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劍青的身體動了動,隨後睜開眼睛,他看着面前的身影,拱手道:“多謝大師。”

“阿彌陀佛,恭喜施主斬掉心中執念恨欲,得以蛻變,可喜可賀。”慧空和尚雙手合十,看着林劍青笑了。林劍青露出一抹笑容,開口道:“大師,佛法精湛,如今斬去業障,辛有大師相助。”“施主,客氣了,走吧,既考覈已經結束,我們也該出去了。”慧空一笑,起身,眼眸望向塔中古階,隨即漫步而出。wωw .TтkΛ n

“阿彌陀佛,恭喜施主斬掉心中執念恨欲,得以蛻變,可喜可賀。”慧空和尚雙手合十,看着林劍青笑了。

林劍青露出一抹笑容,開口道:“大師,佛法精湛,如今斬去業障,辛有大師相助。”

“施主,客氣了,走吧,既考覈已經結束,我們也該出去了。”慧空一笑,起身,眼眸望向塔中古階,隨即漫步而出。

wωw .TтkΛ n .C 〇

林劍青看着慧空背影,臉上露出輕鬆的笑容,曾經的愧疚,他會去找回,如今,是該出去了。 清晨,踏入凡塵煉心塔中考覈的學員陸續走出,證道院的老師都在外面等待,那些從塔中走出之人,以後便是他們學院的一員了。

司徒羽,樂無憂站在一起,而在他們身旁,還有賈家,南宮家等人在。

“樂無傷,出來了。”樂無憂看到樂無傷的身影,露出一抹笑意,以後這族弟也會拜入證道院。他們本身是由雷州府送入,所以少了煉心考覈。

當林劍青和慧空走出煉氣塔時,人聲鼎沸,已不知聚集了多少人,就在此時司徒羽的目光遽然間落在了林劍青身上,身上有一股強橫的氣息釋放。

“施主,他和你有仇嗎?”

林劍青沒有理會慧空的話,目光看着司徒羽,頓時眼睛閃過一道冷冽光芒。

“施主,那你和他有仇?”慧空眯着眼睛問道。

“恩。”林劍青點頭。

“那就幹他,如何?”慧空眼睛眯成一道縫隙。

“怎麼個幹法?”林劍青問。

“跟我來。”慧空咧嘴。

林劍青點頭,兩人相視,幽幽一笑。

司徒羽盯着兩人離開,轉身,準備離開,然而就在此刻,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

“這位施主,貧僧觀你額頭有黑氣,這幾日怕是有血光之災啊。”略帶幾分調戲意味的聲音傳出,隨即諸人便看到一和尚走到了司徒羽身旁,看到這和尚,司徒羽的眼睛瞬間眯了起來,寒光閃爍。

“你們還敢回來?”司徒羽低聲吐出一道寒音。

“爲何不敢?”慧空笑看着司徒羽。

“司徒羽。”又一道聲音傳來,司徒羽便看到林劍青向他走來。

而圍觀的人羣看到林劍青和慧空都露出不解的神色,這突然出現的兩人是誰?

“放肆,你們這是幹嘛?”證道院強者陡然間喝道,目光朝着林劍青和慧空掃視而來。

“幹嘛?以武切磋,我想證道院不會不同意吧。”慧空看着證道院強者,笑着問道。

“你……。”那強者好似哽咽,無法反駁。

“即便要比武,也得分什麼時候。”那強者冷哼一聲:“況且,我……”

“停!”那人的話還未說完,便被慧空打斷來,他緩緩擡起頭來,目視前方的證道院強者,咧嘴一笑:“那就沒你什麼事了。”慧空的話音落下,整片空間遽然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着慧空,出塵的和尚正擡起頭,對着那人露出燦爛的笑容。

佛光閃耀,慧空和尚背後出現了佛怒金剛,瞬息破空殺出,朝着司徒羽射殺而去,人羣擡頭看着那金剛身影,露出疑惑之色,然而很快,他們發現佛門法相朝着下空墜落,直射向煉器塔周圍,彷彿,將退路全部封鎖。

在慧空神魂出現的那一剎那,林劍青的身體便動了。

“咚。”地表彷彿都爲之顫動了下,林劍青的身體如同一陣狂霸的颶風,直撲司徒羽而去,咚咚的大地顫動聲響不斷,彷彿有節奏的跳動着。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人羣甚至都無法反應過來,太突然了,慧空剛剛說完,接着林劍青就當着所有人的面,對司徒羽出手。


司徒羽眼眸平靜,不退反進,朝着狂奔而來的林劍青踏步而去,槍魂顯現,遽然間刺殺而出,如同狂放無比的獵豹,撲殺一切,要將林劍青的身體洞穿來。狂奔而來的林劍青藉助那股恐怖之勢,龍淵瞬間出鞘,一劍斬出,劍罡之霸道在這一刻盡顯,一頭蒼龍呼嘯怒吼,直撲司徒羽本命槍魂。

