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緊接著,那些原本想要去扯住秀秀,把她揪到柴堆上的那幾名壯漢,也是忙不迭的朝後退卻,甚至還不斷的拍打著自己的身體,似乎是生怕有什麼蟲子爬到身上。

蠱在苗疆的說法流傳極廣,無論男女老少,都知道蠱毒的厲害。即便是這與世隔絕的小寨落里,也是一樣流傳著形形色色的有關蠱毒的傳說。在那些傳說之中,只要是沾染上了蠱毒,全身上下的血肉就會一塊塊的掉落下來;還有那更玄乎的,說只要中了某種虱子蠱,全身上下就會奇癢無比,用手一抓,全身上下就會到處起燎泡,一旦把那

蠱在苗疆的說法流傳極廣,無論男女老少,都知道蠱毒的厲害。即便是這與世隔絕的小寨落里,也是一樣流傳著形形色色的有關蠱毒的傳說。

在那些傳說之中,只要是沾染上了蠱毒,全身上下的血肉就會一塊塊的掉落下來;還有那更玄乎的,說只要中了某種虱子蠱,全身上下就會奇癢無比,用手一抓,全身上下就會到處起燎泡,一旦把那些燎泡抓破,就會有成群結隊的虱子從血肉裡面爬出來……


但最為恐怖的是,在這些傳說中,無一例外都提到了蠱毒具有極為恐怖的傳染力,一旦有一人中蠱,只要被她碰觸到的人,身上就也會沾上蠱毒,從此痛不欲生。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先前被秀秀咬了一口的那人高馬大的年輕人,聽得此話,一時間連疼痛都忘了,只覺得自己身體裡面像是有無數蟲子在遊走一樣,瘙癢難忍,一邊狂亂的抓著身體,一邊用求救的目光望著四下的諸人,希望有人能夠對他施以援手。

但苗疆談蠱色變的名聲,豈是簡單說說而已,周圍人聽得有蠱,一個個自保還來不及,哪裡敢讓這年輕人靠近他們半步,一個個跟防賊一樣,緊緊的盯著他,不許他靠近半步。

「愚蠢,一個傻子說出來的話,你們這些人也相信。」眼看四下越來越亂,祝祭婆婆重重的咳嗽了兩聲,那乾癟的面容向著四下一掃,寒聲道:「你們在寨落里生活了這麼多年,可曾見過一個人中了蠱毒的,現在別人三言兩語就把你們的膽嚇破了!」

雖然言語間的氣勢咄咄逼人,但那祝祭婆婆看向木木的眼神卻是相較於之前有了極大的變化,眼中滿是狐疑之色。在這神秘的年輕人突然出現在村莊的時候,她也曾仔細觀察過這年輕人,但沒發現他有任何異於常人的地方,此時怎麼會一口咬定秀秀就是中了蠱?

「是啊,祝祭婆婆說得對,這傻子怎麼會知道什麼蠱不蠱的,一定是在故意嚇唬咱們!」聽到祝祭婆婆這話,圍觀那些山民懸著的心,這才算稍稍落地一些,然後一個虎視眈眈的盯著叫他們顏面大失的木木,怒聲道:「這小子來得神秘,平常古古怪怪的一腔不吭,偏偏現在就什麼都懂了,什麼都會了,我看就算是真有蠱,也是他弄出來的!」

「他在騙我們,一定是在騙我們,哪裡有什麼蠱,秀秀就是身上沾到了髒東西!」之前被秀秀咬了一口的那年輕人,一聽到這話,也跟著急了,大聲呼喊不止。

剛才一說到蠱,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對勁了,甚至頗有要把他跟秀秀一併燒了的架勢,若是現在還不證得自身青白,恐怕等會兒就要被人放在火堆上,當做烤肉燒了。

一言出,四方頓時不斷有人呼應。一時間,場內大有要把木木當成生死仇敵對待的架勢。

而在人群的威逼之下,木木似乎有些畏怯,似乎頭疼得更厲害了一些,人不斷的往後退卻,嘴裡更是嘟嘟囔囔的念叨一些話語不止,似乎又要回到之前痴痴傻傻的模樣。

「木木哥不會騙人的,他說是蠱,就一定是蠱……」看到木木的模樣,阿潤用力掙脫了母親的拉扯,衝到木木身邊,伸手抓住木木的手,先凶了圍觀的人一句后,那純潔如水的大眼睛望著木木的雙眼,軟聲道:「木木哥,他們不相信你的話,你證明給他們看!」

