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識過夏凡醫術,無不拍手稱讚,就連林振漢不由得多看幾眼。

二千米跑完,接下來,是每人五十俯臥撐。不管標不標準,夏凡最先完成,可苦了歐陽雲朵及其他人,幾個老傢伙做不動,索興像蛆似的在原地蠕動。林振漢眉頭深鎖,看着一幫廢柴,失望至極,這些人要是拉到戰場上,別說救治傷員了,自己都顧不上。“好了,休息十分鐘,下一項,學習格鬥。”林振漢坐在草坪上,嘴角叨着一根草,

二千米跑完,接下來,是每人五十俯臥撐。

不管標不標準,夏凡最先完成,可苦了歐陽雲朵及其他人,幾個老傢伙做不動,索興像蛆似的在原地蠕動。

林振漢眉頭深鎖,看着一幫廢柴,失望至極,這些人要是拉到戰場上,別說救治傷員了,自己都顧不上。

“好了,休息十分鐘,下一項,學習格鬥。”

林振漢坐在草坪上,嘴角叨着一根草,仰望蔚藍天空。


“報告!月天華請求入隊。”

在大家休息的時候,月天華從遠處跑來,臉上的萎靡之色不見,鬥志昂揚。

“遲到!原地兩百俯臥撐。”

林振漢擡了下眼皮,不鹹不淡道。

“是。”

見鬼了,月天華出奇的爽快。

月天華猛然趴下,非常標準的做了二百個,汗珠順着臉頰滑下,衣服都打溼了,喘着厚重的粗氣。

起身拍了下灰塵,一臉自豪道:”若不是昨晚虛脫了,哪怕三百個我也能一口氣做完。”

“恩,不錯,圍繞操場二千米,即五圈,跑回來在吹虛不遲。”

休息時間早過,林振漢彷彿忘了似的,懶洋洋躺在草坪上。

月天華臉一僵,無奈的沿着操場跑起來。

直到月天華跑完,準備坐下歇一會,林振漢一躍而起,大聲吼道:“集合!”

月天華咧着嘴,極不情願入隊。

“聽我口令,一排七人,分成兩排,後排向後轉。”轉身雖然有些凌亂,但如實按照命令而行。

林振漢喝道。

“很好,現在全體都有了,各自向前兩步走,一、二,稍息,向後轉。”

林振漢不停的發號施令,兩隊人馬按照要求完成動作。

站在兩隊中間,林振漢又道:“蹲下。”

呼啦一聲,有人蹲下,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衆所周知,軍體拳是在擒拿格鬥基礎上演化而來,其拳法之猛之快,制敵於瞬息之間,一招一式精妙非凡,哪怕我說的天花亂墜,大家感受不到,這樣吧,誰願意自告奮勇,出來陪我演練一下?”

林振漢的目光從衆人臉上掃過,有些人唯恐叫到自己,低着頭不敢直視。

“教官,我願意。”

只見月天華出列,來到林振漢面前。

“好,你試着攻擊我。”

林振漢若無其事的看向別的地方。

月天華腳下一錯步,一拳襲向林振漢下頜。

林振漢倏然探出手來,像鐵鉗一般扣住對方手腕,輕輕往外一撇,腳下發力,直奔月天華的小腹。

月天華的身手是與夏凡差一大截,但跟林振漢比起來,遜不了多少,胳膊一較勁,不躲不閃,另一拳猛然轟林振漢眼睛,這種以命搏命的打法,林振漢不敢輕易硬碰,縱然擊中他,自己眼睛也就廢了,頃刻間,收腳,探出另一隻手,握着月天華襲來的拳頭,雙臂用力,往後一撤步,把他整個人都給帶了起來。

掄了一圈,林振漢放下月天華,“再出腳試試。”

月天華左腳虛晃一招,右腿擺出。

“迅速弱暴了!”

林振漢一手扣住他的腳踝,一腳抵在月天華另一條大腿根上。

“教練果然厲害,佩服佩服!”

月天華對林振漢讚不絕口。

“哈哈,勤學苦練,假以時日,定會像隨心所欲,收放自如……”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月天華的聲音再再次響起,“不過,更崇拜我的小師弟夏凡,他的身手跟你有一拼。”

“哦,很能打嗎?”


林振漢扭動身軀,身上發出噼裏啪啦的清脆聲。

“你們兩交手,如果盡全力,我更看好小師弟。”

“比試一下,不就知道了,誰是夏凡,出列!”

聽說有人比他厲害,林振漢渾身充滿戰意。

成功將兩人拉入戰鬥,月天華對自己崇拜的不行,抱着胳膊退到一旁,坐等好戲上演。

ps: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既然月天華想欣賞好戲,夏凡豈不給這個機會,起身走到教官面前。

“你就是夏凡?身子骨在強壯一些就好了!”

林振漢上下打量,並沒從夏凡身上感覺到任何氣場。

“自小家裏窮,填飽肚子已經不錯了,身子骨長到這份上,已算對得起觀衆。”

夏凡自嘲的笑道。

“不但幽默,聽說挺能打,你我切磋一下,點到爲止,有勇氣嗎?”