“嘭、嘭……”司徒羽手中的魂力凝聚的長槍寸寸崩滅,感受到那股撲面而來的恐怖龍嘯劍氣,他的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他的臉彷彿都要被那股霸道的狂風撕裂。

“不可能,你何時到了天元境四重。”司徒羽心頭顫了下,林劍青綻放的氣息,是天元四重境,而且他的攻擊,怎麼會如此霸道如斯?他的身體開始後撤,神魂凝形。

“吼!”一聲巨吼震盪於虛空,人羣的目光死死的凝視着兩人,他們只見一道風雷劍威出現,直接將凝形的槍魂擊成粉碎,隨即猛然間一扣,抓住了司徒羽的脖子。下一刻,他們便看到林劍青的手掌扣在了司徒羽的脖子上,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放肆。”

“放開他。”一道道怒喝之聲傳出,樂無憂和另外兩名青年以及那證道院強者,瞬息降臨這邊,狂放的氣息綻放而出,直撲林劍青而去,尤其是樂無憂,他背後的九幽冥火顯現,殺氣外泄。

“你可知他是誰?”證道院強者冷蔑的盯着林劍青,眼睛彷彿是在看着一個死人。林劍青很討厭這種眼神,就像上一次在天寶拍賣場中一樣,這眼神,讓他很不舒服。所以,他的手臂猛然間一顫,將司徒羽的身體直接砸在了地上,咔嚓的骨骼破碎聲伴隨着慘叫聲一起響起,那人的臉色瞬息鐵青了起來。

林劍青當着他的面,虐司徒家三公子,這已經不是打臉兩個字能形容了。他從來沒有這樣被人抽過耳光,臉上,火辣辣的,他的殺氣,也洶涌的噴發而出,要將林劍青碎屍萬段。就連慧空也被突如其來的一幕而愣了下,隨後才反應過來,慧空的腦海中瞬息閃過許多個念頭,眼神精芒閃爍。

“這施主,儼然忘了我的話,這是準備殺人啊!”慧空的眼眸露出一抹苦澀的笑意,林劍青平時看起來人畜無害,但觸怒了他,他會徹底的爆炸,就像此刻一樣。

證道院的老師都震動了,他們身體閃爍,朝着這邊而來,看着眼前的情景,神色頗爲難看。

今日乃是證道學院招生考覈最後一日,而且有許多外院之人前來觀摩學習,但就在今天,在考覈之地,有人,要殺司徒羽。如此大膽之事,在證道院的歷史,哪怕是整個龍山帝國,都是沒有過的。

證道院號稱武道命院,裏面的許多天才學員向來桀驁不馴,是各大學院中最難管教馴服的存在,在遠處,還有許多老學員,他們的嘴角帶着淺笑,心中暗道:“有意思,竟然有人敢殺司徒羽,這人膽子是真大。”

證道院那名呵斥林劍青的強者,一步步走來,看着林劍青,冰冷的道:“我證道院不會收你這樣的學生。”

“那我何需還進證道院。”林劍青盯着對方,冷漠的迴應了一聲。

“既然這樣,證道院貧僧也甘願不入。慧空和尚雙手再次合十,淡然道。

這變故,讓衆人傻眼了,證道院,武道搖籃之地,這兩人,卻毫不在乎,說的雲淡風輕,別說他們不敢相信, 我真的只想種田 。 一股冰冷的氣息在空間綻放,當着人羣的面,一人被逐,一人竟拒絕了證道院,這讓證道院的衆人顏面何存。

“大師。”林劍青回過頭,看了慧空一眼,這小和尚只與他幾面之交,卻處處幫助自己,林劍青的心裏流趟過一股暖流。

“施主,貧僧既修佛理,又怎會看不透這世間污濁之氣,這證道院不入也罷。”慧空語句鏗鏘有力,心意已決。

“哼,不知好歹。”證道院中年強者冷笑。

聽聞中年的話,林劍青心裏冷笑連連,盯着中年道:“從始至終,你處處針對我二人,你算個什麼東西。”話音落下,一股鋒利的氣息在空間瀰漫,狂妄、放蕩。

衆人見到林劍青竟敢直罵證道院強者,都暗道這傢伙瘋了,不要命。 中年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第一次,有人敢這麼和他說話。