雖然阿潤不知道,自己那個熟悉的痴傻木木哥,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子!但在這個純真的小女孩兒心中,莫名有一種強烈的信賴感生出。似乎不管木木哥說了什麼,都肯定是對的,而且他也一定有幫助秀秀姐的辦法,能夠不讓秀秀姐遭受這一場災厄。

「你胳膊的中間……肘窩那裡……應該有一條黑線……」許是受到了阿潤信賴目光的鼓舞,木木的眼睛陡然亮了一些,然後緩緩抬頭望著先前被秀秀咬了一口的那年輕人,緩緩道。

「放屁,老子沒中蠱,是秀秀身上沾了髒東西亂咬的,我沒事兒!」先前被咬的那年輕人一聽這話,頓時不樂意了,驚慌失措的望著四周又像防賊一樣防著他的人群,色厲內荏道。

「我木木哥說得對不對,你掀開衣服看看,不就知道了!」阿潤人雖小,但嘴上卻是一點兒不饒人,一雙大眼睛死死盯著那被咬的年輕人,沉聲道:「還是你害怕自己中了蠱,不想被寨落里的人知道,你一個人出了事兒不怕,但是不要拖累我們大家!」

這小丫頭還真是活學活用,直接就把先前這人對付秀秀的那一套,化用了出來。

此言一出,場內頓時嘰嘰咕咕一片,所有人看向那年輕人的眼神都變得不善起來,更是七嘴八舌的鼓噪道:「究竟有沒有,你掀起來看看,難道你還怕個傻子不成?」

說著話,更是有那膽大些的壯漢,摩拳擦掌,似乎打算把他摁住,掀起來看個究竟。

「我沒有……」那年輕人見眾怒難違,委屈無比的嘟囔了一句,但又經不住心裡的擔驚受怕,便掀起了衣袖,提心弔膽的望了過去,一眼望去,這年輕人的臉色頓時便變了,顫著嗓子,喃喃自語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圍觀的那些山民一聽這話,哪裡還能不知道事情不對勁了,一個個憋足了勁,朝那年輕人的肘窩望了過去,這一眼望去,所有人都不禁倒抽了口冷氣。

只見在那年輕人的肘窩處,此時此刻,正如木木所說的一般,正有一條如髮絲般纖細的黑線,而且那黑線似乎還在不斷的蠕動,並且不斷的變粗,似乎隨時都能衝破他的皮膚而出!

這詭異的發現,讓他們看向一旁那痴痴傻傻的木木的眼神,完全大變,再沒有半分輕視,甚至還有些仰望高人的意味,更有一個疑問浮上心頭:難道木木不木?!

「蠱……蠱……」場內完全震驚了,所有人都在倒抽冷氣,神色蒼白,那些流傳在寨落里的,有關蠱毒的故事,更實在同一時間,無比清晰的在他們腦海中盤旋不止。

「我女兒不是沾上了髒東西,她不是衝撞了祖宗神靈,她是中了蠱!」看到年輕人肘窩處那如黑色髮絲般的線條后,秀秀父親掙扎著從地上衝起,也不顧危險,疾步衝到秀秀身邊,扯開她肘窩處的衣服,發現在她的肘窩那裡,也正有一條黑線在蔓延,頓時狂喜莫名道。

在他想來,寨落里的這些人,都是認準了秀秀是因為沾染了髒東西,衝撞了祖宗神靈,所以才會要熱動眾怒,把秀秀燒掉。但如今既然查明了秀秀不是衝撞了祖宗神靈,而是中了蠱毒,那自然而然的,就沒有再燒掉她的必要,就有了保住自己唯一的女兒的性命的可能!

但話音出口,他卻沒有他聽到附和聲,圍觀那些人望向秀秀的眼神卻是愈發畏懼起來!

