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熙若是沒有遇見雲飛,或許早已和她父親一樣,死在了那些盜匪手中,雲飛不僅救了她的命,也幫她報了殺父之仇,在清熙最黑暗的時刻,雲飛用自己最純潔的靈魂,將黑暗中的清熙拉回了這個世界。

低着頭不言語的綠竹,她也很想告訴我,她會很想我,她也會等我回來,但是她不能,她只是楊府的一個丫鬟,這句話只有千凝才能對我說,她亦只能將所有的話語埋藏在心底,不表露出來。人生之若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人啊,總是在離離合閤中與愛的人度過一生,或許這就是最好的人情世故吧,自古多少英雄好漢,終是敵不過一

低着頭不言語的綠竹,她也很想告訴我,她會很想我,她也會等我回來,但是她不能,她只是楊府的一個丫鬟,這句話只有千凝才能對我說,她亦只能將所有的話語埋藏在心底,不表露出來。

人生之若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人啊,總是在離離合閤中與愛的人度過一生,或許這就是最好的人情世故吧,自古多少英雄好漢,終是敵不過一個情字。

“小丫頭,鼻涕要流到嘴裏嘮”。綠竹的因爲低着頭,眼淚混雜着鼻涕,掛在了小小的鼻尖,而她卻沒有注意到這些,爲了叉開話題,我便向着綠珠打趣道。

當我說完後,清熙她們齊齊轉過頭看向綠竹,綠珠亦是迷茫的擡起頭,然後掛在鼻尖的眼淚掉落了下來,這才讓她一下子意識到自己的窘樣,連忙轉過頭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淚和鼻涕後,轉過頭紅着眼生氣地說道:“纔沒有呢,小風哥哥就知道欺負我,雲飛哥哥從來就不欺負我,哼~不理你了”。然後嘟着嘴,抱着胸,假裝很生氣的樣子。

我們也是被這丫頭古靈精怪的可愛摸樣逗笑了,又豈嘟嘟嘴巴的樣子煞是可愛呆萌,清熙也收住了眼淚,掩面與我們笑在一起。

“好啦,綠竹最乖啦,我給你道歉啦,那你還知道我們今天爲什麼來這裏?”看着綠竹可愛的模樣,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

綠竹揉揉被我捏疼的小臉蛋,認真地說道:“小風哥哥你剛纔不是說我們今天是來玩的嗎?這就不記得了”。

“是啊,我們今天是來玩的,人啊,總是在離離合閤中與愛的人度過一生,我和雲飛也只是離開一段兒時間,所以我們纔要珍惜在一起的時光呀”。看着怔怔呆住的四人,我繼續說道:“所以呢,我們今天來比賽放風箏吧,風箏飛的最低人,可是會有懲罰奧”。


我拿起手中的風箏,朝着四人挑釁的擺擺風箏,這下所有人有意無意地將悲傷的情緒埋藏在心底,浮現在臉上的是嚴肅的神情,綠竹站起身,傲嬌的說道:“放風箏,我可是沒輸過”。說着一手拿着風箏,一手拿着提線,踩着小碎步向一旁跑去。

因爲綠竹的父親小時候經常陪綠珠放風箏,所以放風箏對於綠珠來說比較得心應手,綠竹不似千凝和清熙那般身材高挑,跑起來很費力的樣子,小短腿連連踩在草地上,但是不一會兒就把風箏放得很高很高了,還一邊喘着粗氣挑釁我們。

雲飛和綠竹見狀,也拿着手中的風中,朝着一邊跑去,雖然兩人的風箏跌落了很多次,但還是有驚無險的將風箏放飛了起來。

我轉頭看向千凝,而千凝很無奈的攤攤手說道:“我不會放風箏”。看到千凝竟然會被放風箏難住,突然覺得千凝也不過是個小女孩子嘛,寵愛的摸摸她的臉頰說道:“你還有我呀”。

我拉着千凝的手站起身,拿着風箏一點點給她將放風箏的技巧,許久後,千凝手中拿着提線,而我拿着風箏,我朝她點點頭,千凝轉過身挎着小碎步朝前跑去,淡藍色的羅裙着身,淺藍的絲帶腰間一系,頓顯那嫋娜的身段,萬種風情盡生。

