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雙理也不理我,直接把那杯雞尾酒給幹了,看她這麼喝酒,我竟然不由自主的給她把杯子搶了過來說:‘‘你不能這樣喝的,會傷身!’’~

阿雙聽我這麼說,竟然笑了,說:‘‘你是我的誰, 北京煙火 ,請你離開好不好!’’~聽她這麼說,我的心裏不由的有一絲痛楚,但是我不能就這樣離開,就說:‘‘好,我陪你喝!’’,說完我照乎菲姐拿了幾瓶我叫不出名字的酒放在櫃檯上。我先打開一瓶倒了兩杯說:‘‘來吧!’’,然後一口喝光了高腳杯裏的全部酒。阿雙

阿雙聽我這麼說,竟然笑了,說:‘‘你是我的誰, 北京煙火 ,請你離開好不好!’’~


聽她這麼說,我的心裏不由的有一絲痛楚,但是我不能就這樣離開,就說:‘‘好,我陪你喝!’’,說完我照乎菲姐拿了幾瓶我叫不出名字的酒放在櫃檯上。

我先打開一瓶倒了兩杯說:‘‘來吧!’’,然後一口喝光了高腳杯裏的全部酒。

阿雙看我這麼喝酒,吃驚的看着我,一字一字的說:‘‘這裏的酒,不是這麼喝的!’’~

聽阿雙一說,我臉刷一下紅了,這下可丟人丟大發了,但是我戴着面具,她也看不到我臉紅,我只能胡亂說了句當解釋:‘‘呃,那個,我喜歡這麼喝!’’~

說實話這酒這麼喝真他媽難喝!

我看阿雙往這個酒里加了點什麼的然後推給我說:‘‘這是金酒亞力山,你嚐嚐,最近剛學的調酒方法,操作不當,還請見諒!’’~

我沒想到她居然還會調酒,於是我那是那杯金酒亞歷山在嘴邊細細品了一口,但是我是妖屍,對於世間的食物早就暗淡無味,這酒也是如此,但是我也不能說差勁,只能點點頭說:‘‘不錯,有潛力!’’~

我看到阿雙微微一笑,喝了她面前的一杯本來已經調好的酒,然後離開了這裏,把我一個人晾在了櫃檯邊。

我看着她離去的背影,心裏咯噔一下涼了許多,就在阿雙快要走出門的時候,幾個男的圍住她拉拉扯扯,這時候菲姨也沒有在酒吧裏。

看到那幾個男的,我怒了,我絕對不能容忍一些卑微的人在我喜歡的人面前比比劃劃,動手動腳,於是我隨手拿了一個啤酒瓶走到那個看似領頭的男人身邊,照那個人頭照乎了一個酒瓶,把阿雙拉到我的身後。

我以爲阿雙會像個乖乖的女生躲在我的身後,但是我錯了,她依然挺胸的站在我的面前,把我拉到她的後面,二話不說一腳揣在離她近的一個人小腹上。

我看呆了,我沒想到一個女孩如此的強,雖然表面溫柔,但是她的自尊心卻比我見識到的任何一個人都強。


到了這個情況,我看到酒吧已經有些人拿着東西圍了過來,如果這個時候不跑的話,就算是跆拳道高手也會被打死,而這裏人多眼雜我也不好使用異能力,於是我二話不說抓起阿雙的手跑出了這家酒吧。

