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心中憤怒而吼,喉嚨間卻好像是堵上了一塊巨石,任憑他怎麼嘶吼卻也吼不出來。

男人!頂天立地!奔赴疆場奮勇殺敵,只為守護心愛女子,甚至為博得紅顏一笑,甘願拋棄大好江山,無悔無怨,可當心愛的女人和痛恨的敵人走在一起,誰又能不哀傷,誰又能不心死!對面的葉凌,似乎是發現了不遠處的葉凡,虎目中隨即閃過一抹戲謔,他身形向前邁出一步,雙手竟摟上了凌雪的柳腰。而被摟住的凌雪,並沒有反抗,

男人!頂天立地!奔赴疆場奮勇殺敵,只為守護心愛女子,甚至為博得紅顏一笑,甘願拋棄大好江山,無悔無怨,可當心愛的女人和痛恨的敵人走在一起,誰又能不哀傷,誰又能不心死!

對面的葉凌,似乎是發現了不遠處的葉凡,虎目中隨即閃過一抹戲謔,他身形向前邁出一步,雙手竟摟上了凌雪的柳腰。

而被摟住的凌雪,並沒有反抗,而是任由對方抱住,面色嬌羞難耐,握著玲瓏的小拳頭,輕輕敲打葉凌胸口,那模樣像是個甜蜜的小女人。

轟!

這一刻,葉凡只覺的心頭有什麼東西轟然倒塌,那勢要刺破天穹的劍眉下,一滴血淚奪眶而出,滴落在黑色的血灘上,竟是那麼的刺眼。

啵!

望見葉凡那副痛苦模樣,葉凌凌厲虎目中的戲謔之色更加濃郁,他虎目笑望著對方,上身輕俯,嘴巴在凌雪額間重重的吻了下去。

畢竟還是個情意萌動的花季少女,面對葉凌突如其來的強吻,凌雪滿臉羞紅,她一把推開葉凌,羞澀嬌嗔道:「凌哥,別這樣,周圍還有人看著呢。」

「哈哈。」見此,葉凌縱情大笑,凌厲的眸子掠向不遠處的葉凡,其中滌盪著得意與嘲諷的神采。。

而在葉凌的笑聲下,凌雪羞紅著小臉,神情甜蜜的向後轉過了身子。

嘩!

可就在轉過身去的那一刻,凌雪緋紅臉蛋上洋溢的甜蜜笑容,瞬間凝固住!

「葉,葉……凡!」

望著那搖搖欲墜的熟悉少年,凌雪美目中湧現出一抹錯愕,曼妙的身子更是微微顫抖起來。

他不是告訴自己去後山修鍊了嗎?現在為何會出現在這裡?自己故意避開對方來見葉凌,就是怕傷到對方的自尊心,可眼下……

她明白葉凡的心意,可是對方在葉家只是一個廢物,一點地位都沒有,這對於想急於擺脫貧苦命運的她來說,並不是很好的選擇……

對面,葉凡倔強的站在原地,鮮血從胸部傷口漫出,染紅了附在傷口的手,他緊握拳頭,發紫的嘴唇不住的顫動,赤紅眸子緊盯著凌雪,就像是一隻蘊含著滔天煞氣的凶獸。

以往喧囂不斷的修鍊場,在此刻卻是死一般的寂靜,簇擁在後方的葉家小輩,都是神色精彩的望著場上的這一幕,同情、憐憫、嘲笑、譏諷,無數形形**的目光,全部投射在那道狼狽的黑衣少年身上。

本來就承受著廢物之名,如今又被心愛的女人背叛,這葉凡活的還真夠譏諷!

人群前,青袍葉清也是緊皺著眉頭,目色變幻的望著場上的幾人,猶豫間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被那如同荒古凶獸般駭然的赤眸盯著,從未見過葉凡這般模樣的凌雪,神色忌憚的連退兩步,美眸間流露著濃濃的羞愧之色。

「為什麼!」


低沉而又哀傷的話語,好像是凶獸的怒吼,打破了凝固下來的氣氛,向著遠方傳盪而去。

被葉凡的語氣嚇了一跳,凌雪聲音顫抖起來,吞吞吐吐道:「葉凡,我……我……」

「小子,人貴有自知之明,十六歲的年紀,卻只有淬體兩重實力,這麼廢物還妄圖得到什麼,真是痴心妄想!」不屑的嘲諷一句,凌雪身後的葉凌,此時邁步走上前來,他一手摟住凌雪的肩膀,神情得意的說道,「斷了心吧,凌雪喜歡的是我這種天才人物!」

十五歲的四重境武者,十六歲的二重境武者,兩下資質對比,結果不言而喻。


面對葉凌這麼羞辱的話語,葉凡卻不為所動,他只是攥拳站在原地,血眸緊盯著對面的凌雪。

「為什麼看著小胖被打,卻無動於衷!」

葉凡如同絕望的深淵中的凶獸,憤怒的嘶吼著,那猙獰的模樣讓在場的人一陣心悸。

她喜歡誰,那是她的自由,葉凡可以不在乎,最起碼可以裝作不在乎,但,她為何會如此冷血,眼睜睜看著從小玩到大的朋友,被打成重傷昏迷,視若無睹!