雲袖裙襬隨着曼妙的身姿輕擺,盪漾成一朵風中芙蕖,烏黑的長髮也在風中凌亂,最是那回眸一笑,美得就像一個仙子,似是一隻蝴蝶翩翩飛舞,似是一片落葉空中搖曳,似是叢中的一束花,清雅如同夏日荷花,秋季海棠,腰肢倩倩,萬般風情繞眉梢。

而我則舉着風箏跟在千凝後面,待時機最佳時,我將風箏放開,千凝則根據我的教導,手中的提線一點點放長,就這樣跌跌落落很多次後,終是讓風箏飛上天,但是需要千凝不停的跑動,才能讓風箏平穩的飛再空中,但是千凝的體力欠佳,沒跑多久,便玉臉微紅,喘着粗氣。

見狀,我拉起千凝的手,同時一股柔和的藍色光芒浮在我身上,再通過手臂傳到千凝的身上,這時我再將水元素的治癒之力不斷的傳到千凝的身上,漸漸地,千凝感覺身體越來越輕鬆,跑起來也不費力,我便拉着千凝的手在草地上漫無目的跑着,時而快步時而漫步,只爲了讓風箏在空中平穩的飛行。

而綠竹她們三人,則是在原地站着,用手一上一下的拉着牽引繩便將風箏放飛的很高很高,只能看到一個輪廓。

空曠的草地上,五個人,三個人站在原地,哈哈大笑地看着一旁不停跑來跑去的另外兩人,而天空中四個風箏迎風滑翔,只不過其中一個時上時下的,沒錯,這個就是我和千凝的風箏,燕語鶯啼般的笑聲傳遍空曠的草地上。

許久許久後,終是玩累了,我們坐在攤子上淺淺的品飲着酒水和美食,綠竹直接躺在上面,初有其形的胸部伴隨着粗氣微微浮動,可見剛纔她玩的又多瘋,可是她的風箏也是非得最高的。

待氣息平穩後,綠竹翻身爬起,一臉壞笑的看着我說道:“小風哥哥,你剛纔不是說,風箏飛得最低的會有懲罰嗎?你和小姐的最低,你們可不能賴皮奧”。

我一臉黑線的看着這個壞丫頭,心中苦笑爲什麼剛纔要給我自己挖這個坑,這時清熙和雲飛也在一旁幫着綠竹吶喊助威,顯然是想讓我和千凝出臭的樣子,我搖頭苦笑,輕輕一彈指彈到綠竹的額頭上說道:“你個小丫頭片子,回去我就找個婆家把你嫁了”。綠竹吐吐小舌頭,一臉不信,看來這個坑我的自己跳了。

我苦着臉看向千凝,而千凝卻端着一杯清茶,轉頭看向一旁,自顧自地飲起來,彷彿在說我聽不見,與我無關,風箏是你放的。

而綠竹,清熙,雲飛則一臉期待,見推脫不了,只得凝眉苦思來想一個注意,眼睛看着千凝曼妙的身姿,心中出現一個想法。

然後我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個與古箏極其相似的木琴,這個木琴本來是拿給清熙演奏用的,因爲出生顯貴的清熙對音律比較熟悉,我拿着古箏也本想是讓清熙在今天演奏的,沒想到竟然先用到我身上了。

他們看到我把古箏拿了出來,一臉疑惑地看着我,我看着千凝說道:“我想到懲罰了,那就是我來彈奏,千凝伴舞”。我可不是隨便想想的,因爲千凝的書畫不僅是一絕,她對舞蹈也是頗有了解。

千凝手中的茶杯差點兒沒拿穩,綠竹睜大眼睛看着我,而云飛則一臉懷疑的問我:“小風,你還會音律?”。

PS:記住!這個音律的事情,它是一個彩蛋,他會在大結局時帶來震撼的信息,也將聯動《柳風紀》的姊妹篇出現。 他們看到我把古箏拿了出來,一臉疑惑地看着我,我看着千凝說道:“我想到懲罰了,那就是我來彈奏,千凝伴舞”。我可不是隨便想想的,因爲千凝的書畫不僅是一絕,她對舞蹈也是頗有了解。

