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不過,看樣子你不太好,你要向主敞開心扉,仁慈的主會幫助你的,阿門。」約瑟夫神父在胸前劃了個十字。

「我想我的誠心會打動主的,約瑟夫神父,主能看到我的真誠嗎?」「當然,萬能的主無處不在,他既能俯視蒼生,也能感受萬民的苦難。我們都是主的孩子,孩子的誠意,萬能的主自然明白,他會拯救所有身陷苦難的孩子,給迷途的羔羊指出前方的道路。」「是啊,萬能的主,會給我力量的,讓我走出黑暗。阿門。」慕容雪雪也在胸前

「我想我的誠心會打動主的,約瑟夫神父,主能看到我的真誠嗎?」

「當然,萬能的主無處不在,他既能俯視蒼生,也能感受萬民的苦難。我們都是主的孩子,孩子的誠意,萬能的主自然明白,他會拯救所有身陷苦難的孩子,給迷途的羔羊指出前方的道路。」

「是啊,萬能的主,會給我力量的,讓我走出黑暗。阿門。」慕容雪雪也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

告別約瑟夫神父,走出拉菲教堂, 我要退圈 。路經一家咖啡廳,她走進去,坐到一個臨窗的位子,要了一杯咖啡,一邊欣賞街景,一邊喝著咖啡。

外面是一片小廣場,有十多隻白鴿子在廣場上空飛起,落下,搶食地上的麵包渣。一個少婦抱著孩子,把手裡的麵包搓碎,拋在地上。孩子剛學會走路,步履蹣跚的去追逐埋頭吃食的鴿子,沒走幾步,絆倒了,接著又爬起來繼續追逐。慕容雪雪一直盯著那個孩子,不由的一笑,她心想,那孩子才多大,竟然有如此堅強的毅力,作為一個成年人,面對挫折時,面對失意時,又該如何應對呢。

慕容雪雪陷入了沉思,從窗外投進來的光線,灑在她的身上,臉上,呈現出一種朦朧的美感。她不知道,斜對過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她,那是一雙深邃的眼睛,眼珠泛著微微的暗藍。

「小姐,我能坐到你對面嗎?」那個男人悄然走過來,很有禮貌的問道。

無敵殺戮系統 ,只是微微的點點頭。

「鴿子是和平的象徵,可有時,它也是戰爭的幫凶。」一種低沉的聲音,把慕容雪雪的視線拉回來。

她看見對面坐了一個面龐清瘦,鼻子高聳,眼睛暗藍的男子。


「你喜歡鴿子?喜歡鴿子的女人,都會有一顆天使的心。」那男子輕輕呷一口咖啡,微笑著說。

「是嗎?」慕容雪雪笑了一下,又將眼睛轉到窗外,此刻,她不想與任何人說話。

「小姐,看你心思重重,我為你演奏一曲,或許能解解悶。」那男子起身走到靠牆角的一架鋼琴前,細長的手指在琴鍵上一滑,悠揚悅耳的鋼琴聲從指間流瀉出來。

給讀者的話:

新的一天,紫野感謝諸位讀者朋友的大力支持。毒眼自進城以來,承蒙各位支持和力頂,紫野在這裡先拜謝。力力,星彤31是我忠實的讀者朋友,他們每天為我吶喊助威,真是心存感激,還有相思無用,無聊來看看,Cyx195858,A352168505,貓咪1020,水上奇葩,等等讀者朋友,紫野不能一一拜謝,碼字辛苦,但一想到有這多的朋友相助,心裡也安慰許多,紫野再次拜謝,也希望眾多朋友為毒眼做宣傳,多點擊,多收藏,謝謝。

多收藏毒眼啊,你們手指一點,紫野感激萬分。 他彈奏的是貝多芬的鋼琴曲《致愛麗絲》。這首鋼琴曲是慕容雪雪最喜歡聽的,此刻,在咖啡廳優雅的環境中,突然聽到這首鋼琴曲,慕容雪雪的心裡湧出萬千感慨。她雖然沒有把臉轉過來,卻被動聽的鋼琴聲吸引住了。

這首鋼琴曲純樸親切,刻畫出溫柔美麗、單純活潑的少女形象,色調明朗,表現了歡樂的情緒;而其中又摻雜著沉重之感,色彩暗淡,顯得嚴肅和堅定,最後樂曲在歡樂明快的氣氛中結束。