剛跑出酒吧就聽到後面一隊大約二十多人追了上來,還喊着:‘‘抓住他們,別讓他們跑了!’’~

我抓着阿雙的小手跑在這滿是行人的街道上,直到被逼進了一個死衚衕,在這一段時間我都戴着那個面具,阿雙並不知道我是誰。

經管被逼進了死衚衕,但是我還是感覺到阿雙的小手多麼細膩,我多想抓着不放開,但是我還是放開了她的手,獨自一人面對着這二十多個小混混。

我一米八的大個子,脫掉上衣露出了包裹在襯衫中的古銅色的肌膚,我把上衣甩在一邊,對着對面的二十多個人打了一個鄙視的手勢,手握鋼管衝進了人堆。

如果說我是普通人的時候,一個人面對這二十多個,肯定是沒有把握,可是如今我身懷異能力,這二十多個普通人在我眼裏連牛毛都不算。

我因爲留的長髮,催發異能後長髮擋住了我的紅色眼眸,所以很快將這些人打的落花流水,倉皇逃顧。

看着這滿地的砍刀和鋼管,我看到阿雙居然看呆了,不用說我也知道她不敢相信我是怎麼把這些人打跑的。

我丟下手裏握着的一根鋼管走到阿雙的對面說:‘‘他們被我打跑了,你可以回家了。’’~

我以爲阿雙會像當初那個在海邊相遇的喪良女一樣,看到大事都想逃跑,但是我錯了,阿雙並沒有離開這裏,而是從包裏掏出紙巾主動爲我擦汗。

我這二十多歲的處男面對女孩如此主動爲我擦汗如大姑娘上嫁頭一回一樣,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好了,只能看着阿雙將紙巾敷在我沒有被面具覆蓋的下巴處,一點一點的擦。~

擦着擦着我的臉居然紅了,就在這時阿雙要爲我摘下我的面具。

這哪能說摘就摘,我趕緊捂住面具說:‘‘額,那個誰,我長得太難看了,怕拿出面具來嚇住你,要不這樣吧,我送你回家好了。’’~

阿雙見我不願拿下來面具,只好撅着小嘴說:‘‘那好吧!’’~

一路上我們都很無語,我將阿雙護送到家後說了些以後不讓她去那種酒吧的話就離開了她家門口。

就在我下樓後,一個人影從我眼前刷的一下閃過,那個方向正是西郊的工廠區。

再看看剛纔的那道影子跑過的腥風,一看就是衝着我來的,二話不說,我馬上加快速度追了上去,或許這個傢伙知道些關於老馬的信息。

就在快要追到前面那個黑影的時候,黑影居然刷的一下不見了,再看看現在處境,不就是西郊的工廠區嗎?

說起西郊工廠區,那是市裏有名的工廠的發源地,儘管如此,這裏的夜裏還是除了幾個加夜班的工人外,幾乎難以見到一個在周圍散步的人。

就在這時我感覺了身後的一絲寒意襲來,他出現了。


但他給我的感覺不是血族和妖屍。

那他會是誰呢!

……..

(兄弟最近各種求了,來了就在下面的頂和踩上點一個,是好是壞,兄弟曉東還有個參考,如果有些章段有什麼問題的話請移步我的建議樓留言,希望各位讀者大大看的爽。^_^)~ 所謂鬼怪生腥風, 天才寶寶:帝國總裁不及格

當我扭過頭看到一位渾身被黑衣包裹的人站在距離我五米外的地方,我納悶了,爲什麼我剛纔從哪裏過來卻沒有發現他,現在他給我的感覺像極了日本的黑影忍者一樣充滿了神祕感,而且他會隱身,就在我想開口的時候,他卻搶先開了口。

聽他的聲音也不像日本人,倒像山東人的口音!

他說他是來自k市的前三集團姜氏集團,名叫姜魯豫,從小在日本留學,而且愛好忍術,在日本期間他拜了日本的名忍佐佐木爲師,並學得一身忍術,經過考覈他已經達到了人忍的境界,在日本忍術界掀起了層層巨浪,更是將人忍境界所有高手踩在腳下。

說起佐佐木,我記得好像聽說過他,那個日本十大天忍之一的頂級高手,被他看中的人從來不分國家等級,既然姜魯豫被佐佐木看中,就說明他有這方面的潛力。

對於忍者,我也熟悉他們的等級,他們最高的無極忍者已經數百年沒有出現過,其下數十位天忍,如今早就超過半百,就連距離無極忍者最近的佐佐木老先生也與它相差一大截,在有生之年達到無極忍者根本就不可能。

再看看姜魯豫這個打扮和身影,他絕對超不過二十五歲,這樣小小的年紀就達到人忍,說明佐佐木還是很有眼光的。

我說:‘‘你把我引到這裏不會只給我介紹你的身份吧!’’~

我說完這句話纔打斷了姜魯豫的自我介紹,我都納悶了,日本忍者決鬥的時候難不成都要把這些話說一遍,我看別人還沒被打死就被他給說死了。

姜魯豫聽我這麼說,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我之所以把你引到這裏,是因爲我們忍者有些別人不會擁有的異能力,我可以感覺到你不是普通人,把你引到這裏是想和你做個朋友。’’~

‘‘做個朋友。’’

我笑了,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子認過朋友的,再看看他把我領到這個工廠很顯然想要和我交交手,探探我的實力。

既然他想要切磋,我也不想多說,直接撂下一句話說:‘‘不用拐彎抹角,想切磋說出來,我不會拒絕你。’’~

我剛說完,就聽到姜魯豫說了聲:‘‘承讓了!’’,然後一道銀光被他從腰處拔出向我刺來。

面對小小的人忍,我嘴角露出一絲淺笑,他不是自己在求虐嗎?