千凝手中的茶杯差點兒沒拿穩,綠竹睜大眼睛看着我,而云飛則一臉懷疑的問我:“小風,你還會音律?”。

“這有什麼難的,我看這架琴,與我家鄉一種名叫古箏的琴極爲相似,這裏到這裏是純八度,而且被平分成十二等分,這架琴也是按照十二平均律所制,”。我輕劃過21根琴絃,聽着琴絃的聲音,看着類似雁柱,前後嶽山等等,我就確定了這把琴是按照十二平均律的音律來制的。

雲飛和綠竹聽得雲來霧去,而千凝和云溪則驚訝地看着我,可能他們怎麼都麼想到,我這麼一個失了憶的人竟然還記得音律。

我擡起手,一股刺骨的寒芒從我的上手泛出,隨着一根冰棍憑空而現,冰棍極速向着各個方向伸展,漸漸地形成一個完整的冰架,我將木琴放在冰架上,然後起身站在千凝身前,彎腰,向着千凝伸出一隻手,溫柔的說道:“我的公主,來吧,誰讓你我的風箏飛的最低呢”。

千凝被我的異樣舉止心神不定,鬼使神差的伸出玉手握住我的手,借力站起了身,因爲天元大陸都是抱拳行禮,女子則行萬福禮,再加上一句‘我的公主’,千凝哪受得了這般,而其他人看着我兩的舉動,則是一臉嫌棄,雲飛更是沒忍住,發出一聲“咿~”來表達自己被我噁心到了。

千凝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站起來,不得已只得被迫接受我來彈奏,她來伴舞,見千凝同意了我便向千凝說道:“我要彈得這首曲子呢,在我僅存的記憶中,應該是我家鄉的一首樂曲,表達的是一種柔情似水,深深愛戀的情感,比較柔和,你就踩着節奏來隨意發揮”。

“嗯”。千凝點頭應道,從懷中拿出一塊手帕,向後退了幾步,蘭花指捏着手帕,微微屈身,便已做好了起勢舞姿,見千凝已經做好準備,我退回琴邊。

我微微福身,婉婉落座,跪坐在琴邊,玉指輕揚,也沒有戴上指甲,撫上琴面,凝氣深思,手指劃過二十一根琴絃,琴聲徒然在天地間悠然響起,隨後信手拔彈,從容典雅,一聲聲清新的音符從指尖瀉出,時而舒緩如流水,時而清脆如珠落玉盤,時而低迴如呢喃細語,如山澗泉鳴,似環佩鈴響, 空靈之聲令人憶起那山谷的幽蘭。

千凝一襲淡藍色紗裙,外罩淺白色的透影紗衣,藍色的絲帶腰間一系,頓顯那嫋娜的身段,還給人一種清雅華貴的感覺,雲袖裙襬隨着曼妙的身姿輕擺,盪漾成一朵風中芙蕖,我送給她的玉佩掛在腰間,搖曳,似仙般風姿卓越傾國傾城的臉,落凡塵沾染了絲絲塵緣的仙子般,那一雙燦然的星光水眸,淺淺一笑便令我心醉不已。

曲蕩人心魄的琴聲輕揚而起,千凝柔柔淺笑,烏髮在隨風輕揚,緩緩擡起螓首,莞爾一笑,右手輕擡,微轉螓首,以手帕代替水袖,甩出手帕,手帕微遮半臉,迷醉了我的眼,也迷醉了心。

漸漸地,一句句美妙的語句浮現在我的腦海:鴛鴦雙棲蝶雙飛,滿園春色惹人醉,悄悄問聖僧,女兒美不美,女兒美不美,說什麼王權富貴,怕什麼戒律清規,只願天長地久,與我意中人兒緊相隨,愛戀伊,愛戀伊,願今生常相隨。。。

我的十指,在琴絃上不停的顫,按,劃,揉,曲韻悠揚曼妙,將幾人帶入雲裏霧裏,令人飄飄如仙,手指慢慢摩挲着,看着踏樂而動的千凝,眼中盡是柔情蜜意。


她舞姿輕靈,身輕似燕,身體軟如雲絮,雙臂柔弱若無骨,如花間飛舞的蝴蝶,她用她的蛾眉,水眸,玉脂,腰肢,用她輕揚的長髮,腰間的玉佩,用她細碎的舞步,輕雲般慢移,旋風般急轉,舞蹈出樂曲中的離合悲歡。

