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望軒只好湊近他耳邊低語道:“我…**病犯了,你能幫我去看看嘛?另外…秋家還有件事,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蕭凡無語。秋望軒的**病就是痔瘡犯了,怪不得說不好說,只是現在在吃飯啊!說這就有點過了啊……不過,蕭凡倒是很感興趣秋望軒說的另一件事。只是今天晚上蕭凡還要去天府之香,所以只能把秋望軒的事暫時放一邊。倒不是蕭凡不給秋望軒的面子,而是天府之香的事明顯更重要。畢竟他爲了瞭解天府,可是參加比賽去了。還拿了

蕭凡無語。

秋望軒的**病就是痔瘡犯了,怪不得說不好說,只是現在在吃飯啊!

說這就有點過了啊……

不過,蕭凡倒是很感興趣秋望軒說的另一件事。

只是今天晚上蕭凡還要去天府之香,所以只能把秋望軒的事暫時放一邊。

倒不是蕭凡不給秋望軒的面子,而是天府之香的事明顯更重要。

畢竟他爲了瞭解天府,可是參加比賽去了。

還拿了第一名,獲得食神美稱!

做這些不都是爲了早點把陸正國帶回家嗎?

在陸家的那段時間,蕭凡刻骨銘心,誰對他好誰對他不好,他記得一清二楚。

所以他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陸正國一個人在外面遊蕩。

這樣不僅讓陸嫣然她們操心,更是讓蕭凡覺得內疚。

畢竟當初離婚時,陸正國也是應該幫他說話才一氣之下離家出走的。

做人不能忘恩,這是蕭凡做人的準則。

蕭凡這時舉起一杯酒,委婉拒絕了秋望軒的邀請,而是說道:“秋大哥,有時間我一定去秋家拜訪,只是今日還有其他要事。”

秋望軒有些擔心蕭凡是不是還要去飛龍武館,問道:“凡弟,你還有什麼事?你可別胡來啊,飛龍武館真的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蕭凡笑了笑:“秋大哥放心,我是要去天府之香參加活動。忘了告訴你,你老弟我今天獲得了天府之香食神的美稱,怎麼樣?”

蕭凡說完這句話,秋望軒已經張大了嘴巴。

滿臉震驚之色!

陸嫣然坐在一邊,卻是有些感動。

她知道蕭凡進天府之香就是爲了瞭解天府古玩城,然後查到陸正國的消息。

說到底,蕭凡又是爲了陸家。

可是……陸家以前卻是那般對待蕭凡!


秋望軒震驚道:“凡弟,你還是一名大廚?真沒看出來啊!”

“早知道,就不來這醉仙樓吃飯了,我看下次直接去你家或者我家,你親自下廚,好讓我也嚐嚐你的手藝如何!”

天府之香的名氣大多數人都知道,所以秋望軒很是震驚,蕭凡竟然能獲得食神的稱號! “當然,你不說,我也要把他打敗的。”艾米一口便答應了下來,她突然想起這個承諾彷彿也跟夏凱有關,一顆芳心有些害怕的跳動了起來。

凱瑟琳小姐並沒有覺察到艾米細微的變化,看到她答應的如此爽快,也就放心了,憑着艾米的實力,她絕對相信九華幫必敗無疑。怕就怕這個小魔女不肯出全力…

日落月升,不知不覺時間已到了深夜,卡卡吃完了二十顆靈獸晶核以後,一直兢兢業業的守在了庭院中央。

銀月三人在疲乏中各自睡去了,只是身上不時傳來的隱痛讓他們睡得並不安穩。

突然,吱呀一聲,夏凱的房門打開了,一股熱浪也隨之從房間內竄出。卡卡欣喜的跑了過去,夏凱的出現意味着自己的守院工作就可以結束了。

嗷嗚一聲,卡卡像貓咪一樣竄入了夏凱的懷裏,雖然夏凱的臉上佈滿了疲憊,但看到卡卡的時候,還是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他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了一顆四階靈獸晶核,塞進了卡卡的嘴裏,算是對它任務完成的獎賞。接着,便急匆匆地走進了銀月的房間。

木牀之上,銀月已經換上了一件嶄新的道袍,一頭銀髮隨意的披散在她的腦後,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中,每一根銀絲都像是鋪灑了一層熒光粉一般,散發着瑩潤的光芒,有種讓人窒息的美麗。