要知道我成了妖屍的這近一年時間,老馬和毛叔早就告訴了不少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忍者等級也曾告訴過我。

毛叔曾經說過,忍者誕生於古老日本,早期被稱爲黑影武士,現代幕府時期被改爲忍者,等級分最高爲無極忍,其次是天忍,地忍,人忍,上忍,中忍,下忍。

每個等級都很嚴明,相傳整個日本達到無極忍的人自古來只有一位,也在四百多年前駕鶴西去,如今無極忍變成了所有忍者不可逾越的溝渠。

就連無極忍之下的天忍整個世界也就只有十位,其中最爲出名的是姜魯豫的老師佐佐木的忍術最爲出名。

不過馬叔曾經也說過:‘‘無極忍達到全盛時期可以與妖祖將辰相媲美,可惜忍術並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好練,因爲其中需要太多機遇和巧合。

既然無極忍相當於將辰,那麼天忍不就是相當於我們第一代妖屍王嗎,那麼姜魯豫這個人忍那不就是相當於第三代妖屍。

第三代妖屍與第一代妖屍王相抗,這不是螳臂擋車不自量力嗎,一時間爲姜魯豫的無知嘆了口氣。~

看到那在月光下顯得銀光閃閃的***向我刺來,我也不躲,兩根手指一夾就將那把***給夾在手中,姜魯豫動彈不得,一個閃身消失在空氣中,這就是忍者的隱術。

隱術是下忍初級教程中必學的忍術之一,等級越高的忍者,他的隱蔽能力就越強。

雖然我聽說過忍者的隱術,但是我沒有學過怎麼破解,一時間手忙腳亂。

夾在手裏的那把***也被我甩在一邊的土地上,用眼睛觀察着周圍發生的變化,並沒有看到身後的***已經漸漸從地上飄起,從我的右側向我的身後移動。~

我雖然感覺不到了姜魯豫,但是當我把眼光挪到那把***的時候,心裏頓時知道了一點什麼。

一個後璇踢踢落了距離我只有二十釐米的***,這一次我沒有將***丟掉,而是深深的插在地上,踩在我的腳下,這種情況下除非我被幹掉,不然姜魯豫根本拿不到這把刀。~

失去了***的姜魯豫只能動手向我攻擊,但是我們妖屍一族的鼻子可謂靈之又靈,只要姜魯豫接近我兩米之內,我便能夠根據他身上那股腥味找到他。

不過好像姜魯豫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不敢向我靠來,但是我等不耐煩了,一對大翅膀從我背後快速長出,一跺腳飛上十米高的空中。~

一個人忍最後悔的是他沒有長出一對翅膀,因爲只有天忍以上的高級忍者纔可以懸空,而且只有無極忍者纔可以隱身懸空。

我看着土地上的一舉一動,這時候想起了古武術老師給我們講的一句話,他說:“僅僅用眼睛是無法看到那些看不見的東西的,只有用心去看世界,才能耳聰目明。’’~

這一句話讓我想起了電影中的那些破日本隱忍的招數,那就是我不用眼看你,我用心!

我緩緩從天上落下,懸浮在那把刀柄之上用心觀察着周邊的風聲。

半個小時後,終於一絲腥風從我鼻子劃過,被我瞬間捕捉,然後一腳踹向我左側的虛空,只見姜魯豫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被我給踹出了原形,而且他的身子還在隨着被我踹後的衝力向後劃了十米。~

就在我拔出那把***過去扶他的時候,我聽到有人來了,我把刀扔給姜魯豫後,招呼姜魯豫快點離開,而我躲在了一棵樹後,在這種情況下被發現的話,我們肯定會被說成盜賊,到時候有理也說不清。

就在我剛躲到樹後面,一個金碧輝煌的名片以飛鏢的形式紮在了我靠身的樹上。

…… 等到那幾個巡場的工人走後,我從樹上取下這張名片,看到姜魯豫三個發亮的字深深的印在上面,再掂掂這張名片的分量,絕對是貴金屬,讓我不得不感慨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連他媽名片都搞得與衆不同。