樂曲緩慢,千凝的身姿也變得柔軟起來,手帕翻飛,彎腰跪地,頭朝後仰去,腰肢180度彎起,樂曲停止,一切都安靜了,手帕被風挑起,在空中打了個旋,悠悠然落在了琴面上,千凝微微調解了一下呼吸,揚起漂亮的水眸,含笑朝我看來。

餘音迴盪在天地間,猶如水中漣漪,向着周圍慢慢沉澱,沉澱至最遠最深,幾人依舊無人言語。

待琴音消失,我拿起琴面的手帕,忍不住的湊到鼻前聞了聞,千凝看到我這樣,不由得臉兒一紅,然後坐在毯子上,美目直直的看着我,我見狀尷尬的笑了笑,然後把手帕疊好,千凝以爲我會將手帕還給她,不曾想,我卻將手帕塞入我的懷中,毫無還她的意思。


讓我奇怪的是,爲何旁邊三人九九不發聲,我轉過頭去看,只見綠竹和清熙直勾勾地看着千凝,綠竹更是張大嘴巴,終是蹦出幾個字:“小姐,你好美啊”。千凝被綠竹的話語弄得更是不好意思,美目再次朝我襲來,不過這次是責怪的目光,還夾雜着絲絲難爲情。

而云飛吞了吞口水,嚴肅地向我問道:“小風,你就告訴我,你還有啥不會的?”。我被雲飛這無厘頭的一句搞得有些哭笑不得。


清熙緩過神,拉着千凝的手就要千凝教她這支舞蹈,轉過頭又要我教她這首曲子,拗不過這丫頭,我只得先教她曲子,還好清熙本身就有音律的功底,很快地便學了個大概,自己一遍一遍的練習着,天元大陸的音律與銀河空間的音律有異曲同工之妙,我都很好奇,這兩個世界的音律到底是不是出自同一人。

雲飛和綠竹則在不遠處玩攻城的遊戲,雲飛和綠竹扮演攻城的將士,而被攻打的城池,則是雲飛直接用寒冰建了一個超大冰制城堡,彷彿一座真真的城堡,只不過沒有守城的士兵們,看着眼前這個超大冰城,心中不得不驚歎,雲飛對冰系控制越來強大了,要是他高冷一些,我肯定回不由自主喚他‘冰男神’。

千凝坐在毯子邊的凳子上,面前是一個畫板,鋪在上面的宣紙已經是沾染了不少水墨,我捏了捏手指上的儲物戒,心中不由得感謝張老爺子,若不是這個儲物戒,我怎麼可能帶來這麼多東西。

我靜靜站在千凝身後,玉手不停地在宣紙上墨落筆停,她時而擡擡頭看看眼前的風景,然後繼續畫着。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綠竹和雲飛的打鬧聲,清熙越來越熟練的琴律,千凝唯美的背影。。。。。。。。

突然我猛地轉頭看向很遠的一個山丘,那山丘後是一片樹林,我的神情猶如面臨大敵,不由多想我從儲物戒拿出一把鐵劍,朝着正在打鬧的雲飛喊道:“雲飛,保護好他們,若是我沒回來,你就帶着她們趕緊離開,不要停留”。一股實質般的殺氣從我身上爆發而出,幾人停下手上的動作,驚愕的看着我。

雲飛似乎也發現了什麼,表情嚴肅的和我看像同一個方位,然後更是直接將水寒劍凝化握在手中,朝我重重點頭回道:“千萬小心點,不行就退回來”。說罷,擡起手巨大的冰城直接霧化消失的不見蹤跡。

“嗯”。說罷,我的身形一閃,我便消失在原地,猶如直接 消失在天地間,我全力朝着山丘後的樹林駛去,千凝等人一瞬間便已不在我的視野中,前方的樹林則越來越大。

“爲什麼這裏會有御靈境兇獸,明明這裏我已經檢查過了,都是一些溫和的動物啊,爲什麼會有御靈境的兇獸”。沒錯在那片樹林裏,此時有一隻御靈境的兇獸,一想到千凝她們離樹林並不不太遠,不覺得身後冒出冷汗。