「不管沾染了髒東西,衝撞了祖宗神靈,還是沾上了蠱毒,都是一樣。」祝祭婆婆冷然呵斥一聲,然後望著秀秀父親,緩緩道:「而且你覺得,沾上了蠱毒,還有救么?!」



此話一出,不僅僅是秀秀父親,就連那先前被秀秀咬了一口的年輕人,都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但周遭的人,卻是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他們,而且望向他們的眼神越來越冰冷,似乎他們的血液和骨骼都已經變成了堅冰!

髒東西可怕,衝撞了祖宗神靈可怕,可是這些畢竟還有些虛妄,但蠱毒卻是自小就流傳的傳說,而且蠱毒之可怕,更甚於先前兩者!如果不處置好的,一旦蠱毒在寨落裡面蔓延開來,豈不是所有人都要跟這倆人陪葬,一起死在蠱毒之下。

望著那些森冷的目光,阿潤生平第一次覺得寨落是如此的陌生,甚至叫她覺得全身上下都冰寒一片,似乎冥冥中有一股寒意從她心底深處生出,寒徹骨髓!

在這逼人的寒意之下,她不自禁的便想要找到一個暖和的地方,好驅走身體里的寒意,摸索之下,她的小手突然抓到了一隻溫暖的大手。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那隻大手就已經緊緊的把她的小手包在了手掌心,那溫暖很快彌散開來,叫她心中一暖。

「這是髮絲蠱!」眾目睽睽下,緊牽著阿潤小手的木木,擠出人群,朗聲道:「我能治!」 李易這一晚上拽着趙雲就是不撒手,弄得趙雲很是煩躁,但是又不能動手,只得忍着。

趙雲心裏還是很高興的,回想着這兩年來的點點滴滴。學到了不少的東西,本來是馬下的戰將,如今馬上也是不錯,老師傳授的槍法如今已經出神入化,正在研究自己的槍法。

唯一可惜的是官職提升的有些慢,不過這些都不算什麼。只要能夠殺滅異族。拯救黎民百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是從軍兩年了,不知爲什麼。沒有多少真心朋友,每次和戰友們聊天,他們看我的眼神裏充滿了敬畏,這讓我很孤獨。

昨天晚上的一天雖然很是黏人,但是給我的感覺還可以,沒想到如今能夠越到一個能跟我交談的人,昨晚聊了很多,以往不能說的,想說的,和他在一起都說了出來,心情好了很多。

而李易呢,這一晚上興奮的不知道說什麼了,拉着趙雲的手,一晚上都沒鬆開,期間鬧出不少的笑話。

半夜的時候,趙雲要去小解,就對李易說“先生,我有些事情,能不能鬆開我的手。”趙雲這是忍了很長時間了。

“沒事,咱倆一起去,也許我能幫忙呢。”李易纔不會鬆手呢,好不容易抓住你,可不能鬆開了,萬一趙雲走了,他上哪找去。

“這。算了,那一起去吧。”單純的趙雲有些不好意思說出來,只要和李易一起去了茅房。

等李易和趙雲到了茅房後,傻眼了,他這是丟臉了,趕忙鬆開了手,讓趙雲去方便。

看到趙雲進去。李易心裏祈禱,趙雲啊,趙大大你可別生氣,我不是故意的。諸天神佛保佑我。。。

不一會,方便後的趙雲走了出來。看到李易正閉着眼睛,不知在想謝什麼就開口道“先生?先生?”

“啊。趙將軍你方便好了?呵呵剛纔真是不好意思,我和你很是有緣,很是談的來,多有得罪請你原諒。”一邊說,一邊鞠躬。

“這可使不得,先生是公孫將軍的人,我不過是一個小兵,這哪裏是的。”趙雲連忙扶起李易,他對李易的感覺還是不錯的,至少兩人的談話總是能夠找到共同的地方,有些想法不謀而合。

趙雲那裏知道,這都是李易在前世的論壇上看到的,如今不過是借花獻佛,他可是十分了解趙雲,而趙雲則是一點也不瞭解李易。

這一聊起來,趙雲就想遇到知音一樣。

“不要叫我先生,我那配得上,叫我名字就好。”李易看到趙雲沒有生他的氣,心裏送了一口氣,按到自己有些做的過了,不能把趙雲嚇跑了。

“呵呵,也罷,我就叫你一天把,你也不要叫我將軍,叫我的字子龍好了。”聽到李易的話,趙雲很是開心,他不傻知道李易這是要和他交心,能夠將武藝練到他這番地步,沒有幾個是傻的,但是如今缺少朋友的他也是十分渴望有一個能夠說心裏話的朋友。

