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珠一張肉乎乎的小臉兒都皺成了一團,不滿道:「你爹娘都沒有教過你做人要講禮貌嗎?一點家教都沒有。」

聽到她的話,女人看向趙明珠嘴角銜著玩味的笑:「呵,我這是第一次在人口中聽到沒家教這三個字。這話從來沒人在我面前說道。」「沒有徵求別人的同意就做到別人的位置上,然後還一臉凌厲的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你這不是沒家教是什麼?」趙明珠直言說道,一點兒都不在意眼前這女人好像生氣了。反正天大地大,在錦州城裡面,

聽到她的話,女人看向趙明珠嘴角銜著玩味的笑:「呵,我這是第一次在人口中聽到沒家教這三個字。這話從來沒人在我面前說道。」

「沒有徵求別人的同意就做到別人的位置上,然後還一臉凌厲的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你這不是沒家教是什麼?」趙明珠直言說道,一點兒都不在意眼前這女人好像生氣了。

反正天大地大,在錦州城裡面,還沒有他們趙家害怕的人。

再說了!她又沒有說錯什麼……

「呵……」女人低低的笑著,不過她的笑容是那種冷森森的感覺,讓人聽了很不舒服。

趙明珠被她的笑嚇得有些害怕,放在桌下的手緊緊的抓著身邊的趙明月。


感受到自家妹妹的害怕,趙明月忍不住出聲道:「這位姑娘,家妹素來單純,說話也是口無遮攔,還望姑娘莫怪。只是姑娘突然坐在這裡,也不詢問一番,確實有些唐突了。」

趙明月說話比趙明珠要穩重圓滑不少,卻也是在不滿女人突然的出現。

「喔,如此說來,還真是我唐突了呢。我以為我們啟明王朝國風開明放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能大方隨意,現在看來並非如此。那麼我能否坐在這裡呢?」女人豪爽一笑,朝著幾個人問道,但眼睛卻是緊盯著蘇葉的。

趙明珠剛想說不行,就被趙明月攥緊了手,示意她不要說話。

她思索一番開口道:「若是平時便算了,可今日我們這桌有些私i密的事兒要討論,便不方便留姑娘在這裡了。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請姑娘喝杯熱茶呢?」

趙明月的客套讓女人面色一凝,旋即笑道:「既然如此,便不打擾了,茶就不必了,以後有機會再補上吧。」

她說完起身,笑著朝著台下喊道:「六哥!」

登時,台下正在撫劍的白衣男子抬頭看向樓上的紫衣女子,同時也注意到了她身旁的蘇葉,撫劍的動作隨之一頓。

因為女人的叫喊聲,蘇葉也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正對上男人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



雖然是帶著半邊面具,還是能夠大概將人臉看清的。

蘇葉可以確定,這個人她不認識,但不知道為什麼……

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呢。

然後,她便見到了男人上揚的嘴角。

她垂眸笑了笑,果然好看的人都是扎堆的,妹妹漂亮哥哥也是英俊,真好。

不過很快她便沒有心思去想了。

蘇戟來了。

他坐到了剛剛女人坐的那個位置上,他一抬眼便是看到了對面正含情脈脈看著他的趙明月,忍不住微微蹙眉看向蘇葉道:「你怎麼來了?還和……」

他原本想問怎麼會和趙明月一起來,但是被趙明月盯著他有些問不出來了。

「因為一直都沒有機會和小叔叔見面,所以還沒來得及告訴你,我現在就在趙家做工。是在幫助幾個小姐做事。」蘇葉想了想開口解釋道。

「什麼?」蘇戟擰眉,拍桌而起,椅子都被他的腿踢到往後退了些,他低頭看著蘇葉問道:「你簽了賣身契?」

「沒有沒有……」蘇葉連忙搖頭。

只是蘇戟根本就不給她解釋的機會,便打斷她的話看向了趙明月質問道:「你用了什麼手段?」

「?」趙明月一臉疑惑的看著蘇戟,不是很明白他口中的手段是什麼意思。

「我說了我對你沒有感覺,我們這輩子都不會有可能,你沒必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你趙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你趙明月趙家大小姐想要找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何必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呢?還要用這種手段?你以為你把我的家人留在你身邊,我就會喜歡你嗎?」還不等趙明月說話,蘇戟就一連串的話砸在了趙明月身上。

