡然間遊動,以肉眼難辨的速度,一爪抓向了鯨象兩人!(未完待續。。)

ps:這兩天出門在外,更新不夠穩定,實在抱歉。明天五更,今天就先到這裡~再向大家說一聲抱歉。 鯨虎、鯨象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他們均是狂喝一聲,骨節粗大的重拳連番轟出,構成了一大片綿密之極的拳影!他們身後的海水也被拳勁帶動,滔滔巨浪翻滾著炸開。

轟隆隆!

一連串密如爆豆的爆響,墨色真蛟的腳爪,與鯨虎兩人轟出的連綿拳鋒碰撞,氣勁翻騰!以墨蛟和鯨虎、鯨象兩人為中心,周圍的海水炸起,呈現出一股股直達百丈的浪濤巨柱。

鯨虎和鯨象悶喝一聲,向後倒退而回。這麼硬碰硬的搏殺,就是比拼肉身力量。以兩位巡海元帥那畸變而強大的肉身,和尋常的世尊寶體硬碰硬對撞,也不會吃虧。但這頭墨色真蛟,同樣是以肉身強橫而稱雄,比同階的世尊寶體還要強大!所以,鯨虎和鯨象只能吃虧倒退。


墨色真蛟轟隆隆說道:「肉身不錯,不過也僅此而已!」它搖頭擺尾,黑光閃動,一根數百丈長的巨尾,迅猛如雷霆一般抽擊而來。

轟隆!

鯨虎和鯨象被這長鞭一般的墨色巨尾,抽的倒射而出,氣血一陣翻騰!他們兩人的臉色,都有一絲蒼白。換兩個普通的半步世尊,早就被這巨尾抽的血肉模糊,不成人形了。

「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撐多久!」墨色真蛟長聲昂嘯,又是一爪拍擊而出!它的腳爪足有數十丈寬,這麼一拍下來,簡直就是天穹塌陷,令人無處躲閃。

然而,就在這一爪拍出之際,西邊天際驟然射來一道彩光!這道彩光凌厲如箭,精準無比地轟擊在墨色真蛟的腳爪之上!

別看這一道彩光很細,但卻蘊含著磅礴大力。那真蛟通吼一聲,腳爪被擊打得斜斜盪開,兩塊桌面大小的龍鱗剝落。

「什麼人!」墨色真蛟修長的身軀一擺,向彩光射來的方向看去。不止是它,就連鯨象、鯨龍,以及一旁的敖柳等人。都是眼中帶著驚訝,向那一方位看去。

西方的天空之中,一道青光射來,在眾人的面前停下。隨即青光散開,露出了一個身穿藍衫,器宇軒昂的青年身影。

「你是誰?剛剛是不是你偷襲我?」真蛟喝問道。他沒有第一時間出手攻擊,因為他感覺到了,這個青年身上涌動著澎湃的氣勢,實力絕對不弱。

鯨象和鯨虎見到了此人。頓時喜出望外,大聲叫道:「許陽大人!」

敖柳心中一震,低聲說道:「真蛟大人,聽這兩名罪人的口氣,來的這個,就是他們的首領!」

許陽眯起了眼睛,打量著眼前的真蛟,微微笑著說道:「好一頭靈獸!天玄世界如今靈獸絕跡。沒想到在這偏僻的瀛洲烏梁海,還讓我遇到了一頭。」

「大膽。竟然不回答我的問話!」真蛟怒喝,它在龍人族中,地位一向尊崇,從未受過什麼違逆。

「區區一頭初階靈獸,就敢耀武揚威,想要屠殺我的部下?」許陽臉上的笑容一收。「也罷,我現在還缺少一頭代步的坐騎,就是你了。」

許陽旁若無人的狂妄之語,激怒了敖柳和一旁的真蛟!

「人類,你在找死!」真蛟長聲鳴嘯。聲震九霄,它修長無比的身軀一個盤旋,口中噴出了一道墨色光柱,轟向許陽!

這一道墨色光柱,乃是真蛟的天賦神通。剛剛攻擊鯨虎兩人,它僅僅是以腳爪、巨尾發動肉身攻勢,現在面對許陽,卻是上手就催發神通,足見它心中的怒火之盛。

一旁的敖柳,猛地掣出一根金色獸角,放在口邊吹響!

「嘟嘟嘟……」蒼茫的獸角號聲,響徹這片海域!