“你當初便狂妄自大,今日更是大言不慚,今日你休想再活着離開。”樂無憂腳步跨出,盯着林劍青道。

“樂無憂?,昔日一劍沒能殺你,如今還敢在我面前狂吠,樂家,竟有你這般無恥之人。”林劍青很平靜的說道,但僅僅一句話便讓樂無憂眼中噴出怒焰,這件事,是他的恥辱。

“好厲害的人物,直擊樂無憂軟肋。”衆人聽到林劍青幾句話便激起了中年和樂無憂的怒意,心中暗驚,看似雲淡風輕的話語,卻字字誅心。

“至於你剛纔說我狂妄自大,那麼我這狂妄之輩,真想與你再切磋一番,生死戰,敢戰否?” 平靜的話音在人羣中蕩起一片漣漪,林劍青約戰樂無憂,而且,是生死戰,一戰定生死。

感受到林劍青身上的鋒利氣勢,以及那平靜話音中帶着的自信,樂無憂他動搖了,跨入天元二重境的他本意氣風發,如今更是進入了證道院,前途一片光明,但林劍青僅僅幾句話音,卻動搖着他那強烈的自信。

生死戰,敢戰否?淡然輕鬆的話音,卻如一柄重錘,敲擊在樂無憂的內心。

“他憑什麼這麼自信,就憑他打敗了司徒羽?”樂無憂暗問自己。

“不過此人的確很強,司徒羽的實力不弱,卻被他輕鬆虐敗,就算司徒羽再強一些,恐怕也是同樣的結果。”

“而且,我還不清楚這是否是他全部的實力,若是他再強一些,我能對付嗎?”內心的掙扎讓樂無憂的臉色都出現了一絲扭曲。

“可笑,身爲世家之人,言我狂妄自大,大言不慚,連戰的勇氣都沒有,僅憑這一點,你,就已經沒有資格站在我面前。”林劍青看到樂無憂難看的臉色,身上的鋒利氣勢更甚,強大的劍道壓迫之力壓在樂無憂身上,而他的腳步,也微微往前小跨出一步,僅僅是這一小步,竟讓樂無憂心中煩亂,壓抑無比。

“連戰的勇氣都沒有,你就沒資格站我面前。”腦海中迴盪着林劍青的話音,樂無憂的信心幾乎在瞬間崩塌,沒錯,他不是家族中最頂尖的天才,所以他卻甘願跟隨在司徒羽背後,有機會接觸到司徒殘風那樣的頂級天驕,這樣纔會得到更多人的關注,僅此一點,他就喪失了心中的堅守。

不僅是樂無憂,其他人也在想,如果他們和樂無憂換個位置,他們敢戰嗎?衆人心頭頗不平靜。

“好傲的傢伙。”證道院一些人心神動盪,從古至今,那些絕世天才,哪一個不是桀驁之輩。

“樂無憂,可敢戰。”林劍青似乎並沒有停下的意思,腳步再度前踏,無比壓抑的氣勢落在樂無憂身上,同時壓抑着他的心靈。


“可敢戰……”這句話猶如一股魔音般在樂無憂的腦海中迴盪,他的臉色猙獰,不斷地扭曲着,再也沒有了絲毫淡然。

“啊……”突然,樂無憂狂吼一聲,雙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瘋狂的朝着人羣之外奔去,瞬間消失無影……

煉心塔外圍之地,一片寂靜, 愛是一場久別重逢 ,心頭震驚。

好厲害!

林劍青,不用出手,僅僅是幾道話語加上威壓,就讓樂無憂內心崩潰,樂無憂心中當真這麼懼怕眼前的青年?

此刻,人羣的目光落在林劍青身上,只見他的眼中噙着一抹冷笑,這笑容,竟帶着幾分冰冷之色,瞳孔中,彷彿有一團白色的劍芒,捉摸不定。

風雷九劍,以劍破心,如今林劍青修行,自然也掌握了幾分破心之法,而在剛纔,他便是運用了這種能力,當然,那日樂無憂慘敗,心中早就已埋下一顆恐懼的種子,不管如何掩藏,一旦面臨,終究會激發潛在內心的恐懼,這樣的心志本就不夠堅毅,才讓林劍青僅僅憑藉幾句話就擊潰他心靈防線。

“你當真有些手段。”證道院中年語氣冷漠,黑色的眸子如毒蛇,落在林劍青身上。

聽到中年的話,林劍青目光滿不在乎,此人心胸狹窄,他何需理會。

“大師,我們走”林劍青對着慧空喊了一聲,轉身向小鎮外走去。

“嗯。”慧空點頭,兩人並駕齊驅,好似完全無視了證道院衆強者,林劍青他知道,今天有外院的人在此,哪怕證道院再不爽,也定不會出手對付他們兩個後輩,至於以後,林劍青沒有去多想,隨其自然便好。

“施主,今後,這證道院怕不會放過我們,你隨貧僧回靈寶寺如何。”慧空眉頭微皺,莊重的問道。

“大師好意,我心領了,只是如今還有些事需要我去做,他日有機會,定會去拜訪寶剎。”林劍青搖了搖頭,緩緩問道:“我觀大師剛纔的佛門法相金剛,竟然內含劍氣,大師難道也修劍?”