“我是一屆學生,你是教官,傷到誰都不太好。”

夏凡既不能駁教官面子,又不能傷他,左右是有些爲難。

“夏師弟,教官身體壯,抗擊打能力強,不用有顧慮,出手吧。”

月天華可夠陰毒的,言外之意,林振漢不是對手。

“我會手下留情,出招吧!”

作爲一名獲得無數次優榮的軍人,自尊心極強,林振漢欺身上前,一拳轟夏凡面門。

夏凡頭一偏,拳頭落空。

林振漢左腿前移,一記左勾拳迅速而至。

夏凡胳膊一擋,重心不穩,退了幾步。

林振漢縱身一躍,擁有千斤之力的小腿掃在夏凡肩膀上。

一陣劇痛襲來,令夏凡精神大振,努力穩定身子,開始還擊。


林振漢的拳法走的是剛勁威猛,夏凡呢體質不如他,採用四兩撥千斤戰術,待他拳頭再次襲來,夏凡沒有躲避,而順勢抓住手腕,借力打了個弧度,朝向反方向折去。

一隻手臂被牽制住,林振漢吃驚之餘,另一拳揮出。

夏凡依然牢牢捉住,有模有樣的往後一撤步,將林振漢碩大的身軀帶起。

就算白癡,這會也能看出來, 夏凡使用招式正是林振漢剛剛演示過的拳術!現學現賣,領悟的本事用逆天來形容也不爲過。

“謝林教官承讓。”

放下林振漢,夏凡一抱拳說道。

林振漢彷彿沒聽到,依然沉浸在失敗的陰影裏,作爲炎黃特戰隊最精銳的戰神,如果傳出去連學生都打不過,回去還不得被一羣隊友糟踐死,眸子裏戰意剎那間被點燃。

“哈哈,一招制敵,夏凡威武!”

月天華並非真心實意爲夏凡加油,而巧妙的添油加醋,激發林振漢的戰意,因爲軍人以榮耀爲榮,以失敗爲恥,不得不說月天華考慮細膩,竟然猜透軍人的心裏。

林振漢臉色一陣紅一陣青、變幻一陳後,雙拳一碰,猛然喝道:“不錯,進步很快,能夠在短時間內,把軍體拳發揮得淋漓盡致,比他們強多了,咱們繼續,小心了,我傾盡全力攻擊你。”

“能與林教官切磋,受益匪淺。”

夏凡也做好應戰準備,不過,臉色立變,明顯感受到強大氣場,可以肯定的是,這種氣場不單是氣質表現出來的,一定是經過無數次廝殺,手上沾有數條性命,才顯得如此強烈。

“接招。”

林振漢跳起來衝向夏凡,一記肘擊轟向腦袋,兩腿分開同時纏向他的上身。

夏凡豈會給他近身機會,一個轉身繞過兇猛一擊。

林振漢身形落地,右後轉身成右弓,右肘猛力後擊,同時左拳由腰間向前旋轉衝出,夏凡右腳彈出,踢在對方肘上,林振漢的胳膊被彈起,不過,絲毫沒影響進攻,右腳向前上步,左拳變掌上前,右拳後襬,左轉身成馬步同時,右拳經右上向左下猛劈,施展出上步劈彈。

由於軍體拳拳勢兇狠,夏凡又不能下手太重,故此,沒運用鬼魄靈氣,採取林振漢剛用過的招式迎擊,兩人你來我往戰在一處。

“你老實躲什麼勁!打我呀!”

林振漢越戰越勇,舞動雙臂呼呼掛風。

夏凡已經給足他面子,如果一直謙讓下去,打到驢年馬月是個頭,得讓林振漢知道他不是紙片人,面對再度襲來,突然收招定勢,隨即一拳猛然轟出。

“嘭”

林振漢捂着胸口倒退四五步。

“林教官,你沒事吧?”

夏凡跳過去扶住他,纔沒摔倒。

泛黃筆記 ,林振漢馬上嚥了下去,以致半分鐘沒能說話。

覺得沒事了,林振漢推開夏凡,沉着臉衝大家道:“看到沒,這才叫學以致用,尤其最後打我這一拳,將軍體拳發揮到極致!就連我自嘆不如!”

“承蒙林教官誇獎,多謝!”

夏凡迴歸本隊。


夏凡和林振漢的較量,最終以夏凡戰勝而結束,這讓月天華相當不爽,鼻子都氣歪了,暗罵林教官蠢貨,也難怪,原本看夏凡被打得落花流水的,天卻不隨人願,事情的發展恰恰相反。

“大家都欣賞夠了,下面接着學習軍體拳第四套第七式鞭拳轉身蓋,第八式雙砍掌,第九式衝鋒拋……”

直到臨近放學,才結束上午的課程。

解散哨響起,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有的支撐不住,四腳朝天倒下,有人坐着歇息,甚至有幾個年紀大的,累哭了都,老了老了被折磨一番,能不傷心嗎。

月天華看了眼夏凡,飛奔回公寓。

夏凡打算回去衝個澡,再去吃飯。

歐陽雲朵和他的想法一致,揉着痠麻的胳膊,同夏凡一道回了宿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