PS:精神力強於他人的表現,就好像《海賊王》裏的見聞色霸氣,有預感危險的功能。 突然,那火鯪獸怒吼一聲,憤怒,狂暴……從那吼聲之中,我忽然隱約聽到了悽傷與絕望,心中猛地一動。

幾人被獸吼驚醒,特兒看着眼前流血不止的火鯪獸,眼中露出一絲不忍,然後向其他人說道:“這畜生已是命懸一線,不如我們先將其擊殺,免得它受如此痛苦,然後我們再分戰利品”。

特爾竟說出此話,我不禁對其有了異樣的看法,那女子聽到此話,怒氣收斂幾分說道:“我只要靈核,其餘你們自便”。

女子話音剛落,其餘四個大漢不由相視一眼,然後哈哈大笑道:“小妞,你是不是還沒有看清現在的局勢,我們有五個人,而你只有一人,拿什麼跟我們爭,而且你剛纔與這畜生的戰鬥中應該已經消耗了大半元素靈吧”。

“我說二團長,我看這小野貓的身材樣貌皆是人中極品,與那青樓女子簡直天地之別,不如我們聯起手將這小野貓制服,我們一起來開開葷,享受一下這位人間極品。。。嘿嘿。。。”那彪形大漢說完還舔舐着嘴脣,好似一個披着人皮的畜生。

“黃兄言之有理,其他兄弟覺得一下如何?不如我們。。。嘿嘿嘿!。。。”被成爲二團長的人同樣展露出自己的獸性,眼睛不停的上下掃視着女子,彷彿下一秒就要將女子撲倒在地上,剩餘兩個大漢應聲附和,同時挑逗不斷,此時的四人已經完全將獸心暴露出來。

這個二團長就是朗普傭兵團的二團長–***,也是三團長特爾的結義兄弟,那被稱爲黃兄的名爲***,是天琦傭兵團的團長,剩餘兩個大漢也是天琦傭兵團的成員。手持闊刀的名爲黃程鋒,是***的親弟弟,而那手持一個流星錘的名爲彭家浩,當初與黃家兩兄弟一起建立了天琦傭兵團。


說到建立天琦傭兵團的三人,此三人簡直是爲人所不齒,此三人年輕時無所事事,在村莊中整天遊手好閒,20多歲的時候還整天在家裏好吃懶做,平日沒事就把多餘的精力發泄到村民身上,猶如過街老鼠,被人嫌棄不已。

有一天,三人在山野間放火時,救下了一位老者,這位老者名爲史英枸,至於他們爲何會救下這位老者?那是因爲史英枸是一位御靈境的強者,史英枸允諾三人,若是救下他,他便傳授三人此生絕學,保其衆生榮華富貴,受人景仰,在巨大的誘惑面前,三人心懷鬼胎的救下了史英枸。

後來,史英枸果然將畢生絕學傳授給了三人,三人在得到絕學後,趁史英枸不注意,一刀將其斬殺,三人回到村莊,更是大張旗鼓的勸誘村莊的其餘年輕人,跟隨他們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村莊中沒見過世面的衆人,猶如井底之蛙般奉三人爲領袖,自此便建立了立天琦傭兵團。當然,無論是***,黃程鋒,彭家浩還是天琦傭兵團的衆人,從未做過一件光明磊落的事情,不是殺人就是防火,完全猶如披着人皮的畜生。

當然,這些都是後來我才知道的,不然今天無論無何,我都要替這個國家手刃了這三個畜生。

女子看到四人此時完全拋棄了江湖道義,撕開了人皮面具般露出邪惡的內心,美目冷冷的看着四人,冷聲說道:“怎麼?想動手?記住不是所有人你們都惹的起,再奉勸你們一句,生而爲人,我勸你善良”。

“哈哈哈。。。善良那玩意早就被狗給吃了,年紀輕輕便一身窺靈境的修爲,我知道你身後的勢力不凡,但是這裏遠離人煙,待我兄弟幾人將你好好玩弄一番後,再殺了你,只要我們不說出去,誰又能知道是我們乾的。。。哈哈哈哈。。”。***一臉淫笑的看着女子,囂張至極的說道。