上中學的時候,慕容雪雪經常讓哥哥彈奏這首曲子,每一次聽,每一次都激動不已。她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聽到這首曲子了,驀然間聽到這首曲子,心裡竟浮出一絲傷感。

她家裡珍藏著著名鋼琴家薛貝薩的鋼琴演奏唱片,其中就有《致愛麗絲》這首鋼琴曲,她沒事的時候,就放唱片聽,晚上睡覺前,躺在床上聽,可以說百聽不厭。現在,她聽到那陌生男子的彈奏,流瀉出來的聲樂,竟有些像唱片里的味道。

她把臉轉過來,看了那個男子一眼,他彈奏出來的效果為什麼那麼熟悉?他為什麼會彈這首曲子?難道他能窺探出我的心思?他怎麼會知道我喜歡這首曲子呢?難道這是巧合嗎?

慕容雪雪不由的心生疑竇。一連串的問號在腦海中閃現。

那個陌生男子彈奏完,站起身,緩緩地向她走來。

「你喜歡這首曲子嗎?」男子坐下來說,好象與慕容雪雪已經很熟的樣子。

「這樣好聽的曲子,誰都喜歡。」慕容雪雪聲調有些冷淡。

「不,喜歡和喜歡不一樣,有的覺得它好聽,而有的是用心在傾聽,與音樂里的故事交溶在一起,產生情感上的共鳴。」陌生男子侃侃而談。

「貝多芬的愛情故事?」慕容雪雪不由自主的與男子交淡起來。

「是的,一個無限凄美的愛情故事。1808年間,貝多芬已經是近四十歲的人了。他教了一個名叫特蕾莎?瑪爾法蒂的女學生,並對她產生了好感。在心情非常甜美、舒暢的情況下,他寫了一首《致特蕾莎》的小曲贈給她。但樂譜1867年才被發現,1867年,在斯圖加特出版這首曲子的樂譜時,整理者把曲名錯寫成《獻給愛麗絲》。從此,人們反而忘記了《獻給愛麗絲》的原名《致特蕾莎》,而《致愛麗絲》卻名傳四海,打動著無數少男少女的情懷。」

慕容雪雪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故事,貝多芬的愛情故事,雖然聽上去感到有些凄美,但他創作的鋼琴曲卻把本身的愛情淹沒了。他讓更多的人,聽著這美妙的樂曲,暢想無限甜美的愛情。

「或許這就是貝多芬的偉大之處。」慕容雪雪感嘆一句。

「我叫薛貝薩。不知小姐芳名?」


「薛貝薩?你是鋼琴家薛貝薩?」慕容雪雪驚叫起來。

咖啡廳里坐著的客人聽她一聲驚叫,都轉過臉看她。

慕容雪雪臉蛋緋紅,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叫慕容雪雪,是你的崇拜者,我最喜歡聽你彈的這首曲子了。」

「那是在唱片里,但今天可不一樣,這是我特意送給你的一份禮物。」

給讀者的話:

新的一天,紫野感謝諸位讀者朋友的大力支持。毒眼自進城以來,承蒙各位支持和力頂,紫野在這裡先拜謝。力力,星彤31是我忠實的讀者朋友,他們每天為我吶喊助威,真是心存感激,還有相思無用,無聊來看看,Cyx195858,A352168505,貓咪1020,水上奇葩,等等讀者朋友,紫野不能一一拜謝,碼字辛苦,但一想到有這多的朋友相助,心裡也安慰許多,紫野再次拜謝,也希望眾多朋友為毒眼做宣傳,多點擊,多收藏,謝謝。