“哈哈。好,我就叫你子龍了,不知子龍今年多大,我今年18歲又5個月。不知咱倆誰大。”李易聽到趙雲這麼說了,趁熱打鐵,在進一步。

“哦,那我就要叫一天哥了,小弟今年18歲一個月,上個月剛過完十八歲的生日。小弟在上。哥哥受我一拜。”趙雲說完,就深深的擺了一下。

“好,好,好,子龍弟咱倆再去逛逛,還有不少的地方沒有走到呢。”和趙雲的關係突飛猛進,半個晚上就稱兄道弟了。

但是李易沒有收到系統的提示,所以知道如今趙雲也就是和他談的來,一點好感度也沒有。

一旦趙雲要是離開了,他沒有理由也沒有能力留下他,讓趙雲爲他戰鬥。

後半夜,一邊走,一邊和趙雲聊着天下大事,發現趙雲和後世一樣,是那麼的杞人憂天,爲了百姓願意奮鬥一生,正義感爆棚,但是同樣的實力也是爆棚。

一夜的瞭解,知道了趙雲如今是85級金色的等級,而且實力還在突飛猛進,有望十年內突破九十大關,想着100級仙級進發。

同樣知道了如今趙雲對公孫瓚有些失望,前些年對異族的殺戮,帶來了幽州數年的和平,但是這兩年滅殺異族很少了,很多時候都是在幽州內四處閒逛,好像和幽州刺史有些不和,好幾次差點就打起來。

對公孫瓚失望的同時,也萌生了出去闖蕩一番,順便尋找一個明主。

就算李易不來,他再過一年,也就會離開了。

而李易聽到這裏,就知道了爲什麼前世趙雲沒有在公孫瓚的手底下一直戰鬥下去。看來公孫瓚是十分的妒忌賢能,看不慣比他強的,怪不得前世袁紹和曹操要聯手滅了他,看來是惹了這兩人。

李易聽到趙雲想要離開,去尋找明主,有些異動,但是怕趙雲拒絕,那樣以後就沒有機會了,所以就安慰趙雲,說他實力弱小,怕戰鬥的時候死亡,請求趙雲保護他。

而趙雲聽了李易的要求後,想要答應但是說道。“如今小弟我有職責在身,想要保護哥哥,但是軍命難違。”

“呵呵,這個好辦,我去求公孫將軍,一切就好辦了,子龍等我的消息把。”李易就等着趙雲說這話呢,說完後,不等趙雲答覆,就回去公孫瓚那裏了,這是李易設置好的圈套。

而趙雲看到李易急忙的離開了,搖了搖頭,笑着說道“沒想到一夜過去了,真是快啊,一天真是不錯。好久沒有聊的這麼開心了。哥哥不知你如今如何了,當年的山賊我已經滅殺了,你如今在那裏啊,哥哥我好想你。”

趙雲擡着頭,看着遠方泛紅的天空,如今已經是早上了,太陽正在慢慢的生氣,驅散夜晚的寂靜,一時間趙雲看的呆了。回想着兒時的記憶。

李易這邊,說完了就急忙的想着公孫瓚的大帳跑去,拉開帳門,發現裏面的宴席已經撤了,而公孫瓚正躺在座子上休息。

看到已經打掃乾淨的大帳,李易沒有心急,而是來到公孫瓚的身邊靜靜的等着。

而公孫瓚在李易進來的時候就已經行了,雖然昨晚喝了很多的酒,但是這點機警還是有的,感覺到弱小的李易坐在他的身邊,沒有吵醒他,心裏對他更加的認可了。

“這小子,不錯,看來不是個忘恩負義之人。只得培養。”想了想,就熟睡了。就連呼嚕聲也大了起來。

“叮,公孫瓚的好感度+1,如今3點。”