面對葉凡的質問,凌雪柳眉微微蹙起,悄悄瞟了葉凌一眼,語氣弱弱的問道:「小胖被打了?」

聽著凌雪逃避的話語,葉凡竟然覺得眼前的女人無比的譏諷,相處這麼多年,只有這一刻,他才算是了解到女人的真正面目。

凌雪身旁的葉凌,這個時候再次開口,他瞅了一眼不遠處的小胖,虎目中泛起濃濃的不屑:「哈哈,一頭肥豬而已,揍了就揍了,看在凌雪的面子上,我不與你這廢物計較了,趕緊滾吧!」

「滾你麻痹!!!」

小胖被人侮辱,葉凡像是沉睡的凶獸,神色猙獰的怒吼一聲,緊接著就邁起有些發飄的步子,奮力向前衝去,五指握攏成拳,向著凌雪身旁的葉凌就轟去。

而在旁邊的葉清,見葉凡沖了出去,清秀的眉頭猛的一皺,衝上前去拉住葉凡,勸阻道:「葉凡,你別衝動,現在的你還不是他的對手,咱們先忍了吧。」

他了解葉凡的性子,對方脾氣一旦上來,那就算九頭牛也拉不住,眼下葉凡衝上去,決計會以命相搏,可二重戰四重,無疑是在以卵擊石,他不能眼睜睜看著葉凡重蹈小胖的覆轍。

冷冷的瞥了葉清一眼,葉凡緊攥著拳頭,沉聲道:「你如果放手,我還認你做兄弟!」

「葉凡,你冷靜點,小胖受傷我也很憤怒,可是你現在去就是送死啊,聽我一句勸,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聞言,葉凡怒極而笑,猙獰的雙目猛的盯上對方的雙眼,冷冷笑道:「青山?何為青山?!沒了尊嚴,留著青山有他么的屁用!!」

啪!

猛的打掉胳膊上的手,葉凡攜帶著滔天的憤恨,身形向前暴衝過去,拼盡所有力氣揮舞著拳頭就向葉凌轟去。

身體在顫抖,面色也是越來越的慘白,可葉凡的這一拳卻燃燒起熊熊怒火,十分的凌厲。


面對揮拳轟擊過來的葉凡,葉凌虎目中卻流露出濃濃的不屑,他上前邁進一步,五指握攏,面帶譏笑,極為隨意的迎了上去。

砰!

兩拳相互撞擊在一起,葉凡只覺得對方拳頭如同鐵石一般堅硬,隨即一股大力道從上面傳來,全部泄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令其身形如同炮彈般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哼,連只兔子都不如,還想著搏獅,不自量力!」

一拳轟飛葉凡,葉凌沒有絲毫的驚訝,他吹了吹自己的拳頭,對著倒地的葉凡冷冷的嘲諷道。

噗!

一口黑血吐出,原本就有傷在身的葉凡,被四重境的葉凌一拳轟上,身體傷勢瞬間加劇,徹底的失去了攻擊能力。

外傷加毒傷,葉凡半邊身體失去了知覺,可他硬是靠著一隻麻木的手臂,支撐著大地晃悠悠的站了起來。

雙目血紅,這一刻的葉凡,彷彿徹底的失去理智,艱難的支撐著身體,放聲狂笑:「哈哈,葉凌,有種今天就殺了小爺!」

「你以為我不敢,死掉一個廢物,家族也不會在乎!」

聞言,葉凌嘴角冷冽的一笑,凌厲的雙目中也是涌動起一抹森然殺機,身體就要衝上去。

這個時候,旁邊的凌雪,卻伸出了玉手拉住了葉凌,小聲央求道:「凌哥,別傷他。」

「你還在意這個小子?」葉凌虎目凝視著凌雪,語氣逼人的詢問道。


被那目光盯著,凌雪趕緊推脫掉兩人的關係,回道:「沒,沒有。」

「那就好,這樣的廢物,你怎麼會在乎!」葉凌冷笑著從凌雪身上收回視線,望著葉凡那毫不畏懼的神色,他虎目中冷芒閃現,嘴角勾勒起一抹輕蔑,胳膊輕抖臂骨微顫,猛的一拳就向葉凡胸口轟去,「猛虎拳!」

武學有普通武學、靈武學等分別,而這猛虎拳便就是下等普通武學,被淬骨階段的葉凌施展出來,大有虎獅攻擊的渾厚感。

一拳轟出,就如猛虎下山一般,氣勢凌人,所過之處空氣都有些承受不住的顫動起來

咔嚓!

