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現在回憶起來,卻發現有些事情似乎並不像我們想象的一樣。

尤其是雲書狂在書房出主意怎麼弄死母親那一幕,已經回憶起來的雲落天再也沒有忘記過!眼角的淚水終於還是決堤了!易鶴盯着雲落天,看着雲落天眼角滑落的淚水,知道雲落天已經慢慢的通過七夜知道了越來越多的事情。只不過……雲落天,你可知道這些事情只是真相的冰山一角嗎?易鶴垂下頭,不想再看此時雲落天的狀態。如果可

尤其是雲書狂在書房出主意怎麼弄死母親那一幕,已經回憶起來的雲落天再也沒有忘記過!

眼角的淚水終於還是決堤了!

易鶴盯着雲落天,看着雲落天眼角滑落的淚水,知道雲落天已經慢慢的通過七夜知道了越來越多的事情。

只不過……雲落天,你可知道這些事情只是真相的冰山一角嗎?易鶴垂下頭,不想再看此時雲落天的狀態。

如果可以,易鶴只想將雲落天納入羽翼之下好好的保護,慢慢的教導,就像當年的義父對自己一樣,毫無保留的傾囊相授,直到他能夠獨當一面!

當年所有的真相還有現在的境況,都會在合適的時候再慢慢的告訴他。

但是……易鶴輕輕的握拳,眼中劃過一絲落寞的神色,時間來不及了!自己已經快沒有時間了!

僅僅憑着雲落天現在的狀態,戰隊裏面的那些一個賽一個驕傲的刺頭,怎麼能服氣?

武力和心智都還需要慢慢成長的雲落天,沒有那幫刺頭的幫助,又如何能夠在現在如狼似虎的環境下生存?

易鶴想不到。

所以,只能逼一下了!

徹底將雲落天的潛力逼出來,儘量用最快、傷害最小的辦法幫助他提升實力。

只是這個過程,比起想象之中,對雲落天更加的殘忍。

易鶴回想到自己之前特意查到的資料,不由得有些默然。

雖然在不停的給雲書狂他們那邊找麻煩,但是卻一直沒有對他們動手的易鶴,第一次感覺自己有了想要殺人的衝動。

只是一直都在忍耐,因爲這個仇,怎麼樣都要留給雲落天自己去解決會更好!

所以……雲落天,你千萬要爭氣!

並沒有說出口的話,在易鶴的舌尖彷徨許久,最終還是沉浸到了心底。

今天晚上,找個時間跟他好好的談談吧!

易鶴這樣想着,手腕的個人端卻傳來了絲絲震動,點開一看,是軍事法庭的審訊結果。

因爲易鶴這邊有着充分的證據,證明那個女人並不是真正的蒼意,而是一個冒牌貨,想要竊取機要文件,特意連基因序列都進行了僞造。

一摞又一摞的相關資料文件被易鶴這邊的人放了出去,雖然易鶴沒有到場,但是法庭最終還是給了易鶴一個清白。


霎那間,法庭上面的原告變被告,冒充蒼意的人被直接拋棄,甚至因爲竊取機要這樣的罪名,鋃鐺入獄。

被告變原告,當庭釋放不說,還有着一份來自軍事法庭那邊鄭重其事的道歉公告。

對於庭審結果早有預料的易鶴,還是悄悄舒了一口氣,這樣就不需要在費神管那邊了。

因爲龍軒的出色表現,易鶴大手一揮,將前些天從龍岑手上多敲詐的那一成戰利品,就這麼大刺刺的劃給了龍軒作爲獎勵。

隨後便不再理會這已經塵埃落定的事情,專心關注起雲落天的狀態來。

憤怒可以,太過了就不好了!

庭審結果的公開發布,龍翼中將無罪釋放,同時還有一封來自軍事法庭的公開道歉信,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直以來支持龍翼中將的人們更是歡呼雀躍!

太好了,龍翼中將沒有罪!龍翼中將是清白的!龍翼中將是無辜的……


所有的情緒最終匯聚成爲一段話,被所有喜歡易鶴的人貼得到處都是,以此作爲發泄,宣泄自己的喜悅之情!

至於節目組這邊的情況,等大家高興完了繼續關注就好了!

反正現在時間還早,不是嗎? 不過外面的風起雲涌和節目組的衆人沒有任何的關係。

鄉野小村醫 ,不被淘汰。

每一個人都已經開始拼命了,雲落天卻已經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情緒之中。

但是理智仍然還在,所以拼命的壓抑自己的衝動,理智和怒火在不斷的展開拉鋸戰。

只能努力的通過不住的奔跑,用來發泄情緒!

這也使得雲落天這一次穩穩的保持住了這次訓練的第一,反倒是邱落,這一次竟然只在第八九名。

易鶴看了一下個人端,已經快要到點了,不過看着雲落天此時的狀態,還沒有徹底失控,情緒還沒有被完全點燃。

還不是最佳的時候……不過確實是義父的外孫,潛意識下的控制力,比起想象中的還要強,倒是低估了。

易鶴默默的再次延長了時間。

氣喘吁吁的衆人看到雲落天再次加速,實在想不到,跑了這麼久,實在想不通雲落天這是哪裏來的怪力?

“呼……”不知道過了多久,雲落天的速度終於和緩了下來,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歸於平靜,只有那雙眼睛裏面似乎隱藏了不少的怒火,等待着爆發。

易鶴皺着沒有看着雲落天此時的狀態:控制住了?第一次喝怒夜竟然能夠控制住情緒?

所以現在到底算成功了還是失敗了?

易鶴的手指在腿上點了兩下,眼中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這是易鶴第一次這麼猶豫,事情關係到雲落天接下來的精神力進階,由不得半點的馬虎。

這邊暫時讓理智佔據上風的雲落天,已經感覺到有些腿軟了!