而銀髮之下,銀月緊閉着雙眼,眉頭微微靠近,好像在忍受着不少的痛楚,一張櫻桃小嘴也自然而然的撅了起來,看到如此的情形,夏凱不免鼻子一酸。一整天的等待,還是讓銀月承受了不少的痛苦。

“銀月…醒醒…銀月…”夏凱在銀月的牀頭輕喚,一雙絕美的眼睛也在話音落下之後,微微的睜開了。

看到夏凱關切的樣子,銀月立即病容全部不見,露出了一個傾國傾城的笑容。

“你的…血融丹…煉製成功了?”

夏凱默默點了點頭,心中卻因爲銀月的笑容而涌起了不少的感動,只有真正喜歡自己的人,纔會如此在乎自己的感受。

“來,把這顆藥丸吃下吧,你很快就會好起來。”夏凱一手攤開藥丸,一手扶着銀月慢慢坐起。

在手掌靠近銀月的時候,她的嘴脣直接在夏凱的手掌上一含,柔軟的觸感劃過掌心之時,讓夏凱不由得渾身一顫,一股燥熱竟然瞬間就充斥了他的身體。

MLGB,好熱…

銀月可沒有想到,自己自然而然的舉動,居然會讓夏凱反應這麼大。只是,傳說中的四品療傷丹藥吞下去之後,銀月一下子便驚奇的睜大了雙眼。

因爲,她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屬於血融丹的紅色藥霧,就像是具有靈性一樣,很快便找到了自己受傷的經脈位置。一股股輕微的刺痛傳來,竟是血融丹的藥力和殘留的能量亂流正在激烈的抗爭。

“這血融丹,果然神奇。”銀月靠在夏凱的肩頭說道。

此時的夏凱早已熱得不行了,在鼻息間聞到屬於銀月的清香之時,額頭更是冒出了一片汗珠,“你…接着休息,我把血融丹,送到禹青…和繆瑤那裏去。”

夏凱慌忙把銀月重新放回了木牀,逃也似的奪門而出,感受到庭院外的清涼之氣,才讓自己的心靜下來不少。

看到夏凱匆忙的背影,銀月並沒有覺得什麼異常,禹青和繆瑤的傷勢,她同樣也很掛念,希望血融丹也一樣對他們有效吧。

夏凱第二次進入的是繆瑤的房間,看到自己推門而入後,繆瑤早已半個身子坐起,口中乖巧的叫了一聲,“凱哥哥。”

夏凱揚起嘴角笑了笑,剛纔的窘境不能再發生了,有了銀月的教訓後,夏凱直接把血融丹倒入了繆瑤的手心裏,讓她自己吞服了下去。

“感覺怎麼樣?”夏凱急切的問道。

繆瑤眯着眼睛,好像在用精神力探查一般,幾秒鐘過後,雙眼便猛然瞪大,“好快,血融丹已經在修復我的丹田了!”

夏凱微笑着點了點頭,看來只要是五階以內的法術傷害,用血融丹去治療都不會有什麼問題,夏家家族的煉藥祕籍,果然是一份彌足珍貴的寶物。

“那你好好休息,凱哥哥要去禹青那裏了。”夏凱吩咐道。

繆瑤重重點了點頭,自顧重新躺下了。

進入禹青的房間,夏凱顯得輕鬆多了,至少不會再出現面對銀月時的燥熱難當。

“來,吃下這顆血融丹。”夏凱拉起禹青說道。

只是,接下來的情形讓夏凱渾身都冒起了雞皮疙瘩,因爲禹青也毫不在乎地在自己手掌上舔*舐了一下…

本來因爲是兄弟,夏凱就沒有像繆瑤那樣防備,他哪裏會知道,禹青竟然也這麼大大咧咧的,用嘴巴直接就把藥丸咬進去了。

黑幫總裁的霸愛 ,讓無辜的禹青啪的一聲,重重砸回了木牀之上。

“大哥…?”禹青有些不解的看着夏凱。

“呃,你剛剛把我咬疼了…”