收起名片,一展翅膀飛向學院,在學院外隱蔽的衚衕裏恢復本體走進宿舍內,然後躺在牀上睡覺,一切很順利,並沒有見到管理宿舍的那對雌雄雙虎。

說起雌雄雙虎,這是我們整個男女生集體宿舍對那對管理員夫婦暗地裏起的名字,他們夫妻二人就像《功夫》裏的包租婆和她老公,一個是風騷型,一個是內騷型,那如果誰惹了他們,我只能說 :‘‘惹他們的人,只有慘了!!!’’~

好在我沒有遇到雌雄雙虎,不過宿舍裏的哥們已經睡着,而二朋,姬無力等三四個也不在牀上,看來他們幾個又去跑網吧了。

躺在牀上,不得不感慨時間過的真快,好像是時光之神故意加快了似的,眼一閉一睜,已經是大三下學期了。

我還是和往常一樣,當臨時工,當快遞員,做三好學生,這樣的時光一直到一個人出現在我的視線,一切都改變了。

像往常一樣,我們宿舍的幾個好友的一次聚會,當然二朋掏錢,吃飽喝足了高高興興的往回返時,一個陌生的人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塞給了我一張紙條。

至於上面寫的什麼我當時也沒看,回到宿舍後那幾個哥們已經醉倒了,倒頭便睡,連二朋也不例外。

看着整個宿舍的人都躺在牀上安詳的睡着,我用異能催發了體內的酒勁掏出那張紙條打開發現了一個驚天的祕密!~

紙條上寫着:‘‘要救馬濤,在今天午夜十二點後到西郊的xx工廠。’’~

又是西郊的工廠,我就納悶了,爲什麼都喜歡去西郊的工廠,去東郊墳地不是更好嗎?

再說老馬不是去參加那個日遊了嗎,難道,我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到老馬,老馬被人綁架了不成!

仔細一想,壞了,老馬的幾日遊要就過去那麼久了,而老馬的身影自那天以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在我的眼前,我的心一寒便想道:‘‘阿雙那天去血族哪裏,感情是被騙了,真正的老馬現在應該在一個陌生人的手裏,而這個陌生人在我看來,來者不善!’’~

看看錶,已經接近晚上十點了,距離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公交車要就停了,現在只有出租車還在上班。~

我趕緊抓起一件衣服衝出房門,跳出牆,攔了輛出租車直奔西郊xx工廠。~

說實話,這個點的的哥都不願往西郊去,我想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害怕我是搶劫犯,二是怕在哪裏雖然沒被搶劫倒被喝暈的工人給集體羣毆,搞得得不嘗失!

要說整個z市最混亂的地方,其中就包括西郊工廠的地區,都是沒文化的工人,打打鬧鬧幾乎整天都有。

我好不容易攔了輛出租車,說好的把我拉到xx工廠,他媽把我拉到一片荒地然後說了一大堆無用的廢話,還從我手裏摳走三十塊,再來個家裏有事的藉口,把我給甩在了這鳥不拉屎的荒地。

好在這裏我來過這裏,當初和宿舍的那些好哥們就是在這裏和學院的那些學霸打的架,因爲是往事所以也就沒有說。~

我記得那天也是和現在差不多的黑夜,學霸是幾個富二代,召集的十幾個打手和我們打,好在我們有二朋這個土豪,所以也就沒吃多少虧,總而言之那一架促進了我們整個宿舍的情意,雖然有幾個哥們傷了身子,但是總體來說我們還是佔了上風。~

我看看錶已經十一點零幾分了,從這裏走工廠,只需半個小時就夠了,我低着頭一個人走在昏暗又安靜的路燈下,向工業區前進。

一路上我都沒見幾輛車,不是,更別說見人了,我覺得這條路就像是通往地獄的死亡之路,活人是這麼的少。

走了半個小時,我走到了工業區,走進了指定的地點,讓我興奮的是,這次我不是在外面和陌生人交流,而是在xx工廠的工作室面對一個帶着黑帽的陌生人。

他的黑帽擋住了他的臉,讓我看到的只是黑洞洞的帽子裏的面部,而且我的妖屍眼都不能看透他周圍的黑暗,給我的感覺他就像死神一樣神祕,不,是比死神還要神祕。

而他的身邊還握着一隻壯碩的黑貓,讓我感覺此時的氣氛詭異至極。

我正仔細打量他的時候,他卻說話了,不過並沒有介紹他的身份,而是說了聲:‘‘請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