慧空聞言,身體輕微的震顫了下,雖然很快被他掩飾過去,但林劍青還是清晰的感覺到,這慧空和尚怕是不簡單,不僅身懷佛門之法,更兼修劍道,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施主,萬法皆通,你修的是殺戮之劍,而貧僧修的卻是普渡世人向善的劍,你說你從中感受到劍氣,那你可又感覺到殺意,這無非是萬法同源之妙罷了。”慧空和尚雙眸含笑,似不願在這事上過多再提,速度不由又加快了幾分。

林劍青雖有些不信,但也不好再追問,只好急忙追了上去,兩人向拱形扇門方向而去。 四大世家的人看着兩人的身影漸行漸遠,雖心中憤怒,但證道院沒有說話,他們也不敢妄動,司徒家的人看着地上氣息萎靡的司徒羽,他們對林劍青的殺意,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

轉眼間,煉心塔變故,已過去三天,龍山帝國一處山坡之上,林劍青孤獨的躺在巨石之上,沒有任何的動靜,寂靜無聲,唯有陣陣微風拂過。

然而每當夜幕降臨之時,那山坡巨石之上,竟會有璀璨靈力,天穹之上,點點光芒灑落而下,照耀着巨石上的人影,彷彿是一副永恆的畫面,夜夜如此。

鎮天劍陣,我已算入門之境,風雷九劍,我也達到第二劍,也不知何時能衝擊天元五重境,林劍青心有所悟,使得天地靈氣不斷進入體內,遊走周身,鍛劍骨,滋養劍魂,衝擊全身劍脈。

天漸涼,偶爾有寒風拂過,撩動着少年的衣衫。這一日,天穹昏暗,雨水灑落而下,不斷滴在少年身上,將他衣衫浸溼,然而他依舊閉目修行,彷彿進入忘我之境。

天穹,雷聲滾滾,寒風怒號,閃電從天穹劈下,少年,依舊無動於衷。然而,他的那張臉,卻漸漸有了些許變化,似乎,線條更清晰了些,顯得更具堅韌之意。

冬雪飄落,覆蓋在少年的身上,將他漸漸掩埋。彷彿爲他披上了一件天然的雪衣,少年背後的黑色龍紋古劍,好似感應到了大自然的變化,顯得歡呼雀躍,錚錚發鳴。

證道院,有許多學院弟子漫步雪中,不少人都是情侶,開始追逐打鬧,這片雪,讓他們一直堅守武道之路的心,終於有了片刻鬆弛。

靈寶寺,慧空仰着頭,望着天空飄着的雪,心中暗歎,你當日不肯離開,如今想必還在那裏吧。

旁邊,有腳步聲傳來,慧空身子轉過,隨即他看到了自己的師父,靈寶寺方丈。

“慧空,六根還無法清淨?”老方丈雙眼平和,嘆了一聲,他這弟子回來至今,每日便苦修佛門神通,也不言語,怕是在俗世間經歷了一些事,讓他無法心靜如水,使得他心中有了一縷淡淡的牽掛吧。

修道院,一座假山府邸處,一道曼妙的身影站在那,她的美貌好似讓天地都黯然失色。

“清瑤丫頭,今日怎有空到學院來了。”只見一鶴髮童顏的老者走了過來,正是修道院院長餘龍鳳。

“爺爺。”餘清瑤美眸轉過,看向餘龍鳳,問道:“爺爺,我想向你引薦一個人。”


餘龍鳳有些好奇,不明白餘清瑤他指的是誰。

“說吧,是誰。”餘龍鳳笑着道,似乎是有些不太在意,龍山帝國,但凡有天賦的,也不會來修道院,看出餘龍鳳的敷衍,餘清瑤白了他一眼道:“我說他天賦極強,不僅拒絕了證道院,更是差點殺了司徒家司徒羽,你感不感興趣?”

“恩!”餘龍鳳目光有抹精光一閃,心裏猶如明鏡,隨即搖頭苦笑嘆道:“可惜他得罪了太多人,不僅世家之人要對付他,就連證道院恐怕也不會放過他,哪怕他天賦再出衆,我也不敢收啊!”

“當真不收?”餘清瑤開口說道:“爺爺,他背上所負之劍可是龍淵,與我餘家頗有淵源。”

“此話當真?”餘龍鳳瞳孔瞬息放大,滿臉難以置信,畢竟那人消失,已有千年歲月,爲何龍淵,會到了那少年手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