禹青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門牙,有那麼厲害嗎,我又不是卡卡…

……

回到房間後的夏凱盤坐在蒲團之上,從三強全部決出到最後的冠軍爭奪戰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他要把握住這難得的幾天好好修煉,說不定最後的冠軍還真的會落到自己頭上。

夏凱想到這裏時,臉上露出了一個嘚瑟的笑容,不過腦海中突然一晃,艾米那個女魔頭的樣子浮現了出來,要成爲冠軍,至少還要打敗艾米啊,她可是八星魔導士的存在,比自己高了一階還不止。

現在夏宗除了夏凱還能進入修煉狀態,其他三人都在養傷,想要像上次一樣,進入靈獸位面突擊的辦法已經行不通了。看來,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夏凱掏出了裝着珍貴靈泉的玉瓶,眼下里面還剩不到一半了,這是第五瓶的靈泉,因爲上次艾米的挑釁,無緣無故浪費了不少。現在想起,仍然讓夏凱覺得一陣痛心。 枕上萌寵:首席老公好心急

陸嫣然自己回去後,蕭凡便獨自一人來到天府之香。

只是,讓他略微驚訝的是,之前主持人說的獲獎者晚上必須來參加天府之香的活動。

本以爲只是第一名參加,可蕭凡到了才發現之前那位第三名鹽焗皮皮蝦的廚師也在場,不僅是他,就連龍羽瀾也是在場。


蕭凡走到一張大桌前,立刻有人歡呼起來,大多數人都認識他是本屆的食神。

雖然就是一份炒飯成名,可是天府之香的要求向來極高,所以即使蕭凡是炒飯成名,那這份炒飯肯定也有獨到之處。

那位鹽焗皮皮蝦大廚,率先走到蕭凡面前,微笑伸出手:“你好,蕭食神,我叫鄧偉其。”

蕭凡禮貌性與之一握。

下一秒,不少人圍在蕭凡身邊要求籤名合照。

蕭凡鬱悶不已,只好一一接下。


氣氛熱烈。

只是,這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兀出現。

“你們別被他騙了,他就是個無賴,騙子,這個食神本來應該是我的!”龍羽瀾正站在遠處瞪着蕭凡。

今天發生的事,她還耿耿於懷。

不僅沒把蕭凡教訓到,反而自己一直吃虧,就連館長龍飛羽也被蕭凡踩在腳下。

不過龍羽瀾一直覺得這是秋望軒的原因,蕭凡不過是狗仗人勢。

只是她的話,只是略微使客廳安靜了一小會兒,接着大家就再也沒看她,龍羽瀾頓時氣的小臉通紅。

大家之所以無視她,是因爲她昨天當街以多欺少的場景被很多人目睹,所以很多人對她的印象不太好。

可是她又是大賽第二名,而且還是飛龍武館的人,所以大家更是不敢和她說話,她看起來倒顯得有些孤單冷清。

接着,在禮儀小姐的帶領下,獲得比賽的前三名安排到了一間金碧輝煌的大房間。

除了他們三人,就是主持人和一些工作人員,所以這個房間目前不是很熱鬧。

就在這時,主持人開口道:“三位是我們天府之香本屆的獲勝者,除了你們當天得到的獎勵外,我們還有隱藏福利,接下來,會有你們的專業負責人告知你們詳細信息。”

說完,他看了一眼蕭凡說道:“本屆食神蕭先生請隨我來!”

蕭凡微微一怔,緊隨其後。

不到一會兒,蕭凡被帶到一個特殊的房間。

主持人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蕭凡,說道:“蕭先生,我走了,進入這扇門,能不能把握機會就看你自己了!”

支持人說完這句話,就轉身離去,蕭凡倒是有些納悶。

不過他還是輕敲了兩下門。

沒人迴應……

“砰砰!”

很快屋裏傳來一聲悅耳的聲音:“請進。”

蕭凡推門而入,第一眼並沒有看人,卻是習慣性地環視四周環境一眼,這是出於自我防範的習慣性,很快蕭凡發現這是一間獨立辦公室,配有一個洗手間,差不多六七十平方,很是奢華,而且站在窗邊能夠清晰看見金陵最高的一棟樓,可以說一覽無遺。

蕭凡不由感慨天府之香果然名不虛傳啊,一間辦公室也是如此富麗堂皇。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