結實的一拳落在胸口,葉凡覺的胸口骨頭都碎了大半,那猛虎拳中所含的暗勁兒,更是令他體內血液翻滾,身體緊接著轟然倒地,

一直忍讓的葉清,見葉凡被重傷倒地,再也無法掩藏心中的憤怒,他擋在倒地的葉凡前面,對葉凌怒喊道:「葉凌,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真是可笑!只有弱者才會說出這種無力的話!」

葉凌不屑的瞥了葉清一眼,緊接著目光又落到了葉凡的身上,凌厲雙目中滿是鄙夷之色。

廢物就該有廢物的覺悟,蚍蜉撼大樹,只是不自量力的妄想罷了。

冷笑著甩甩長袖,葉凌轉身走到凌雪身旁,伸手攬住了後者纖細的腰肢,故作大氣道:「看在凌雪的面子上,今天就饒你倆廢物一命!趕緊滾吧!」

被葉凌攬入懷中,凌雪露出一副甜美的笑容,但是美眸中卻還有些複雜。

……

就在葉凌摟著凌雪轉身離開之際,一聲竭力的低沉嘶吼,卻從遠處闖蕩而來,令的兩人身形一滯,齊齊扭頭望去。

「今日之辱,來日我必十倍償還!凌雪,從此以後你我再無瓜葛!」

人群自分兩側,眾目注視下,那滿身傷痕的狼狽少年,拖著一條滴血的殘腿,抱著昏迷的葉小胖,咬牙!倔骨!艱難的向前挪動,

夕陽下,少年被拉長的影子,染著鮮血,竟是無比的凄涼!

而在少年曾經摔倒的地方,一枚紅芒流轉的化髓果,已經被拍成爛泥,混跡在殷紅的血灘中,妖冶、刺目,卻又像是在無情的控訴!

, 月如銀盤,漫天繁星,淡淡銀輝籠罩在葉家一座偏僻小院上,枯藤老樹,映月古井,空氣中都瀰漫著一絲哀傷的氣息。

咳咳!

突兀的咳嗽聲從屋內傳來,攪亂了波瀾無驚的映月井水,也打破了僻靜小院的寧靜。

葉凡艱難地撐起厚重的眼皮,映入視線的,是一個燭光昏黃的熟悉小屋。

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腦袋,他就像是一個剛剛清醒的酒鬼,迷茫的望著四周,而那隱隱作痛的胸口,卻在刺激著葉凡回憶起之前的點點滴滴……痛苦的神色,在他臉上逐漸蔓延開來。

「凡哥,你醒了!」

旁邊突然響起的欣喜聲,打斷了葉凡的痛苦回憶,腦袋向著一側稍稍轉動,頓時他視線內就出現了一張還泛著淤青的肉球圓臉。

望著行動沒有大礙的小胖,葉凡不由詫異問道:「小胖?你的傷……?」

記憶中小胖剛被打傷,現在怎麼好的這麼快。

「凡哥,你都昏迷七天了,我的傷早好了。」

昏黃小屋內,葉小胖從木椅上站起身來,胖臉上疊堆著欣喜的笑容,趕忙跑向了床邊,解釋道。

「七天?」聽到這個數字,葉凡眉頭微微皺起,黑眸中神色有些閃爍不定。

「凡哥,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太衝動,你也不會被傷成這個樣子。」愧疚的望著葉凡,葉小胖的眼睛中濕潤一點點蔓延,經歷了之後才知道誰是真的在意自己。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小胖轉而憤怒的說,「真恨葉凌那個傢伙,下手竟然那麼狠,也不知道凌雪為什麼會……」

本想一吐心中不快,但察覺到葉凡臉色一點點轉陰,葉小胖就立即止住了話語。

床榻上,坐起身來的葉凡,眉頭緊皺,眸中神色不住的變幻,他擺擺手,略微有些疲倦的道:「小胖,你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葉小胖知道葉凡心情不好,很識趣的點點腦袋,關懷幾句便推門離開。

……

寂靜的房間內,葉凡如同一具冰冷的屍體,靜靜的躺在床上,那恍如昨日才發生的一幕幕,伴隨著蠟炬跳動的燭光,如潮水般湧上了他的心頭。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她佔據了他所有的童年記憶,可那些原本的美好,如今回憶起來,竟然那麼的譏諷。

他恨凌雪,他恨葉凌,可他更恨自己,恨自己沒能早些看清那女人光鮮外表下,趨炎附勢的面目!恨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保護好自己患難與共的兄弟!

……

在眾人異樣目光下成長起來的葉凡,本以為自己足夠成熟,可當情傷第一次來臨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堅強。

十六歲的成年禮,竟然來的如此刻骨銘心,痛徹心扉。

而這所有的一切,說到底無非就是兩個字,實力!

若是足夠強大,誰會動你兄弟!誰敢搶你女人!誰又能居高臨下踐踏你的尊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