李易聽到系統的提示,有些納悶,他可是什麼都沒做,這好感怎麼增加了,要是趙雲的好感度能這麼輕鬆就好了。

不過刷公孫瓚的好感度也是不錯。讓趙雲當他的保鏢,這是十分的輕鬆了。

好感度也是有着等級的。

1點,對你有些好感。

3點。對你很是認可,你的一些建議,他會行下去。

6點。你的建議,會超過一半同從。

9點。你的建議,只要不是違揹他的本意,絕對會認同。

10。就算你要殺他,他也不會對你失望,也不會殺你,因爲你倆的關係已經不是朋友那麼簡單,反倒是想兄弟一樣,但是如果次數多了。

好感度會下降。只要不是見面就大大殺殺,是不會下降的。

等了很久,氣溫有些熱了,這是太陽已經升起,驅散了夜晚的寒冷,到了大約早上9點左右。

公孫瓚終於休息夠了,伸了個懶腰,說道“真是睡的不錯。咦!一天,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睜開眼就看到李易正坐在他的右邊,就問了一句,其他他在李易回來的時候就知道了。

“呵呵,回來有一些時間了,看到將軍正在熟睡,沒有大覺。”李易笑着說道。沒有生氣,生氣也是沒有用的,如今他和公孫瓚只見的差距太大,一個在天上,一個連地上也不算。只能忍了。

“哦,不知昨晚逛得如何。可有什麼感想。”公孫瓚看到李易很會做人,問了出來。

“嗯,將軍的佈局很是厲害,我逛了一夜,也沒有明白,請將軍給我講解一番。”李易一個馬屁拍了過去。

“呵呵,這可是很難得,等以後有時間,在給你講解吧。”公孫瓚心裏很是高興,沒有白費幾年的學習。

“對了,將軍,昨晚遇到一名將士,我和他很是談的來,想如今我的實力太過於弱小,請求將軍讓那名將士保護我可好?”李易見到公孫瓚的心情很是好,就說了出來。

“哦,你有自知之明很好,你如今的實力太弱,我也不可能分心保護你,說吧,是誰,只要不是要職,答應你也是可以。”公孫瓚聽到李易的話,點了點頭,說到。

“是那。趙雲趙子龍,我昨夜和他談的很好。”李易聽到這裏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到,這可是關係到招募趙雲的成敗。

“趙雲,啊,不知你們昨夜聊了什麼。”聽到趙雲的名字,公孫瓚有些皺眉,但是想到趙雲的實力,心裏有些不開心,但是已經說出了那樣的話,趙雲也是一個小小的什長,不再要位,沒有理由不答應李易,但是很想知道他倆是怎麼聊到一起的。

“呵呵,昨夜和趙雲聊得都是將軍的豐功偉績,說着將軍的英雄事蹟,對將軍的瞭解更加的深了,沒想到將軍竟然是民族英雄,真是失敬。”李易感覺到公孫瓚有些不爽,趕忙馬屁拍上。

“好,準了。”公孫瓚心情大好,也就准許了李易的要求。

自今日起,趙雲就負責保護李易,當然趙雲的什長官職也就取消了,對趙雲深深的忌憚還是無法消除,如今保護了李易,也就沒有了衝鋒陷陣的機會,那樣對他的潛在威脅也就沒有了,這可是一箭雙鵰,不然公孫瓚怎麼可能答應。 時間匆匆,洛夢櫻還是往前一樣和墨昊靳去墨氏,沒有見過什麼人,她也沒有到處去,88層樓的人也不敢亂說。

知道洛夢櫻存在的人,還是很少,他們很想知道洛夢櫻和總裁的關係也不敢去打擾。

如果他們敢亂說話,就是觸犯了總裁的底線呀,總裁對他們工作嚴格,私事他不理,但是他的事情也不是他們下屬該過問和議論的。

洛夢櫻看著電腦上的文件,那些都是雪姐整理出來的,這些都是帝皇市各大世家的資料,她已經很久沒有看過這些信息了,墨家之前很低調,在這裡的影響也是不可忽視的,現在經過墨昊靳的接手讓墨家躋身帝皇市之首。

她看著這些資料,她看到了洛家,這個家族在帝皇市消失多年了,她看到那個家族的玉佩,她撫摸著玉佩的形狀,莫名的熟悉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看到過。

她的手不小心把桌上的筆,她伸手去撿,頭碰到桌子。眼淚慢慢涌滿了眼眶。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