整個人都有了邁不動步子的感覺,每一次擡腿都覺得異常的吃力。

還真不如一開始就放任情緒爆發,說不定更好呢!雲落天心裏暗暗這麼想着。

可惜,已經被理智束縛住的雲落天很清楚,自己也就這麼想想而已,真的就那樣放任情緒爆發,絕對是不可取的!

因爲就在自己怒意達到最頂點的時候,雲落天已經想要殺人了!

或者應該這麼說,那個時候的雲落天一直埋在心中的殺意終於被徹底的激發了出來,以至於準備不管不顧的對所有見到的人動手!

哪怕實力不濟,也想要選擇同歸於盡的方式!

好在最終還是抑制住了,不然自己這邊弄出來的麻煩事兒,還得讓易鶴來擦屁股。

他不想連累易鶴!

雲落天朝着易鶴的方向偷偷的瞄了一眼,看到的是易鶴專注的刷個人端的樣子,那嘴角帶着的從容微笑,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這樣就挺好!雲落天一邊拼盡全力的跑着,一邊仰起了笑臉。

不過,在雲落天的內心深處,卻提高了警惕。

他太清楚了,一直被埋藏的殺意被怒夜激發了出來,現在雖然是被理智拉住,但是依然充滿了不確定的狀態,隨時有可能爆發出來,這段時間都要好好的注意才行。

看了一眼身後的情況,雲落天咬咬牙打算繼續堅持下去。

沒想到這個時候,易鶴叫停的聲音傳來。

不少一直強撐的人都在這一瞬間癱坐了下去,實在是撐不住了!

從昨天訓練開始就一直帶着的負重手環,每時每刻都在消耗着大家的體力值,哪怕實在睡夢之中也得不到完全的休息。

到了今天,再次消耗巨大的體能,可以說很多人在這一瞬間都達到了一個極限。

只有少數幾個意志力比較堅強的人,勉強微微伏身,撐在膝蓋上喘息一陣之後,堅持再走了一圈。

易鶴沒有理會七倒八歪的衆人,也沒有讓大家立刻集合,明顯就是在給大家回恢復的時間。

小小的體貼,贏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直到估麼着大多數人都已經休息好了之後,易鶴這才宣佈讓大家趕緊過來集合!

但是最後的十名玩家卻沒有任何的喜悅之情。

那灰敗的眼神,盛滿了在確認自己被淘汰了之後的絕望。

突然有個人似乎想到了什麼,衝到易鶴面前,衝着易鶴跪了下去,充滿懇求的看着易鶴。

“我知道,我們這些人是不是會被淘汰都是你決定的,我們不是不努力!求求你了,教練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我下一次絕對不會在最後了!求求你了!”那個人絕望的哀求聲在安靜的大廳中迴響。

雖然大多數的人這一次沒有被淘汰掉,但是看到那個人的樣子,不少人都升起了兔死狐悲的感覺。

尤其是挨着倒數第十名的那幾個玩家,更是心有慼慼。

所有人都目光灼灼的在那個人的哀求聲中,用同樣充滿了祈求的目光看向易鶴,希望易鶴和昨天一樣宣佈這一次不會淘汰人!

然而易鶴卻沒有任何的反應,既沒有答應那個人的哀求,也沒有開口宣佈這就要淘汰掉他。

其他即將被淘汰的人,也似乎是得到了鼓勵一樣,同樣的來到易鶴面前,跪成一排。

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想要表達的意思卻已經相當的清楚明瞭了。

易鶴掃了剩下的排好隊的四百九十個玩家,微微的勾起脣角:“你們什麼意見?”

那模樣似乎是在徵求大家的意見,連帶着跪着的十個人也把目光跟着轉了過來。

挨着雲落天的洛詩芸有些於心不忍,張口正想要說什麼,卻被雲落天拉了一下。

就在洛詩芸回頭看向自己的時候,雲落天衝着洛詩芸搖搖頭,示意洛詩芸什麼都不要說。

雖然不明白雲落天爲什麼不讓自己幫忙求情,但是前段時間同生共死的經歷,讓洛詩芸選擇了無條件的信任雲落天,隨即安安分分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邊洛詩芸是被勸住了,但是其他的人卻彷彿看到了希望。


尤其是後面的想到自己這一次勉強過關,下一次還不知道會怎麼樣的玩家們,更是爭先恐後的開口求起了情。

希望易鶴能夠對他們網開一面。

易鶴看着這些求情的人,還是不少的,最少有四五十個人!

不過……易鶴的手指在腿上點了點,自己可不是喜歡聽人求情的人,何況這些求情的人的心思其實一點兒都不單純!

易鶴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的情緒:“這麼多人都希望我能夠再次高擡貴手嗎?” “可是沒有求情的人更多,這該怎麼辦呢?”易鶴的臉色非常的平靜,“不知道沒有求情的人都是什麼意見呢?”

易鶴輕飄飄的一句話,讓跪着求情的十個人神情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也讓沒有開口求情的大多數人心裏有些忐忑,完全拿不準易鶴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就連開頭求過情的人也變得越來越忐忑不安。

雲落天抿嘴,站在原地沒有任何的動作。

空氣似乎在易鶴剛剛的問話之後,變得凝固起來。

“難道你們的意見就是沒有意見?”易鶴似乎執意於想要得到其他人的意見,等了一會兒之後,再次問道。

只是這一次問話,卻並沒有等太久的時間,而是立刻接上下面的話:“我覺得我把規矩說的很清楚了,什麼人淘汰,什麼人獲得獎勵!”

就是這一句話,讓開口求過情和跪在地上祈求的人統統變了臉色,也領悟到了易鶴的意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