被一通傷人至極的話劈頭蓋臉砸到的趙明月一臉呆愣的看著蘇戟。

澀寵嬌妻:晚安,總裁先生

「啪!」 蘇戟因為氣憤,聲音並不算小。

趙明玉本來是要處理藥局的事兒,但蘇老大突然醒了一直瘋瘋癲癲的說著蘇葉是怪物的話,不想他繼續在府中礙眼,便壓著人過來送到蘇戟這邊,只是剛剛上樓尋來她就聽到了蘇戟對趙明月劈頭蓋臉的一頓質問。

一個氣憤,她抓住蘇戟的肩膀將他轉過來,抬手便是一巴掌。

倘若流年負情深

趙明月連忙搖頭,起身跑到趙明玉身旁。

「明玉不要!」

「大姐你撒手。」趙明玉冷著臉說道。

趙明月搖搖頭。

趙明玉卻是直接甩開她的手,抬手就要再給蘇戟一巴掌。

蘇戟這次有了防備,抬手就抓住了趙明玉即將落下的胳膊。

「趙明玉你又發的什麼瘋?」蘇戟冷冷問道。

「我發瘋?是你瘋了才對吧?」趙明玉也是冷眼看著蘇戟,一點兒好臉也不給他。

「我清醒地很。」蘇戟皺眉道。

說完,他鬆開趙明玉的胳膊,環顧周圍人有意無意聚到他們這裡的目光,蹙眉道:「有事跟我去後院說,不要在這裡。」

他不喜歡這種被人當成是猴子一樣圍觀的感覺。

趙明玉聞言也稍微冷靜了一些,皺眉掃了眼台上台下往這邊看的人,點頭道:「走。」

她趙家人的面子還是要的。

是以,一群人便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武館的大廳。

趙風眠因為擔心蘇老大再對趙明玉做什麼,便跟著一起來了,見到蘇戟並沒有對趙明玉做什麼,蓄勢待發的拳頭才沒有打出來,這會兒也一臉防備的跟著他們去了武館後院。

看著眾人離開的背影,坐在一旁桌前的紫衣女人微微挑眉,看到台下白衣男人朝著這邊看的目光,她向他俏皮的眨了下眼睛。

白衣男人立刻便挪開了視線。

「嘖,六哥可真無趣……」女人不滿的嘟囔一聲,便又繼續揚唇笑著,只是目光在掃過蘇葉離開大廳時的身影時眼底劃過一道冷芒。

……

後院。

才走到後院,趙明玉就非常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

蘇戟沒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趙明玉。

趙明月被趙明珠攙著,雙目失神就好像是一具行屍走肉一般。

趙風眠一臉防備的看著蘇戟。

後院除了他們幾個就沒人在了,原本在的人見到他們來了也趕緊都閃開了。

開玩笑,趙家的人還不得小心著一點兒都不能得罪的。

蘇葉深吸一口氣,看向蘇戟開口道:「小叔叔你誤會了……」

「你先不要說話,我和她的她還沒有說完。」蘇戟又一次的打斷了蘇葉想要解釋的話,目光定定地看著趙明玉。

「我清醒地很,我知道我在做什麼。」蘇戟冷聲說道。

趙明玉聞言冷笑:「是,你清醒,你就是一個清醒地混蛋。」

「我並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蘇戟皺著眉說道。

「沒有做錯什麼嗎?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批判我大姐,將她捧上的一顆真心摔在地上,你這還不叫做錯了嗎?那麼在你眼中,對錯又是怎麼分辨的呢?」趙明玉深吸一口,強迫自己平心靜氣的說話,但還是無法做到,說話的語氣很沖。