鯨虎和鯨象對視一眼,立刻意識到這敖柳是在呼喚援軍!他們兩人見機很快,壓下剛剛的震傷,迅速撲向了敖柳。

雙方分成了兩個戰團,海面上,是龍人族敖柳大戰鯨虎、鯨象兩人,而天穹之中,卻是許陽和墨色真蛟的對抗!當然,真正能決定最終勝敗的戰鬥,還要看天空之中。

面對墨色真蛟噴出的光柱,許陽單手一劃,一面玄力光罩出現在面前。墨色光柱轟擊而上,轟隆一聲震響,玄力光罩與墨色光柱一同碎裂,散亂的罡力氣勁四處飆射。


許陽踏步進擊,青光閃動,以肉眼難辨的速度,衝到了真蛟面前,揮拳橫擊!

真蛟舉爪相迎,又是轟隆一聲雷鳴,響徹天空!

然而,真蛟這一次對拼,卻吃了一個大虧!許陽那平朴無華的拳鋒,在轟擊中真蛟腳爪的時候,卻猛然爆出了千百道璀璨金光,勢大力沉,將真蛟的巨爪震得酥麻不止!眼見得真蛟肉身微微一滯,許陽欺身而上,翻身落在了它的頭頂!

「該死!」真蛟暴怒,許陽落在它的頭頂,這對於它這樣一頭擁有人類智慧的真蛟來說,無疑是巨大的羞辱!它身軀閃動,接連搖頭擺尾,想要將許陽甩將出去。

許陽單手一探,撈住了真蛟的那一根獨角。任憑真蛟如何騰挪身軀,或是扎入海底,或是直衝九天,許陽都牢牢站定,猶如生長在了真蛟頭頂一般。

真蛟心中暴怒,同時又感覺到一絲恐慌。它搖擺頭顱,上天入海的動作快逾電閃,尋常的同階高手,根本不可能穩站在它的頭頂,早就被甩出去了。可許陽卻如一根鐵樁一般,牢牢站在它的腦袋上,根本就甩不脫。

「本座乃是人族聯盟的盟主,成為我的坐騎,辱沒不了你,反而是你的大造化!還不快快服從!」許陽低喝一聲,他腳下發力,頓時釘刺一般的痛楚,從真蛟頭頂傳來。

「吼吼吼!」

真蛟憤怒狂吼,上天入海,頻繁帶起數百丈高的連天惡浪,凶威澎湃。

「看來,不用點特殊的手段,你是不可能臣服了……」許陽微微一笑,以他如今的實力,對付這樣一頭初階靈獸,即便不動用疊加秘術,也是手到擒來。他單掌一劃,連綿不絕的藍色玄光,從他掌心湧出,形成了一條綿綿密密的長索,貼著墨色蛟龍的軀體纏繞而去。(未完待續。。) 等到藍色長索,爬到真蛟的尾部時,許陽手掌猛然一握,低喝一聲:「結!」

那藍色長索猛然收緊,如一道道鐵箍一般,嵌入真蛟的鱗片之內,將它扭動不止的長軀,綁成了一個長條!許陽輕輕巧巧地從真蛟腦袋上跳了下來,他手指輕輕挑動,那藍色長索幻化玄光,繼續收緊。

真蛟原本扭曲的身體,被捆成了一根長棍,連稍稍屈身都不可能,更不用說再現那種上天入海的狂野蠻力了。

海面上,鯨象元帥和鯨虎元帥,早已將敖柳擒拿住,卸掉了兩條胳膊上的關節。三人一直在密切注意許陽和真蛟的大戰,而就在許陽以藍色玄光長索,擒拿真蛟之後,鯨象兩人終於鬆了口氣,敖柳卻是目瞪口呆。

「在萬獸心經之中,好像有利用血繭之力,控制靈獸的秘法,待我試一試。」許陽也是好奇,他右掌五指不斷變幻,掐動印訣,幻化成一頭頭猛獸、長蛇、毒蟲幻象,而一道血色細線,卻是從左掌食指之中,緩緩爬行而出。

「這是……血能!你是御獸族人!」那真蛟雖然被擒,但神智尚在,它立刻認出了許陽這一手的厲害,渾身都顫抖起來。

御獸族在十萬年前,就以駕馭靈獸而稱雄蠻荒。任何一頭有靈智的靈獸,都對御獸族咬牙切齒,唯恐某一日被擒拿,從此祖祖輩輩都要受人控制。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