多收藏毒眼啊,你們手指一點,紫野感激萬分。 慕容雪雪激動的又想驚叫,但看看四周,她還是克制住了。他們重新坐下來,要了兩杯咖啡。

「我從未見過你的照片,我還以為你是個……」

「以為什麼?以為我是個老頭子,或者是個醜八怪。」薛貝薩微笑著說。

「不是,我總覺得你這個人挺神秘。別人都喜歡在報紙,電台上炫耀自己,而你從不拋頭露面,甚至連個照片都見不到。你太低調了吧。」

「我不喜歡那樣,你不覺得那樣很沒意思嗎。我給大家奉獻的是我的音樂,又不是我這個人。」

「你這樣的人,在藝術界還真少見。」慕容雪雪由衷的說。

「哎,說了半天,我還是不知道你的芳名。」


「我叫慕容雪雪,沒有別的本事,在街上做個小生意,混口飯吃。」

「慕容雪雪,這個名字好聽。我只有一個薛,而你卻有兩個雪。但不管怎麼說,咱們都有雪,看來咱們很有緣分。」薛貝薩俏皮的說道。

慕容雪雪抿嘴而笑:「你真能聯繫,你那個薛,可比我這個雪,厲害多了。」

「可我喜歡冬天的雪。」薛貝薩突然說出這句話,他用含情的眼神盯著慕容雪雪。

慕容雪雪微笑了一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眼睛轉向窗外。她聽出薛貝薩的話中之意。眼前這個男人,而且又是她崇拜的鋼琴家,她確有好感,但她對他的了解,只是一首鋼琴曲,她不會像一些女孩子,遇到自己崇拜的偶像,就控制不住,發瘋發狂,甚至以身相許,到頭來卻獨自流淚。

薛貝薩始終用暗藍的眼睛盯著慕容雪雪,像一個獵人盯住獵物。

「慕容雪雪,你望向窗外的樣子真迷人。」他喃喃的說道。

「什麼?哦,你看那個孩子,他一直在追逐鴿子,那些鴿子會飛的,他不可能輕易追到。」慕容雪雪笑笑說。她用話中之意暗示薛貝薩。

「因為他只是孩子,如果是成年人,那就不一樣了,他們會用各種辦法捕捉到它。因為他們想得到,就會志在必得。」薛貝薩看著窗外,語氣堅定的說。

「哈哈哈,薛先生真是有趣,對於一隻普通的鴿子,至於下那麼大的功夫嗎。」

「或許那不一隻普通的鴿子,而是具有高貴血統的比利時烈日系信鴿。」

「薛先生,你不僅是一個偉大的鋼琴家,而且還是一個出色的信鴿研究專家。哦,我還有事,先告辭啦。」慕容雪雪看看錶,裝出一副著急的樣子,起身離去。

薛貝薩並沒有追趕慕容雪雪,而是微笑著緊盯她的背影,他像一個老練的獵人,看見獵物,並不急於出手,而是慢慢地看著獵物走進精心設計的陷阱。

慕容雪雪背影是優美的,透過窗戶玻璃望過去,她的身影更加迷人,薛貝薩暗藍的眼睛一直盯著,直到慕容雪雪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慕容雪雪回到家,打開薛貝薩的唱片又聽了一遍。

薛貝薩的彈奏的確是一流的,就連哥哥也讚嘆不已。可這個令他崇拜的男子,今天突然相遇,掀起她內心的波瀾。

給讀者的話:

新的一天,紫野感謝諸位讀者朋友的大力支持。毒眼自進城以來,承蒙各位支持和力頂,紫野在這裡先拜謝。力力,星彤31是我忠實的讀者朋友,他們每天為我吶喊助威,真是心存感激,還有相思無用,無聊來看看,Cyx195858,A352168505,貓咪1020,水上奇葩,等等讀者朋友,紫野不能一一拜謝,碼字辛苦,但一想到有這多的朋友相助,心裡也安慰許多,紫野再次拜謝,也希望眾多朋友為毒眼做宣傳,多點擊,多收藏,謝謝。

多收藏毒眼啊,你們手指一點,紫野感激萬分。 在咖啡廳,薛貝薩在向她示愛的時候,她的心裡震顫了一下,但她很快就平靜下來。

他們只是萍水相逢,甚至僅僅相識幾十分鐘,他就大膽的向她表露愛慕之情,這是不是有點太快了,一見鍾情嗎?不太像,他的眼睛就像一個獵人的眼睛,她從那裡面沒看出一絲柔情。

《致愛麗絲》一如際往的動聽,但與薛貝薩在咖啡廳彈奏的有點不一樣的感覺。慕容雪雪聽到一半,就關上了,她躺在床上,想著和高梵的對話,心亂如麻。她倏地坐起來,在屋子裡走來走去。

不行,我一定要識破高梵的真面目。她咬著嘴唇,堅定的點著頭,她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這一天,濱島又出現一批新的搶匪,他們在夜晚專門躲在暗巷裡,瞅准孤身夜行的女子,搶劫她們的皮包,首飾和錢物。一時間鬧的人心惶惶,到了夜晚女人不敢外出,男人不敢單行。

高梵在報紙上看到這個消息,打算深夜行動,把這些毛賊繩之以法。

又是一個月明之夜,這樣的夜晚對高梵來說,有利有弊,月明之夜可以方便尋找獵物,但也容易暴露自己。自從上次與搶劫錢莊的悍匪大戰一場,街頭巷尾都在傳說鐵面白衣神俠,就連慕容雪雪也跑來質問。這次行動,他需要小心謹慎,不留痕迹。