「我早就說過,我和她之間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讓她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蘇戟一張臉冷的就好像是冰塊兒,不過是巧克力冰塊兒。

「可是這次,要找你的不是我大姐呀,是蘇葉。」

「雖然不知道你們是如何認識她的,但這才是我生氣的原本。以前你們不管怎麼無理取鬧我都能忍了,但是觸及我的家人,抱歉,這是我的底線。你們花多少銀子簽下她賣身契的?我會如數給你們,將賣身契還給我。不要試圖用她來要挾我。」蘇戟說起來這事兒一張臉更冷了,出口的聲音更是冷的有些凍人。

趙明玉聞言一張臉都皺了起來。

「你他娘的有病吧?誰給她賣身契了?」趙家孩子大多霸道,但卻鮮少說髒話,尤其是女孩子,但這會兒趙明玉都要被蘇戟氣昏了頭,直接就罵了出來。

蘇戟聞言皺起了眉:「說話就說話,別涉及家人。」

娘親,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

趙明玉不悅的看向了蘇葉:「你沒跟他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嗎?」


蘇葉也是無奈擺手:「我剛剛見到他,而他根本就沒有給我解釋的機會。」

聽到蘇葉的話,蘇戟疑惑地看向她:「怎麼回事兒?」

「小叔叔,我沒有賣身。」蘇葉苦著臉無奈道。

「什麼?!」蘇戟吃驚地看著她,「你怎麼沒和我說呢?」

「你也得給我解釋的機會啊……」蘇葉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都無奈極了。

蘇戟聞言稍加思索,回想著和蘇葉見面之後的一言一語,面上也有些掛不住了。

貌似,蘇葉是要說什麼來著,但是被他給打斷了,就在剛剛他還不要她出聲辯解。

看到蘇戟理虧的樣子,趙明玉冷笑一聲:「某人自己不聽解釋還傷害別人,臉呢?」

她對蘇戟向來是不喜,所以也說不出好話來,總是冷嘲熱諷的。

蘇戟沒有再說話,蘇葉開口解釋道:「這已經是前些日子的事情了。我與二小姐早有約定,會幫助她們姐妹變瘦,但是前提是我自己先瘦下來很多,能夠讓她看出效果來。後來一月時間到了,我到鎮上赴約加上賣了先前上山採的藥草,拿了錢買了很多東西回家,拜託三叔三嬸照顧奶奶,當時你不在便沒有知會你。」


她說著抿了抿唇:「你也知道,我對鎮上從來不熟悉,也不知道你所在的武館是哪個。想來你回家之後他們會告訴你,我便沒有尋找你了。大小姐也是今日才知道你我之間的叔侄關係,然後又發生了一些事情,她才陪著我來找你的。」

蘇葉一番解釋過後,蘇戟才明白了事情的原由。

看著臉上有著明顯懊悔的蘇戟,趙明玉再次出聲諷刺:「真不知道你這人有什麼好的,模樣生的一般就算了,不解風情像個木頭,說話傷人又……」

她話還沒說完,就被趙明月抓住了胳膊,她抬眸看到自家大姐眼中的懇求,負氣的偏頭哼了一聲,倒是不再說了。

蘇戟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他看向了趙明月,眼底有著明顯的愧疚。

「對不起……」

聽到他的道歉,趙明月沒有覺得欣慰,反而是忍不住苦笑。

「蘇戟,原來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種人嗎?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甚至傷害你身邊的人嗎?」趙明月顫抖著聲音問道。

現在的趙明月來之前有多麼的歡欣雀躍,現在就有多麼的難過失望。

蘇戟低下頭沒有說話,放置在身側的雙手緊攥成拳。

「呵……」趙明月臉上的笑容更加苦澀,她點點頭:「我明白了。」

「蘇戟。」她吸了吸鼻子,很是認真的看著他強顏歡笑。

蘇戟看著她那雙因為流淚而更加明亮的眼眸,心中一動,更加愧疚,沒有說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