女子知道此時說再多,也不會讓這些喪心病狂的人停手,一自己只有一人,而對方有五人,自己定不能落入這些賊人之手,此時她心中再也不掛念靈核,值得想辦法快速脫身。

既然沒有退路可走,那便戰,女子一聲大喝,身周耀起一團炙熱的紅色光芒,紅光在緩緩的膨脹,披肩的長髮此時在身後狂舞不止,被紅光所觸及的地方散發出一股灼燙的熱芒,女子臉上露出了瘋狂的戰意。

四人剛纔見識過女子的戰鬥,這女子恐怖的戰力,絕對比他們任何一人都強,四人紛紛催動體內元素靈,而三團長特爾卻站在一旁,看着一觸即發的戰鬥,欲開口而又不言,索性不做任何,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了眼特爾,然後嘆口氣任由其作爲。

女子見特爾不爲所動,心生疑惑,但是此時她那顧得了這麼多,她得儘快逃離這裏,特爾是五人中實力最弱的,既然五人已經將其圍住,那邊從最弱的得特爾這裏突破出去。灼熱的紅芒覆蓋全身後,女子腳掌猛的一踏地面,隨着一聲爆炸聲響,她的身體幾乎是猶如那離弦的箭支一般,化爲一道光影,閃電般的直直射向一旁的特爾。

特爾見狀,心中大驚,來不及任何反應,女子的鐵劍便已近在眼前。

“混賬!”

只聽***一聲大吼,緊接着特爾山前驟然出現了一面幾近透明的土元素能量護盾,護盾擋下了女子的攻擊,而後,***的大刀破風而來,直直的闢向女子的腦袋,女子向左身形一閃,便躲過了攻擊。

“二團長,你別下死手啊,要是破了相可就不好玩了”。***見***剛纔明顯是下了死手,不禁大聲提醒道,他還在幻想將女子制服後,好好玩弄一番。

“混賬東西,退到一邊去”。***再也忍不住,朝着特爾大聲吼道。

女子見難以逃脫包圍,而幾人顯然不想對自己下殺手,只想活抓的,心中不由大怒,沒有理會幾人,她感受着幾人的骯髒的歹心與惡意,輕吐了一口氣,手掌緩緩探出,然後微微一顫,紅色的火焰,驟然升騰而起。

“火域”。

驟然炎熱的火焰從她的周身爆發而出,無盡的烈焰散發着滾燙的熱芒衝向幾人,***見狀一掌便拍在特爾的胸口,一股勁力從他的手掌爆發而出,隨着***大吼一聲:“滾開”!下一瞬間,毫無戰意的特爾便被那股勁力推出了數十米,狼敗落在地上。

特爾剛被***推開,女子的烈焰已到了身前,***感覺到恐怖的高溫,見躲閃不及,土元素能量護盾瞬間籠罩全身,黃家兩兄弟則以冰霜護體,抵禦洶涌的烈焰,彭家浩則同樣紅光護體,擡起雙手,同樣以烈焰還擊女子的烈焰攻擊。

特爾癱坐在地上,雙手握拳,緊盯着戰局,而四人戰鬥的餘威向一旁躲在樹葉後的我襲來,還好雙方的攻擊抵擋住了大部分的熱浪,不然我藏身的這棵樹,就會像他們周圍的那幾顆樹一樣,瞬間化爲灰燼,我看了一眼特爾,心中不解,一個月前我們遇見這個特爾,此人心狠手辣,陰險歹毒,如今爲何變成這般摸樣。

女子爆發出的熱芒與對火元素的控制,並不比御靈境的朱無極差多少,年紀又不比我大多少,看來其身後果真如那***所說,有一個超級勢力培養,或者與雲飛一樣,是神魔境強者的傳人或者子嗣。當他們說要姦淫這個女子時,我便決心救下這位女子,只不過在那之前,我想看一下這個女子究竟有多大潛力。

雙方僵持一會兒後,女子散去烈焰,口中喘着粗氣,額頭上也滲出了絲絲汗珠,胸前的傲人**也幾乎要破衣而出,這對***四人無疑是致命的場景。 雙方僵持一會兒後,女子散去烈焰,口中喘着粗氣,額頭上也滲出了絲絲汗珠,傲人的兩團更加奪人眼球,這對周癟三四人無疑是致命的場景。

幾人看到這香豔一幕,***舔着嘴脣說到:“這小妞夠辣的,剛纔這一招都快有御靈境的強度了,不過她體內元素靈已經所剩無幾,我兄弟兩來限制她的行動,老彭你來限制她出手,二團長你找準機會出手,將她制服,速戰速決,難免生事端”。