月上樹梢,夜半人靜,高梵帶上鐵面具,穿上白色披風,悄然走出畫室,他來到幽馨湖邊,看著水中的倒影,突然一怔,湖水裡竟出現兩個人影,他猛抬頭,看見身邊也站著一個蒙面人,身穿藍色披風。


「什麼人?」他低聲問道。

「鐵面白衣神俠,我們終於見面了。」對方冷冷說道。

「是朋友?是敵人?」高梵又問。

「是敵非友,是友非敵,人世間敵友總是難辨。」對方的聲音仍是冰冷。

「我還有事,恕不奉陪。」

「想走嗎?看掌。」藍衣蒙面人,一掌劈過來。

高梵閃身躲過,藍衣蒙面人,飛起身又是腳。高梵旋轉而起,回擊一掌。兩個蒙面人在幽馨湖邊,你來我往,打鬥在一起,高梵想速戰速決,擺脫藍衣蒙面人的糾纏,一掌天馬行空,柔烈的掌風打在藍衣人肩膀上,只聽得藍衣人哎呀一聲,音調突變,竟然是個女的聲音。

高梵忙追身過去,揭開藍衣蒙面人的面紗。

「是你?」高梵驚詫的聲音,有些打顫。

「是我又怎麼樣,你的心真狠,疼死我了。」

「慕容雪雪,你不要胡鬧好不好。」高梵氣惱的說。

原來,那藍衣蒙面人竟是慕容雪雪。

高梵扶住慕容雪雪,在她受傷的肩膀上運功療傷。「還疼嗎?」

「還疼。」慕容雪雪故意嬌聲嬌氣的說。

「你膽子真夠大的,如果我不是手下留情,你的這條胳膊就廢了,知道嗎,我的大小姐。」

「誰讓你瞞著我的,高梵,你現在成了大騙子了。」

「我也是迫不得已,讓你知道了,你就會增加危險,我是不想讓你趟這趟混水。」

給讀者的話:

新的一天,紫野感謝諸位讀者朋友的大力支持。毒眼自進城以來,承蒙各位支持和力頂,紫野在這裡先拜謝。力力,星彤31是我忠實的讀者朋友,他們每天為我吶喊助威,真是心存感激,還有相思無用,無聊來看看,Cyx195858,A352168505,貓咪1020,水上奇葩,等等讀者朋友,紫野不能一一拜謝,碼字辛苦,但一想到有這多的朋友相助,心裡也安慰許多,紫野再次拜謝,也希望眾多朋友為毒眼做宣傳,多點擊,多收藏,謝謝。

多收藏毒眼啊,你們手指一點,紫野感激萬分。 在皎潔的月光下,慕容雪雪含情脈脈的看著高梵,她猛然間撲過去,投入高梵的懷抱,眼淚汪汪,嬌憨的說:「我就跟著你趟這個混水,又怎樣?你騙的我好苦。」

她用拳頭捶打高梵的胸脯,一個勁的抱怨:「你為什麼要騙我,你為什麼要騙。」說著說著,委屈的哭起來。


高梵輕輕的拍著慕容雪雪的肩膀:柔聲說:「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騙你。來,我帶你一起去抓壞人。」

慕容雪雪在高梵的懷裡,仰起臉,倏地將溫香的柔唇印在高梵的嘴唇上,狂熱的抱吻起來。她的舌尖頂開高梵的嘴唇,兩個舌尖像久別的情人,瞬間絞纏在一起。

他們在靜寂的幽馨湖邊,瘋狂相吻,過了很長時間,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你要帶我飛翔嗎?難道我做的夢是真的?」 鄉村有座仙山 ,喃喃的說。

「我帶著你一起飛翔。」高梵左手抱住慕容雪雪,伸展右臂,飄飛起來,他們越過校園,向城市的居民區飛行而去。

「哇,我是在做夢吧,我們真的飛起來了,啊,你看那條河,那座高樓,它也在我們的腳下了。」慕容雪雪耳邊生風,下面的街道,樓房和樹木一閃而過,她的長發被吹起來,

飄飄洒洒,她眯著眼睛看著下面的街燈,激動的直叫喚。

「注意啦,我要加速了。」高梵開始加速,進行側翼飛行,他突然下降,從兩座高樓中間閃電般掠過,慕容雪雪驚叫著,用手抱緊高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