幾人聽到戰術分配,也不遲疑,彭家浩率先向女子衝了過去,一手持拳,一手拿着流星錘,流星錘橫空掃向女子,女子見狀柔軟的腰身向後彎曲,鐵鏈貼着胸部掃過,然後腰部用力一挺站起身,手中鐵劍瞬間變得通紅,好似被烈火燒紅般,雙手持劍隔空用力闢向彭家浩,隨着鐵劍的劈砍,又是一股熊熊大火帶着洶涌的氣勢朝着彭家浩撲去。

шшш¸ ttКan¸ C○

“烈焰斬”女子一聲大喊。

那彭家浩顯然並未將火元素覺醒,無法施展出與女子一般的烈焰攻擊,現在的他雖能使用火焰攻擊,但是哪裏有這女子的火焰洶涌,只得紅光護體,硬扛熊熊烈焰,待烈焰過後,彭家浩爆步持拳攻向女子,手中的流星錘的鐵鏈被收回,變成了一把鐵錘,欲那女子近戰。

黃家兩兄弟則迂迴站在了女子兩側,兩人幾乎同時出手,寒霜之氣勢如破竹般吹向女子,女子只得紅光護體,抵禦酷寒,突然兩道冰牆拔地而起,擋住了女子的退路,剛欲再次爆發火域,而彭家浩的鐵錘已到眼前,只得持劍擋住鐵錘。

一邊是寒霜與冰牆擋住了她的退路,一邊是厚重的鐵錘不斷攻擊,加上自己還要分心抵禦寒霜,對她沒有任何威脅的彭家浩,此時卻與她打成了平手,甚至一步步向後退去,而那實力最強的周癟三一直未出手。

而那黃家倆兄弟時不時還會製造冰刺阻礙女子的攻擊,女子一心三用,不僅要解決一隻與她近戰的彭家浩,還有抵禦黃家兄弟的陰招與寒氣,更要提防周癟三的偷襲,她的火焰攻擊也無法全力施展,就這樣雙方僵持了許久。

突然女子一劍擋下***擲來的一個冰刺後,卻無法山避開襲來的鐵錘,倉促間持劍橫檔在胸前,可依然還是被鐵錘巨大的衝擊力向後擊飛出去,重重砸在冰牆上,身體深深陷入冰牆中,手中的鐵劍掉落在一旁,女子只覺胸口一痛,一口鮮血便從口中吐了出來。

這時周癟三見出手的機會到了,一個爆步便衝向女子,此時那女子哪裏還有閃躲的力氣,只得連忙紅光再次護體,雙臂擋在胸前硬扛攻擊,但是周癟三能作爲朗普傭兵團的二團長,並不是徒有其表,周癟三雙手持拳,帶着巨力量的拳頭,一拳一拳轟在紅色的能量護盾上,女子死死支撐着護盾。

“結束了,勝負已定,我也該出手了”。我站在樹上看着樹下的一切。

“給我破!”。隨着周癟三一聲怒吼,包裹着土元素能量的右拳,重重砸在了女子的護盾上,一瞬間,女子的身體在拳勁的衝擊下,撞破3米後的冰牆,被周癟三的一拳轟飛出去。

此時女子的護體紅光也消散了,女子的視野漸漸模糊,一滴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女子心中哭喊道:“爺爺,救救煙嵐”。隨後,女子的身體重重跌落在地上,同時也失去了意識,不省人事。

周癟三等人見摔落在地上的女子已經沒了反應,重重吸了口氣,散去身上的元素力,彭家浩一口膿痰吐在地上,面色鐵青的說道:“他孃的,這臭娘們也太能打了,待會兒老子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她的身體”。

說着,幾人舔着嘴脣,目露淫光,走向女子,欲行不軌之事,我剛欲從樹上跳下,突然一旁一直未出手的特爾突然爬起身,大步衝過去擋在幾人面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匪夷所思,決定再等等,這個特爾現在提起我的興趣。

“二哥,不如我們拿了那火鯪獸的靈核和幼子,便離開吧,何必爲難這個女子,做這傷天害理的事情”。特爾一臉哀求的看着周癟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